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龍武戰神第四百二十八章 猛獸出巢 青云震   
  
第四百二十八章 猛獸出巢 青云震

g,更新快,無彈窗,!

青云宗奇花異草數之不盡,仙葩靈藥點綴,七峰聳立各有獨特之處,有云里云霧繚繞,宛如仙境.

平日間,諸門人弟子都是相安無事的自行苦修,偶有弟子弟子穿梭其中,靈光閃動,有異獸騰飛,溫馴聽話.

就在此時他們平靜的生活被打亂,大地在震動,有轟鳴聲傳來,更有暴戾的獸吼傳來,不少的弟子都是一驚,修為高的飛升高空查看,修為較低的乘坐飛禽,或爬上封頂.

但隨著獸吼傳來,地面的轟鳴聲是越來越大,簡直要將地面給震裂,十分的恐怖,有在密室閉關之人,驟然被這雜亂又暴戾的吼聲打擾,噴出一口老血,差點沒有走火入魔,表情是驚怒交加.

更有弟子馴養的妖獸變得暴躁不安起來,還有不幸的弟子乘坐飛禽,直接不受控制將主人摔落在地,又有妖獸在狂奔,又有弟子在驚慌,場面一時之間就變的混亂起來.

而修為高深的,或者是早已跑上山峰之頂的弟子則在驚訝,也有的在驚歎,慌亂著甚少,恐懼者幾乎沒有,在他們的印象之中沒有人敢在青云宗撒野,何況他們還看到了在半空中凌空而立的們門中高層,心底敢更無懼意.

甚至還有弟子在竊竊私語:

"是禁地出事了!"

"里面的妖獸暴動!"

"怎麼獸潮里面還有人?"

相比于這里的青云宗弟子的吃驚,在遠處早早圍在禁地外的弟子早已驚恐慌亂起來,他們看到的是怎樣的一幅畫面?

那里有無盡的妖獸在大吼,在奪命的狂奔,像是在懼怕這著什麼,但它們的眸子盡皆是猩紅的,充滿著暴戾的嗜血之意,但凡與之對視的青云宗弟子都能感到那深入骨子里的冰冷與嗜血.

而這一群的嗜血妖獸不是幾百數千頭,而是密密麻麻的,上萬頭,那體形有大有小,從禁地之中沖出來.

在禁地門口的他們首當其中,見識少的弟子已經是兩股戰戰,實力不存七八,好在有各峰峰主就是喊醒,讓他們退開,不然要出現不少的肉餅.

"還有人!"

"快看,獸潮之中還有人,身上有五彩光華的!"

隨著獸潮的變大,這時有弟子見到在獸群之中竟然還有人,紛紛驚訝的出聲,有不少人冷笑不已,這人敢在青云宗撒野,命不長的了.

"好生猛,那是誰,如此的大力氣!"

這是又有不少的青云宗弟子在倒吸一口涼氣,臉上有敬畏之色浮現,他們看到了怎樣的一幅畫面?

那是一個渾身泛著五彩仙光的人,奔跑于一群嗜血的妖獸之中,凶猛無比,他的行為比之那猛獸更為的凶殘.

只見那五彩之人隨手之間就將那在他前方攔路的五丈妖獸一劈而開,有時還直接扛起一頭兩丈妖獸生生撕裂,沐浴獸血而奔,加上其身後還有二三十丈高的倒立的五彩漩渦,十分的沖擊人的心靈.

此人正是林軒,他從禁地之中就感到了強烈的危機感,情急之下便想到了這一個辦法,讓那凶猛的嗜血妖獸開路,也好分散一批青云宗的注意.

事實證明林軒做的沒有錯,要不是有這妖獸在,在林軒一踏出禁地的一刹那,就被一群青云宗的弟子圍堵了,在一群洞天境的手中插翅也難逃.

即便是趕出禁地之中的嗜血妖獸,在林軒一踏出禁地的一刻就感到了幾股強大威嚴氣息降落到自己的身上,簡直像是有好幾座大山鎮壓下來,威壓隆重,讓人難以呼吸.

要不是有五行之力再身,五行輪轉卸盡一切的威壓,只怕林軒就沒有這麼的輕松了,當然若是換上其他的人而來,就算是築福境圓滿的強者所在面對一群洞天境的強者的氣息不當即爬下來就是十分的不錯了.

哪怕如此,林軒亦是覺得有五道像是寒冰利劍般的目光刺過來,讓他感到森冷的危機感,渾身寒毛倒豎,死亡的陰影將之籠罩.

"大膽賊子,竟敢在我青云宗來撒野!"

終于有一名洞天境的強者開口,聲音清脆,十分的悅耳,但語氣卻仿若那萬年玄冰,冰寒刺骨,有森森的殺機在彌漫,屬于洞天境的氣息鋪天蓋地的傾泄而下,威嚴極重!

那冰冷的威壓像是一座上古仙山直鎮而下,要將林軒壓潰,但一觸碰到林軒體外的五行光,當即就被輕易的卸下,像是一條滑溜的泥鰍,難以抓住.

在獸群中,林軒抬起深邃而平靜的眸子看了一眼,半空有五人,個個散發的氣息都是極為的雄渾,說話的是一個身穿青色衣裙的貌美婦女,容貌絕美,只是現在她杏目含煞,渾身散發出冰冷的氣息.

看了一眼之後,林軒就收回目光,發足狂奔,但依舊是在獸群之中,如今獸群就是他的防禦傘,雖然很弱,但比沒有的好.

"好膽,今日就讓你看看青云宗不是你等賊子能隨意踐踏的,要你付出血的代價!"

那半空之中的貌美婦女,青竹峰峰主碧煙真人見狀自然是氣急,冷然開口,掐訣間就有數道碧綠的長針激射而出.

長針細若發絲,通體碧綠,有幽幽的冷光閃耀,迅疾無比,撕裂空氣,沒有太過盛烈的天地威壓,但依舊可怕無比.

"噗噗噗!"

林軒猛然的將一頭猛獸抬起來,但做擋箭牌使用,但那碧綠長針不知是何物,竟然直接將那猛獸洞穿,去勢稍減的依舊沖向林軒!

"擋擋擋!"

念頭一動,飲血狂刀飛馳而出,即可變為五彩仙刀,飛舞間盡數將碧綠長針當下,但這長針亦不是好相與的.

林軒只覺得有一股龐然大力自飲血狂刀湧來,但即以他堪比極品靈器的肉身亦是難以抵擋,五髒六腑在翻滾,胸口好不難受,一口鮮血差點沒有噴出來.

但他強忍著,奮力的奔跑,此時的情況不適宜留下來硬拼,否則被圍堵只是死路一條,僅是其中的一名洞天境強者隨手的一擊就能將大的五髒翻滾,六人齊上只有死路,所以現在要的是逃出生天!

只有逃出去,就有希望,待修為強大了再回來,屆時青云宗有關人士一個個慢慢清算.

"居然擋住了,但我就要看看你能擋住我多少的碧竹針!"

在上方的青竹峰峰主碧煙真人見狀大怒,自己一招下去竟然一點建樹都沒有,頗感丟人,掐訣間,周身的元氣狂湧,洞天境的威勢盡顯無疑.

刹那間,在碧煙真人的身前就布滿了密密麻麻的長針,冷幽幽的,一顫之下,鋪天蓋地,宛如萬箭齊發般,激向林軒.

做完這些,碧煙真人又將眸子掃向一旁的青血峰峰主赤發赤瞳青年,說是青年不過是駐顏有術,實際上的年齡都有數百歲.

青血峰峰主赤瞳真人也不說話,反手就是一口一尺五寸,以不知名的材料制成,有走獸雕刻,通體血紅的簫出現.

將血紅的簫放在唇邊,那赤瞳真人眸子閃過盛烈的赤芒,嘴角勾勒起一道妖異的笑容便吹走起來.

這吹出的笛聲極為的怪異,恍若是獸吼鳥鳴,有奇異的音節漂浮而出,擴散開來,像是萬獸齊鳴,加持了洞天境的元氣,極具穿透力.

這音律一出,人類無事,但隨著林軒一同奔跑的血腥猛獸竟然開始放慢腳步,吼叫連連,就要停下來.

"擋擋!"

林軒見狀自然是知道了這詭異笛聲的作用,此時他一手輪轉受手中的五彩狂刀,抵禦那陰毒的碧綠長針,鏗鏘之音不絕于耳.

"啊!"

同時他仰天大吼,音波滾滾,震蕩在獸群之中,生生打散了那奇異的笛音,另一只手凝聚刀光,直接劈死幾頭猛獸,增加血腥氣,這猛獸要有血腥才會興奮的瘋狂.

果然,隨著林軒的大吼,音律一亂,又有血腥氣的刺激,這群本就嗜血之意濃烈的猛獸,直接又是大吼起來,向前奔去!

甚至因為笛音的干擾,場面更為的混亂了.

但此時卻是沒有人去關心這個,因為在半空之中的青云宗一干洞天境的強者們,在見到林軒仰天大吼的時候就看到了那蒼老的容貌,盡皆大叫起來:

"是他!這麼會是他!他不是死了!!"

其中的最為的驚訝的莫過于為首的中年男子,青云宗青云峰峰主,同時亦是青云宗宗主青半山!

當年的的圍剿他雖然沒有去,但事情他可是知曉的,那一戰直接將青云宗的高端戰力折損的七七八八.

導致青云宗表面的實力直接下降一個檔次,要不然如今的青云宗七峰峰主的實力早已是洞天境後期的大高手,而不是現在的新晉峰主.

那一戰青云宗損失慘重,到如今青獄峰峰主與青劍峰峰主都在閉關養傷,可以說那時的青云各峰主也就只有他現在還在這里.

每每想起他都忍不住心口一痛,那可是青云宗的高端實力,每一位的培養都不易,何況還是執掌大權的峰主.

"方才本宗在禁地口大喊,但魔龍師兄並無回應,這是怎麼回事,莫不是已經遭遇了毒手?"

青云宗宗主青半山心中又沉思著.

至于其他的青水峰峰主,青竹峰峰主,青血峰峰主,青木峰峰主盡皆是臉色大變,有驚懼,有仇恨,有其他的複雜情緒.

驚懼的是圍剿他一人就要七名洞天境的高手齊出,最後還是折損了近半的人,到如今竟然還活生生的出現在這里,這讓他們如何的不驚!

仇恨的是,那人竟然斬殺了他們的上任峰主,那可是他們的師傅或師兄啊,如何的不仇恨!

複雜的是,沒有他他們就不可能當上峰主,永遠受人壓制,風光不得,如那青云峰刑宮之主,永遠在青獄峰峰主之下,這讓他們有心緒複雜了些.

但這些都是一閃過的念頭,暗地里如何不管,表面卻要有另一套,見那人的實際修為不高,心下稍定,青水峰峰主李南真人當即就變得驚怒交加的大吼起來.

"在青云宗放火滅殺秦家之人定與你有關!還有在青獄峰刑宮之主的死亡亦是與你脫不了干系,大膽賊人,今日李南真人就要將你這狂徒拿下!"

"碧海劍!"

李南真人剛說完他就手中印訣掐動,一道水藍的長劍疾駛而去,割開空氣,天地靈氣洶湧,像是浪濤般洶湧,有滔天的洞天境威壓彌漫,威勢好不驚人.

"留他一命,我有大用!"

在最前頭的青云宗宗主青半山開口了,聲音十分的平淡,冷漠異常.

上篇:第四百二十七章 逃出禁地 諸峰主齊聚    下篇:第四百二十九章 手段盡出 憾四洞天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