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龍武戰神第四百二十三章 自爆法寶 前路受阻   
  
第四百二十三章 自爆法寶 前路受阻

g,更新快,無彈窗,!

在魔龍老祖的話音剛落,林軒手中的魔龍戟就劇烈的掙紮起來,想要掙脫出去,只是這魔龍戟已經被林軒毀去器靈,僅剩老者與這靈寶的絲絲聯系以及不能在借助天地靈氣的威能,怎了可能逃得過林軒的鎮壓.

不過靈寶就是靈寶,哪怕是如此,林軒依舊不能牢牢的壓制,只能以五行之力時刻維持對其的壓制之力.

此時見那皮包骨的魔龍老祖帶著獰笑飛馳而來,天地靈氣都隨其而動,威勢恐怖,像是一個巨大的人形法寶沖擊而來,帶著凜冽的殺機.

林軒自然是不可能傻傻的跟一名觀星境的老牌強者硬碰硬,哪怕其如今深受重傷,實力降至洞天境也不是林軒能抵擋的.

遑論來禁地的目的已然達到,至于那位青云子既然是這老鬼的師叔,想來其修為只強不弱,也幸好碰到的不是青云子而是魔龍老祖,不然只怕掙紮的機會都沒有.

想起觀星境的操縱虛空之力,念動間就能將之死死的定在虛空之中動彈不得,林軒心頭就一陣火熱,若自己修為觀星,魔龍老祖翻手間就可將之鎮壓.

不過此時自己的修為尚在靈輪境,想這些顯然還不切實際,搖頭就將雜亂的念頭拋開,翻手間拿出一口深藍長劍,寒光閃閃,流轉靈光,一看就知不是凡品,卻是林軒得自雷中島的上古法寶.

魔龍老祖此時盤坐在蒲團之中,已經飛馳到了近前,雖然意識受損不能操縱虛空之力,但調動天地靈氣這等洞天境的手段卻是不成問題的.

只見他周身天地靈氣湧動,盡皆匍匐在他的身下,不想是神仙中人,倒像是一位魔道巨擘,有森冷的魔氣在滾動,皮包骨的臉頰盡顯猙獰的殺意.

那強者的氣勢像是掌控了一切,隨意間可殺戮眾生,造下無邊殺孽,此時他見林軒竟不逃反而拿出一口法寶,頓時冷笑起來,像是在看螻蟻憾樹:

"螳臂擋車不自量力,今日就讓你看看你我之間的差距,不是憑借小手段就能抹平的."

只見他五指成爪,枯瘦的五指卻有鋒芒閃爍,漆黑如墨,有滾滾的天地靈氣飛速而至,在其面前形成一個六尺巨爪,像是魔龍之爪在探出,裹挾這濃郁的魔威,要將林軒一把住著捏成齏粉!

"看招!流星劍!"

但這時他眼中的螻蟻卻是一手擒著魔龍戟,一手拿著深藍長劍,洶湧澎湃的五行元氣沸騰,竟要主動出擊的將手中的深藍長劍往前一送,大喝起來.

"不過是初步達到洞天境的威力,憑這一招就想殺我?落無名你……"

魔龍老祖見狀初始之時還是心里警戒心很強的,不管怎麼說在林軒手里吃了不少的虧,但此時見這一劍的威能不過初步達到洞天境,心下不由的有輕蔑起來.

雖然一名靈輪境的小子能擁有一口法寶是十分的難得,能跨過築福境發揮堪比洞天境一重天的威力更為不易,但在觀星境的他眼中依舊不夠看,哪怕他已經實力下跌至八九重天.

只會不知為何心底竟有絲絲不妥,魔龍老祖正有些許疑惑的將目光從這口深藍長劍中移開,卻見原本在他前方有落無名面貌的人已經要消失在紫竹林盡頭了.

這一刻魔龍老祖心下'咯噔’一下,升騰起不妙的感覺,他還來不及做出反應,那深藍長劍,就連一般的洞天境都難以擁有的中品法寶轟然的炸開.

"轟!"

一瞬間其中的五行之力,太初玄金,以及法寶的威能瘋狂的傾泄而出,像是積壓已久的火山猛然噴發,其中的威能注意威脅洞天境八重天,其中的狂暴直接撕裂魔龍之爪,狠狠的轟在還來不及反應的魔龍老祖身上.

然後魔龍老祖就悲催了,想他自從晉升觀星境還未吃過什麼大虧,但此時竟然連續在一名靈輪境的小子身上吃癟,這讓他悲憤欲絕,恨不得仰天咆哮,以瀉怒火.

法寶自爆之力引起的狂暴靈氣亂流之中,魔龍老祖怒吼一聲沖天而起,原本就稀少的白發幾乎掉光,他干癟的嘴唇流溢猩紅的血液,身下的蒲團也變得破爛起來,望著林軒離去的方向他咬牙切齒陰冷道:

"小子在我的地盤我看你往哪里逃,管你是否為落無名都得死!"

說罷便鼓動元氣,又借助天地靈氣的威能,刹那間身子化作一道赤青流光朝著林軒離去的方向飛遁而去.

這一切說來話長,實際上自林軒出手到魔龍老祖反應過來不過是呼吸間的功夫,此時林軒按照來的路,一路施展雷行九天,速度快到了極致,已然出來,到了白玉宮殿門口.

依舊還是那奢侈的白玉石鋪就的廣場,其中被林軒斬殺的水火妖獸尸體還在,林軒沒有理會這些,來到廣場邊緣,隨意的看了一看那流淌的岩漿河以及上方漂浮著的五座紫玉台,沒有猶豫的踏了上去.

就在此時那魔龍老祖亦是自白玉宮殿中沖出來,見到林軒依舊踏上那紫玉台,就要過了岩漿河,念頭一動,便停下腳步來,他冷笑間一招手.

頓時一道流光飛來,卻是原本被那臉色慘白青年留下的古樸令牌,被他接在手中,接著又一拋,他雙手快速的掐訣起來,訣印盡皆飛到那古樸令牌之中,驟然冷喝道:

"五行陣台合,五行輪轉逆五行!"

在紫玉台上,已經身在第二個陣台之中的林軒,忽而感到不妙,只是此地有禁空陣法,即使想要快些沖出去也沒有辦法.

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這五座紫玉台合並在一起,岩漿之中有岩漿柱沖起直抵合並在一起後的巨大紫玉台,為其提供能量,四周又有光幕沖天而起,瞬間五行台之中五行靈氣暴動.

這一次的五行之力不是順著輪轉,竟然是五行逆運轉,沒有當初的異象攻擊,有的只是無盡的狂暴的五行靈氣,在其中瘋狂的逆運轉.

其中逆運轉五行相克引發的狂暴之力,充斥在紫玉台的每一寸,最後其中的狂暴之力隨著五行之力的逆運轉形成一個下大上粗的五彩漩渦!

在紫玉台的最中心出開始快速的擴大,像是一個倒扣的五彩龍卷風,在急速的擴大著自己的地盤,要不了多久就能席卷整紫玉台.

以其中的狂暴之力,哪怕是洞天境的強者也要撕扯成粉碎,只是若是任由這五行龍卷風,繼續擴大,林軒也被這龍卷風與光幕擠壓成齏粉.

"小子,你逃不掉的了,這五行陣一旦逆運轉之後就不能停止的了,直至陣台崩潰,如今若是你自廢修為,老祖倒是可以毀掉陣台,救你一命!"

在白玉廣場上的枯瘦老者魔龍老祖沉沉一笑,道.

他當然不是為了就林軒,而是為林軒的五行之體,在他看來要是能將林軒吞噬,那他的體質將要再提上一個層次,突破觀星境的桎梏也不是沒有可能的.

至于奪舍林軒身體,有了一次的遭遇,他不敢再去嘗試,生怕再次翻船,所謂越老越惜命,那個風險他是不敢再去承擔了,遑論以他如今的意識已經不足以再一次的自爆.

"這要如何破這一死局?"

林軒望著那越來越大的漩渦,心底在沉思,哪怕如今不在漩渦之中,游離的狂暴五行之力依舊將林軒堪比極品靈器的身體打的生疼,要以自身的五行元氣防護方行.

而且在這里還有一種吸扯之力,要將周圍的一切五行元氣盡皆吸扯而去,就連林軒修行而來的五行元氣亦會被那股浩大的吸扯之力吸扯,好在林軒及時運轉盤龍訣穩固下來.

這五行之力逆運轉之後陣台全面的被激發,以如今林軒的閱曆已經不能洞悉其中的奧秘,也就不能如之前那般去強行停止五行大陣.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不入陣如何能破陣!"

林軒眼中閃過決然,當下直接大步走到那倒扣的漩渦前,望著五彩繽紛的狂暴漩渦,他伸手進去.

"嘶!"

當即林軒感覺有一股大力傳來,有狂暴的的五行之力在他的手中爆發,在撕扯,像是有千萬口鋒銳的劍氣洞穿而來,又似是凶獸在咀嚼,有可怕的壓力要將他手壓扁.

林軒伸出手來,一看一只手已經變得鮮血淋淋,像是有細小的刀子將他手割傷,每一寸的肌膚都不放過,微微皺眉,但這點傷並未被林軒放在心里,進有生機,不進則死,很簡單的選擇題.

看了一眼手中的魔龍戟,原本是想要那魔龍老祖狠狠的心痛一番,但此時顯然是沒有多余的能力去管理這口大戟.

當即一放,掙紮了許久的魔龍戟一顫的就飛入那五彩漩渦,有尖銳的鏗鏘之音響起,其中的狂暴之力可想而知了,林軒卻是目光一凝,趁魔龍戟進入漩渦的短暫間隙,一閃身的就進入了其中.

"這小子想要干嘛,看其樣子也不像是送死的人,莫非還想要進去破解陣法?"

魔龍老祖見狀心底也是疑慮重重,眼前的小子屢屢給其創造意外,此時林軒的舉動讓其心底有了一絲擔憂.

原本林軒困在五行陣之中他是不擔心的,就算是自己得不到,起碼是毀掉了一個有潛力的敵人,但若是被其逃走,那性質完全的不一樣.

痛!

極致的痛!

像是進入了天地磨盤,有巨大壓力在身上來回的碾壓,又像是泡在劍池之中,有億萬口飛劍刺來,又似是在深海深處有令人窒息之感.

當即林軒就已經是鮮血淋淋,就連堪比極品靈器的身體都難以長久的支撐,只是越是疼痛,林軒心中的不屈就越是濃重,他眸子之中的戰意就越是高昂.

他嘶吼一聲,太初玄金猛然的爆發出來,原本的太初玄金只是林軒催動金元氣來能激發,如今的五行元氣融合,直接以五行元氣催發威能更甚!

只見在鏗鏘聲之中,以林軒為中心,狂暴的五行之力直接被太初玄金化成金屬,金黃一片,並且還在往上蔓延而去!

"這小子想要干什麼?莫不是還想要將這狂暴的五行靈氣都靜止?不過那金色的光焰倒是不凡,不僅能傷人的神識,還能這般的金屬化能力,不過這些終究會是我的!"

魔龍老祖見林軒的異動,眼中也是閃過一絲詫異,不過他心里不願意相信林軒會再創造奇跡,最終還是眼神火辣的盯著林軒手中的金焰,心里盤算著什麼.

上篇:第四百二十二章 青云子 制服靈寶    下篇:第四百二十四章 漩渦阻路 林軒欲逆之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