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龍武戰神第四百零四章 雷行九天 刀斬洞天   
  
第四百零四章 雷行九天 刀斬洞天

g,更新快,無彈窗,!

朦朧夜色,青云宗很甯靜,不平靜的甯靜,強大的巡邏隊穿插在各山各峰之間,這一夜相安無事,不少的青云宗弟子這樣認為.

但高層不在意,該做什麼的繼續做什麼,但在他們不知道的一處地宮密室子之中,正在上演激烈的戰斗,轟鳴聲不絕.

林軒在半空之中太初玄金彌漫周身,原本的強悍的身軀越發的堅固,如傳說中的金剛不壞之軀,神勇無敵!

在殺招的轟鳴聲中他那細微的雷鳴不斷,身形不斷的輾轉騰挪,蹤影難追,氣勢強盛,殺招不弱,金光滿天,鋒銳之氣激蕩,一直在主動攻伐!

一身青色衣袍的刑宮之主在其中連連揮刀,每一刀都裹挾著濃郁的天地之威,天地靈氣的加持使之每一招都極為的強悍,威勢驚人.

雖然實力強盛,但每次都是被動接招,舊招一消,新招又來,讓他疲于應付,並非他的實力不夠強悍,而是速度稍差一籌,這讓他氣得鷹鉤鼻都要歪了.

"小子,光會逃算什麼,有種正面一戰,看了本宮不將你抽筋拔骨!"

刑宮之主怒嘯連連,簡直是他進入洞天境後最恥辱的一戰,最憋屈的一戰,讓他恨不得將眼前的小子浸入血海之中,活活憋死,這樣也不足以消解其心頭只恨!

"啪!"

又一聲雷鳴音響起,林軒已經下落在下方,雷行九天他只修到第七層,一次性也只能七次暴雷,還要在來只有再次蓄力.

林軒眸子有凝重之意在凝聚,別看之前是林軒占據占據上風,實際上,只是速度在逞威,連續六招一點都沒傷到刑宮之主,反倒是自己的元氣消耗不少,洞天境不愧是洞天境.

此時他眸光一動,看向在血池之中嬉鬧的血飲狂刀,此時的血飲狂刀變了樣,有似乎沒有變樣,血腥氣更濃重了,刀身鮮豔無比,像是由一塊由上好的血紅瑪瑙鑄成,隱隱的是有血液在流淌.

此時的血池已不再血紅,而是化為了渾濁的水,像是傳說中的地府的黃泉水,渾濁看不見底,這是其中的精華被吸收,剩下沒有價值的物質.

"小子,你徹底惹怒我了,竟敢將我花費近百年的血池毀了,我要將你下油鍋!"

刑宮之主見下方的情況徹底的憤怒了,就連'本宮’也不自稱了,那是他花費了無數心血凝聚的一方血海,是其修行的關鍵之物,沒了這個,別說是修為更進一步,就是自身的傷勢也是難以痊愈.

這讓他如何不怒,簡直要氣炸了,鷹鉤鼻都歪了,手中煉獄彎刀飛舞,天地靈氣瘋狂的洶湧,化出一連片的暗紅刀影,疾駛而下.

攜帶著濃郁的天地之威,恍如一片暗紅的天空籠罩下來,原本就陰暗的密室更顯陰沉了,有天地靈氣流動的嗚嗚聲,給此地更添幾分陰森之意.

林軒見狀也是不敢有絲毫的大意,但也無懼意,他念動間,那鮮紅欲滴的飲血狂刀顫鳴間,化作一道流光落在林軒手上.

一瞬間,林軒就覺飲血狂刀似乎更進一層,其中的血煞之氣極為的濃重,威能更勝,器靈更顯.

林軒手握飲血狂刀,一股狂暴,嗜血的氣息頓時就散發出來,這不是林軒身上散發出來的,而是飲血狂刀自己散發的,像是原本就存在,只不過是今日被激發,綻放出它原有的風采.

"殺!"

林軒舌綻殺音,絲毫不懼的迎上去,要將那片暗紅的天空破開,要毀滅,有血飲狂刀在手,林軒將太初玄金收起來.

"轟!"

兩刀相撞,血紅與暗紅在傾軋,元氣在暴亂,在兩者之間爆發出極為恐怖的波動,但是兩人都對對方的實力有了一個深刻的印象,此時出手盡皆是全力以付,容不得半分的心慈手軟.

"鐺鐺!"

漆黑的神滅之火被林軒使出,覆蓋在四尺五寸的血紅長刀上,一道漆黑的刀光燃燒著火焰,猛然的劈向刑宮之主的煉獄彎刀上,對付這血煞之氣,火在這反面有其效.

"死!"

刑宮之主也是極為極為強悍的存在,雙刀輪轉,有恐怖的威能散發,血腥味撲鼻,雙刀一合,化為一道圓月,輪轉間,一道道的圓月刀光疾駛,裹挾著天地之威,盡數劈落向林軒.

"誰死現在還輪不到你說."

林軒喝道,長刀驀又化為金黃,鋒銳無匹,揮舞間,道道金色刀氣縱橫,撕裂空氣,斬向那暗紅的圓月!

"轟轟轟!"

激烈的戰斗,可怕的招式,鋒銳刀芒,兩人的身影在這密室之中來回縱橫,到處都是暴亂的元氣!

兩人大戰成千上萬招,戰的難舍難分,整個密室都是碎石,有被帶起來漂浮而在空中的,有在地上的,還有在牆壁上晃動著的.

地面與牆壁已經是滿目蒼夷,數尺上丈的凹坑到處都是,甚至那片被吸干了精華的池水已經下降一半,被林軒的神滅之火焚燒成水汽.

"噗!"

驟然間,林軒艱難的抓住一道間隙,血紅的刀光瀲灩,一閃的,劃過刑宮之主的臂膀,當即就血流如注,手臂帶著一口彎刀與身體分離,被林軒一刀斬了下來.

"死!"

刑宮之主顯然不是輕易之輩,花費了無數的歲月才修成洞天境,數百年的厮殺戰斗經驗極其的豐富,關鍵時刻猛然的爆發.

手中一口煉獄彎刀離手,高速旋轉的飛馳向林軒,而那剛斬落的手臂上的另一口煉獄彎刀亦是暗紅光芒一閃,飛射向林軒.

這一切都是發生在刹那間,林軒長刀揮落,那兩口煉獄彎刀就已經就旋轉而來,攪動天地靈氣,速度極快的夾擊林軒!

此時正時林軒舊招剛去,新招未生的尷尬之際,想要抵擋顯然是不可能的,林軒連忙運轉雷行九天,刹那間就連續的三雷!

"噗!"

"啪啪啪!"

"鐺!"

兩口煉獄彎刀回旋,直接將那身影斬為兩節,兩刀相撞擦出碩大的火星同時又有細微的雷鳴聲響起.

"殘影!"

見到這一幕,刑宮之主臉上並沒有一絲的興奮,反而更為的陰沉,臉色因為臂膀砍掉也是蒼白一片,眸子之中有可怕的血海在翻滾不休,盛烈的殺機在牙齒之間迸濺出來:

"小子,敢斷我一臂,我要你碎尸萬段,滅你九族,與你有關聯之人永世為奴!"

閃身在遠處的林軒也不是安然閃退,這刑宮之主對戰機的把握極為的精准,哪怕連續三暴的速度依舊不夠,被煉獄彎刀劃過小腹.

好在他身體強度堪比上品靈器,很快就止住了血,此刻聽聞刑宮之主的惡毒咒言,林軒不禁眉頭倒豎,想起了無名城的慘劇,眸中殺機大盛:

"你沒機會這樣做了,此地將是你埋骨之地!"

驟然間,兩人又沖上去大戰在一起,元氣沸騰,刀光橫空,簡直是要滅世,要不是此地密室是經過刑宮之主特殊加固過的,只怕早就毀在兩人手中.

大戰在繼續林軒奮力搏殺,體內漩渦全力張開,全力吸扯天地靈氣補充戰斗所消耗,雖入不出敷但也可緩解,戰血在沸騰,體內蒼茫龍吟聲不絕,心髒搏動聲堅定有力,林軒越戰越勇.

隨著接下來的戰斗,因原先本就有傷,加上又被林軒斬了一臂,雙刀只有一刀在舞動,實力下降大半,攻勢越來越少,防守增多.

刑宮之主也是越打越心驚,這小子仿佛不會氣竭,長盛不衰,只是如今他來不及多想,他大勢已去,心生退意,但這密室之中退無可退,心中也有瘋狂之意.

"噗!"

最終,林軒一刀劃過其腹部,差點將之斬成兩節,可怕的刀口讓他腸子都露出來,吃痛之下,反應慢了半拍,林軒又是一刀,鮮紅欲滴的狂刀橫空,一顆大好頭顱直接飛出,臉上滿是不可置信.

"咻!"

就在這時,在那刑宮之主的軀體上,一道暗紅的光芒一閃,一道暗紅流光疾駛出去,速度極快,一閃便已在三丈開外.

"還想走!"

有了神秘黑袍人的教訓在前,早有准備的林軒又豈會讓其得逞,當即大喝一聲,細微的雷鳴聲接連炸響.

當即林軒就化為一道流光疾駛而去,在連續爆閃七聲後,堪堪在密室門口將之攔下,一團金焰將之包裹住.

這太初玄金能傷人意識神識,林軒也是在剛才的戰斗之中發現的,這太初玄金一出,這道紅光當即就止住去勢.

林軒暗中查看過相關的資料,這是洞天境的一種手段,意識入住元核,可危難時刻可以舍去原本的軀殼,神識攜帶元核逃走,可以再占據他人肉身再次存活,至于那肉身的主人自然是魂滅,十分的可怕.

"前輩饒命啊,饒命啊,小的知錯,知錯了,只要前輩放過小的,小的什麼都答應,寶物靈藥,小的都願意為前輩找來."

刑宮之主在那暗紅的元核之中大聲求饒,態度要多低就有多低,在他看來,只要能活命什麼都不重要,命在才是根本,至于報仇什麼的,那是逃過眼前人魔爪之後的.

他有把握,只要一出這刑宮,屆時青云宗的諸位師兄們很快就能知曉,到那時,此人就逃不出青云宗的大門,畢竟在青云宗不止一位洞天境的強者.

"哼!"

林軒又豈會不知其心思,何況他本就沒有打算放過此人,落師父與無名城的人需要他們的血去祭奠,如今不殺過是其還是有些價值罷了.

林軒心念一動,那太初玄金就漸漸收縮起來,恐怖的鋒銳之氣在爆發,刺的刑宮之主神識疼痛,直入心海,不似肉身,這神魂的痛是直達靈魂,讓人難以忍受.

"饒命啊,饒命啊,前輩只要放過小的,前輩要小的最牛做馬都不敢有絲毫的怨言,前輩要小的往東,小的絕不敢往西,小的以後就是前輩的一條狗,一條洞天境的狗,求前輩饒小的一名."

刑宮之主當即就是疼的慘叫連連,神識一子的衰弱一大截,急忙求饒.

"我有話問你,你可要老實回答."

林軒能冷然說道.

"若是前輩答應放了小的,小的定當知無不言."

刑宮之主聞言心底升騰起希望,連忙在元核中傳出神識.

"你沒得選擇!"

林軒冷冷道,念動間,太初玄金就要收攏,鋒銳之氣在其中鏗鏘作響.

上篇:第四百零三章 煉獄彎刀 細致入微    下篇:第四百零五章 逼供 青云震怒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