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龍武戰神第四百零三章 煉獄彎刀 細致入微   
  
第四百零三章 煉獄彎刀 細致入微

g,更新快,無彈窗,!

"破天五式!"

林軒化拳為掌,以掌做刀,朝著那無邊的血海猛然一劃,繼而一道瀲灩的金色刀光劃破天際.

傾注了他全身的力量,再經太初玄金的加持,沒有使用靈器的他,這一刀簡直比使用了靈器更加的恐怖,那鋒銳之氣像是要刺穿蒼穹,打破天地的束縛.

丈許的金黃刀光像是凝練了有萬千的刀鋒,飛馳而上,與足有兩丈的血海悍然的沖撞在一起!

"轟!"

一瞬間,似有刀光在開山,有萬千的鬼魂在哀鳴,更有浪濤在肆虐,有驚天動地的能量在碰撞!

元氣在碰撞,在消融,有天地靈氣在奔騰,整個底下密室都化為不穩定的場域,有超越築福境的能量在席卷.

使一相觸,林軒就發現這血海與海不同,十分的粘稠,像是血紅的粘液,粘住刀光,有尸骸沉浮,掙紮著,張牙舞爪的沖過來,要消磨那無匹的刀光.

"小子,莫要掙紮,乖乖的成為我這血海的養料吧,如此才是你最好的歸宿."

空中的刑宮之主,眸子森冷,原本是要將這小子抽筋拔骨的,但在看到那口奇異的血紅長刀之後,他就改變主意了,迫不及待的想要將之盡快的斬殺.

那口能嗜血的長刀他覺得就是為他准備的,與他簡直是絕配,在那小子身上簡直是明珠蒙塵,暴殄天物.

"至于那口奇異的血刀,當入我手,屆時哪怕是洞天境三重天的強者也可以抵擋一二."

想到此,他眸子中的火熱之意大盛,盡是貪婪,但看向林軒的目光就變得十分的冰冷,殺機盛烈.

"死吧."

不管之前林軒的表現有多麼的不同尋常,但他身在洞天境又豈會將這些放在眼里?一直以來的高高在上的他,認為不入皆為螻蟻.

得寶心切的刑宮之主已經不去理會這麼的多,他雙手掐訣,元氣鼓蕩,那無邊的血海又是一變,他冷然喝道:

"血海滔天!"

"嘩!"

兩丈高的血海驟然的劇烈的翻滾,那無邊的元氣在奔騰,直接與密室頂部連接攜帶著滔天之勢,一浪接一浪撲向林軒,要將之覆滅.

"破!"

林軒同樣的一掐訣,體內的盤龍訣運轉,元氣搖動,太初玄金動蕩,那道刀光金光驟然大盛,殺伐氣驚天,簡直要將天地洞穿!

元氣沸騰,只見那道刀光一下子的就化為一道犀利的刀鋒,勢如破竹,將那血海破開,一道口子,一閃的,就沖向那立在半空的刑宮之主.

"咦?倒是有兩下子,不過你的結局是注定的,只有死,才能救贖你."

刑宮之主冷冷的道,身上那獨屬于洞天境的威勢驟然一盛,但卻突兀的一頓,像是有什麼在阻擋,氣息驟然的一降,他臉色一下子的變得慘白.

"該死!"

刑宮之主低喝,臉色十分的陰沉,這是強行中斷療傷的後果,但眼下那金色的刀芒已經飛馳至近前,雖然他不在意這刀光,但來到近前才發現其中蘊含的鋒芒之氣簡直超越他的想像.

以他全勝時的實力自然不懼,如今已是重傷之軀,他可不願意挨上這一刀,當即他就雙手掐訣凝結出一血色的光盾,表面有一頭奇異的異獸頭顱,徐徐如生,他將血盾橫在身前!

"鐺!"

一刹那,金色刀光席卷而去,與那血色光盾驟然的相撞,那血色光盾也不知是什麼存在,防禦力驚人,有金屬鏘鏘聲響起!

兩者相碰之處有碩大的火星在飛濺,燒蝕的周圍的靈氣沸騰,有能漣漪在擴散,那是兩者能量的混合,可輕易滅殺築福境!

"啪!"

有細微的雷鳴響起,林軒一閃的就越過那即將崩潰的血海,在出現時已是在刑宮之主的身後!

盤龍訣瘋狂的在運轉,面對一名的洞天境的強者他不敢掉以輕心,始一來就使出全力,龍吟聲響徹整個心海世界,血液奔湧不休,他的身體在發光,像是一尊戰仙臨世,通體綻放出盈盈毫光.

他拳頭金黃,宛如仙鐵鑄成,綻放的金芒像是一口仙劍在釋放出億萬縷的劍氣,鋒銳的簡直就要刺穿人的皮膚,十分的可怕.

林軒一身巨力足有二十來萬斤,每一拳都蘊含了稀世無匹的可怕力量,一刹那他就使出了三百六十拳,金黃的拳影密密麻麻,遮蔽了小半邊天,將那刑宮之主的背影盡數籠罩在其中!

"小輩,安敢欺我!"

刑宮之主神識之中驟然的發現出現在其背後他也是猛然一驚,速度太快了,就連他也是到了近前才發現的,始一出現就攜帶這無數的拳影飛馳而來.

在他的神識的感應之中,每一道的拳影都是真實不虛的,其中隱藏的力量刺的他神識都隱隱作痛.

這可是非同小可,要知道神識是修行到築福境之後結合自身的意識以及修為感悟等結合而誕生的虛幻無形,卻有形實質的奇異存在,介于虛實之間,是一個強大武者的標志.

意識不離體,一般的手段根本難以傷到神識,甚至都觸摸不到,兩者不再同一個層次,但這次的拳光竟能如此,讓他不得不慎重的去對待.

"煉獄彎刀!"

霍的轉身,手里已經是拿出了一口奇異的彎刀,有兩尺長,呈現半圓形,在中間有一隨刀而彎曲的把柄,另一只手亦是紅光一閃,出現了一柄一樣的彎刀.

彎刀呈現暗紅色,通體雕刻著奇異的花紋,有晦暗而嗜血的氣息,但顯然未曾達到法寶層次,尚處于靈器的范疇,卻比一般的上品靈器要強橫許多,赫然是極其少見成套的極品靈器!

彎刀有兩口,左右手執之,連番輪轉,舞出一道暗紅的光幕,天地靈氣都隨之動蕩起來,威勢更甚,像是天地之間的隔膜,自然而成,始一出來就攜帶著天地之威.

這就是洞天境的威勢,隨意的一招,哪怕沒有動用武技,盡是一道刀幕,依舊威力無匹,與築福境的差距簡直是仙凡之別,讓一般的武者產生絕望.

天威不可辱!

但他林軒是怎樣的存在,他一路修行而來的,都是在行那逆天之舉,不說他是否無懼于天,起碼對于天沒有正常人的誠惶誠恐.

遑論這不過是洞天境,依舊還是人,不過是修行到了較高的境界,借助可天地的威嚴,又豈能將林軒鎮住?

拳影不變,甚至金黃光芒更甚,威能暴漲,不知為何,每每遇到天地之威,自己的戰血脈就會沸騰,有蓬勃的戰意在勃發,有強勁的力量在湧動!

"轟!"

金黃一片的拳影光幕轟然的撞擊在那暗紅的光幕,金光與暗紅在交織,爆發出炙盛而恐怖的能量,元氣與天地靈氣在糾纏,兩種元氣在碰撞!

澎湃的;力量擠壓的兩人都在後退,不過鷹鉤鼻的刑宮之主只後退一小步,但林軒卻是後退了五六步,兩者之間的差距一見高低.

"啪!"

至此林軒在地面下借力俯沖上來的力量衰竭,不能凌空虛立的林軒本是要墜落下去,但他不想放過如此的好時機,雷行九天又施展出來,陡然間,他就在原處消失了.

"殺!"

林軒舌綻殺音,氣勢鼎盛,剛才的一招讓他看到了洞天境不是不可匹敵,力量強大了依舊是可以戰勝,他堅定自己掌握的力量,自信可以破滅一切的阻礙.

這種自信,這種必勝的心念,這種無敵的心態使得他體內的戰血脈愈發的契合,體內的共鳴達到了一致!

這一刻他似乎真正的掌控自己的身體,有種把握了全身每一絲的力量,若說以往是林軒念頭一動,意識指揮元氣,再驅使使出,那麼現在就是全身布滿的林軒的意識,每一處,每一寸,念動間,意識動就是元氣在動,就是力量在奔湧!

雖然大致的是沒有差距,但這種細微的差別就是境界的體現,就是實力的增長,把握每一絲的力量,凝練出更為強大的實力!

"念頭通達,把握己身,細致入微!"

刑宮之主乃是洞天境的都強者,神念極其的強橫,在林軒出現的一刻就發現了他的異常,當即的驚呼出聲,顯然是知曉這種狀態的意義.

"竟能達到傳說中的細致入微境,此子絕對不能留,不然後患無窮!"

當下他的臉色就陰沉起來,殺意暴漲,陰暗的眸子有血光在浮現,一身的元氣奔湧,森冷血腥的氣息極為的濃郁,像是在尸山血海中走出來的惡魔,恐怖無邊.

沒有理會那刑宮之主的臉色,他根本就是來殺人的,在一刹那,林軒體內的龍吟不絕,戰血在洶湧,一身二十來萬斤的力量如將要噴發的火山,積壓著恐怖的力量!

"天元旋風斬第三式!"

他的身體在散發出像是溫潤的玉石光澤,迷迷蒙蒙,又如寶光般刺目,他長嘯一聲, 戰意沖天,化拳為掌,一記盛開的金色刀光在激射而出!

"血月橫空!"

那刑宮之主亦是在出殺招,甚至主動迎上去,兩口煉獄彎刀各自揮出一道暗紅的彎月刀芒,而後又合二為一,化為一道鋒利無匹的巨大猩紅的刀光,猛然的劈向那金黃的刀芒!

"轟!"

金黃與猩紅兩色元氣光芒互相傾軋,紊亂了天地靈氣,有可怕的元氣余波在擴散.

"啪!"

然而林軒對此不管不顧,在發出一招後,運轉雷行九天,又是一道細微的雷鳴聲響起,林軒的身影便出現在鷹鉤鼻中年男子的另一側,金光彌漫中,一道金色的刀芒漩渦橫向沖刺而去,鋒銳之氣驚人.

"找死,竟敢戲耍本宮,不將你練成燈油點亮不滅之火,不解本宮心頭之恨!"

刑宮之主原本是沖向林軒的,但此時察覺到林軒驟然出現在身側,一道刀招依然打出,他心里一驚,但緊跟著就是大怒,竟被一輩壓著打了.

"啪!"

盛怒之下自然是想要將林軒打殺,但此時一道細微的雷鳴又響起,林軒的身影已然出現在另一個方位.

那身影沐浴在濃郁的金光中,凝聚著犀利鋒銳的殺招,氣勢強盛,眸子綻放出金黃光焰,像是一尊戰仙下凡,在展開凌厲的殺伐!

上篇:第四百零二章 化天地靈氣為己用    下篇:第四百零四章 雷行九天 刀斬洞天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