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龍武戰神第三百九十八章 青云怒 天雷血妙用   
  
第三百九十八章 青云怒 天雷血妙用

g,更新快,無彈窗,!

在凌亂的房間中,納蘭若晴手中匕首墜落在地,全身無力的癱坐在床沿,望著那夜空淚水不自覺的掉落.

但她很快就收拾了情緒,將房間整理了一番,此次秦家少族長秦風身亡,對于她還不知有多大的影響.

起碼要將這里收拾好,以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煩,收拾完,納蘭若晴因為先前的幾經折騰早已疲憊不堪,剛要拿出丹藥恢複一番,卻見床頭的幾件東西,一時間不由的癡了.

就在這時,外面忽然有喧囂聲響起,打斷了納蘭若晴的思緒:

"不好那里著火了!"

"快來人,救火!"

"是秦家的住所!"

"不好,燃燒的是神滅之火,大家遠離現場,快去請師叔們出手,我等修為弱小,無法熄火."

納蘭若晴聽到了外面的情況,心底思緒難明,幽幽歎道:

"如此一來,青云宗又豈會放過你?我又如何去忘記你?"

火災現場,一片混亂,有不知情況的青云宗弟子不慎沾染到一星半點當即就焚燒成灰,以神滅之火的威力一棟房子不消一會就燒成積碳,但神滅之火無物不燒,就連一旁的樹林也是開始蔓延過去.

不少人連連呼喊青云宗高層,只有人喊救火卻無人喊救人,不得不說青云宗的冷漠,高傲是烙印在每一位弟子身上.

在火焰的不遠處,一處茂林的樹林下,林軒隱藏在其中,一眼不發,這這場大火只是林軒一手造成的.

在那納蘭若晴房間里出來好之後,林軒就不爽了,何況秦家這次膽敢動他的女人,自然是要收拾妥當,最後更是毀尸滅跡的一把火燒了,至于能燒到什麼程度,就不是林軒的考慮范圍.

"何人膽敢在我青云宗放肆,有種出來."

就在這時,天邊驀然出現一名中年男子,一身青色長袍,凌空虛度神色不怒自威,無形中有種恐怖的威嚴在彌漫,犀利的眸光掃視四周.

此刻一聲大喝,簡直像是初春後的一道春雷在炸響,震耳欲聾,在這片空間回蕩,樹葉在動搖,風在加劇,鳥獸齊鳴.

未曾發現什麼,緊接著那男子袖袍一揮,一道恐怖磅礴的元氣洶湧而去,瞬間就將那神滅之火給消滅了,驚得下方的弟子直呼李師叔威武.

"快帶人封鎖青云宗,出動全部警戒力量,掘地三尺也要將那凶手揪出來,敢在青云宗放肆,要讓他付出血的代價!"

那中年男子命令道.

在下方,暗藏在大樹之後的林軒見這那只如此的威勢,心底也是暗驚,這洞天境的強者與半步洞天境的強者相差太遠了,簡直是天與地的差別.

不過,這並未讓林軒退縮,反而激起了他的戰意,想要與洞天境的強者一戰,印證己身!

不過林軒也是知道,如今還不是戰斗的時候,不知為何,林軒心里有種感覺,自己總有一天會與這位洞天境的強者一戰!

這感覺來的莫名奇妙,但林軒反而心底有深深的期待.

現在青云宗已經混亂起來,想要在查看顯然不切實際,林軒深深的望了眼遠處的一處房子,便悄然離去.

在葉家臨時居住處,林軒的房中,葉小琪見天色依然將近天亮,心中不由的焦急起來,本就在不安中胡思亂想之際,驀地聽聞遠處有強者的怒吼聲,心中的擔憂到達了頂峰!

當即就要跑出去,剛欲出去之際,卻見門已經打開,站在門口的不是林軒又是誰?

"呆子!"

葉小琪當即一愣,喜極而泣的小跑過去,摟著他壯碩的身軀,道:

"呆子你嚇死我,我還以為你出現意外,呸呸,我的呆子又豈會出現意外,什麼困難都難不倒呆子,當橫推而過!"

林軒望著那又哭又笑的面容,現在還是布滿喜悅,還有那部滿血絲的瞳孔,顯然是一夜未眠,想起納蘭若晴的話,不由的愣了愣.

"咦,呆子身上怎麼會有這麼長的頭發,我猜猜這是女人的."

在摟著林軒的葉小琪想把自己的臉龐往這男子胸口蹭一蹭,突兀的發現有頭發刺著,本沒有多想的她還想調笑一二,卻見林軒在愣神,不由的一愣,有種不好的預感浮現在心頭.

她靠近了林軒,在其身上嗅了嗅,果真問道了不一樣的味道,那種淡香味是只有女子身上才會有的,那還不淡還很濃.

"你……去找她了."

後退兩步,葉小琪小臉煞白,眼眸中滿是失望,心痛.

"小琪,我……"

林軒見狀心里不由的揪痛起來,內心的愧疚蜂擁而出,下意識的就想往前走去.

"你不要過來."

葉小琪突然的喝道,眼中有淚水在打轉:

"是我不對,這一切都是我在自作多情,是我不該介入你們的世界,你們本就是一對,只是一路上,你為何要對我好?為何要救我?讓我一次又一次的產生對你的愛."

"我……,你想聽聽我跟她的事嗎?"

林軒一時間不知該怎麼說,很是對不住葉小琪.

"嗯."

葉小琪原本是想說不的,但不知為什麼的,竟然應了,或許是心里的真實想法是想了解林軒的過去的.

"我與她只是見過兩次面."林軒說著.

"果然你對她用情至深,兩次面就比過我們一起幾年的生死與共."

葉小琪聞言心里愈發的酸楚起來,差點就想扭頭走人,只是心中終究是不舍.

"第一次見面是在……"

林軒緩緩的說著,葉小琪也是安靜的聽著.

"這麼說現在你是中了極樂陰陽散?"

聽完之後,葉小琪不知怎麼的冒出了這麼一句.

"呃……,算是吧."

林軒一時間腦袋轉不過來.

"呆子,我聽說這種事忍著不好,她拒接了你,要不我來幫你."

葉小琪抱著了林軒,在林軒的耳邊吐氣如蘭的嬌羞道.

林軒一愣,被葉小琪這麼一說,他心底的欲火還真的升騰起來,呼吸的有那麼一會粗重了起來,但他見葉小琪眸子深處有狡黠閃過,不由的暗呼:

"不愧是小魔女,一下子就將我的欲火勾起來了,不過想捉弄我,看我怎麼捉弄你."

"是的,聽說中了極樂陰陽散的人憋著,以後可能會生不了孩子的."

林軒一臉沉痛道.

"嘶,這麼嚴重,可是,可是我還……"

葉小琪聞言驚呼一聲,差點就信以為真,但見林軒眼角的笑意當即就反應過來,這已經識破了,但也她不亂,掀開面紗的一端,露出那絕色妖嬈的臉龐,以及一道淡淡的疤痕,道:

"沒事的,呆子,為了你我願意."

說完,葉小琪臉龐紅暈,眸子迷離,直接就親上林軒的嘴唇.

當即林軒就睜大了眸子,一臉驚異,只是見葉小琪的模樣似乎已經動情,不似作假,這樣林軒心底那剛壓下去的的火苗又升騰起來.

葉小琪嬌嫩帶著野性更有魅惑的紅唇緊貼林軒的唇,不同于納蘭若晴的柔軟與溫情,已經初次嘗試過接吻的林軒,早有經驗.

在欲火的刺激下,又有美人願意,林軒也不管葉小琪是想捉弄他還是真的如此,他就要開始進攻了,牙門打開,就要伸過去.

"什麼嘛,小蘭還說跟男人接吻會有觸電的感覺,我看也沒有啊,竟敢欺騙我,等我回去看不教訓她,竟敢連我都騙."

然而就在此時,葉小琪卻分開了雙唇,跳了下去,連忙將面紗遮回去,嘴里嘟囔道,看得林軒一愣一愣的.

接著她就像是陰謀得逞般,瞄了瞄了林軒下身,促狹笑道:

"呆子,真的聽說忍著不好."說完便像是一陣風般出去了.

"小琪,不好你幫我啊."

"這是對你的懲罰,嘻嘻."

聲音傳來,僅剩林軒一人在房間里,苦笑一聲,林軒便堅定的喃喃道:"小琪,若晴,你們兩個等著,我一定不會放棄你們任何一個的."

而後便在床上運功起來,畢竟那股火還沒消呢.

在另一個房間里,葉小琪靠著門,喃喃自語道:

"果然有觸電感,這會迷戀呢,幸好我機智,不然真的淪陷了不久便宜呆子了."

"不過那納蘭若晴倒是一個狠對手,而且她人還挺漂亮的,不過我葉小琪又豈會認輸."

這一晚,林軒與葉小琪包括納蘭若晴都一夜未眠,想著各種事.

此外還有遠在千里之外的秦家,秦家一位老人手中捧著一碎裂的命牌,聲音悲憤的道:

"風兒,無論是誰殺了你,爺爺都會讓他血債血償,還有青云宗,老夫倒是要看看你怎麼給一個交代我."

整個青云宗都在搜查,基本是出動了全宗之力,但注定是不會有結果的.

在青云宗宗還有一人徹夜難眠,那人就是天陽宗的的三長老,他是興奮的難以入眠.

在比賽結束後他又查找相關資料,發現,那果然就是天雷體的特征.

若能得到這人,將之血液煉化成一種特殊的液體,屆時他天陽宗就是煉制法寶也不無不可!

眾所周知,法寶之所以難以煉制,除了材料的限制,還因法寶靈性過強,能力太強大,所以法寶始一出世就要經曆天雷的洗禮.

這也就導致了在大云國出現的法寶如此的稀少,那出現的基本還是大門派世世代代流傳下來的,每一口都彌足珍貴,起碼對于大云國的武者而言.

他天陽宗世代煉制兵器,法器,靈器煉制的不計其數,在建宗之初,除了初代老祖煉制過法寶,之後的天陽宗就再也沒有法寶出世.

這是天陽宗的遺憾,亦是天陽宗的追求,但現在有希望在眼前,叫他如何不激動?

一切他已經計劃好了,明晚就要行動,如若成功,他將會是繼初代師祖之後的第二人,將開創天陽宗的頂峰,他將載入天陽宗的宗策,受後代的敬仰!

每每想起他就激動不已,笑容就越發的燦爛了,對于他來說,靈輪境的林軒不是問題,主要的還是葉家的二長老,不過他又有了詳細的計劃了,就等明晚.

上篇:第三百九十七章 漩渦解毒 林軒留寶    下篇:第三百九十九章 洞天境三重天 唬人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