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龍武戰神第三百九十七章 漩渦解毒 林軒留寶   
  
第三百九十七章 漩渦解毒 林軒留寶

g,更新快,無彈窗,!

在一處房間里,一身白衣帶著點點猩紅的納蘭若晴坐在床上,氣若游絲,她斜靠在林軒的肩膀,嫩白的肌膚已經不複往日的光澤,帶著干燥,哪怕其上有汗水,依舊是有種干燥感.

眼睛時閉時睜,睜也不過一道縫隙,似乎還在留戀,她的思維十分的清晰,感官亦是正常,但到了此時她已經不懼死亡,亦無遺憾之意,甚至還有滿足,許是因能死在他懷里吧.

"納蘭若晴,堅持住."

她靠著的死命也要看睜眼看的男子此時正一臉陰沉,有的辦法他都嘗試過,至于返回葉家尋找方法,那不切實際,只怕還未到納蘭若晴就已焚身而亡.

"能有何辦法?"

絞盡腦汁的林軒見闖進自己心里的第一個女子如此的難受,危在旦夕,恨不得自己代替其受罪.

"等等!代替!對了試試這個!"

一念及此,林軒連忙將手放置于納蘭若晴的背上,觸感的是那隔著薄衣衫也能感到的滑膩,著滑膩不同于肌膚本身的滑膩混合著汗水,但林軒此時的心里沒有一絲的璿旎,有的只是緊張.

小心的控制著體內的漩渦進入納蘭若晴的體內,在其經脈之中吸扯著其體內的癱瘓的元氣,同時亦帶著其體內的欲火與燥熱.

"管用!"

一會後,林軒發現納蘭若晴的體溫竟下降了,這讓林軒欣喜若狂,不又的加大了力度.

"嗯……"

納蘭若晴自然的也是發現了自身的狀況,身體不自覺的痙攣放松起來,口鼻間呻吟了幾聲,充滿了誘惑力.

"堅持一會,很快就好了."

林軒救人心切自然的過濾了其中的誘惑,全心的投入漩渦之中,生怕一不注意將納蘭若晴吸成人干.

這極樂陰陽散藥力已過,只是欲火難消,如今被林軒吸入自己的體內,以林軒的身體強悍程度自然是穩穩的壓制住,當然若是藥力還在,就不是這麼輕易的了.

"納……納蘭姑娘,好了沒,毒解盡了沒."

林軒長長的籲了一口氣,原本還想叫納蘭若晴的,但此時清醒過來,又覺得不妥,說到底不過見過兩次面,或許只是自己的一廂情願.

納蘭若晴睜著那迷蒙的眸子,依舊是靠在他結實的肩膀上,癡癡的盯著眼前的男子,看著他那堅毅的臉龐,還帶著焦急,擔憂,期許.

沒有其他人望著她而有的火熱與欲望,這種不似作假,在聯想到先前救自己時的瘋狂與不甘,心里似乎有什麼東西在破碎,在消融,又似乎有東西進來,接著又塞滿.

突兀的,鬼使神差的,納蘭若晴伸出一雙柔荑小手,摟著那脖頸,嘴唇就那麼的貼上去了.

"嗡!"

林軒一僵,但此時的他體內積蓄了大量的欲火,原本還死死的壓制的,但此時被自己心愛的女子吻上來,猛然的熾烈起來,下意識的就要回擊.

奈何林軒是個雛,對于著種事自然是沒有經驗,但欲望當頭又那里會需要經驗,他只覺得那已降溫的紅唇溫潤,柔軟,想要去品嘗,想要更進一步,無師自通的他將舌頭伸過去.

納蘭若晴不知自己為何會這般,只是下意識的想要親吻以表達自己的當時的情緒,一瞬間就有觸電般的感覺,讓她迷戀,讓她情不自禁,但她亦是一個雛,但如此已經讓她沉醉在其中了.

林軒滾燙的舌頭伸過來,納蘭若晴下意識的就張開晶瑩的貝齒,任由它進來,探索著,她下意識的就要躲開,但幾次後也是糾纏在一起,互相吸允著.

就在兩者忘乎所以地在互相探索著時,在青云宗另一邊,一身紅裙的葉小琪在林軒的房間里,搖曳的燭光照映她有些朦朧,拖著雙腮,目中透露著擔憂:

"呆子,這麼還不回來,希望沒事,一定沒事,只是這里是青云宗重地……"

……

林軒似乎不滿足現狀,雙手開始不老實的上下游動起來.

納蘭若晴一瞬間有無形的電流流遍全身,瞬間她似乎想到了什麼,睜開眸子,想說不,但嘴被堵著,只能發出嗚嗚聲,想要推開抱著她的男子,卻因元氣被吸走,沒有幾分力氣.

似乎是感受到了懷中女子的睜著,林軒睜開了眸子,那眸子中有火熱,還有些許血絲,那是極樂陰陽散的欲火在燃燒.

但在林軒望見納蘭若晴那晶瑩的眸子,像是第一次相見時的清澈,像是潭水一樣的甯靜,但比之以往,其中多了些堅定.

見到此,林軒心中一顫,那堅定頑強的意志醒來,身上的欲火迅速消散,被死死的壓制住,松開嘴唇.

"你……走吧,謝謝你兩次相救,我……無以回報,也沒有回報."

不等林軒說話,納蘭若晴整理了一下凌亂的衣衫,沒有抬頭去看那深邃的眸子,她怕忍不住會沉淪,清冷的說道.

只是誰知道在說這話時,她的心在滴血,有誰知是什麼給與了她如此大的勇氣去說好出這話.

"你是在擔心秦家?還是有其他的顧慮?沒關系的的,這些交給我,相信我,我能解決."

林軒盯著她那絕世容顏,只是林軒看不出絲毫的情緒,他溫和的道.

"不,你走吧……"

納蘭若晴站了起來,依舊清冷的道,只是話還沒話完,就被林軒打斷了.

"不,從第一次見到你,我林軒就對自己說過你是我的女人,一輩子都是,我知道你心里也有我,相信我,能給你未來."

林軒直接將納蘭若晴抱住,緊緊地抱著.

一瞬間,'一句你是我的女人’將納蘭若晴心底的剛偽裝起來的防護層擊潰,眼淚止不住的溢出來,聞著他那男性的味道,她有些沉醉于他溫暖的懷抱.

她想說我就是你的女人,你也是我的男人,但始終有股念頭在阻止她這般說,銀牙緊咬,狠心的將之推開,淚水像是決了提的水,直流不止:

"不,你走吧,我的未來你給不了."

"能,我一定能,你相信我,無論多大的困難都會住去征服,哪怕是整個大云國,都會給你打下來!"

林軒堅定的道,像是誓言,又像是承諾,目光灼灼的望著納蘭若晴.

"打下給我,那她呢?"

納蘭若晴目光更為灼熱的盯著林軒,哪怕是淚水也不能阻擋那股灼熱.

"她……"

林軒一愣,隨即有想起了葉小琪,往事回放,那嬌俏的容顏,那依人的音容笑貌,那與直接劫後余生的喜悅,面對生死的無懼,那一顰一笑,那純淨無暇的心,那份炙熱的愛意……

"你不能舍去她,你不能不理她,你不能對她不理不問."

納蘭若晴收回炙熱的眸光,只是眼淚卻怎麼都止不住.

"在你的世界里已有她的存在,在她的世界里也有你的存在."

"我……"

林軒一時間不知做何回答,一邊是自己一直深愛,發誓要成為他女人的人,一邊是與他患難與共,為他生為他死的女子,誰都不想舍去.

"所以,走吧,你走了,一切都是好的,都會按照原本的發展,這是最好的."

納蘭若晴突然低聲道,心底絞痛無比.

"不,你們兩個我誰都不會放棄!"

林軒突然的道,語氣十分的堅定,眸子燦爛若星辰.

"你當我是什麼了?你將她又置于何地?還是你有兩顆心?"

聞言,納蘭若晴一下子的激動起來,生怕自己最終會淪陷在他那堅定的誓言之中,拿出在儲物戒指之中的匕首,抵在心口,堅定著自己的立場,道:

"走,你我是不可能的,你不走就我死!"

"你,放下,別沖動,有話好說."

林軒見狀,心頭也是一驚,忙道.

"沒有什麼好好說的,你走,哪怕你阻止的了我一時也阻止不了我一世."

納蘭若晴堅定的道,說著手中的匕首里送了一點,當即那尖銳的匕首劃破衣衫刺進肌膚里,在素白的衣衫上綻放出一朵血色梅花.

"好,我走,你別沖動."

林軒本是想動手將那匕首奪過來,但顯然納蘭若晴是知道他的心思,聽那堅定的話語,林軒連忙應道,緩步退走.

就在林軒退到門口之際,林軒又停住腳步,驚得納蘭若晴又將匕首刺深了一分,那雪色更濃重了.

"別,我留些東西就走."

林軒見狀,已是明白納蘭若晴的態度,心頭不由得一痛.

"走,我不要你的東西,你不欠我的."

納蘭若晴不由分說的道,但林軒那里會聽,依舊在自己的儲物戒指之中拿出對于納蘭若晴有用的東西來.

"這是療傷的丹藥,這是各種解毒丹,還有這個是炸丹,用元氣激發,可傷築福境,關鍵時刻可防身."

林軒拿出三個玉瓶,其中裝著的幾乎還是林軒所有的丹藥,林軒沒有一絲不舍,就怕納蘭若晴再次遇到類似的事情,有這些也好增加幾分生機.

林軒不由分說的將玉瓶一送,就飄然的落在納蘭若晴的床頭,如果秦風再生,僅憑一枚炸丹就可以將之化為齏粉.

"拿走,我不需要你的,我自己有."

納蘭若晴心在顫抖,手都在顫抖,但她一直忍著,裝著堅強,心里卻在祈求,為什麼要對我好?為什麼,讓我狠下心來不好嗎.

"這白綾,本是上品法寶,只是如今墜落為下品法寶,給你防身用,此寶本身自帶隱匿氣息,可放心攜帶."

林軒拿出得自雷中島不知哪個倒黴蛋儲物戒指中的一件女子使用的法寶,同樣送到其床頭,猶豫一會,他又慎重的道:

"這是雷元之晶,里面靈氣相當于一條極品靈脈,萬不可在人前使用,恐有人起貪念,而且我在搶奪此寶時斬殺了一些背景強大的人,自己修行即可,以免惹來不必要的禍端."

林軒說著又將一枚晶瑩渾圓的雷元之晶送到床頭,至此林軒搶奪到的兩枚雷元之晶盡皆送人,一者葉小琪,一者納蘭若晴.

言罷,最後盯了一眼納蘭若晴那掛著淚珠的絕美臉龐,嬌柔中帶著倔強與堅定,林軒閃身就消失在夜色中,中傳來他幽幽堅定的聲音:"等我,我的諾言我一定會實現的."

上篇:第三百九十六章 局勢混亂 納蘭危矣    下篇:第三百九十八章 青云怒 天雷血妙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