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龍武戰神第三百九十六章 局勢混亂 納蘭危矣   
  
第三百九十六章 局勢混亂 納蘭危矣

g,更新快,無彈窗,!

"啊,你對我做了什麼,不,饒命啊,前輩饒命啊,"

那黑袍男子痛苦的在地上直打滾,連呼饒命.

"你叫什麼名字?"

林軒開口道,聲音很平淡,讓人察覺不到他的情緒.

"地五!"

那黑衣男子開口說道,坐在地上喘著粗氣,顯然剛才的滋味不好受.

"你可認識此物?"

林軒叨念著'地五’這名字,念頭一動,在儲物戒指之中拿出一口,來自一個神秘黑袍人的武器,三叉戟法寶極蟒戰戟!

"你……,是你!"

那人一開始還是隨意的一看,但緊接著就睜大了眼睛,以一種驚駭的目光看著林軒.

"果然,他們來自一個勢力."

林軒暗道,接著他又問:"你們打算如何對付葉家?"

"哈哈,你別白費心思了,這事我一個地級的是沒有資格知道的,哈哈,沒想到那人盡是栽在你手里."

那黑袍人大笑,笑得前俯後仰,接著他又道:"我勸你還是別打聽,曆來妄想打聽的都死了."

"那里上級是誰?"

林軒皺眉,想起了那在雷火中島的那神秘黑袍人,甯死也不說,他也就委婉的問起來.

"你想知道?哈哈,下地獄再告訴你吧,哈哈哈."

那黑袍男子聞言,沉默了半響,身軀不自覺的顫抖起來,像是想起了什麼可怕的事,接著他又狀若瘋狂的大吼起來,顯然是想要自爆.

但在林軒的手里又怎麼會讓其自爆成功,當即手就搭在其身上,那想要暴亂的元氣當即就平複下去.

"你……"

那男子見狀心底驚駭的同時,依舊沒有放棄自殺的念頭,五指成爪就要探入自己的丹田之中要將與元核捏爆.

但在林軒的手中想要自殺何其困難?但想起那半步洞天境的強者的狀況,也就不留其性命,漆黑的神滅之火刹那間席卷其身軀,當即就化為一堆灰燼,只余下一枚儲物戒指,與元核.

"不知這組織到底是何來曆,竟然能讓一名築福境的強者甘願自爆也不透露一點的消息,甚至是半步洞天境的強者,這絕對會是一強大的勢力."

"不過這地五應是代號,地級,在其上莫非還有地三,地二?"

"不過從剛才的談話中似乎是與青云宗對立的,所謂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但這神秘組織尚不清楚其來曆,需謹慎對待,或許對付青云宗自己的實力不足,但這神秘組織之力可以多加利用,不過這還得從長計議."

"當下還是先回去將關于葉家的消息先告知二長老吧,也好有些防備."

一念及此,林軒收拾了一下痕跡,便要回去了,在這里距離葉家暫時住所還有好一段的路程,需要經過好幾所其他勢力的住所.

為不驚擾其他人,林軒是變換了面貌,以青云宗的弟子的身份去趕路,如此路過其中也顯得合理.

就在這時,林軒在路過一處住所時陡然聽到有'納蘭若晴’的字眼.

在一房間里,納蘭若晴咬著銀牙,喘著粗氣,只是哪怕是在喘氣也是不自覺的發出那誘人的聲音,在極樂陰陽散的強橫作用力下她能堅持到現在已是極為的難得.

如今她渾身燥熱,體內嚴重缺少水分,而在身體之外早就布滿了一顆顆晶瑩的汗珠,隱隱的有極其細微的血絲滲透出來.

就連那迷蒙的眸子都布滿了血絲,她意識已經將近模糊,全憑心底的意志在苦苦支撐著,只是按照這情況來看,只怕不等秦風,她自己就要先承受不住藥力,而欲火焚身而死.

光幕已是暗淡不堪,僅剩薄薄的一層,估計也撐不了多久了,這讓秦風笑的更為放肆了.

……

"聽說秦風少爺要去對那納蘭若晴用強的?"

"哼,比現在才知道啊,少爺在就拿了極樂陰陽散去了,嘿嘿嘿,我估計如今已經在大戰中了."

"唔,極樂陰陽散聽說那藥效很強的,是五毒宗的著名合歡藥啊."

"可不是,那藥效沒有一個晚上的折騰是不會消的."

"毒效如此強悍?平日看納蘭若晴還是端莊仙子般的存在,不知蕩起來時何等的模樣?"

"嘿嘿,絕對好看,不過是納蘭家的大小姐,不是我們等能妄想的,何況之後就是秦家……"

在一處走廊之中,兩名小厮打扮的武者在嘿嘿談論著,然而下一刻,他們就說不出話來,一人被人掐住了脖子.

"說,他們人在那里!"

一道冰冷的聲音傳來,隨之而來的是那恐怖的威勢,如九幽而來魔主,帶著恐怖的殺機與冰冷,讓他們渾身一個哆嗦,被掐住脖子的那個人當即就屎尿齊下,另一人顫抖著道:

"在……在隔壁……住所……那……那紫竹林前就……就是."

"啪!啪!啪!"

有雷鳴聲響起,林軒已經飛馳出這個住所,那兩個小厮,暗暗捏了一口氣,同時心底不禁的怨恨起來,大定主意要向他們的主子打報告,然而還未等他們有其他的動做,兩道幽幽的神滅之火飄來,瞬間就化為兩朵灰燼.

"納蘭若晴,你不能有事,千萬不能!"

"秦家,秦風,若是納蘭若晴有三長兩短,我要你們陪葬!"

林軒怒發沖冠,雷行九天施展到極致,形成一道道的殘影飛掠而過!

"哈哈,若晴這光幕就破了,看你還有什麼依仗."

秦風大笑,那雙眼睛盡是火熱,盯著那難受的情不自禁的蠕動的嬌軀,他十分的高興,只想盡快的將之就地正法,好好享受那仙女般的滋味.

"呼……唔……"

納蘭若晴已經是說不出話來了,她感覺體內的那股火已經壓制不住,開始在焚燒她的身體,感到血液在亂竄,欲望早已達到了最頂峰,如今腦海之中充斥的欲望反而在下降.

經過了最初的難受,以及欲望導致的腦海混亂,渾身癱瘓,到如今的炙熱,以及疼痛,她的腦子漸漸的清醒了過來:

"這是回光返照麼?"

"要死了吧?也好這樣死了也好?"

"只是為何會有不舍?是不舍親人嗎?只是自從母親死後何時有親情?"

不知不覺,她眼角有晶瑩若寶石般的淚水滑落,她的眼睛不知何時變得不再朦朧,只是身體越發的無力了,像是置身在火海之中,五髒六腑被焚燒的疼痛.

"真的要死了."望著那瘋狂要破開光幕的秦風,她竟然有種快意:"等他破開光幕時我已經死了吧,這樣也好他什麼都的不到."

"那他……是吧,我是在舍不得他,只是……也好……他有葉家大小姐陪,會很幸福的過一生吧."

"若那是我該多好……"

"嘭!"

"哈哈哈,碎了,碎了,若晴你是我的了."

秦風一破開光幕,就大笑起來,被欲火沖昏了腦的他並沒有發現有什麼不對,急忙將手中劍扔出去,就要撲向那朝思夢想的人兒.

"嘭!"

"死!"

就這時,外面的大門被粗暴的踢開,隱約間,納蘭若晴似乎聽聞有憤怒的吼聲,緊接著在納蘭若晴面前那面孔扭曲的,興奮的在急不可耐的脫衣物的秦家少族長就化為一朵血霧,直接被黑色的火焰化為灰燼.

"是他,他又來救我了,或許是做夢吧,做夢也好,就做這夢死去吧."

"納蘭若晴!"

林軒雙目赤紅,看著那躺在地上的人兒,氣息微弱,眸子似睜未睜,皮膚嫣紅卻有點點血跡,林軒當即就要炸了!

"好燙,納蘭若晴,能聽到我說話?"

林軒連忙過去將之扶起來,卻發現身體奇燙無比,驚駭之下他腦子反而清醒過來:"不好,這是極樂陰陽散爆發之後的症狀,此時已經不是這藥的欲在發作,已經是毒藥在發作."

"是……是……你……"

納蘭若晴此時好似真的沒有在做夢,真的見到了他,他真的趕過來救她了,心底的莫名的開心起來,心底最後一絲不舍消散,死在他懷里似乎也是挺好的,想著想著,她心底又一急道:

"我,沒……沒……得逞……"

話還沒說完,她就沒力氣說活了,只是腦海中依舊清晰.

"不要說話,我在,我在想辦法."

見狀,林軒已是焦急不已,在自己的儲物戒指中連忙翻看,將所有的戰利品都翻了遍,最終找到了幾枚有關于解毒的丹藥.

對丹藥本就不太熟悉的林軒此時那里還有工夫去查看,連忙將這丹藥塞進納蘭若晴那鮮紅卻干燥的嘴中.

"堅持住,納蘭若晴,冒犯了."

林軒說道,將納蘭若晴扶正,輸入元氣幫之化開藥力,不多時,林軒越發現依舊不管用,不僅如此,納蘭若晴身上的溫度反而更加的高了,光潔的皮膚上有細密的血,越積越多.

"怎麼辦?我如今無解藥,對解藥!"

林軒布滿血絲的眸子一轉,手一揮,將那秦風落在地上的儲物戒指收了過來,急忙翻找起來.

"他在焦急,他很在乎我的生死."

無力的納蘭若晴只能費力的睜開眼皮,一絲縫隙中,她看到了那熟悉又陌生的臉龐,那露出的焦急之色,在她看來十分的甜蜜,但又不忍,想開口說,又無力去說,只能意志清醒的忍受著無邊的欲火焚身之苦.

她甚至在想,若是他早些來,自己願意讓他來解毒吧,只是如今.

"啊!"

林軒憤怒的將儲物戒指焚成齏粉,因為在那里沒有解藥!

"怎麼辦?要如何做?體溫越來越燙了,沒辦法了嗎?不!不!一定有!"

"水!水能滅火!"

林軒連忙將身上的水元力輸入納蘭若晴的體內,只是依舊不管用,不僅如此反而因為水的緣故那欲火燒的更旺盛了,體溫高到了驚人的程度,血絲滲透的更多.

"啊!"

"天要你死,我偏要你活,我林軒就是要逆天而行!"

上篇:第三百九十五章 神秘組織再現    下篇:第三百九十七章 漩渦解毒 林軒留寶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