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龍武戰神第三百九十五章 神秘組織再現   
  
第三百九十五章 神秘組織再現

g,更新快,無彈窗,!

"前輩請說,前輩請說,晚輩定如實稟告,絕不敢有絲毫的隱瞞."

那局長老余光看見那自己的靈器一下子化為齏粉,心中哆嗦一下,不知是害怕還是心痛,口中更是連連恭恭敬敬得道.

"你們是否緝拿過一名落無名的人!"

林軒聲音冰冷,讓人聽不出是什麼情緒.

"落無名?並沒有,前輩,晚輩並沒有緝拿過落無名這個人啊,晚輩是聽都沒有聽說過啊."

"啊!"

"饒命啊,前輩,我再仔細想想,請前輩高抬貴手."

林軒見狀念動間,借助懲死印記之力,當場叫局長老痛苦難當,冷汗淋漓,抱頭求饒起來.

"好好想想,說不出來,定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是是,晚輩定當仔仔細細的查出來."

局長老,長出了一口氣,一副心有余悸的樣子,連忙在儲物戒指中查找資料起來,良久,局長老連忙道:"找出來了,找出來了!"

"說!"

林軒言簡意賅,但話語中的冰冷讓局長老越發的不安起來,但如今命不手里,也只能這般先討好著來.

"回前輩的話,關于落無名的緝拿命令是在十年前發出的,是門中前輩發出的,是誰發出得晚輩不得而知,第一次圍剿失敗,之後就由我刑宮負責查找,最後在無名城找到,由門中的前輩聯手去緝拿,之後的結果晚輩就不知."

"那是門中洞天境的前輩去負責,晚輩無權知道,只知道之後就沒有在有關于落無名的命令了."

"洞天境的人有那些?"

林軒陰沉的道,心底有無盡的怒火,但就是沒有發泄出來,果然,落師父是被青云宗殺害的,這筆債青云宗要血債血償,整整一個城池的性命!

每每想起林軒就恨不得立即殺上青云宗,將這表面道貌岸然的衣冠禽獸盡數擊斃!

只是,自己的力量與整個青云宗來比無疑是以卵擊石,這也就導致林軒拼命的修行,發誓要將這青云宗掀翻!

"這個……"

局長老還在思考著,但林軒如今哪有閑工夫與之消耗,當即就揪起其衣襟冷然喝道:"說,不然死!"

"饒命啊,晚輩真的不知道啊,那還是門中的高層命令,不是晚輩能接觸的,晚輩只知道宮主參與了,其余的一概不知啊!"

局長老當即就被嚇得渾身哆嗦,暗自惱怒以往做事為何就不留個心眼,不然如今也不用如此驚恐了,心里想著,嘴里他還是連忙求饒.

"莫要與我耍心眼,說,這次你青云宗要如何對付葉家?"

林軒不帶絲毫情緒的話語聲響起.

"大人我只是負責傳遞信息的,其他的重大事情輪不到晚輩做主啊,晚輩沒有權利去查看啊,只知曉近期將有行動,不過晚輩聽聞有好幾方勢力參與."

局長老忐忐忑忑的回答,面對這殺星他的老心髒都要承受不住了,真怕那一刻一劍過來那就什麼都完了.

"多留意關于葉家與參與落無名一事的消息,若有要事捏碎這玉牌以便及時向我彙報."

林軒本對著局長老還有其他想法,但轉念一想,在青云宗留一暗線也方便行事,遂將之放下,冷聲道,接著又說:"我勸你不要動小心思,我有你的精血,你之生死盡在我一念之間."

"不敢,不敢,晚輩定然竭盡全力幫前輩留意這方面的消息."

局長老,心底一顫,連忙道.

"如此甚好,這里我進來時解決了幾個該死的,你知道怎麼做吧."

林軒說罷便離開了這密室.

"前輩慢走,晚輩明白."

局長老在密室之中臉色陰沉,但始終無法去除冥冥之中的感應,好死不如賴活,為了活命他最終還是長歎一口氣,盡心去打探消息去了

"當務之急得先清楚,青云宗與金家想如何對付葉家."

一念及此,林軒將四紋噬金蟻小強放出來,在吱吱聲中帶領林軒往一個方向而去.

在吞噬了大批的雷宮材料,小強如今更強盛了幾分,特別是那四道紋路,銀燦燦的,極為耀眼,渾然一體,與其他的三道銀紋一模一樣,顯然是到達了四紋噬金蟻的頂峰,若是有足夠的機緣晉升五紋噬金蟻也是有可能的.

在一處房間里,一身白衣的納蘭若晴渾身若軟泥似的坐在地上趴在床沿中,那時常戴在臉上的面紗早已被秦風給掀開,那絕美的臉龐滿是嫣紅,像是蜜桃過早的成熟,有種驚人的誘惑.

她胸口劇烈起伏著,身上的白色衣裙因汗水浸濕而緊貼身體,雖遮擋了春光,卻凸顯了玲瓏有致的身軀,看得讓人心底升騰無名火.

她的一只手臂的衣衫盡毀,露出那嫩白透著水光的臂藕,此刻泛著誘人的紅暈,另一只手緊握著一枚渾圓的寶珠.

此刻寶珠散發蒙蒙光華,堪堪籠罩住納蘭若晴,此時的她盯著那光幕,泛著春意的迷蒙眸子帶著絕望之意.

光幕淡白,卻是堅韌至極,此時光幕卻是在閃滅不定,像是風中的燭光,搖搖欲墜,馬上就要熄滅了.

在光幕之外,一名面龐扭曲,狀若瘋狂的年輕人在嘶吼,他雙目赤紅,像是有欲火與憤恨糾纏在一起,分外的恐怖.

他正是秦家少族長秦風,此時的他拿著一口三尺劍,死命的揮砍著光幕,每砍一劍,光幕的光澤就暗淡一分.

"若晴,怎麼掙紮都沒用的,今晚,你注定是我的."

盯著那傾城的臉龐盡是魅惑,還有她那嘴里發出的難以忍受的呻吟,秦風全身的獸血都在沸騰,嘎嘎怪笑著.

此刻的他眼里只有納蘭若晴,只有那可怕的欲望,以至于像如今般走火入魔似的,不然以其正常的實力不用七八劍就能將那光幕破開.

"你……你做夢,我就是死也不會讓你得逞的!"

納蘭若晴吞了吞不存在的口水,潤滑那早已被欲火焚燒的干燥而發疼的喉嚨,嘶聲道.

"你甯願死也不給我得到,我讓你也不得安甯,我要將你的尸身吊在城門,讓萬人觀看納蘭家大小姐的樣子,讓你和你納蘭家丟盡了臉!"

秦風臉色一下子變得扭曲起來,陰冷的威脅道.

"你就算得到我的人,也得不到我的心!"

納蘭若晴眼中最後的一絲光彩都失去了,僅剩下那灰暗的絕望,布滿整個臉龐.

"你的心,哼,我看你的心就是給了那林軒小雜種了,你這賤貨,有了未婚夫還再搞情郎."

秦風像是被踩到了尾巴,一下子的跳起來,嘶聲力竭的大吼著,手里的劍直接將一旁的桌子劈成兩半.

"對,我就是給他了,所以你死心吧,你永遠都得不到我的心."

納蘭若晴腦海中驀地又想起了他,眸子中散發莫名的光彩:"他回來救我麼,跟試上次一樣救我于危難之中."

"不可能的了,他已經有了葉家大小姐,何況今天重傷,如今還在養傷吧,又豈會來此救我?"

"癡心妄想,只是為何我心底依舊還是會盼望他能來?"

"啊,哪怕你的心給了那小雜種,我也要得到你的人,你是我的,一輩子都是我的,我要在他的面前讓他看著我是如何得到你的."

秦風狀若瘋狂,嘶吼的臉龐都發紫了,像是地獄而來的惡魔分外的恐怖.

另一處,良久,林軒小心翼翼的穿過了一處處的住所,最後更是往青云宗外圍走去,最終在一處頗為空曠的地方停下來,收了在此地的一只噬金蟻.

原來在一開始見金家長老出來林軒就留了個心眼,暗中將一只噬金蟻放出來跟蹤金家長老,也就有了剛才的一幕.

在此地隱隱的林軒看到了有兩人在遠處交談,林軒拿出隱身珠,隱去身影,緩慢摸索進去,只聽:

"既然青云宗願意出手,那就省了我們動手了."

一道中氣十足的雄渾聲音傳來.

"那也要大人們的助力啊"

那金家長老的聲音傳來.

"嗯,我等會在暗處,如有需要關鍵時刻自出手相助,如若青云宗之人不識好歹,也可順手削弱其力量."

那聲音雄渾的人道.

"妙,妙啊,大人那事成之後,我想要那林軒的人頭!"

金家長老拍掌稱贊,接著又問道.

"唔,那是好苗子,若能為我所用就妙了,如若不聽任你處理."

那聲音雄渾之人的地位顯然是極高的.

"善,謝大人."

金家長老道.

"嗯,這是你金家應得的,只要你們盡心為組織辦事,莫說小小葉家,就是取代納蘭家成為大云國第一世家也是不無不可."

那聲音雄渾的男子笑道,言罷就轉身走了.

"恭送大人."

金家長老顯然極為的興奮,見那男那只要走,他十分恭敬的道.

"噗!"

就在這時,一道身影驟然出現金家長老後面,緩緩的抽出一口血淋淋了的長劍,緩緩的歎一口氣道:"只是這與你無關."

"你……"

待金家長老察覺到不對勁時,已經晚了,只來得及吐出一個字,便化為一俱尸體.

"你不死如何亂?你死才是大亂的開始,我才有機會."

那突然將金家長老殺死的赫然是那聲音雄渾的黑袍男子,黑袍男子喃喃自語,說完就蹲下去將金長老的儲物戒指收起來.

"交出精血或者死!"

突兀的,黑衣男子肩膀上有一只手搭在上面,緊接著就有一道冰冷的聲音傳入其耳中,凍徹其心間.

被如此的威脅,黑袍男子自然是想要運轉元氣,欲要逃脫,但他卻駭然的發現自身的元氣竟然動彈不得,當時就驚得一身冷汗直流,趕忙開口,無論如何先活下去在說:

"交,我交,前輩收好."

當即就有一滴精血飛向林軒,林軒如法炮制的將之煉化,這才放下搭在那黑袍神秘人的手.

"找死,竟然敢偷襲本大爺!"

一聲驚怒聲響起,那黑袍人感到體內的元氣可以調動了,當下就暴起,要斬殺林軒!

見狀,林軒沒有出手,也沒有防禦,只是靜靜的看著那神秘黑袍人沖過來.

黑袍人見此也是大笑,雖然不知為何那男子竟然沒有閃躲,但要殺此人的心直接將這思緒給壓下去了.

然而,就在這黑袍男子的長劍距離林軒不過一尺距離之際,那黑袍人在林軒淡笑中直挺挺的墜落在地.

上篇:第三百九十四章 青云刑宮 密謀    下篇:第三百九十六章 局勢混亂 納蘭危矣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