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龍武戰神第三百九十四章 青云刑宮 密謀   
  
第三百九十四章 青云刑宮 密謀

g,更新快,無彈窗,!

這是一個頗為恢弘的宮殿,在夜色下顯得陰暗不明,有月華灑落,給這高聳的宮殿鍍上一層淡淡的銀輝,但依舊不能沖破那角落的陰暗.

里面尚有燈火,忽明忽暗,山峰吹來,搖曳中帶著陰森,甚至空中還有鷹鷲在盤旋,刺耳的鳴叫顯得格外的可怖.

在門前,有兩名守衛在值守,漆黑的鎧甲,泛著幽冷的長矛,那陰暗泛紅的道路,以及隔著老遠就聞到的濃重血腥味,這一切的一切都顯示這此地的陰森.

在門的上面有青銅匾額,上書刑宮二字,銀鉤鐵畫,透露出凌厲的殺伐,似乎其中蘊含有尸山血海.

這正是林軒此次出來的目的,他要找到殘害無名城的凶手,殺死落無名的真凶,但上次林軒在偶然中發現青云宗有落無名的追殺令,這才懷疑了青云宗.

經過林軒的多方面的打聽,林軒懷疑是出自刑宮的人,原因無他,這刑宮顧名思義,是青云宗專門抓捕犯人,關押犯人的機構.

這樣一來落無名就很有可能被這刑宮之人去逮捕,最後才導致無名城的人間慘劇,每每想起林軒心底都有一股怒火,恨不得立即將這青云宗掀翻,只是如今實力不足,萬不可沖動,也就有了如今這一行動.

兩個守衛不過是靈輪境圓滿的修為,這等實力自然不被林軒放在眼里,但他又不欲打草驚蛇,所以他手持隱身珠,又施展神體百換第三層隱藏了修為氣息.

當即就如此大搖大擺的從正門走進去,兩名守衛在門前站的歪斜,顯然是在假寐,只怕在夢里夢見的周公也不知道有人如此的大膽,竟光明正大的潛入.

走過一條長長的走道,小心的躲過巡邏人員,林軒進入了宮殿,這里極為空曠,上面有一張大桌,兩旁卻是刑具各種刑具皆有,粗略一看,起碼有兩百來種,看得林軒心底都在冒寒氣.

桌面上空蕩蕩的,也沒有什麼資料,林軒也就往右邊的路口走去,就在這時,在一處陰暗的角落,隱隱有低吼聲響起,林軒眸光閃動,也就緩慢的移動過去.

隔著老遠的,就看見那里有一男一女兩具身體赤條條的糾纏在一起,以林軒如今的眼力,哪怕有一段距離,他也看得一清二楚.

那男的應是此地的青云宗弟子,在一旁有其的衣物,可以有很好的證明,在其身下的女子長得清秀,但一臉死灰,眼中盡是死氣,哪怕那男子再如何的賣力,其依舊不為所動,雙手雙腳都帶著結實的鎖鏈,應是此地的刑犯.

林軒見如此禽獸的一幕,心底亦是有怒火在燃燒,至今走過去,將那男子拉出來,當即就封鎖了其修為,打量了一番其面貌,冷淡道:

"說,說出此地你知道的一切,不然死."

那男子見狀,自然是驚怒交加,要反抗,但還未來得及出手就發現自己身上的元氣已經調動不得,被一股強大的力量死死的壓制住,不禁的心下駭然起來.

"大人饒命啊,大人饒命啊,大人欲了解刑宮何事,盡管開口,小的知無不言,只望大人能放過小的."

那男子在刑宮打磨了長時間,本事沒練到,但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的本事還是有的,性命當前,什麼都假,當即就如此求饒起來.

"我且問你,此地管事的是誰?負責出去捉人的又是誰?現在在何地?實力幾何?"

林軒並未與之客氣,直接開口問道,聲音冰冷之極,像是要凍結人心.

"小的說,還請大人知曉之後放過小人."

那男子開口說著,但看到林軒那冰冷的眸子的眸子當即就不敢在再說下去,生怕惹惱這殺星,直接了結了自己,也就顫聲的將知道的盡皆道出:

"刑宮的宮主是徐長老,實力在洞天境,如今小的聽聞好似有事出去了,現不在宮中,此外還有負責執行刑罰的王長老,負責緝拿罪人的局長老,他們都在築福境後期,王長老居住在底下宮殿,局長長老居住在二樓."

"大人還有何問題盡管問,小的頂會如實回答."

"好了,我已知曉,可以去死了."

林軒淡道,手掌一揮,一道犀利的氣勁直接洞穿其眉心,也不管其睜大的眸子,直徑一把火燒了.

"大人,求求你殺了我吧,求求你給我一個解脫."

在一旁的那女子一開始見林軒是青云宗的服飾,心底也是十分的灰暗,但見林軒打聽起青云宗的勢力,當即眼睛一亮,連忙爬過來,竟是求死,而不是求活.

"嗯,你先說說你為何會到此."

林軒見狀,也猜測了一個大概,但依舊這般問道.

"謝大人,謝大人,小女子,是大云國平安縣之人,家父是靈輪境武者,在意外探險之中獲得一上古武訣,不知因何瀉露了消息,半月後,就有青云宗前來索要武訣,家父自是不肯,沒兩日就有人將我一家老少盡皆擄掠至此,如今他們盡皆被折磨致死,也就僅剩小女子一人,生不如死."

那女子說著滿臉的怨毒之色,但她不期望林軒能救她,心已死,當即她又是跪地磕頭求死:"求大人賜一死,不留尸體,不然這幫畜生連小女子的尸身也不放過."

林軒聞言,當即一歎,這本是可以擁有很好的一生的女子,畢竟在普通的縣的,一名靈輪境武者已是大高手,如今卻落得這般下場,當真可悲可歎可恨.

將這女子的是解決,林軒便變換成那男子的樣子,前往二樓去找那局長老,哪怕是這短短的路程,林軒也見到這青云宗不少陰暗一幕.

有人在拷問囚犯,有人在與一些長相不錯的女囚犯做些不可描述的事,甚至有人喜歡聽著犯人的慘叫聲入睡,沒有慘叫還睡不著.

見了這一幕幕,林軒氣憤填膺,暗處將之解決,若非目前的實力不足以與青云宗抗衡,林軒甚至想將這刑宮給毀了,但既遇到,林軒自然要做出些事情來.

不多時,林軒來到二樓,說是二樓不如說是增加的小房子,只是這小也是相比于刑宮,整體依舊是很大,這里的靈氣遠比其他地方的要濃郁,在此地修行能比外面快上一些.

但這些並未被林軒放在心里,擁有雷元之晶的他,可就相當于擁有一座一動的靈脈,遠不是這小地方能比擬.

雷元之晶原本林軒搶奪了一枚,後來整理戰利品之際,林軒在那黑袍蒙面人的儲物戒指中發現了另一滅枚,這倒是便宜了林軒,多了實際意義不大,也就給葉小琪一枚.

很快的,林軒就發現了在最里面的密室,里面傳來有元氣威壓,想來此處就是那局長老的閉關之地了.

原本林軒還在想辦法如何混進局長老的修煉密室,豈料那局長老竟如此的大意,這門並未做特殊的防護手段,林軒一推就輕而易舉的進去了.

里面很幽靜,在拐了兩個長廊,林軒隱隱的聽到有談話聲,心念一動,林軒緩慢的靠過去.

"這次要確保萬無一失,萬不可出錯."

只聽里面傳出一道蒼老的聲音,顯得有些嚴厲.

"放心,這次我金家必定全力配合青云宗!"

接著里面又傳出了另一道聲音,同樣的蒼老,但林軒聽在耳朵里卻覺得極為的熟悉.

"好,嘿嘿,要怪就怪這幾年他們的風頭太盛了,特別是今日,竟然將我青云宗一俊傑生生打殺,我要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那蒼老的聲音又道,聲音顯得十分的憤怒.

"哼,不僅是他,整個葉家都要亡,他不是還有一女人嘛,哼,要要讓葉家大小姐成為我金家兒郎的妾,哈哈哈."

緊接著那怨毒的聲音又傳了出來,林軒一下子就想到了是誰,金家長老!

"那小子我要他活著比死更痛苦,我要他死了也不得安甯!"

那蒼老的聲音又傳了出來,顯然是恨林軒恨的不輕.

"抽他的血,撥他的皮,廢了他的修為,要一巴掌一巴掌的扇死,如此也難解我心頭之恨啊!"

金家長老十分的憤怒,各種惡毒的話語都說得出來.

"好了.不早了,金長老先回吧,若是還有指令再來就是,晚了有人懷疑就不好了."

那蒼老的主人開口,出了逐客令.

"那局長老,老夫就告辭了,屆時再聯系."

金長老聞言也知趣的退走了,推開房門便匆匆離去,似是還有什麼重要的事還是要去做.

林軒在暗處目光閃動間,沒有追上去,而是手一揮,便不再理會,而是進入了局長老的密室之中.

"哼,金家,我青云宗這把刀又豈是這麼好使的,只是葉家的確到頭了,特別是那林軒,必死!"

局長老在窗戶邊上望著外面黑沉沉的景色,沉沉的笑起來,顯得格外的陰森.

"別動,不然死!"

忽而有冰冷的聲音傳來,局長老心底一突,多年的戰斗經驗告訴他,立即就要反抗,不然就真的危險了.

但就在他念動間,一個手掌放在了他的肩膀上,當即有股奇異的力量進入身體里面,緊接著,局長老就駭然起來,因為他發現竟然無法調動體內的元氣!

危急當頭,局長老顯然是不想死,當即道:"前輩,別沖動,有話好說,有話好說."

"交出精血,不然死."

林軒依舊在冷然道,只是搭在其肩膀的手用了幾分力氣.

"交,交,還請前輩切莫高抬貴手."

局長老顯然有些發愣,精血?要精血有何用?但還未等其想多少,肩膀上的疼痛直接讓其疼得直咧嘴,感覺琵琶骨都要被捏斷了,當下那里還敢猶豫,趕忙拿出一滴精血交給林軒.

林軒直接將精血揮手收了起來,就運轉懲死印記起來,要將之控制住,也好問話,築福境不同于靈輪境,稍有點疏忽引來他人就不好了.

"前輩,可……可否先放了晚輩?如若有事,前輩盡管吩咐,晚輩竭盡所能也要為前輩辦事."

局長老覺得後面許久都沒有動靜,體內的元氣依舊動彈不得,不由的心底惴惴不安起來,但他還是忍著,小心的問道.

"我問你幾個問題,若是表現的好,饒你不死,若是膽敢隱瞞,便如此物."

林軒將手放開,說著又將在房間里陳放著的一口中品靈器在一道金光中化為齏粉.

上篇:第三百九十三章 偷梁換柱 納蘭危急    下篇:第三百九十五章 神秘組織再現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