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龍武戰神第三百九十三章 偷梁換柱 納蘭危急   
  
第三百九十三章 偷梁換柱 納蘭危急

g,更新快,無彈窗,!

收!收!收!都收了,都是我的."

林軒拿出儲物戒指,神念一掃,念動間,都就進了了林軒的儲物戒指之中,他如夜間的幽靈,悄無聲息之間就將這里的藏經搬完一個書架又一個書架.

很快,第六層搬完,下去了第五層,他們還在檢查,林軒又耐心的等待起來,待最後一人也下去的時候,林軒又開始搬空第五層,神念一掃,盡數落入他的儲物戒指之中.

如此一來,直至第二層,林軒掃蕩後,就下第一層去了,第一層林軒就沒有去橫掃,而是等待著他們巡查完出去.

"好了,沒問題就走吧."

那為首的人淡淡道,其他三人盡皆跟過來,那領頭人如剛才一般,朝令牌掐印間,光幕破開了,林軒也就跟著出去了,如今他們應是要回去了.

"不知等青云宗發現自己的宗門根本沒了會怎樣?"

想著,想著林軒繼續跟著那幾人走去.

在青云宗另一邊,納蘭若晴一身素白衣裙,面帶白紗,黑發如瀑,直至腰際,她端坐在凳子上,雙手依靠在桌上,撐著腮,眼神縹緲.

像是一朵遺忘在世間的仙蓮,在人間盛開,淡雅而不染世俗的塵埃,可遠觀不可褻玩,又像是迷失在人間,想找回仙界的路,有愁在彌漫.

納蘭若晴她自己也不知在想什麼,腦海之中都是他的身影,時而是那稚嫩而自信的樣子,時而是那霸道果斷的成熟模樣.

一會是他摟著她,毫無畏懼的望著這遠處的敵人,一會是他望著她臉紅的到耳根里的樣子,一會是他自信而毋庸置疑的話語,一會是他果斷誘敵的寬厚背影.

一會是他聽聞她聲音後毫不猶豫扭頭的畫面,一會是他那深邃的眼眸,一會是他那剛猛的鐵拳,一會是他無所畏懼的自信風采,一會是他狂放的言辭.

明明就是見過兩次面,為何卻有這麼深的印象,明明沒有說過幾句話,為何卻記得這麼清楚他的話語.

這是喜歡嗎?這是愛嗎?

"生在豪門沒有喜不喜歡,家族需要的就是你喜歡的,不想也要想,想更要想,你好好考慮吧,你身後是有我們納蘭族上萬條性命!"

父親冷酷的聲音回蕩在腦海之中,炸起千萬道雷.

"聽說了嗎,最近出來了潛福榜,都是年輕的俊傑,有一位叫林軒的來自葉家,跟他們的葉家大小姐齊闖大云國,患難與共,十聽說分的相愛,真是羨煞旁人."

來自家中丫鬟的私語聲.

甚至還有來自腦海之中那火紅身影沖到他身邊的情景,讓她十分的煩亂,理不順,剪不斷,最後她幽幽的歎了口氣:

"要是不遇見你多好."

"或許我早就死了吧."

接著她又自嘲的笑了笑.

就在這時,在房間你的一個窗口中,悄然的探進一根細小的竹管,緊接著就有淡淡的煙霧飄進來,又很快的彌漫在在這房間里,無色無味.

在青云宗另一邊,林軒跟蹤了許久的林軒終于找到機會了.

"王隊長,現在已經巡邏結束了,我就提前走了,去一趟青竹峰."

那名最開始說青竹峰的男子也跟著來巡邏藏經閣,此刻他見任務已經完成了,當即就這樣對領頭人說道.

"等了你一路了,我還以為你不去了."

那領頭的之人間任務完成了,也還是開始談笑起來,此時聞言也是取笑道.

"呵呵……"

最終那名男子在一片猥瑣的笑聲中匆匆離去,林軒自然是緊追上去.

"你是誰!"

走在山路上的男子忽然停下腳步,緊盯著前方的身影,喝問道.

"我還問你呢,你為什麼要冒充我?"

那前方的黑衣人說出奇怪的話,這男子當即就戒備起來,手里握緊了手中的長刀,准備隨時暴起殺人.

"怎麼,你長得跟我一樣?"

但下一個他就睜大了眼睛,緊緊的盯著那黑衣人的臉龐,眼中滿是不可思議的神色,駭然道.

"因為我就是你啊."

林軒回答道,語氣十分的清閑.

"你是我?那我試試誰?"

那男子驚異不定,任誰碰到一個與自己長得一樣的人都不會淡定.

"我就是你,我還是我,你也是你,但你不是我."

林軒笑道.

"你?我?呃……"

那男子明顯還是很疑惑,警惕之心不自覺的就下降了,林軒直接就將之了結了,最後還是在他耳邊輕輕說:"因為我是冒充你的啊,傻."

"你……"

最後陡然醒悟過來的他,什麼都來不及說就倒在地上了,只是眼睛睜的滾圓.

林軒直接將之的衣物扒了下來,穿戴在自己的身上,身份令牌更是牢牢的綁在腰間,最後一把火將之燒成灰燼,同時他也將他的修為提升至靈輪九重天.

好在有先見之明,在趕往青云宗的路上就將神體百換煉制四層,也就是此武技的最高層次.

如今林軒的神識在突破神體百換的第三層的時候就已經漲到了兩丈左右,在突破第四層時倒是沒有什麼增長.

哪怕是兩丈的范圍已經是驚人的了,要知道神識是在築福境在有的,意外覺醒神識已經是很驚人的了,更別說的兩丈這麼遠,當然若非如此林軒也不會這麼快的將藏經閣的典籍席卷.

神體百換的第四層就是可以隨意增長自身的修為氣息,只能增長兩個大境界,要超過兩個大境界的人才能看破,當然只是增長修為氣息,實際的修為還是不變的.

根據方才他們巡邏隊聊天聽到的消息,認准一個方向,林軒悄無聲息過去.

"咚咚咚!"

在青云宗一邊,納蘭若晴在桌子上沉思著,思想在飄忽著,忽而感到渾身無力,身上竟然來時燥熱起來,就在這時,門外有敲門聲響起,本能的她就覺得不妥,便直接道:

"誰在外面,我已經休息了,明天再來吧."

"若晴是我,剛才我見有人在外面鬼鬼祟祟的,你沒事吧?"

秦風的聲音在門口傳來,語氣溫和,一股關心的意思透露出來.

"我沒事,你回去吧,我已經睡了."

納蘭若晴聞言精致的娥眉微蹙,心底不知為何竟感到十分的厭惡,以及不安,同時身上的燥熱更明顯了.

"不行,我不放心你,剛才的黑衣人讓我心不安."

說著竟有些及不可耐的樣子,直接就'吱吖’一聲將門推開,反手就將之反鎖了.

"出去,快出去,我沒讓你進來,不然我喊人了."

納蘭若晴見狀心底當即就湧現強烈的危機感,厲聲呵斥道,只是她現在渾身缺少力氣,哪怕是呵斥聲都顯得極為動聽,甚至是嬌媚.

"若晴,你怎麼呢,別急,我來幫你看看."

說罷便急匆匆的走過來,只是那瞳孔之中透露出來的盡是火熱之意,簡直要將眼前的佳人的衣物給燃燒掉.

"停!不要過來!不然我真的喊人了!"

納蘭若晴見狀心里的危機陡然的爆棚,大驚之下大喝起來,這一喝中氣十足,是她卵足了勁才喝出來的.

果然聽到這一聲堅決的大喝聲,秦風果然就停下來了,但停下來並不是結束而是開始,只見他火熱的臉色變得陰沉下來,聲音更是低沉的可怕:

"果然,你還是很害我,還是不行信我,甯願自己在那里難受都不要我的靠近,你將我至于何地?"

秦風陡然咆哮起來,那英俊的面孔都扭曲了,接著他又邪邪一笑,盯著納蘭若晴那宛如在九天之上綻放的絕美仙蓮,道:

"不過沒關系的,很快的,你就要我的靠近了,而且還是主動的過來找我,你會主動的,哈哈哈,你會主動的,哈哈哈哈."

秦風突兀的笑起來,沒有一絲笑意的笑著,笑聲顯得十分的恐怖.

"你,你對我做了什麼!"

納蘭若晴此刻臉頰發燙,就連露出外面的精致耳朵都彤彤的,誘人至極,渾身軟趴趴的,全靠桌子支撐著.

"哈哈哈哈,我對你做了什麼,哈哈,我哪有對你做什麼,只不過是覺得好玩,玩了一些煙霧而已."

秦風又笑起來,說罷,還走到那被捅穿的窗戶面前,做了個吹的樣子,顯得十分的瘋狂與可怕.

"你瘋了,那是什麼,快給我解藥!"

本能的,納蘭若晴就覺得那是毒,看到秦風那瘋了一樣的模樣,她逃,遠遠的逃開,只是渾身根本沒有力氣.

"讓我給你看看你又不來,現在還想我給你解藥?"

秦風陡然笑容收斂起來,聲音又變的陰冷,似在懷恨在心,十分的惱怒起來.

"你……,無恥!"

納蘭若晴原本像是清泉一般清澈的眸子變得迷蒙起來,哪怕是想狠狠的瞪秦風依舊做不到,反而更顯魅惑,她那光潔細膩的額頭隱隱有汗跡出現.

"呵呵,不過本公子哪怕不看依舊知道的症狀."

納蘭若晴的動作看得秦風心底火熱起來,但到了這種時候,他反而不急起來,緩緩的又道:"你現在是不是燙?"

納蘭若晴聞言沒有說話,只是在拼命的壓制自己奈何體內的元氣都軟趴趴的,一點動靜都沒有.

"現在是不是,體內有股熱流,在亂竄,竄到哪哪就熱?"

秦風笑著笑得極為放肆.

納蘭若晴細細感覺,發現卻是果真如此,之前還未發現的,一念及此,不由覺得心底發寒,看著那狀若瘋狂的人,覺得分外的恐怖.

"是否覺得渾身燥熱?元氣提不上來?渾身無力?甚至是想尋一男子好一了百了?"

秦風笑得極為的興奮,都要手舞足蹈起來.

"你對我做了什麼?"

納蘭若晴發覺身上的症狀盡皆被其說中,不由得驚怒交加.

"嘿嘿,自然是極樂陰陽散!"

秦風眼神陡然變得犀利起來,直直的盯著納蘭若晴泛紅的嬌軀,盯得她白里透紅的胴體浮現雞皮疙瘩.

接著他又邪邪一笑,當真是喜怒無常,猛然的他大步過來,將納蘭若晴薄薄的白紗扯了下來,露出那吹彈可破,絕色傾城,聖潔中帶有春意的精致臉蛋.

上篇:第三百九十二章 尸身粉碎 夜探青云    下篇:第三百九十四章 青云刑宮 密謀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