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龍武戰神第三百八十八章 青云第五人   
  
第三百八十八章 青云第五人

g,更新快,無彈窗,!

"好囂張的葉家弟子!"

"得罪金家,以後的路絕對不會坦途!"

"不明智啊,現在的年輕了人都這樣,太沖動了,做事完全不考慮後果."

"這是在找死!"

在台上觀戰的諸人見東到林軒如此不將金家長老放在眼里,盡皆是搖搖頭,全都不看好林軒,認為過于的沖動.

在觀戰台,淡紫衣袍的秦家少族長秦風,此刻站在高台帶著俯視,帶著不屑,神色輕蔑輕輕搖頭,一副高高在上樣子,接著又堆起滿嘴的溫和對身邊女子道:

"這是在找死,這樣的行為實在不智,這樣只會為自己樹立敵人,百害而無一利,還是太沖動了."

見那淡雅若仙的女子依舊不為所動,眸子盯著戰台,或是想引起佳人的注意,他搖搖頭,一副證券在握的樣子:

"若是我,絕不會如此的沖動,那金家弟子只需小懲即可,在放低姿態,虛心與那金家長老交流,如此一來必然能在他們心底留一席位置,有此關系,日後若有需要也好幫襯一二."

納蘭若晴一直盯著戰台上那絲毫不懼強權,為自己的人報仇無所畏懼,哪怕對方一只手就能捏死自己,但依舊不懼的迎上去.

想起那日他在救自己時,不也如此的勇敢?尚在淬體階段就敢于與元脈境的五毒宗弟子周旋,絲毫不懼,他還還是他,依舊沒有變.

此時聽到秦風那聲音,那話語,心里總感覺不舒服,像是在玷汙自己心里的那神勇的身姿,當下不由的余光瞥了一眼那男子,在面紗里傳出了她那清脆婉轉的嗓音:

"你永遠不可能是他!"

秦風一直在盯著這自己的未婚妻,但苦于她的冷淡,迄今為止還是手都沒有牽過,此時見佳人眸光轉動,哪怕是余光撇來,他也是心底興奮與激動的,努力的要表現出胸有成竹的智者模樣.

但下一刻,在那面紗里面傳來的聲音令他神色僵硬,轉而就變得陰沉起來,想說什麼卻又說不出,心里又憋著一股氣,最後似乎又想起什麼,臉色平靜下來,沉沉一笑.

"啪!"

"我又扇了!"

在戰台上,林軒又扇了一巴掌,神色清淡,似乎再做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看著那腫脹的臉,他有些滿意的點頭,接著又是'啪’的一巴掌,扇得好不痛快.

在觀戰台,葉家人看得直歡呼,大聲說好,方才太憋屈了,但無人手,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葉晨受盡侮辱,此刻林軒回來,如此的簡單直接猛扇巴掌,看得一干葉家弟子熱血沸騰!

但在另一方的觀戰台上,金家之人就不同了,盡皆鐵青了臉色,雙目中欲要噴出火焰來,恨不得以怒火將林軒給燒死.

金家帶隊人,名字叫金明成,是一名須發半白的老者,此刻的他怒發沖冠,臉色陰沉的像是要滴出水一樣,布滿殺機的眸子死死的盯著那還在揮舞巴掌的年輕人!

但想起那葉家的二長老,實力與他相差不多,若以往,他必然會沖過去先戰斗過來,但這里是青云宗,給他十個膽,他也不敢造次啊.

想起青云宗,當即他就想到了那青云宗第五人,那人可是青云宗年輕一代第一人啊,他可是指名道姓要約戰這小子的,想到此他陰沉的一笑,再看向場中的林軒像是看死人一樣.

"啪!"

"喏,送回給你!"

林軒見那老者這麼的沉得住氣,知道在刺激下去也沒用,當即又是一巴掌,直接將那金家年輕弟子扇飛,劃出一道弧形,砸向金家所在地.

"呼!"

金家帶隊人金成明見狀,急忙袖袍一揮,接了下來,將之平躺在地上,緊接著就有金家弟子跑來檢查傷勢,但一摸那停止跳動的心髒,不由的臉色大變.

"不好,大哥死了!"

"什麼!死了!好歹毒的小子!"

金成明聞言大怒,差點就忍不住要爆發,但還是生生忍住,只是那陰沉的眸子越發的冰冷!宛如刀刮般看向林軒.

林軒毫不畏懼,別說是他,區區築福境七重天,就是築福境圓滿林軒照樣不放在眼里,半步洞天境的強者都折戟在他的手里,築福境已經不放在眼里了,或許要洞天境才能讓他凝神以對.

雖說林軒不懼怕金成明,但葉家二長老可是一直在凝神提防著,生怕那金成明一時忍不住大打出手,此刻見金成明放棄出手,他也是暗暗松了一口氣,也在為林軒捏了一把汗.

全場估計也就葉小琪最淡定,絲毫的不擔心,她可是對林軒的實力一清二楚的.

"你就是那林軒?很好,實力不錯,有資格成為我刀下亡魂,請記住我的名字,我叫……"

就在這時,青云宗那邊,出現一年輕男子,長得是劍眉星目,英俊不凡,青衣獵獵,但他居高臨下,俯視著,眼眸帶著審視,像是在打量獵物,神情高傲更顯無中無人之意,此時開口就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樣,但他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被林軒打斷了.

"你是找抽的?"

林軒談談瞥了一眼,便開口道,他聲音平靜中帶著些許詫異,似乎在驚異世上怎麼會有人主動找抽.

"小子你找死!"

"你知道跟你說話的是誰嗎?"

"青云宗年輕一代第一人,青天一!"

"你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只有死亡才能洗脫你的罪惡!"

"跪下來,懺悔求饒!不然你的下場會比死亡更加的痛苦!"

林軒一言當即就激怒了青云宗一干弟子,紛紛激烈出口,譴責林軒的罪過,神情激動,非要林軒一死方能解脫.

"青師兄,讓師弟來將這狂妄小子打的跪地求饒,讓他明白不是什麼人都能得罪的."

有一靈輪境五重天的年輕弟子更是開口道,緊握手中青鋒劍,就要下戰台去將林軒打殺.

"不用,這種狂妄之徒,還是我親自動手,將之骨頭一寸寸的打斷,趴在地上求饒!"

那青云宗第五人,青天一臉色陰沉,任誰在說話時,話語被打斷都會不爽,何況一直高高在上的他,他不爽,就要有人死!

"別啰嗦,找抽的趕緊下來,真想的話你們一起也可以,趕緊的,我的時間緊著呢!"

林軒十分不滿的聲音傳來,直接打斷了他們的談話,氣得一干青云宗弟子肝疼,怒喝連連,要不是礙于青天一的威勢,早已沖下來了.

由此可見,那青云宗第一人還是有兩把刷子的,不然也不會讓一向眼高于頂的其他青云宗弟子如此的聽話.

"找死,我成全你,請記住,我叫青……"

青天一冷然一笑,運轉元氣,自高台上輕躍起,飄飄然的落向戰台,但他話還沒說完,又被林軒給打斷了,氣得他差點元氣失控,從半空中摔落下去.

"找抽就趕緊的."

林軒平靜的道,但在心里也在觀察這人,以了林軒如今的眼力,一眼就看出來這人天賦不錯,不過二十三歲左右,修為就到了靈輪境八重天.

這修為,甚至比林軒的修為還要高上兩重天,只是林軒修行才多長時間,何況林軒的實力又豈是修為能決定的!

"希望等會你還能如此的囂張!"

青天一穩穩的落在戰台上,身形瀟灑,引得眾多女弟子雙眼冒星星,他心底一笑,緊接著就對林軒冷冷的道.

多少年以來,還沒有人敢忤逆他的意思,自幼被檢出差驚人的天賦,一直生活在被人圍繞的天才光環之中的他,誰不是笑臉恭維的,但這人,必須給一個教訓,以儆效尤!

打定主意的他,手中開始繚繞棕色的元氣,起初還是很淡,但緊接著就越來越濃,一股厚重的氣息,開始傳遞出去,擠壓滿整個擂台!

到最後厚重的元氣動蕩,宛如一座大山在此降臨,那深沉厚重的氣息在觀戰台都能感受到,讓不少的人吃驚.

"重山拳!地階武技,傳聞大成時可以拳動如山動,厚重的巨力可以直接將大山都擊碎!"

"在這里能感都如此的威勢,年輕人已經趕過我等老一輩人了."

"好強!這就是青云宗年輕一輩第一人的實力嗎,強過我太多了!"

"哈哈,師兄的重山拳一出誰與爭鋒?就連門內的靈輪境九重天的高手都難以抵擋,何況是他小小的靈輪境六重天,這林軒絕對會變成肉餅!"

看青天一出拳,在場中的諸人盡皆出言評論,毫無另外,都不看好林軒,在高台上的秦風此時也不由的露出笑容.

"若晴,跟你打個賭如何?我賭那小子輸,若是我輸了,我答應你一個條件,如果我贏了,陪我吃個飯,聽說美味居的彩林鹿肉十分不錯,如何?"

秦風被一句'你永遠不可能是他’噎的不輕,所以連帶的林軒他怎麼看都不爽,忽而他念頭一轉,想起一計,看向那妙曼的仙姿,很好的掩飾掉眼眸深處的火熱,溫和的笑道.

納蘭若晴依舊不為所動,眼眸緊緊的盯著那平靜的身影,內心深處不知為何的總是升起擔憂之色.

"納蘭若晴你在干嘛,你可是有婚約的人,你可是有未婚夫的人,你不過是他偶遇救下的人罷了,他或許早就忘了你了,不然早就拿著你給的玉佩找上門了."

"只是……,只是我還想在看看他,就這樣看著他."

納蘭若晴自己心里也是矛盾的很,他只是一個救命恩人罷了,為何腦海之中總是會想起那身影?

是普通的思念成疾,造成這樣的情緒?還是因為大家族的冷漠,希望有人能救自己脫離苦海?還是那天他毅然救下自己,面對強大的敵人絲毫不畏懼的英勇表現?還是他那與自己對視後那面紅耳赤的窘迫模樣?還是其他自己也不知道的情緒在作怪?

至于為什麼,納蘭若晴她自己也是不知道的,她也不知道這樣想念一個男子是為什麼,她想不通,就越是想想,最終她是越想越亂,以至于秦風的話她也沒有聽見去.

秦風見納蘭若晴不說話,只是在關注那戰況,以為是默認了,心下一喜,又去觀戰戰況的變化起來,嘴上還時不時的點評幾句,看得一旁的其他勢力的女弟子眼中直冒星星.

上篇:第三百八十七章 千鈞一發 連扇兩掌    下篇:第三百八十九章 鎖元斬氣 納蘭失方寸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