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龍武戰神第三百六十四章 上古奇陣   
  
第三百六十四章 上古奇陣

g,更新快,無彈窗,!

"那十二號洞口是個絕路!"

一名玄衣老者聲音沙啞如鐵石在摩擦,刺耳的緊,但卻無人敢說他一句不是,林軒觀其氣息赫然又是一名築福境九重天的強者.

這個玄衣老者刺耳的話音回蕩在石室之中久久不散,給這沉悶的氣氛更顯幾分空寂,他的話語剛一落,場中紛紛響起一道道的議論聲.

"嘩!"

"我們辛苦這麼久卻是一場空?!"

"不甘心,不知雷元之晶有沒被其他洞口之人找到了?"

"現在去其他洞口不知來不來的急?"

"晦氣,竟然來到了一處絕洞,錯失先機."

"呔!那小子將你從另一條密道中得到的寶物交出來!"

驟然間,一支大隊伍崩散,本就是因為利益而短暫聚集的,既然利益已消失自然回到各自為政的原狀,有人不甘心在原地研究,有人怕失去雷元之晶而匆匆往回走,也有人怕遺失什麼越過林軒走他走過的通道,更有人打起了不好的主意.

"想要?自己過來拿."

林軒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毫不在意,不過他也在暗中打量這石室,冥冥之中有種異樣的感覺.

"年輕人,莫要自誤,這樣吧,你自斷一臂,奉上你的儲物戒指我可以既往不咎,放你一條生路."

這是個濃眉大眼的中年男子,臉上有一道猙獰的傷疤,扛著一柄巨大的紫金鐵錘,他語氣森然,一臉卻是一副很大度的模樣,說話間抖動臉上的傷疤,更添幾分凶悍.

他氣息強盛,猶如一尊凶獸,隨時會暴起,血腥的吃掉獵物,他是站在天陣宗天絕道人那一行,一身精湛的修為達到築福境八重天圓滿的地步.

看得出來為首的六人是此地最強的六人,不過在聽到十二號洞口走不通時,已離去兩人,除了天陣宗的天絕道人,還有那面白無須的中年男子,也就剩下疤痕男子以及玄衣老者四人.

"小子,我家首領大度,還不快些跪下感恩!"

那疤痕男子身後一名了靈輪境圓滿的武者尖聲道,顯然是那疤痕男子的手下.

"聒噪!"

林軒雙目冷冷的一斜那靈輪境圓滿武者,屈指一彈,一團漆黑的神滅之火就幽幽燃起,速度極快的飛射在那靈輪境圓滿的武者身上!

"救……"

見狀那武者面露驚恐,然而還未等他求救聲傳出,恐怖的神滅之火就將之燃成灰燼,接著神滅之火幽幽飄回來.

這樣天絕道人幾人詫異紛紛轉頭看了一眼,看到神滅之火神色明顯有驚異,對林軒這樣的靈輪境武者暗自提了一份警惕之心,但也僅是這樣,沒有威脅到他們自身的利益,他們斷然不會去多管閑事的.

"小子,你找死!"

那疤痕男子見自己的手下被人當面活活燒死,頓時大怒,這不是赤裸裸的打他的臉麼,這讓他上身後的人怎麼看?

雖然驚異于一名靈輪境的武者為何會掌控有如此可怕的神火,但想到他不過是靈輪境六重天的武者,諒他也施展不出多少神滅之火,當下心中大定.

"小子,你爹娘沒教你要尊敬前輩,不可胡亂動手,沖動會丟性命的嗎!"

疤痕男子手中沉重的紫金錘往地上一砸,蘊藏在其中的恐怖力道將整個石室都抖三抖,景象不可謂不恐怖.

這一擊讓在不遠處的天陣宗天絕道人眼中閃爍精芒,若有所思起來.

"我爹娘又是你這狗東西能評價的!"

林軒神色一冷,眼中寒光爆閃,看得疤痕男子心中莫名的一陣心揪,反應過來當即惱羞成怒起來,紫金大錘光華大作,築福境的氣息盡數展示出來,凶狠無比的砸向林軒.

這一錘威勢恐怖,紫金錘還未到,就擠壓周圍的空氣發出爆鳴聲,哪怕是尋常的築福境六重天的強者也要在這一錘下化為肉餅.

眾人看向林軒的目光也便的憐憫起來,得罪誰不好,偏偏得罪這凶狠的人.

林軒神色冷漠不理會周圍人的目光,打算以雷霆手段鎮壓這不知死活敢辱罵父母的人,親人是他的逆鱗,觸之必死.

手中暫無趁手的兵器,林軒直接以火禦力,一身力量已是達到恐怖的地步,加上他拳頭上還依附著一層漆黑的神滅之火,火焰燃燒的旺盛,代表著林軒心底的怒火.

"轟!"

天元旋風拳第二式,一瞬間拳影影影綽綽,布滿了疤痕男子眼前的整個世界,強大的反震力,讓他竟握不緊手中的紫金錘,碰的一聲就飛向石室頂部,這又讓天絕道人眼睛一亮.

"啊!給我死來!"

疤痕男子怒目圓睜,手中紫金錘被打掉,他就感到的林軒拳頭上的威勢,心下駭然,但如今危難的當頭,當即手握拳頭,一身棕灰色的元氣洶湧,拳頭騰起棕灰色的光焰,屬于築福境八重天的威壓籠罩在林軒頭頂.

"不自量力!"

林軒冷笑,嘴角露出一抹嘲諷,竟然有人跟他比拳,念頭閃動間 林軒的拳頭就已經和疤痕男子的拳頭觸碰在一起.

"咔!"

一道骨裂之音響起,眾人想象之中的畫面並未出現,反而不可思議的築福境強者身形倒飛出去,重重的撞擊在石室的牆壁上.

林軒拳頭燃燒黝黑火焰,腳步緩慢,卻沉沉有力,盯著疤痕男子,一步步走過去,他白色衣袍廢物,容貌英俊,以靈輪境的實力擊敗築福境的強者,有種絕代的風姿,看得跟隨咱們長輩來此的年輕女子雙眼冒星星.

"不,不,你不能殺我."

疤痕男子看著宛如殺神般的身影,心底從未有如此的恐懼,如今他引以為傲的力量在他面前不堪一擊,反而將自己的手臂打的骨斷筋折,他懷疑要不是有皮在吊著,這只臂膀都斷下來

"你再過來我就自爆!"

疤痕男子見那殺神不為所動,心下更加的慌張,下意識的就要以自爆來威脅.

疤痕男子的話音一落,石室中的人盡皆看過來,臉上露出慌亂的神色,築福境強者自爆威能巨大,在這小小的石室之中,靈輪境武者的力量只怕不足一抵擋,一但自爆他們這些實力弱小的只怕非死即傷.

這樣不遠處的幾名築福境的強者也都皺起眉頭,但看到林軒如此實力也不好說什麼,心底卻是暗罵疤痕男子沒事找事,現在死了也不得安甯.

"我最討厭他人威脅了!"

林軒冷然道,猛地加快步伐,直接沖上去,一拳就轟在疤痕男子小腹中,疤痕男子當即吶吶說不出聲來,接著就有熊熊烈火將之焚燒殆盡,在人生中最後一刻似乎看到了那年輕人手中拿著一枚棕灰色的元核.

眾人看向那神色冷漠的林軒撿起灰燼中的戒指,盡皆心底敬畏加驚恐,一名高高在上的築福境強者不過轉眼睛就被其斬殺,看其年紀不過二十來歲,修為也與他們相差無幾,實力卻是如此的恐怖,委實讓人打心底震撼.

"哈!我知道了,我找到接下去的路了."

天陣宗天絕道人激動地道,他這一開口眾人都看向他就連剛欲過來與林軒客套來了兩句的白衣中年男子也止住了腳步,同樣看向天絕道人.

"這里是一處陣法,很複雜的陣法,它掩蓋住了原本的路."

天絕道人也不含糊,直接解釋起來.

"被打啞謎,天絕道人,說說怎麼破這陣法吧!"

那聲音沙啞的玄衣老者開口道,他剛才也在看這石室,但奈何不精通陣法之道,愣是看不出一點端倪,要不是心底隱隱感到不同他都要轉身離去了.

"這陣法以老夫的能力也看不透,應是一種極其高深的上古陣法,老夫這麼長的時間只是看出一絲端倪,覺得應當可以嘗試去破解!"

天絕道人皺著眉說道,這陣法的深奧程度還不是他現在這個階段可以研究破解的,他估計若是門中的長老興許能破解這陣法.

"那就破解吧,還等什麼,或許雷元之晶就隱藏在陣法深處呢."

一名築福境五重天的強者開口道,在這里的築福境的強者不在少數,只不過沒有天絕道然,玄衣老者他們這麼強大罷了.

"這是上古大能布置的陣法,以老夫的能力無法破解,只能借助外力."

天絕道人沉吟道.

"什麼外力?"

那面白無須的白衣中年男子開口問道.

"靈材,大量的靈材,在靈材之中刻畫陣法,這樣應能破開陣法的一角,這樣我們就能進去了."

天絕道人開口,這讓眾人臉色微變.

靈材一件都價值連城,現在竟然要大量的靈材,進去尋取機緣,現在倒好機緣未找到,反而自己要大出血,而卻還不一定能尋到那雷元之晶,就算尋到了也不一定是自己的,這讓在場不少實力較低的人眸光閃爍,開始打退堂鼓.

"我看誰敢走!"

那玄衣老者桀桀一笑,笑聲中有說不出的殘忍,看向在場的眾人,其他自問實力不弱的築福境強者也都冷眼看去.

畢竟要自己出血,還不如多些人一起出血,若是有人不開眼膽敢逃走,那直接儲物戒指奪過來就更好了,人不為己天誅地滅.

林軒冷眼旁觀,這些人既然進來尋取機緣就要有隕落的准備,何況能來到這里哪個手里沒有沾染鮮血?

上篇:第三百六十三章 血滴異獸    下篇:第三百六十五章 詭異通道一點金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