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龍武戰神第九十七章 激發潛能   
  
第九十七章 激發潛能

g,更新快,無彈窗,!

鮮血一流入葉小琪的腹中,頓時渾身變得清涼起來,最讓葉小琪驚訝的是,她感覺這血液里蘊含著雄渾的元氣,比幾百顆極品補元丹的元氣還要渾厚.

葉小琪猛地抬起頭,看向林軒,一臉的驚訝和疑惑.

同時,心里一陣感動,喃喃道:"真是一個大呆子."

"轟隆."

又一聲巨響,煉器爐的溫度也變得更高,葉小琪喝下林軒的血液,盡管得以緩解,但是煉器室現在已經不是一般的高頓,就如火山噴發一般,十分熾熱,空氣都變得虛幻起來,她哪里能耐得住,也是十分難受.

"呆子,元石已經沒有了,這可怎麼辦?"葉小琪將嘴巴一開,焦急道.

現在儲物戒里面的元石已經消耗一空,根本沒有任何提供元氣的東西了.

"這要怎麼辦?怎麼辦?"葉小琪明顯有些驚慌,林軒深吸口氣,看著血紅的血飲狂刀,眼神中是滿滿的不舍,只是現在這種情況,他也只能自我安慰,這次不行,下次一定能成功.

但是這時,林軒感覺到一股強烈的痛,烈火蝕骨般的痛,他暗下大驚,不過這不是害怕自己受不住,而是自己都感到如此灼痛,那葉小琪一股姑娘家,肯定是受不住的.

轉過頭,只看到葉小琪已然到底,昏迷過去.

林軒毫不遲疑,抱住葉小琪朝外面瘋跑而去,可是剛跑沒幾步,心下猶豫一下,他現在正是打基礎的時候,需要淬煉身體,盡管不知道煉器爐到底是怎麼了?但是明白現在正好淬煉自己的大好時機.

"轟隆."又一聲巨響,不過與剛才的聲音不同,剛才這聲夾帶著爆鳴之聲,而且響過之後,再也沒有發出任何響聲.

林軒猜想,難道那塊黑石頭也完全煉化了?

那灼熱的痛再次湧來,而且越來越痛,林軒打開煉器室,將葉小琪放到外面,自己則回到煉器爐旁邊,瘋狂地修煉,淬煉著自己的身體.......

現在,林軒發現一件奇怪的事,煉器爐在沒有葉小琪的控制,也沒有元石的作用,聚火陣也已經停止,按理說,血飲狂刀應該漸漸冷卻,變成廢鐵才是.

但是那紫黑色的火焰不僅沒有消失,而是更加濃烈,血飲狂刀依然在鐵水和凝固之間變化,這看起來完全不可思議.

"汩汩....."

地底下忽然傳來怪響,林軒突然噴出一口鮮血,正是噴灑在血飲狂刀上,那刀宛如變魔一般,刀光大綻,轟鳴聲再次響起,而且比剛才變大十倍不止.

若不是林軒身體強悍,又擁有雄渾的元氣,才勉強抵擋住那滔滔聲浪,不然早就爆體了.

看到這奇異的一幕,他臉色也變得驚駭起來,暗下思索,"這刀似乎變得更加凶狠起來,難道是由于吸收了自己的血液?"

這樣一想,他立馬又劃破手腕,一道鮮血飚射而出,灑落在紅透的鐵水上.

那熾熱的鐵水再次吸收了林軒的血液,劇烈翻滾起來,就如極度興奮的人一樣,光芒也變亮幾倍.

耀眼的紅光映入到林軒的眼眸中,他的臉上也浮出激動的神色,看來自己的推斷是正確的,要是這樣,血飲狂刀吸收自己的鮮血,應該具有戰血脈那股子狂魔的血性,那正是自己想要的寶刀.

盡管傷口還留著血,身體也在劇烈地疼痛,但是他竟渾然不顧,反而是大聲的笑了起來,放肆的笑........

外面,葉小琪已經抱在葉鴻的懷里,葉鴻趕緊給她喂服幾顆上品的補元丹,又給她輸入一股元氣,補充她那虛弱不堪的身體,同時去除那股子火毒.

折騰好一會,葉鴻都滿頭大汗起來,葉小琪才緩緩醒來.

剛醒過來,看到眼前威嚴的人,葉小琪不禁喊道:"爹爹,你怎麼來了?"

"要是,我還不來,你恐怕都把葉家這座修煉大山翻轉過來了.從現在起,到天元洞,承受三個月的天元烈風的苦."

葉鴻的聲音極其嚴厲,葉小琪正想撒嬌求饒,可是驀然想起什麼,于是趕緊問道:"爹爹,那個呆子呢?"

"呆子?哪個呆子?"

"就是林軒,三爺爺的閉關弟子."

"他把你送出來,自己還在煉器室里."葉鴻剛說完,葉小琪臉色渾然一變,想起煉器室恐怖的溫度,慌忙從爹爹的懷里掙紮開來,朝煉器室跑去.

但是葉鴻一把拉住他,喝道:"你給我站住,現在這個時候,你沖進去,那不是找死."

而現在最高興的,莫過于呂中天,"就要這樣,現在那小子還在里面,只要煉丹爐爆炸,那林軒就死無葬身之地,葉小琪也就沒人跟我搶了,也無人搶得走我的."

葉小琪見自己的手被爹爹抓住,根本掙紮不開,于是大急起來,看到旁邊已然站著葉老,于是慌忙道:"三爺爺,求求你,去救一下那呆子,救救他呀."

葉老臉色也很難看,心里也極度後悔,"自己為何這個時候去閉關,不然就不會出現這樣的事,林軒可是上等......."

正想著,忽然地底傳來一陣震動,他臉色不禁海然一驚,大聲道:"大家趕緊推開,快點離開這里........."

其他人都明顯感覺異常,葉鴻也抓住女兒,一群人趕緊往外面飛去,葉老看著那已經變得火紅的煉器室,狠狠跺跺腳,也無奈地飛去.

忽然,"砰"了一聲,煉器爐承受不住,爆炸開來,那把血飲狂刀飲著林軒的鮮血,林軒受到爆炸的沖擊,身上出現無數的傷口,甚至還出現幾個血洞,臉色也變得極其慘白.

而在煉器爐放置的地方,猛然躥出一股烈焰,純白的烈焰.

林軒也感覺到死亡的氣息,他也不明白那是什麼火,但是他知道,那股白火肯定比真陽之火要強烈百倍,估計比三昧真火還要猛烈.

如此熾烈的火焰,肯定會要了他的命,他很想離開此地,但是根本就跑不了,身體太虛弱了.

眼看火焰就要燒到他身上,可是他卻無能為力,他冷厲的眼眸中充滿了不甘,牙齒緊咬.

父母被抓,無名鎮的無數冤魂,還有曾經遭受的恥辱.......

他心里悲憤,心里知道自己絕不能死,否則無盡的冤屈和仇恨都無法報.

于是,林軒想發揮自己最後的一點力量,來抗拒著熾烈的火焰.

他雙手用力撐在地上,鮮血淋漓的身體緩緩爬起,稍一動彈拉扯著傷口,傳來刺骨的疼痛.

但是他實在太虛弱了,受傷太重,遠遠看去就如血人一般,那破開的傷口汩汩流著鮮血,掙紮了好一會,才弓著腰爬了起來,接著盤坐在地上,結出手印,催動著體內的元氣.

盡管渾身是血,傷口無數,但是他將自己不屈的意志發揮到極致,牙齒緊緊咬住,臉色鐵青,即使身上有萬般疼痛,他卻堅持不動,表情極地堅定.

這種超人的意志,在絕境中求生的堅毅的表情,以及在濃烈的火光照耀下,他看起來就如一尊殺神,攜帶者萬鈞殺氣,那股子強大的求生意見已經滲入到皮,肉,骨,血液,已經五髒六腑和整個精神時間.

這時,火焰終于燒到他身上,那熾烈的火焰烤在他身上,冒出刺鼻的白煙,皮肉炸裂,他臉部的肌肉明顯開始抽動,不用說,他正承受著無與倫比的劇痛.

但是林軒就如紮根在地上一樣,絲毫沒有動搖,繼續催動著體內雄渾的元氣.

"嗞,嗞......."

從地底噴湧而出的白火就如翻湧的海浪一樣,終于把林軒席卷住,他的整個身子都被無窮的烈火所包圍.

血液被烤干,皮膚燒得黑乎乎的,皮肉里面的油也燃燒起來,遠遠看去,他整個人都在燃燒,活脫脫一個火人.

此時,任何人看到,都認為林軒就要燒死了,不錯,這三昧真火不是元脈境能抵擋的,況且還火勢那麼大.

可是,正被烈火焚身的林軒卻突然感覺體內的血液在翻湧,元氣更是變得狂暴起來,就如闖出牢籠的天龍,根本無法控制,就是他自己本人,也沒法駕馭這股力量.

但是他感覺到體內的元氣也帶著不屈的精神,似乎在掙紮,在抗拒,在做拼死的抵抗,想強壓住周圍的白火.

這種抗拒就像一場慘烈的戰爭,無盡的厮殺,兩股力量在猛力碰撞,可是這發生在他身上,可想而是,他的身體是何其的疼痛.

他牙齒咬得咯咯響,臉頰扭曲,十分猙獰,雙手使勁握著拳頭,指甲都插入肉中,渾身都在顫抖,經脈爆現出來就如一條條小蛇盤區在身上.

他疼得幾近暈厥,喪失理智,腦子里迷迷糊糊,但是只有一絲理智在支撐著他.

那就是現在必須堅持下去,絕不能倒下.

堅持,堅持,就算死也必須堅持到死亡的那一刻.

在無窮的堅強意志侵染下,他體內的元氣更加充滿戰意,瘋狂地反撲熾熱的白火.

胸口處那個"戰"字變得十分耀眼,絲毫沒有退讓,好比一尊將軍親臨戰線.

忽然,林軒感覺自己的血脈不僅將白火死死壓住,反而還開始吞噬著白火的力量.

只見滔天烈火宛如萬川歸海一樣,滾滾融入到林軒的血脈之中,可是他的血液並沒有干涸,反而變得更加猩紅,更加狂烈.

眼前的這一幕,就連林軒也震驚了,雙目呆住,一時間整個人都僵住了.

完全沒想到,自己體內的戰血脈如此狂霸,竟然連三昧真火都不畏懼,這火焰的殺傷力,就算是不是火血脈屬性的靈輪境巔峰高手,也無法抵抗.

自己竟然戰勝了,克服了,片刻的愣神,他徹底激動興奮起來,看來自己的身體不是變態的強,而是強大到無法揣測的程度.

只是現在無法徹底發揮它的力量,畢竟自己的等級太低了,才僅僅只是元脈一重,若是自己有足夠的實力,完全把體內的戰血脈發揮到極致,那該是多麼恐怖的存在.

除此之外,林軒興奮的另外一個原因是,剛才能抵抗住白火,不僅是戰血脈的霸道的力量,還有自己不屈的意志,這股子強大的精神力量,能夠激發出體內的潛能,最終才把白火壓住.

這或許才是成為終極武者的最核心的因素,只要不畏懼,只要敢戰斗,就能將人的潛力完全施展,人的潛力是多麼不可思議,而他自己的潛力更是難以想象.

而他唯獨不缺的就是永不放棄,堅韌不拔的意志.

上篇:第九十六章 元氣耗盡    下篇:第九十八章 震驚全場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