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隨身淘寶:拐個皇子來種田第864章 並不需要人保護!   
  
第864章 並不需要人保護!

"當真?"風六郎當即俯身下去,把耳朵貼在了田思思的肚子上,因孩子月份尚小,他並沒有抱什麼期待,可在他准備抽離的一瞬,卻隱約聽到了一竄水泡聲,他當即抬眼

不可置信的確認,"媳婦兒,我聽到了水泡聲,是我們孩子發出的嗎?"

"嗯,據說是能聽到類似小魚吐泡泡一樣的聲音."

田思思點點頭,因他臉上的興奮,她唇角的笑意也變得濃郁了幾分,"越往後,孩子胎動的次數與幅度都會有所提升,過些日子你再聽,會更加清楚的."

風六郎未再言語,保持著那個姿勢,一動不動了好半天,卻也再沒聽到任何聲音.

隱隱有些失落的同時,他扯過被子替田思思蓋上後,和衣躺進去輕輕的抱住她,"媳婦兒,越往後孩子對你造成的負擔也會越大,我們得早些回去,讓你安心待產."

"嗯."

田思思低應一聲,側身靠上風六郎胸膛,這個月份她都已經覺得睡覺有些不舒服了,的確該早些回去.

遂道:"解決了樂樂的事,我們此行的目的也就達成了,余下的事交給溫廷卿他們自己處理吧,我們也幫不上忙."

風六郎點頭.

也就是說,解決完聞人樂的事,他們就能離開寶蘭城回家了.

因為這個,風六郎在田思思在他懷里熟睡過去後,輕手輕腳的下床,徑直去了席淵那邊.

此時席淵正愁眉不展的把前面那管血分到多個器皿中. 聽到腳步聲,他在看向風六郎的同時說道:"實不相瞞,我也就只是一個普通的大夫,對于這些用來害人的蠱,我了解的也是不多,加之事關樂樂,我這情急之下,有

些無從下手啊!"

風六郎聽得狠狠一皺眉.

若席淵對蠱束手無策,他們也就無法在近幾日查清康王對聞人樂下了什麼蠱了.

一旦康王把玖舞離開康王府這件事加到了聞人樂身上,必會做些什麼來預防聞人樂逃離.

比如用鎖鏈限制他的行動!

思及此,他問:"寶蘭城周圍,可有了解蠱毒的大夫?"

席淵搖頭,"這些年我兩耳不聞窗外事,結交的人也有限,所以……"

"我去問問……"

師妹二字風六郎還沒說出口,轉身就看到了雙手環胸倚在門口的閻小小.

閻小小沖他挑了一下眉,"果刹派了人來寶蘭城,我正要出去接人,師兄你要去嗎?"

風六郎點點頭,又對席淵說:"席大夫莫要太過著急了,實在不行,我們再出去找人打聽打聽."

席淵幾不可聞的"嗯"了一聲,在那師兄妹二人走後,他又埋頭繼續倒騰起了那些血.

片刻後,地下室外.

夜瞳指著不遠處沖閻小小跟風六郎說:"有人來了."

閻小小凝目看過去,見來人發鬢皆白,行走間卻腳下生風.

一看就是內力相當深厚的人.

那人近前後,先是目不轉睛的打量了她兩眼,而後沖著風六郎拱手道:"老朽尉遲南,暫居歸云門長老之位,奉大長老果刹之命前來寶蘭城與樓主會合."

"前輩請."

風六郎面不改色,心里卻是有幾分奇怪,這歸云門的長老,何故對著他如此恭敬?

進去之後,尉遲南徑直道:"大長老讓老朽轉告二位,先前與陌凡同行前來寶蘭城的幾人,皆出自血樓."

對此,風六郎道:"關于這個,我們已經知道了." 尉遲南遂又看向閻小小,在看得閻小小拿眼睛瞪他了,他才捋須一笑,從袖中取出一卷畫像,"犬子當年年少氣盛,獨自外出闖蕩,混出了點名堂卻忙得一直沒有時間

回歸云門,連娶妻那麼大的事都沒有征求我們的意見,只派人送了一張畫像給老朽,稱畫中人是老朽的兒媳婦."

聽得這話,閻小小突然就想到了果刹先前與她說過的話.

果刹說戰王的雙親之一是歸云門的長老.

莫非眼前的人是戰王的父親?

緊緊眉,閻小小一言不發的攤開那卷畫像.

與果刹之前給她看的那張泛黃的畫像不同,這卷畫像明顯被存放得相當好,半點不見泛黃,嶄新如剛畫好不久.

因畫紙還很新,畫中人的容貌也就看得更加的清晰.

那張臉,毫無疑問就是長大之後的她!

與她唯一的不同是畫中人臉上明媚溫柔的笑容.

拿指腹輕輕的摩挲了兩下畫中人的臉,閻小小自言自語似的嘀咕道:"莫非我當真是戰王之女?" "是與不是,倒也無需太過在意,順其自然即可."尉遲南就那麼盯著閻小小,在閻小小望向他時慈愛而又溫柔的笑道:"你若是犬子之女,老朽自十分歡喜,你若不是

,就憑你這張與犬子媳婦兒神似的臉,老朽日後也會護你周全的."

"……"

閻小小聽罷冷淡的移開了視線.

她並不需要人保護!

但是……

她的眼睛里面揉不得一粒沙子!

即便是重活一世,這也是她的人生.

她一定會弄清自己的身世.

這時,席淵抓亂了自己那一頭前面整理好的頭發,魂不守舍的走來,"風樓主,我對蠱毒實在無能為力,勞煩你幫我打聽打聽,找一個擅長的人前來吧."

風六郎還沒接話,尉遲南先開了口,"蠱毒?這里有人中蠱了?"

聞言席淵雙眼一亮,"這位老先生莫非擅長蠱毒?"

尉遲南輕輕點頭,"蠱毒雖多是用來害人,但它也能救人,老朽已研究它多年."

只不過始終沒有找到一種能夠救活那孩子的蠱罷了!

沉沉歎了一口氣,尉遲南就見席淵風風火火的跑走了,轉眼的功夫,席淵捧來好幾個小小的器皿,每個器皿里面都有一兩滴血.

尉遲南皺皺眉,旋即了然,"若是方便,讓老朽見見那中蠱之人吧,比之從血液中區分中了什麼蠱,直接見中蠱之人要更加的方便."

"這……樂樂他" 席淵神色一變,正想說樂樂身處康王府,不可能來此,就聽田思思的聲音自他身後響起,"樂樂今夜應該會來這里."

上篇:第863章 那個該死的!    下篇:第865章 還拿他當病人?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