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隨身淘寶:拐個皇子來種田第843章 你要丟下我去哪兒?   
  
第843章 你要丟下我去哪兒?

"也就是說,對方的武功在你之下……" 席淵若有所思的嘀咕完,在替風六郎上好藥,包紮好了之後略有幾分遲疑的說道:"就我所知,江湖中有一個名為血樓的殺手組織這些年一直在替康王辦事,那血樓的

樓主血歡手中有一把康王送給他的寶劍,劍鋒淬了見血封喉的劇毒,我先前還以為傷你的人便是那血歡."

話落,席淵搖搖頭歎道:"幸好你昨晚遇上的人不是血歡!" "席大夫因何斷言傷了六郎的人不是那血歡?"田思思脫口問完才慢半拍的想到,席淵口中的血樓,恐就是抓了陌凡他們,殺死了除陌凡之外的其余人的那個殺手組織

了. "血歡的武功深不可測,放眼當今武林,能與他打成平手的人屈指可數,武功在他之上的人更是少之又少,而昨晚傷了你夫君那人都還不是你夫君的對手,也就不可能

是血……"

"我聽說席大夫不曾習武,在不會武功,沒有跟我家六郎交過手的情況下,席大夫是如何斷言我家六郎不是那血歡對手的?"

"這個……"

被田思思打斷那般一問,席淵忽然有些不確定了.

盡管他還不知道風六郎身手如何,但通過探脈,他知道風六郎內力相當深厚.

這時,房門口傳來輕微的腳步聲.

田思思側目看去,見是閻小小來了,忙迎上去關切詢問:"可好些了?"

閻小小點了一下頭朝席淵問道:"我師兄情況如何?"

"已然無礙,調養幾日即可."

"那就好."

放下心來,閻小小方才說道:"我會去確認傷了師兄的人是不是血歡."

席淵一聽就急了,"你要如何確認?"

"以我師兄的身手,被他所傷的人短時間內是痊愈不了的,我只要潛入血樓試試血歡受傷與否即可."

"潛入血樓……"

席淵面色大變,"那血樓機關重重,豈是你能潛入的?"

聞言,閻小小揚起唇角,冷笑哼道:"歸云門我都能來去自如,區區血樓算什麼?"

席淵臉色又是一變.

數十年前歸云門從江湖中銷聲匿跡.

可消失的只是歸云門的人而已.

歸云門建在山巔的諸多云樓卻是一直都在的.

但是……

這數十年間,卻無一人成功闖入過云樓.

因為其內機關無數!

非歸云門的人擅自闖入,非死即傷,能全身而退的人極少.

眼前這孩子卻說她能在歸云門來去自如?

無視了席淵的震驚,閻小小去到床前,當著田思思的面探上風六郎的脈搏,親自確認他已經無礙了方才對他說道:"師兄,我去確認一番就回來."

"嗯."

"……"

席淵見風六郎點頭應罷閻小小就快步走了,不免有些擔心,"她只身去闖血樓,當真沒事嗎?"

風六郎隨口回道:"沒事的,師妹她向來都是獨來獨往的,且她的武功在我之上……"

這話一說出口,風六郎就知道自己說漏嘴了,隨即略顯僵硬的看向田思思.

四目相對.

田思思皮笑肉不笑的彎起嘴角,"哦?小小才拜入你師父門下數月,武功就已經在你之上了哦?"

"媳婦兒……"

"你要是不給我解釋清楚,以後就別叫我媳婦兒!"

"那……我叫你孩子他娘可行?"

"也不行!"

"……"

席淵在旁看的一頭霧水.

夜瞳見狀,去到席淵身側壓低聲音說:"席大夫,我家樓主跟夫人有私事商談,還請回避一下."

席淵點點頭,跟夜瞳一起退了出去,"那些孩子們熟睡中被喊醒,莫名被轉移到此,他們一定很不安,我再去看看他們的情況."

"嗯."

"對了……"

席淵在夜瞳應罷轉身要走時突然想到一茬,"你家樓主是什麼樓的樓主?"

江湖中除了血樓,還有不少別的樓.

就連當年歸云門的門主也被人稱為樓主過!

夜瞳想了想,搖著頭說:"我到樓主身邊的時候,大家都已經那麼叫他了."

說完,她又補了一句,"夫人開了幾家酒樓."

席淵狠狠一皺眉.

酒樓?

通常有人會叫酒樓的東家為樓主嗎?

另一邊石室內.

風六郎在席淵跟夜瞳離開後試探著問:"媳婦兒,你是不是已經知道什麼了?"

田思思果斷否認,"不知道,我要是知道了還問你干嘛?" "其實……"遲疑了一下,風六郎撐坐起身,朝著田思思招了招手,在田思思故作不高興的坐到床沿後淺聲說道:"因為我的身世,師父一度阻止我入京,可媳婦兒你要

在京城做生意,我就不得不入京,師父放心不下,就讓師妹到你身邊護你周全."

"那小小她……是你師傅的孩子?"

"她是我在後山撿到的棄嬰,由我跟師父養大的."

"棄嬰……"

田思思眉間一緊.

六郎是被師父丟棄在後山被爹撿回家的.

那麼,小小又是被誰丟在後山的?

思索間,想到閻小小突然能說話了那一茬,田思思又問:"小小的啞疾是什麼時候有的?"

"咳咳!"風六郎咳嗽兩聲,笑容微僵的開口,"媳婦兒,小小她從未患過啞疾,只因她覺得裝啞巴頗為有趣,就……"

"裝啞……頗為有趣……"

田思思磨磨牙,臉色一點一點的黑了下去.

風六郎連忙解釋,"媳婦兒,裝啞這件事,是小小她自己決定的,我完全不知情!"

田思思聞言賞了他一個白眼,"你幫著她一起瞞了我這麼久,跟她同罪!"

風六郎頓時急了,欲再為自己辯駁幾句,卻見田思思起身要往外走,忙拉住她衣袖問:"媳婦兒你要丟下我去哪兒?"

丟下他……

田思思無語的再度賞了他一個白眼,"前面一直擔心你,都沒顧得上那些孩子們,我得去看看他們."

"孩子們那邊有席淵照看,可我這邊媳婦兒你走了,就沒人了!"

"……"

田思思嗔了一眼過去.

他這會兒那眼神,那表情……

要多可憐有多可憐! 但他一個大男人,怎麼裝起可憐來,這麼的得心用手?

上篇:第842章 是有多厲害?    下篇:第844章 不會再心慈手軟了!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