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隨身淘寶:拐個皇子來種田第722章 她是誰?   
  
第722章 她是誰?

看出他在猶豫,冉芬以為他這是顧及男女有別,忙輕聲說道:"眼下情況特殊,你不用有諸多顧慮."

若非公主難得睡這般沉,她是可以直接把公主叫醒的.

風六郎低低的'嗯’了一聲.

他媳婦兒向來大度,該不至于生氣.

更何況……

這聞人菁還是他姑姑不是?

在抱起聞人菁後,風六郎皺皺眉看向冉芬,"與我媳婦兒相比,她實在太輕了,身體沒問題嗎?"

冉芬被問的神色一暗.

公主的身體的確不好!

不過以她對公主的了解,公主一定不希望云易知道.

為此,冉芬只道:"皇後娘娘每個月都會指派太醫出來給公主請平安脈,公主身體沒事的."

云易聞言放下了心,卻隱隱覺得冉芬說那話時的表情有些古怪.

但那種古怪,與人說謊時的感覺又不一樣.

是他的錯覺嗎?

……

回到醉憶樓.

風六郎迎面就沖已經早早起來的閻小小問:"師妹,我媳婦兒昨夜睡得可好?"

閻小小無言的睨了他一眼,沒有回答的打算.

師兄昨夜出門之前,竟然說他要是沒有回來,就讓她陪嫂子睡.

她哪里能跟嫂子一塊兒睡了!

所以……

她就墨跡到嫂子入睡以後,趴在桌上將就了一下.

這會兒渾身都不舒服!

不清楚情況的風六郎瞧見閻小小那眼神,頓時有些不放心,作勢就要推門而入,閻小小一把拽住他,輕聲道:"嫂子沒事,她這會兒睡得很香,倒是師兄你,怎麼在興平公主府待到這個時候?"

"興平公主趴在云易腿上睡了一宿."

"哦?"

閻小小挑挑眉,清麗的眸子里漾開一抹興味.

那麼多年沒見面的兩個人,終于見上了,不應該會秉燭夜談一整宿嗎?

思及此,閻小小就問道:"師兄可有聽到他們說了些什麼?"

風六郎搖搖頭,"他們進到房里後說了些什麼我倒是沒有聽到,不過在那之前,興平公主反複向云易說了好幾次對不起."

"興平公主等了云易那麼多年,還為云易毀了自己的容貌跟嗓子,她卻跟云易道歉……"閻小小皺皺眉,"這有些反常!"

"嗯,我也覺得有些反常,所以我想了一宿,得出的結論是,興平公主恐怕知道一些云易他們當年慘敗的內情."

"這般一來,就有必要再安插些人進興平公主府了."

"……"

見閻小小說完那話就邁開步子走了,風六郎轉身推門進了房里.

床上,田思思還在熟睡中,似做了什麼美夢,咧著嘴笑得正甜,那微微上揚的嘴角還掛著一縷可疑的銀絲.

風六郎盯著那銀絲瞧了幾眼,滿目寵溺的坐到床沿,拿帕子輕輕的擦掉了.

近來他接觸的朝廷里的人越來越多,對現下朝局的了解程度也越來越深.

若是可以……

他並不想涉入其中.

只想與她做些小買賣,守著家人平淡到老.

然而!

每每一想到懷他十月,再辛苦將他生下的女人可能被那深宮里的某個人害死了,他便迫切的想要弄清楚他的母親是誰!

田思思醒來時,見風六郎神情凝重的坐在床沿,一瞬不瞬的盯著她,她眨眨眼,而後挺身坐起,"莫不是六郎你送云易去興平公主府發生什麼事了?"

"媳婦兒你怎會這麼想?"風六郎不答反問的同時換上了一如往常的表情.

"要是沒出什麼事,你怎麼那副表情?"

"只是突然想到了一些事."

"哦."

田思思點點頭,壓下了那句想問的'為什麼’.

六郎會立刻收起臉上的表情,一定是不想她問.

那她不問就好了.

等六郎想說的時候,該就會主動告訴她了.

而後,田思思打著哈欠看了看外面,見天色還未大亮,她拉上風六郎的手說道:"還早,六郎你再陪我睡會兒."

"好."

風六郎應罷合衣上床,輕輕擁她入懷.

……

歸云樓.

果刹聽完閻小小的話,躊躇的看了閻小小半晌,突然問:"小小你是不是很想弄清楚自己的身世?"

"怎麼?你有線索了?"閻小小霎時眯了眯眼.

"嗯."

"當真?"

閻小小一個激動,直接站起了身.

前不久他不是還說無論如何都查不到任何的線索嗎?

頭一回看到閻小小這般激動的模樣,果刹緊鎖著眉頭起身出了房間.

片刻後.

果刹返回來時,將一張畫像攤開放到了閻小小面前的桌子上.

那畫像微微泛黃,似已經放了很多年.

再看那畫上之人……

閻小小眸色一動,"這上面的女人五官與我極像,她是誰?" 果刹也未立刻回答,他幽幽一歎,盯著畫中的人說道:"受你師兄之托,我仔細的調查了云家班眾人的底細,連他們家住何處都查的一清二楚了,卻找不到任何有用的線索,故我只好將矛頭轉向云易等

人的頂頭上司,也就是當年率領他們出征的戰王."

聽到'戰王’二字,閻小小眸色又是一動.

難道說,她的身世跟那個戰死的戰王有關?

被她猜中. 果刹接著說道:"世人只知戰王已死,尸骨由皇上親手葬入了曆代戰王陵,然實際上,戰王如今在我們歸云門,只是傷勢過重,外加走火入魔,這些年來一直處在昏迷當中,我在親自潛入塵封多年的戰

王府時,發現了這幅畫像,畫像後面有戰王的字,寫著吾妻霜冷,而當年戰王領軍出征時,其王妃葉氏不日就將臨盆." "就算我如今八歲,戰王領軍出征也是八年前,而他的王妃容貌又與我神似,也不能斷定我就是他們的孩子吧?"閻小小說話間翻轉過畫像,果真瞧見了'吾妻霜冷’四個字,那龍飛鳳舞的字跡中,透著一

股浩然正氣.

"你說的沒錯,所以我目前也還沒有確定,只是覺得這也算是一個線索."

"那葉氏的家人現今何在?"

閻小小突然想到,前不久嫂子在與人說起滴血驗親那個話題的時候,無意中提到過一句,說是用什麼特別的技術,可以做到隔代驗親.

只要能尋到那葉氏的親人.

再拜托嫂子幫忙. 那就可以確定她是不是葉氏跟戰王的孩子了!

上篇:第721章 會不會不高興?    下篇:第723章 根本就沒話題啊!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