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隨身淘寶:拐個皇子來種田第651章 她爹是何許人?   
  
第651章 她爹是何許人?

驚豔過後,夜瞳拿出准備好的東西,遞到田思思面前,"夫人,這是樓主命我給你准備的面紗."

面紗?

田思思擰擰眉,旋即想到了自己的容貌上去.

不等田思思伸手去接夜瞳手中的面紗,風六郎已經拿過面紗幫她罩上了.

那面紗的兩端做成了發釵的模樣,直接插入腦後發鬢之中即可.

弄好後,風六郎盯著田思思仔細的看了半晌,若有所思的說道:"我一直都覺得媳婦兒你的眼睛跟娘格外的像,可像現在這般罩住了臉,單獨看眼睛,竟莫名的有幾分不像了."

聞言,田思思不以為然的挑挑眉,隨口說道:"說不准我的眼睛既像娘,又像爹呢?"

說到爹……

田大同並非她生父.

那她爹是何許人?

再度擰擰眉,田思思輕搖了一下頭,放棄了去想那個問題.

畢竟她娘都不知道她爹是誰,任她怎麼想,也是想不出答案來的.

一行四人下樓後,田思思瞧見了環著雙手,懶懶靠在樓梯邊柱子上的閻小小,走近便問道:"小小你這兩天總是不見人影,去哪里了?"

閻小小眸光一轉,從懷中掏出田思思之前給她的筆跟小本子,刷刷寫下了兩句話,"有師兄跟著你,我就在京城里四處轉了轉."

看罷,田思思點著頭提醒道:"京城里龍蛇混雜,壞人不少,小小你在京城里逛的時候,務必注意安全."

盡管確信這京城里沒幾個人能夠傷著她,閻小小還是一臉認真的點了頭.

田思思這才凝目看向後院中戲台前快要坐滿的人.

除了丞相夫人,她還在那些人之中看到了筳逸跟秦觀.

在她欲邁開步子朝秦觀跟筳逸走過去的時候,她忽然想到了之前在禦酒坊見到的太子,她立即就駐足看向風六郎,"六郎你不是不愛聽戲嗎?你回房去吧,有夜瞳陪著我就可以了."

說完,田思思就一臉懊惱的捏緊了雙手.

這次進京後,她的狀態一直不佳,成天昏昏欲睡的,壓根兒把六郎容貌與太子神似這件事給忽略了.

也不知這兩天六郎在醉憶樓里走動,有沒有被見過太子的人瞧見. "好."知田思思在擔心什麼,風六郎爽快的就點了頭,在目不轉睛的看著田思思去到秦觀筳逸面前後,他退後兩步,站到閻小小身邊問:"張叔之前說禦酒坊的少當家找你,今日筳逸來了醉憶樓卻未尋

你,師妹你是不是跟筳逸見過面了?"

"嗯."閻小小盯著筳逸那白得不似正常人的膚色點頭,眸中情緒不明.

"你跟他……"

"他患有心疾,之前他心疾發作時,我正好路過禦酒坊,就施針幫他緩解了一下."

"師妹你能治好他的心疾?"

風六郎詢問的聲音不見起伏,心下卻滿是疑惑.

他曾經在師父書房里的一本書上看到過一些有關心疾的東西.

那心疾乃是無藥可醫的絕症.

世間唯有一套已經失傳的針灸法能夠治愈心疾.

師妹是從何處學到的?

憑著對風六郎的了解,閻小小在猜到他心里所想後,直接說道:"他以為我學會了全套針灸法,然那套針灸法早已失傳,我也只意外學到了其中入門的一套能夠緩解心疾發作時疼痛的針法."

風六郎心頭的疑惑頓消.

師妹年紀雖小,卻時常在江湖中行走,能偶然習得那針法也是有可能的.

閻小小仰頭看了風六郎一眼,見他面上沒了疑色,她才問:"師兄這兩日在醉憶樓行走,並未易容,也未遮擋容貌,是有何打算嗎?"

"眼下歸云樓在京中商會里已經有了一定的地位,我身邊也有了足夠的人手,是時候試探試探對方了."

"……"

閻小小下意識皺眉.

她可完全不覺得是時候了!

就她對皇後的了解,皇後行事向來都是甯可錯殺不可錯放.

倘若皇後在知曉師兄存在後,不論師兄身份為何,直接派人滅口,就陌凡等人,哪是皇後培養出來的那些人的對手!

對上閻小小眼里的不贊同,風六郎低聲問:"師妹可是直接想到了皇後?"

閻小小不解的點頭.

難不成師兄口中的'對方’,指的不是皇後? 風六郎見狀,輕笑了一聲道:"醉憶樓雖然重裝了,也跟禦酒坊合作上了,在這偌大的京城里,它也入不了權貴的眼,尋常的老百姓即便見過太子,也不會時刻將太子的容貌銘記在心,故而來醉憶樓的

客人在見著我時,是不會立刻就將我與太子聯系到一起去的,我想看的是秦觀跟筳逸的反應." 聞言,閻小小立刻就明白了,順著風六郎的話顧自說道:"秦觀身為禦酒坊的管事,與太子相見的機會不在少數,但他從最開始見到師兄起,就從未在師兄面前露出任何驚訝的表情來,這說明他知道什

麼."

風六郎'嗯’了一聲轉身往樓上走,"若他什麼都不知道,就會如常人一般驚訝于世間竟有兩個容貌如此相像的人."

畢竟……

且不說旁人了,他這個當事人在初次看到太子的時候,都驚訝的不輕!

回到樓上,風六郎站在走廊看向後院田思思跟秦觀筳逸三人的方向.

恰好在此時,跟田思思說著話的秦觀突然看向了風六郎.

四目相對.

風六郎在秦觀眼底看到了驟然升起的緊張跟擔憂.

閻小小也看到了,她在跟著風六郎進到房里後,沉聲說道:"看來如師兄所想,秦觀果然是知道什麼."

另一邊,後院中.

秦觀收回目光後,壓下心里的緊張,湊近到田思思跟前問:"六郎這次隨你進京後,整天都那樣在醉憶樓里走動?"

田思思未立刻多想,只點著頭如實回道:"我這兩天困倦得緊,都在房里睡覺,六郎他大多時候都在房里陪著我,在樓里走動的時間少." 秦觀稍稍松了一口氣,還是不放心的提醒道:"之前兩天你們醉憶樓在重裝中,幾乎沒有客人,他在樓里走動倒是沒太大關系,可今天之後就不一樣了,重新開業會吸引來不少的客人不說,沖著云家班

名聲來的人更多,思思你要讓他少在樓里走動."

田思思眨眨眼,這才後知後覺的想到. 秦叔在禦酒坊多年,肯定早就見過太子了啊!

上篇:第650章 其實是三胞胎?    下篇:第652章 打算告訴她什麼?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