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隨身淘寶:拐個皇子來種田第376章 關他啥事嘛?   
  
第376章 關他啥事嘛?

可他在房中左等右等,始終都沒有等到田思思回房!

步出房間,往浴室那邊看了一眼……

想著田思思總是趁洗澡的時候,去那個他還不知道的神秘地方倒騰東西,風六郎便壓下心急,躺回床上去耐著性子等著了.

這一等!

他是差點就直接等睡過去!

好在他在快要睡著的前一刻便聽到了田思思的腳步聲,還有關門的聲音.

只是……

他還沒有睜開眼看過去,田思思就重重的撲到了他身上.

粗重的呼吸噴灑在他臉上,灼熱的氣息使他狠狠一擰眉,睜開眼的一瞬,他條件反射的就觸碰上了田思思的額頭,迎上田思思那一臉難耐的表情,他情急的問:"媳婦兒你是洗澡洗太久,著涼了?"

田思思仿若未聞,只一瞬不瞬的盯著風六郎,雙眼早已因情動而變得濕漉漉的.

風六郎看得喉結一動,咽了咽口水逼退小腹驟然升起的熱度,觸碰著田思思額頭的手下滑,捏上田思思滾燙的臉頰,不太確定的問:"媳婦兒你這是吃了什麼?還是用了什麼?"

她這狀態,不像是著涼了會有的反應!

"嗯,用了……"

微涼的手輕輕捏著她的臉,叫她覺得很舒服,田思思下意識的便拿臉蛋兒去蹭那只手,興奮中幾欲出口的回答都給她吞回去了.

前面她已經在浴室忍耐了很長時間了.

實在壓不住心里那股沖動她才回房來的.

此時此刻……

她覺得自己的身體已經燙到快要燃燒起來了!

風六郎索性停下了捏揉田思思臉蛋兒的動作,就靜靜的看著她意亂情迷的不停蹭他的手,還壞心眼兒的,相當淡定的說:"媳婦兒你要是不告訴我你這是怎麼了,我就不知道該怎麼幫你."

當然!

他其實已經猜到了個七八分!

可此時她迷亂,惑人的姿態實在叫他心動,他克制不住的想要看看她更凌亂,更惑人的一面!

"那個香精……"

田思思話落就開始拉扯風六郎身上的衣服,不止臉,她的身體也急需降溫.

風六郎就那麼假裝淡定的看著,直到急不可耐的田思思要用牙去咬他的衣服了,他才按住她的雙手,啞著嗓子說:"媳婦兒,我來."

脫了半天,也脫不掉那衣裳的田思思聞言惱羞成怒的低吼道:"現在才說你來?早干嘛去了!那麼冷淡,我還以為你是不行……呀!"

話未說完,天旋地轉間,原本跨坐在風六郎身上的田思思被按在了床上.

往日他夜夜纏著她,她是夜夜嫌棄他.

難得他這幾日夜里忍著不纏她了……

她竟偷偷的懷疑他不行?

看來往後得夜夜把她伺候舒坦了才行!

磨著牙,風六郎毫不憐香惜玉的吃了個痛快,田思思幾度求饒他都狠心的無視了.

香精的效果過去,田思思累癱在床,任由風六郎擺布,回想起丸子說過的話,她以為風六郎這是受了香精的影響才會不知節制,沒完沒了,也就咬牙忍著了.

直到實在疲累的忍不住了……

她才卯足勁兒一腳踹了過去,"夠了你!明天中秋,我還有得忙呢!"

可累到極致的她自認為殺傷力十足的一腳,踢在風六郎身上壓根兒就不痛不癢,他輕輕抓住那腳踝,摩挲著道:"離天亮還早,媳婦兒你別著急."

"這就不是著急不著急的問題!"

吼完,田思思紅著臉,憤憤瞪著風六郎.

再繼續下去,她都要散架了,明天還怎麼起來准備過節的相關東西!

該死的丸子!

都是丸子的錯!

空間里面,丸子一臉無辜.

關他啥事嘛?

"笨蛋主人你這叫自己作死,才不是丸子的錯!"

"……"

聽到丸子的聲音,想到每次她跟六郎親熱的時候,丸子都在聽牆角,她便羞的恨不能挖個坑來把自己給埋了.

就著房內那一豆燭火,風六郎清楚的看到田思思全身的皮膚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紅.

雖不清楚是因何所致……

他卻被撩撥得展開了新一輪的攻擊!

……

天明時分.

風六郎在身側酣睡的人兒額頭親吻了幾下才依依不舍的起身穿衣,經過桌邊,瞧見那精巧的琺琅小瓶子,他拿起擰開來聞了聞.

這香味……

不就是他媳婦兒昨晚身上的味道?

眸光往床上瞟了一眼,風六郎果斷把那香精據為己有了.

日後他還能不能看到他媳婦兒昨晚那般誘人的一面,就全靠它了!

辰時末.

熟睡中的田思思隱隱聽到了她娘魯氏的聲音,醒來後直勾勾的盯著屋頂看了一陣,回想起昨夜的點點滴滴,她羞憤的大聲喊道:"六郎,你給我進來!"

哪知!

進來的人卻不是風六郎,而是她娘魯氏.

魯氏止步在桌邊,瞧了兩眼田思思便抿嘴笑問:"你嗓子都啞了."

田思思耳根一燙,果斷把頭埋進了被子里面去.

魯氏笑罷,想到前面她來的時候年幼的青約羞紅了臉的局促模樣,她便又道:"牆壁薄,往後你得讓六郎悠著點兒."

田思思猛地一僵.

娘說這話……

是指昨夜她跟六郎鬧出來的動靜,又被家里人聽到了?

雖不是第一次被人聽見了,田思思還是窘到全身發抖.

六郎的確事事都順著她,可這房事方面他就從來沒有讓著她過!

哪一次她求饒的時候,他停下過了?

想到這兒,田思思就氣呼呼的說:"我只聽說過累死的牛,沒聽說過被耕壞的地,看他能沒完沒了到幾時!"

"你啊!"魯氏聞言無可奈何的搖了搖頭,這些年她跟大同都過著有名無實的夫妻生活,故而對于那檔子事,她了解得並不多,且也因為曾經發生過的事而沒什麼好的印象.

"六郎人呢?"田思思在心里默默的把風六郎咒罵了一番,窮迫尷尬就都被她拋諸腦後了,遂探出頭去詢問.

"說是進山去接他師父出來."

"哦……"

努努嘴,田思思欲起床,蠕動了兩下卻發現身體酸軟得根本動不了,想到風六郎的師父馬上就要來了,她就急紅了眼.

要死了! 她這酸軟到起不了床了啊啊!

上篇:第375章 哪里還能把持住!    下篇:第377章 裝什麼老人家!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