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隨身淘寶:拐個皇子來種田第253章 跟太監一樣?   
  
第253章 跟太監一樣?

午時剛到.

風水生就拽著徐陵興沖沖的進了田思思家院子,"六郎,你媳婦兒開始做午飯了嗎?"

風六郎道:"她跟霞姑去邊上的菜地了,應該要過一陣才會開始做飯,水生大哥你若等不及,大可先去喝上幾杯酒."

風水生果斷點頭,"那就聽你的,先喝上幾杯."

話落,風水生又興聲道:"徐大夫,來!我們倆先喝幾杯!"

"禦酒坊的酒雖好,也不過是酒,你何故如此激動?"徐陵搖著頭,一臉無奈,水生現在每次來六郎家里吃喝,那都一定要把他也叫上,這短短時日里,他的酒量是變好了不少啊!

"徐大夫你不知道了吧!我媳婦兒說那禦酒坊的酒,可是宮里頭的人才喝得上的!"

屠氏聞言步出廚房,狠狠剜了風水生一眼,道:"人徐大夫可不就是從京城來的,他怎麼可能不知道?"

風水生立刻沖徐陵問:"那徐大夫你過往在京城的時候,可曾唱過禦酒坊的酒?"

"自然……"

"徐陵?"

徐陵應答的話才剛出口,就被從堂屋走出來的秦觀給打斷了.

與一臉驚訝的秦觀不同,徐陵面色相當的平靜,還淡笑看向秦觀,"秦兄,好久不見!"

秦觀似愣了愣,接著那滿臉的驚訝就轉變成了怒火,"你一走幾年,音訊全無,虧你還認得有我這麼一個兄弟!"

"怎麼?徐大夫跟秦叔認識?"屠氏來回打量著二人.

"恩."

應罷,徐陵大步朝著秦觀走過去,"既然你送來了酒,今日你我二人就來暢飲一番吧."

秦觀又愣了愣.

相識多年,他自然知道徐陵酒量不好.

也清楚徐陵向來對喝酒都是能避則避的!

這破天荒的主動邀他喝酒……

想到當年徐陵離京的原因,他心里頭的火氣無端的就熄了!

只低低歎了口氣,應道:"那就暢飲一番,你來好好的與我說說這些年的事!"

小半個時辰後.

田思思跟何氏從菜地里回來,瞧見堂屋里已經開喝了的三人,她皺皺眉問道:"徐大夫怎麼跟秦管事關系那麼好了?"

還勾肩搭背的?

像已經認識了很多年的老朋友似的!

"思思,你知道徐大夫跟秦叔是舊識嗎?"屠氏不答反問.

"他們是舊識嗎?"田思思挑著眉詢問的看向何氏.

"你看我干嘛?我跟表兄前不久才重逢,自然不可能知道!"何氏擰緊了雙眉,一瞬不瞬的盯著堂屋里正跟徐陵說笑的秦觀,跟徐大夫說話的秦哥哥,好似相當的高興!

"也對哦!"

歎罷,田思思道:"他們這樣只喝酒怎麼成,我去弄一碟花生米來給他們當下酒菜."

屠氏霎時一臉懊惱的道:"我前面一直覺得自己好像忽略了什麼事,卻原來是忘了要幫他們准備下酒菜這一茬啊!"

田思思笑了笑,轉身去廚房之際深深的看了一眼堂屋里的秦觀跟徐陵,"我想說……"

話到嘴邊,田思思卻沒有說出口.

屠氏情急的問:"你想說什麼啊?"

田思思砸吧了兩下嘴,去到廚房,取了花生米出來,在何氏把火升起來之後才道:"徐大夫離京多年,卻沒有人從京中來看他,想來是他沒有告訴自己的家人朋友他在何處."

屠氏點頭.

徐大夫來她們下河村幾年了,的確是沒有人來看過他.

把油倒入鍋里後,田思思續道:"秦管事乃是姑姑的表兄這件事,近日村中好多人都在談論,徐大夫定然也有耳聞,想必他今日過來之前就已經知道會跟秦管事見面了."

"這麼說起來,我去徐大夫家里叫他中午過來吃飯的時候,的確跟他說了禦酒坊的管事來了."屠氏話落,狐疑的沖田思思問:"這有什麼問題嗎?"

"倒是沒有問題,我只是在想,徐大夫來了就代表他已經不介意自己的友人知道自己的下落了,那他是不是已經走出了喪妻喪子之痛?"

"唔……"

聽罷田思思所言,屠氏捏著下巴想了想,點著頭道:"你說的有道理!"

田思思未再說什麼,只專心的翻炒鍋里的花生米.

待火候差不多了,她把花生米裝起,放到旁邊冷卻了一下,灑上一些糖跟桂花沫,讓閻小小端去了堂屋里.

她擔心的是……

徐陵若走出了喪妻喪子之痛,或許就不會繼續待在下河村了!

屆時要找徐陵給她爹瞧病可就不方便了!

堂屋那邊.

風水生夾了幾個花生米丟進嘴里,緊接著就拍了一下桌沖風六郎嚷道:"六郎,你可真是有口福了,弟妹弄個花生米都如此的酥脆!還很香!"

風六郎淡笑掃了一眼那盤花生米.

上面灑了桂花沫,能不香嗎?

午飯過後.

徐陵醉得不輕.

田思思正要讓風六郎把徐陵扶到風一海床上去小睡片刻,就聽風水生沖徐陵問:"徐大夫你是大夫,不喜酒,而秦叔是賣酒的禦酒坊管事,你們兩個當初是怎麼認識的?"

徐陵許是真的醉了,聞言竟指著秦觀的喉嚨反問:"你們不覺得他那聲音尖細得跟太監一樣?"

秦觀立刻虎著臉瞪過去.

不過……

他嗓音的確尖細陰柔似太監,他也就沒有說什麼,只瞪了一眼就作罷了.

顯然兩人曾經的關系那是相當的好!

"當年我認識他的時候,他還在戲班學戲,因為師父的刻意刁難,不是唱戲那塊料的他生生把嗓子給唱壞了,而我那時初出茅廬,信誓旦旦要醫好他,最後卻沒能醫好!"

徐陵話落悵然一歎,沒有醫好秦兄,是他除去沒有醫好自己的妻兒外,最遺憾的一件事.

"秦哥哥的嗓子如今還會難受嗎?"何氏心疼的看過去,果然獨自外出闖蕩的秦哥哥也曾如她一般有過得艱辛的時候.

"已經不會難受了."

秦觀話落,搭上徐陵的肩道:"徐陵當年沒有醫好我,很是自責,就想方設法的勸我離開了那個戲班,介紹我去禦酒坊做事."

話落,秦觀歎道:"可以說,沒有徐陵,就沒有如今的我啊!" 徐陵聞言把邊上的一壺酒拎到了秦觀面前,"難得你還記得我曾有恩與你,來!陪我再喝上一壺!"

上篇:第252章 改邪歸正了嗎?    下篇:第254章 果真改名了!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