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隨身淘寶:拐個皇子來種田第38章 簡直辣眼睛!   
  
第38章 簡直辣眼睛!

"沒什麼不好的,這次的事也算是讓我看清了一些事."風一海話落長歎了一口氣.

他只當娘是更喜歡二弟三弟,才會特別不待見他跟六郎,卻從沒想過娘已經完全不把他這個兒子當一回事了.

不然也不會至今不來看他一眼,只還一味的想著要從他們這邊拿走吃的.

"既然爹這樣說了,我知道該怎麼做了."

"……"

初次聽到田思思喊他爹,風一海震驚之余,也滿是欣慰.

喂完風一海吃蛋羹,田思思又去打水來幫風一海擦拭了一下身體.

當然!

礙于這個時代的人格外的注重男女有別,她只幫風一海擦了擦臉跟手臂什麼的.

完事後,她盯著風一海問:"爹是不是在擔心明天換藥的事?"

被戳穿,風一海也沒有隱瞞.

沉沉的歎了口氣,道:"以前六郎他爺爺受傷後第一次換藥的時候,我在旁目睹了那個過程,那干掉的血粘連在皮肉上,血淋淋的生生拉扯下來……"

話到這兒,風一海就說不下去了.

聽徐大夫說了明天要換藥之後,他就不受控制的反複想起那一幕,越想就越是害怕!

"爹別自己嚇唬自己,我相信你能撐過去的."田思思聲音平緩,心里卻是已經替風一海捏了一把汗.

這個時代沒有麻醉藥,止痛藥的效果甚微,全靠咬牙撐,那過程有多煎熬可想而知.

"嗯."

不想讓小輩操心,風一海拼命壓下害怕點了頭.

當晚,風六郎從山里出來,收貨頗豐,擔心獵物明日死了不好賣,他在留下一只野雞後,把余下的直接去賣給了村里的屠戶風水生.

體諒風六郎家里的情況,風水生幾乎沒有賺他什麼錢,給了他最高的價格.

回到家里,風六郎把銀子全部給了田思思,而後就立刻用冷水沖了個澡.

田思思在廚房里搗鼓了一陣,出去瞧見他就穿了個大褲衩站在院子里沖澡,當即擰眉道:"就算在自己家里,你也該注意一下形象,洗澡就去洗澡的地方!"

話雖那般說……

這家里其實根本就沒有類似浴室一樣的東西!

她洗澡的時候就是裝一大盆水到茅房去洗的.

在臭氣熏天的茅房里洗澡,那感覺……

她每次都恨不能一秒洗完!

"家里又沒有外人,有什麼關系?"風六郎大大咧咧的說罷,也不擦身上的水,就那麼回房穿衣服去了.

"萬一有人來看到了多不好啊?"田思思跟上去,卻沒有跟進房里,就靠在門外牆壁上等著,她可不想貿貿然進去看到什麼不該看的東西.

"說起這事……"

頓了頓,風六郎穿好衣服出來的時候續道:"我今天去找了村里的木匠,讓他幫爹做一個拐杖,還順便讓他幫我們家做個浴桶,往後你就燒了水在房里洗澡吧."

田思思扭頭幾不可聞的'嗯’了一聲.

之前從茅房洗完澡出來,她就沖他抱怨了一句,他竟然就記下了.

這麼體貼的男人可是不多見啊!

這一晚,風六郎依舊在風一海房里陪著.

田思思躺在床上,想著風六郎白天說過的有關圓房的話題,她是一整晚都沒有睡好,導致第二天早上風六郎出門前敲了好幾次門,都沒有把她叫醒.

擔心她在里面出了什麼事,風六郎直接撬開了門栓,入內見她裹著被子睡的正香,他直接坐到床沿摸上了她的額頭.

好似不燙……

怎麼叫不醒?

皺皺眉,風六郎傾身貼到田思思耳邊喚道:"媳婦兒,該起床了."

"唔……"田思思睡著之前一直在想著跟圓房相關的事,以至于睡著後就做了那麼一出夢.

夢里她跟風六郎赤身裸體的交疊在一起,眼看就要突破那道防線了,卻突然被一個聲音吵醒,半睡半醒的她是立即不滿的嘟起了嘴.

"媳婦兒?"風六郎稍稍拔高聲音,再次喚了一聲.

"你怎麼……"田思思猛地睜開眼,還有些分不清現實跟夢境,脫口就自言自語的嘀咕,"難不成剛剛那個不是夢?"

"你做什麼夢了?"風六郎一臉好奇.

"夢到某人占我便宜!"田思思話落欲坐起身,哪知風六郎卻用手把她禁錮在了床上,還興致盎然的問:"媳婦兒你是不是因為我昨天的話而迫不及待的想跟我圓房了?"

"呸!怎麼可能!"

田思思矢口否認.

然實際上……

夢里的她那可是相當的配合啊!

都特麼主動的張開雙腿了……

簡直辣眼睛!

風六郎盯著她臉上生動變幻的表情,心中一動,忍不住就捏著她的下巴親了下去.

雖是初次親吻,可那柔軟的觸感卻是引得他立刻就用舌頭撬開了她的唇齒,生澀又笨拙的在她口中掠奪.

田思思瞪圓了雙眼,完全不知該如何反應,只能由著他極富侵略性的親吻.

好半晌,眼看田思思就要窒息了,風六郎才意猶未盡的放過她,盯著那雙被他親吻到微微有些發腫的唇瓣道:"余下的改日繼續."

田思思怔了怔,緊接著就捂著嘴,紅著臉罵道:"你一大早的發什麼情!"

風六郎搖搖頭,一本正經的否認,"我並非突然發情."

話落,風六郎緊緊一皺眉.

他們又不是動物!他怎麼還跟著她一塊兒用上'發情’二字了啊!

接著,他笑呵呵的問:"媳婦兒你不知道從我們成親那晚你把我踹下床開始,我就一直都在惦記著要如何把你吃干抹淨嗎?"

"哼!"田思思故作生氣的扭頭,不管是前世還是今生,這可都是她的初吻,不過感覺意外的不差,她對他的印象好像比她自己想象中來的還要好.

"我進山去了,我會在徐大夫來之前回家的."

"小心別遇上發情的母老虎,到時候干柴烈火……"

話到這兒,田思思狡黠一笑.

風六郎很是無語,正欲說她兩句,就聽她幽幽續道:"那母老虎肯定得把你吃得骨頭渣都不剩!"

"媳婦兒放心,我不會有事的."

"我才沒有在擔心你!"

田思思口不對心的扭頭,接著卻見風六郎捏著下巴,十分認真的說:"用媳婦兒你那個說法,我就是發情的老虎,媳婦兒你早遲得被我吃得骨頭渣都不剩."

上篇:第37章 該怎麼解釋才好?    下篇:第39章 手腳不乾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