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天價寶貝:101次枕邊書第2391章 大少爺撲街了   
  
第2391章 大少爺撲街了

"算吧."穆遠一笑,"我也是咎由自取,可你有這種權力,既然有權利,就要為這一切付出代價,大少爺,許多人因為你喪命,你真的一點都不覺得內疚嗎?如果一個人對生命都毫無敬畏之心,又如何立足于世?"

逼仄的審訊室里,何春旺毫無生氣的眼里慢慢地浮起了一點點淚光.

"我的悲劇,並不是緣由于仇恨."何春旺憂傷地看著他,他容貌不差,氣質陰郁,這樣的眼神令人悲傷.

"那是為什麼?"

"不甘!"

何春旺像是回憶著什麼,緩緩地說,"我被king帶走後,很長一段時間,都過得渾渾噩噩,我不知道自己該做什麼,不該做什麼,何去何從,我想告訴你,一切都不是我的本意.很長一段時間里,我都變得很迷茫,害怕槍聲,那是一個山谷里,king所有的人手都駐紮在那里,每天都有槍聲,我就像一個驚弓之鳥,所以,我開始逃離."

"那地方,就像是一個魔鬼之地,根本逃不脫,king從不讓我逃,他甚至想要殺了我,後來,貝倫說,我是六合會的繼承人,又是一名天才研究員,留著我有用處,正好我的科研和king負責的一個項目相關,所以他把我送去了基地,那基地也是一個吃人的地方,每天都有人死,他們研究一些非法的東西,我不敢和king作對,慢慢地參與研究中,漸漸的就知道了核心技術,我本想就這麼過下去,只要有機會,我就離開,我和king也談妥了,只要成功了,他就放我走."

他嘲諷一笑,"罪惡是有報應的,研究所里有一個滿頭白發的男人,我一度以為,他是我的長輩,有一天無意中看到他的護照,他竟然比我大十歲而已,卻已是垂暮老人.因為條件有限,密閉的空間里輻射嚴重,所有人都是在慢性死亡,而我……也逃不過.我開始憤怒,恐慌,反恐,我甚至恨你,為什麼在緬甸的時候,你沒有回頭把我帶走,讓我落到king的手里,我本想找你解釋的,可安德森中校卻一口咬定,是我出賣了你,我走投無路只能跟著king走,我恨你們."

那是一段黑暗的往事,何春旺眼角微紅.

穆遠指尖微微一縮,能夠想象得出敏感膽小的何春旺經曆過什麼日子,又怎麼一步一步從懦弱無能的性子,變成了如今城府極深的陰郁男子.

他也是經曆了九死一生活下來.

"我最恨什麼,最恨的是你把我從深淵中拉出來,拉到了一半,卻突然放手了,把我摔得粉身碎骨,只能重生."何春旺滿眼通紅,眼淚卻在眼里打轉,"我就像是卑微的螻蟻,被榨干了價值,然後在那里慢慢地老去,慢慢的枯萎,死去後被丟到海里,籍籍無名,我能怎麼辦?除了反抗,走出一條路,我能怎麼辦?可遺憾的是,就算我殺了king,取代了他,我的癌症已是中期,本來醫生說沒有擴散可以治愈,我滿懷希望去開刀,配合治療,可八個月後複發了,我最後一絲活著的希望都沒有了.既然我要死了,我當然要拉著你們陪葬."

穆遠回憶起當年緬甸的事情,他自顧不暇,面對那麼多死亡,他被看管,送回國內,根本無法顧及到何春旺.

"爆炸發生後,我就被看管了."

"你被看管了,安德森中校可沒有,他找到了我,一手指認我出賣了你,想要拉著我去給那些死去的人陪葬,憑什麼?"何春旺溫和的面具一寸寸地龜裂,"憑什麼要我付出代價?你們殺了六合會那麼多人,誰又付出了代價,若不是他步步緊逼,我怎麼會被king帶走,落到今天的地步."

穆遠想明白了,"所以,去年在金三角,你故意暴露了我,其實是想要他的命?"

"對啊."何春旺承認了,"原來你都知道了?"

"略知一二."穆遠有些嘲諷,"所以你策劃了李澤事件,讓我們反目成仇,想要扳倒安德森家族."

"沒錯!"何春旺略表遺憾,"可惜,我走錯了一步,沒想到他連你的命都不顧了,讓你去當了誘餌,騙我上鉤."

穆遠端起桌上的水,低頭喝了一口,"那你就錯了,我和他提議過,用我來當誘餌,被他否決了,所以我瞞著他,策劃了這一切."

何春旺愣了愣,冷笑說,"小遠,你可真是……"

一往情深啊.

可這話,在這里卻說不得.

穆遠卻不怕他說什麼似的,只是看著他,"緬甸的事情,陰差陽錯,也怪不得安德森中校,誰都以為是你做的,大少爺,時至今日,說什麼都晚了,該發生了,都發生了,你要為自己所作所為付出代價,我知道你活不了多長,可你背後的人,還能活很久呢,我不相信,憑你自己,你能入侵反恐的安全系統,監控到所有的攝像頭,你能夠短時間內,拿到那麼多的軍火支援."

何春旺捧著水杯,也喝了一口水,他沉默地垂下來眼,像是一尊雕像似的,看起來很完美,又很冷漠,再也不願意和穆遠交流了.

"大少爺……"

"聽你喊一聲大少爺,真是好懷念啊."何春旺微微側頭看著牆壁,像是緬懷什麼,"多少次午夜夢回,我都夢到了那一年在游泳池旁邊,你和我一起吃咖喱面,喝白蘭地的場面,那時候陽光正好,花朵芬芳,我們都是青春年少,風華正茂……小遠,我不想死."

穆遠悲從中來,何春旺傷感地看著他,穆遠正要說什麼,突然看到鮮血從何春旺的鼻孔里,緩緩地流了出來.

"大少爺!"穆遠大驚,他還沒來得及起身,審訊室的門就被人一腳打開了,幾名特工慌忙進來,何春旺吐出了一股紅黑的血,血跡把橙色的囚服染成了刺眼的紅,穆遠呆滯地坐著,眼睜睜地看著何春旺微笑地閉上了眼睛.

他甚至,有一絲安詳.

死得並無痛苦.

上篇:第2390章 都是咎由自取    下篇:第2392章 傳說中的關心則亂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