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天價寶貝:101次枕邊書第1889章 這真是要了我的命啊   
  
第1889章 這真是要了我的命啊

夜初一直在思考一個問題,她不喜歡夜庭昀嗎?她困惑地看著不遠處和夜陵在談話男人,兄弟兩人長得再像,氣質也是天南地北不一樣的.不知道說到什麼,鏡片後的眉心緊鎖著,有一些愁容,夜初是很少見他發愁的,除了她的事情.

他一貫篤定,又有一顆強大的內心,做事乾淨利落.是什麼事情讓他發愁呢,剛剛她沒有正面回答他的問題,讓他失望了嗎?

可她來不及回答,他就打斷了話題,他似乎比自己還害怕聽到答案.燒烤鬧了一個晚上,一直持續到了快凌晨,兩兩進了帳篷,帳篷外面掛著一個小掛燈,照明用的.沈千樹伸出頭來,在看一遍漫畫書,山上信號不是特別好,所以也沒有人玩手機,幸好她帶了一本漫畫書.

"還有幾點到凌晨?"童畫今天晚上也特別精神,本來除夕夜就是孩子的福利,可以晚睡也可以玩耍,他剛剛還特意拍了一張照片發了微博,因為網絡的緣故,好一番波折才發出來的,不到一個小時就已經有二十萬的回複,人氣穩如老狗.

他也探出頭來,"媽咪,我們好久沒守歲了呢."

他身體不好,一貫不能晚睡,以前除夕夜都是潦草地吃了晚飯,母子兩人在家里自己准備節目,沈千樹是再無聊也能玩出一朵花的人,兩人一般會玩到十點左右,童畫就要去睡覺了,正兒八經的守歲是很少的.夜一凡也鑽出來,"我哥在干嘛?"

"在看我的漫畫書."

夜庭昀,"奇跡!"

沈千樹喜歡少女漫畫,多是日系,偶爾也看耽美漫畫,家里一堆漫畫,動漫,她也追番,偶爾會和夜陵說,夜陵對這些不感興趣,可小仙女每天樂此不彼地尬聊,他多少也來了一點興趣,總不能每次讓她一個人看,他卻接不上話,沈千樹覺得自己太難找夜陵的興趣愛好.

他的興趣愛好都不怎麼家常,只能發展他來附和她的興趣愛好了.

夜一凡嗷嗷叫,"大哥,你不要被大嫂帶壞了,這些少女漫畫都是荼毒人心的,她是故意設計讓你看的,都是讓你學漫畫里的男人."

夜陵無動于衷地翻了一頁,兩耳不聞窗外事,他看書也一貫認真,別人家的大佬書房都是一堆書,全部是裝飾用的,他們家的大佬,書房里的書全是看過的,極其博學.

夜庭昀也說,"大哥,自從你別拉下神壇後,我覺得世界都變了,你現在都看這些書了,你不是一貫鄙視這些低俗少女文化的嗎?"

夜陵說,"閉嘴!"

人生向來都是一場打臉史,看誰逃得過.

沈千樹哈哈大笑,"我最近在追這本漫畫書,還蠻好看的,上次他去日本出差,還是他帶回了最新的,看得比我還要快."

帳篷的口子不大,夜初也探出頭來,半個身子都趴在夜庭昀身上,"什麼漫畫書,好看嗎,我也想看."

"我給你一本啊."她話音剛落,夜陵就丟過來一本看過的,超級默契.

沈千樹從里面拿出一本書來,丟給夜初,夜初像是一條蛇似的,趴在夜庭昀身上伸手去拿.

夜庭昀,"……"

少女柔軟的身軀像是一團棉花似的在他背上爬過,勾起了他一身雞皮疙瘩,明明是一家人聊天守歲的日常,他卻開始浮想聯翩.

夜初長得矮,脖子卻很修長,細致,漂亮的鎖骨更是迷人,皮膚白得宛若天天泡牛奶浴似的,纖細的腰盈盈不足一握,雖然瘦小,該胖的地方胖,該瘦的地方瘦,是一具窈窕玲瓏的好身軀,上一次穿著一身旗袍趴在床上,翹著腿,落日在她身上撒了一層金粉似的,勾勒出完美的臀部線條.

夜庭昀喉嚨一緊,幸好是趴著的,某個尷尬的地方不露痕跡,卻有些充血,他的喉嚨微微滑動,不動聲色地微微避開了夜初一些.夜初拿到漫畫,也看了起來,夜庭昀微微閉了閉眼睛,這磨人的小東西.

且永遠是無心勾引.

夜初再浸染人間煙火幾年,也做不出故意勾他的事情來.

一家人聊天的聊天,唱歌的唱歌,小童畫還吹了長笛,他最近學了長笛,吹得還不錯,贏得了一片掌聲,專心致志看漫畫的夜陵,"賣弄."

沈千樹頭都不回,小腳丫子踹他,差點踹上他冰冷的臉頰,被夜陵握住了,竟能一邊握著她的小腳丫子撫摸一邊翻書.

溫暖的掌心貼著她的腳底,有些癢,沈千樹掙脫了他,壓低了聲音,"你這樣很變態啊."

他對她的小腳丫子真是愛不釋手,每次一摸就停不下來,還亂摸,偶爾會親她的腳趾頭,這比親她任何一個地方都讓她來得羞恥,簡直是沈千樹的死穴.

夜陵默不作聲,在她腳踝上敲了一下,算是放過她.

夜一凡和童畫的帳篷是最天真無邪的,一個吹長笛一個哼曲子,配合得天衣無縫,都沒察覺到另外兩個帳篷里的氣氛.

凌晨馬上就到了,他們搭帳篷的地方視野非常好,能看到遠處城市的正中心的風光,快到凌晨時,一陣陣煙花升騰而起,城市里綻放了一場盛世煙花.

夜一凡和童畫,夜初也穿鞋跑出來,把他們買的煙花禮炮拿出來,夜陵蹙眉,沒想到還有這一手,"森林禁火,不准放!"

在山林里放煙花?

這枯枝枯葉雖然已經打掃了,不怕一萬就怕萬一,若是起火了,就是一座山了,況且這里的落葉燃點特別低,和東北一些容易著火的低燃點森林一樣.

"爹地!"

"大哥!"

夜初水汪汪的眼睛看著夜庭昀.

夜陵無情地拒絕了,"叫上帝都沒用."

童畫嗷嗷叫,想放煙火,"這煙花在半空上就消散了,落在地上就沒有火星了."

"自己上網看一看因為煙花著火的新聞還少嗎?在城區還能著火,在這種燃點低的森林里,你還想放煙火,林業局的人馬上能來找你."

沈千樹看著失望的三位祖宗,哈哈哈大笑,她早就說了,有大家長在,他們休想在山上放煙火,非不信邪搬了一個煙花禮炮上來.

"哼,要是妹妹,你肯定就同意了!"童畫插著小蠻腰,就因為他不是小公主,這里也不肯,那里也不肯,若是妹妹,爹地一定說,你開心就好,隨便玩,灑水車,消防隊都准備好了,燒了一座山不要緊的,我們有股份,自家的燒著玩.

"知道就好."

這就相當紮心了,夜初見夜陵慫,默默地溜了,脫了鞋子又爬進來,弱弱地靠著夜庭昀,夜庭昀說,"沒事,你看城里在放煙火,多漂亮."

夜一凡和童畫雖然是大小霸王也胡鬧慣了,可也真的不敢頂風作案,沈千樹對孩子的教育一向不是你不准做這個,你不准做那個.

她的教育方針是,你要放煙花啊,可以啊,可是會著火哦,爹地不會讓你放的,你還想放煙花,沒事,你就拿上山吧.

上次童畫和夜陵吵嘴,一狠心就報了軍事訓練營,沈千樹就告訴他,寶貝你受不了的,還是不要去了,去和爹地認個錯就行啦.

童畫不肯,沈千樹也不勉強,你要去軍事訓練營就去吧.

結果不到一天童畫就哭爹喊娘毫無節操地抱著夜陵的大腿認錯,爹地我錯了.

當然,他一定還憋了一句話.

我下次還敢!

她教育比較自由,保證童畫的自由發展,可童畫的性子是有點歡脫的,偶會走寫邪路,彎路,性格也會有一些旁枝末節出來,只要無傷大雅,她和夜陵是不會管的,真的走錯了,夜陵會掰回來.

兩個小祖宗遺憾地放棄了煙火,還在夜陵的命令下,把引子給毀了,直接把水澆上去,免得起火,夜初悄悄地說,"你大哥好嚴厲哦."

夜庭昀在她頭上擼了一把.

雖然放不成煙花,童畫失望了幾分鍾,看到遠處放煙花也很高興一家人就笑笑鬧鬧地守歲,一直到了凌晨,各自發紅包,象征來年紅紅火火,夜陵自己發了幾個紅包,沒收到一個紅包,被童畫嘲笑了一番,童畫和夜初收到的紅包最多.

沈千樹拿出一個紅封,"來來來來,先生,我給你紅包."

夜陵拿過紅包,看了一眼,一百塊錢而已,不過是一百張連號的一塊錢,且是舊版的連號一百張,這就相當的有意義了."

他本來就有收藏癖,紙幣收藏是最近才有的愛好,沈千樹能找到一百張連號的舊版一塊錢也是相當費功夫的.

"我也想要."夜一凡眼紅了,這太有意義了.

夜陵說,"你羨慕不來的."

一個人用不用心,偶爾一件禮物就能看出來了.

童畫暗搓搓地想,是時候要說服媽咪生一個小弟弟來治一治爹地了.

一家人聊到了一點鍾,童畫困得一直打盹,于是各自回了帳篷,夜庭昀把帳篷前的掛燈給滅了,山上有些涼,入了夜有點濕冷,吃了一晚上的燒烤,熱量到了晚上也漸漸地消散了.帳篷里有些冷意,夜庭昀今天被夜初撩得一身火,微微側了側身子,背對著她,曲起了雙腿.

夜初本來也有點小心事,沒睡著,隔壁兩個小祖宗已經發出了熟睡的小哼哼聲,童畫不知道是太委屈還是怎麼的,還說起了一小會的夢話.

夜初的臉頰沉在枕頭里,假裝自己已熟睡了,可她卻一點困意都沒有,夜庭昀為什麼背對著她?她伸出手來,想要戳一下他的後背,問問他怎麼回事,可不知道怎麼回事,又沒有伸手,沒一會兒就聽到一些一些乖巧的聲音,山上安靜,略微有一些聲音就被放大了,像是從夜陵和沈千樹帳篷那邊傳來,偶爾像是一聲悶哼,夜初困惑,側耳聽了一會,有好像只有蟬鳴了.

怎麼回事呢?

她剛困惑結束就又聽到了奇怪的聲音,她忍不住爬起來,戳戳夜庭昀,"二哥,你聽到什麼聲音了?"

其實幾個帳篷之間隔得不算近的,夜庭昀翻身捂著她的唇,把她罩在被子里,黑暗中,夜初的眼睛水汪汪的一片困惑.

夜庭昀一時也尷尬地不知道該怎麼和她解釋,他伸手捂著她的耳朵,"乖,睡覺了."

夜陵的帳篷里一片春意,兩人疊羅漢似的在被子里,夜陵一陣猛動,沈千樹恨不得咬他一口,又不敢發放聲出來,怕被隔壁聽到了.夜陵是實干派,根本不管,況且有一種隱秘的快感,這深山老林的,身邊都家人,給他安全感,又有一種偷歡的感覺.

沈千樹臉色潮紅,寒冷的冬天也出了一身薄汗,這人折騰了好久,就是不肯結束,沈千樹壓低了聲音,"先生……"

她開始求饒了.

"別說話."每次她一說話,他就更受不了,沈千樹索性咬著唇,開始挺尸了,行吧,那她就當一條死魚好了.

然而,想當死魚,也要看夜陵同不同意.

夜庭昀的帳篷里,一片安靜,只有夜庭昀的呼吸,微微重了,夜初是一點都不明白發生了什麼事情,為什麼二哥要捂著她的耳朵,他的氣息太近了,那股檀香味越來越濃郁,仿佛要透過她的氣息,浸透到她的皮肉里,把他的氣息滲透到她的身體里.

夜初有一些慌,也有一些彷徨,心跳加速,黑暗中,夜庭昀的眼睛亮得很,他怕說話驚擾到隔壁,一側頭吻住她的眼皮,壓低了聲音,"睡覺."

他的唇有一些沁涼,貼著她的眼皮上,夜初的心跳漏了幾下,更有一種說不出來的隱秘騷動,她的鼻子仿佛貪婪這一股氣息似的,微微仰著頭,鼻尖抵住了他的下巴,似乎在他的下巴處不斷地呼吸,溫熱的氣息就抵著他的下巴,他的唇畔,他的鼻息間全是她吐氣如蘭的氣息.

他那已壓下去的情潮,鋪天蓋地地襲來,再一次蘇醒.

夜庭昀想,這真是要我的命了.

*

這也是一個廠章哦,四章啦.

上篇:第1888章 一家人的日常    下篇:第1890章 放開祖國花苗啊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