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無敵妖孽兵王第1120章 被驚呆的小刀哥   
  
第1120章 被驚呆的小刀哥

陳小刀的聲音在崖坪前久久回蕩,凝而不散.

片刻之後,那祠堂內的洞府之中,一股滔天氣息沖天而起,緊接著,便是一道人影從里面激射而出,落在了三人眼前.

"師傅!"

慕容秋雨和張小小同時恭敬的叫了一聲.

陳小刀目光爍爍,死死的盯著來人.

只見對方的身形與張小小有幾分相似,不是很高,穿著一襲白裙,頭發也是簡簡單單的背在腦後,但她的長相卻極其美麗,顏值比之慕容秋雨和張小小等人毫不遜色.

看不出實際年齡,但她鬢角的幾縷白霜般的發絲卻讓她看上去比慕容秋雨和張小小她們更加年長,尤其是那雙深邃眼眸之中閃爍著的眼神,更是讓人覺得她心思很深,根本就看不透.

陳小刀看著她,她也看著陳小刀.

兩人相互打量著,過了片刻,那女子張嘴道:"我兒果然長大了."

陳小刀早已哽咽.

看到女子的第一眼他就認了出來,腦海中兒時關于母親的記憶一下子從腦海深處湧了出來.

這就是自己的母親獨孤妍,雖然氣質上已經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可是容貌上卻似乎沒有任何改變,二十年了,整整二十年有多,母親看上去還是這麼年輕,還是這麼美,她的年齡仿佛凍結在了三十余歲,更因為是修行者的緣故,她看的容顏看上去還要更加年輕.

若非鬢角的絲絲白發,若非那一看就經曆過很多事情的滄桑與深邃眼神,她與慕容秋雨和張小小站在一起,就連陳小刀都會沒辦法分辨出她們誰的年齡更大.

獨孤妍的聲音聽上去很平靜,可是陳小刀卻看到了她藏在長裙下的雙手在顫抖著,尤其是她那深邃的眼神之中,此時此刻全是慈愛的眼神.

眼神是沒辦法騙人的,陳小刀鼻頭一酸,淚水一下子奪眶而出,直接跪拜在地,叫道:"媽,孩兒來遲了,我……我……"

一時間,他這個經曆過無數生死,心境也早就無比強大的大男人竟潸然淚下,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他已經不再是小孩子,而且在過來之前就有了充足的思想准備,可是他沒想到自己會如此沒用,真正見到母親的這一刻,還是落淚了.

這一刻,他就像是回到了二十年前,回到了八歲之前的兒童時光.

那個時候的他快活無比,有父母關愛,有母親疼著護著.

可是八歲那年的一個下午,當母親跳樓自殺的消息傳入他耳中之後,他的世界就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他便再也沒見過母親,也從此失去了母愛,不能像其他小孩子那樣享受父母之愛,享受天倫之樂.

此時此刻,見到了消失二十余年的母親,陳小刀內心中所有的負面情緒一股腦兒的湧了出來,他只想像個孩子一樣的大聲哭泣,將這麼多年來沒有母愛的委屈以及各種撒嬌都要在母親面前一股腦兒的展現出來.

獨孤妍眼眶微微泛紅,她走到陳小刀身邊,伸出雙手輕輕摸著陳小刀的腦袋,笑著道:"一轉眼便是二十年,我兒都已是大男人了,當著兩個媳婦兒的面哭哭啼啼,像什麼樣子呢."

一旁的慕容秋雨和張小小早已被母子兩人相見的場景感動的眼眶紅紅的,尤其是她們從沒見過陳小刀如此淚流滿面的模樣,想到他從小就以為母親死了,之後父親新娶,他又遭遇情變,自此進入部隊,征戰沙場,出生入死,兩女便是心疼不已.

陳小刀被母親撫摸著腦袋,本來快要止住的淚水又湧了出來,小時候媽媽就喜歡摸他的頭,都說男兒的頭摸不得,獨孤妍卻就是喜歡摸兒子的頭,而且從小陳小刀就記得母親喜歡和他玩耍,對他的寵愛簡直可以用溺愛來形容.

"媽……你……你好狠的心啊."陳小刀突然抱住了獨孤妍的雙腿,沙啞著聲音說道.

獨孤妍臉上帶著苦澀的笑容,重重歎息了一聲,扶著陳小刀的肩膀道:"跪也跪了,哭也哭了,起來吧,別讓你兩個媳婦兒看笑話."

慕容秋雨和張小小被獨孤妍一口一個媳婦兒的說著,雖然此情此景有些感懷傷感,卻也依然感到羞澀臉紅.

陳小刀只覺得身子一輕,就被獨孤妍輕松扶了起來,他心里暗自一驚,母親這手法當真巧妙,而且讓自己的身軀不由自主的就站了起來.

雖然自己沒有抗衡較量的意思,但也足以見得母親的修為境界非同小可.

他又用心的探查了一下,結果卻發現母親的境界與父親一樣,讓自己根本探查不到,看上去就像是普通人,沒有任何修為,但實際上卻給人深不可測的感覺.

"還在怪媽媽呢?"獨孤妍看著陳小刀,她現在比陳小刀要矮了許多,反而還要抬頭去看自己的兒子.

她用衣裙為陳小刀擦拭著眼淚,笑著道:"我兒都這麼高了,再想摸你的頭,還得墊著腳,有些吃力了呢."

陳小刀忙低著頭,任由母親的手在自己腦袋上摸著,哽咽道:"怎麼能不怪你呢,怪了你十幾年,恨你怎麼這麼狠心,就這麼一跳,便丟下我不管了."

獨孤妍心境要比陳小刀強大得多,此刻也忍不住眼泛淚花兒,但始終沒有讓淚水流下來,緩緩說道:"是我們做父母的沒用,害了你沒能像其他小孩子一樣健康快樂成長."

"媽!"陳小刀急忙叫喚了一聲,他的確曾經有許多的恨和不解,但隨著父親將當年的事情解釋給他聽,他心里早就不恨父母,甚至還一直為母親的偉大而感到驕傲與心疼.

母親也是無辜的,也是被迫無奈.

當年母親選擇離開,看似殘忍,實則卻是為了保護他們父子兩人不被牽連,為了自己的丈夫和兒子,一個女人甘願用那種方式離開,甘心情願的與自己心愛的丈夫和疼愛的兒子分離,這需要多大的勇氣,需要多強悍的心境?

"你一個人來的麼?"獨孤妍轉移了話題,問道.

陳小刀這才想到與父親在大雪山分離的事情,忙道:"爹也來了的."

獨孤妍渾身一顫,神情如剛見到陳小刀時一樣,明顯激動起來.

陳小刀想到母親與父親也是二十年未見,心里更是難受.

自己只是和慕容秋雨與張小小分開了幾年,便無比牽掛擔心,父母卻被迫分離了二十年多,這簡直比楊過和小龍女分開的日子還要長得多啊.

"我和爹在上山的時候分開了."陳小刀知道母親很想見到父親,便再不遲疑,忙將父子兩人准備上山結果卻遇上黑袍掠走公孫蒹葭,然後大雪山又受到強敵攻擊的事情簡單的說了一下.

"什麼,無情劍閣遭受敵人攻擊?"

聽了陳小刀的陳述,慕容秋雨和張小小同時發出了驚呼,就連獨孤妍也是一臉吃驚之色,她神色變幻了幾下,說道:"你們在這里等著,我出去看看."

"媽,我們一起去."陳小刀急忙說道.

他還擔心敵人沒有撤退,而且與母親剛剛重逢,他有些舍不得分開.

獨孤妍看了他一眼,搖頭道:"此處對你來說是洞天福地,很適合修行,我很快就會回來的,放心吧."

陳小刀還要再說什麼,卻見一道青光一閃,一道劍意橫空而生,下一刻,劍意遠去,獨孤妍的身子也仿佛被這代劍意所帶,消失在眼前.

"我……我靠!"

陳小刀當場懵逼,渾身熱血狂湧,起了一身雞皮疙瘩,汗毛也根根倒豎了起來.

這……這是什麼神通?

這尼瑪比所謂的飛劍似乎更加牛逼啊.

這是禦劍而行嗎?

老媽竟然這麼牛叉,竟是動念之間便可駕馭飛劍,瞬間消失在眼前?

(本章完)

上篇:第1119章 祠堂前    下篇:第1121章 迷霧重重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