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無敵妖孽兵王第777章 人性,人心   
  
第777章 人性,人心

劍網不完全是劍網.

白戰鴻突破劍網之後,雖然感覺到身上衣褲都只剩下了前面的部分擋著,背後一片冰涼,一片火辣辣的刺疼,但他依然可以清晰的感受到背後的劍傷一共有九道.

三橫三豎,形成了一張很小的劍網.

雖然初具皺形,但威勢已不容小覷,因為他是白戰鴻,他的意識境已經足夠強大,連他都能被對方的劍網傷成這樣,打的如此狼狽,可以想象這樣的招數用在其他修煉者身上將會是多麼恐怖的事情.

尋常金身境中期甚至後期的強者遇上這樣的攻擊,只怕都只能束手待斃.

可如果讓這女子繼續成長下去,變得更強,將來天下還能有幾個人可以與之抗衡?

白戰鴻倒抽了一口冷氣的同時,想到對方破掉自己那一劍時所用的手段,心里再次震撼不以.

不僅僅是意識境邁入了修神境,就連肉身境,這龍家的女子也強橫到可怕,並指成劍,便破了自己凝聚的劍體,戰力之強,當真不可小覷.

龍家,果然是深藏不露的超級恐怖家族,不愧為東方最強最神秘的家族,除了師傅龍在天之外,竟還有這種妖孽級的天賦人才.

"你們想要干什麼?"

腦中思緒電閃,白戰鴻卻處變不驚,落地之後憤怒的望著樓上沖下來的肖邦河與程劍,更裝作不認識龍天驕的望向龍天驕.

實際上他的確不認識龍天驕,雖然現在知道對方就是龍天驕,但以前從沒見過.

"想要造反嗎?"白戰鴻憤怒的沖肖邦河與程劍咆哮著,然後望向龍天驕道:"你又是誰,為何要對我出手?"

肖邦河眸中閃爍著濃烈的殺意,盯著白戰鴻道:"你欺師滅祖,大逆不道,身為師傅首席弟子,我肖邦河今日便為師傅報仇,清理門戶."

程劍也跟著說道:"不錯,白戰鴻,你狼子野心,師傅對你恩重如山,你卻大逆不道,吞噬了師傅的一身本領,我等身為師傅弟子,自當清理門戶,送你去下面向師傅賠罪."

"胡說,師傅對我恩重如山,于我白戰鴻而言便是恩同再造,我怎麼可能欺師滅祖干出如此大逆不道的事情?"白戰鴻大聲呵斥著,說道:"當日師傅本是想要以秘術借用我的意識神念,但後來卻不慎出了岔子,師傅為了保我導致他自己走火入魔……"

就在白戰鴻侃侃而談的時候,街中央的龍天驕開口打斷了他,望著他道:"我代表龍家取走屬于我們龍家的一切,你若是自廢武功,讓我剝奪走你的精神意念,便可留你一條性命."

白戰鴻聞言不由得哈哈狂笑起來.

他英俊的臉上帶著幾分猙獰之色,眉宇間流露出了前所未有的憤怒與不甘.

憑什麼?

憑什麼你們要拿走就拿走?

當初龍在天對自己也是不安好心,不知用了什麼手段,蠱惑自己答應他讓他進入自己的識海空間奪走意識念力,若非自己反應及時,只怕那次就成為了白癡.

現在,龍天驕又是一樣的態度.

這一切都讓白戰鴻無比反感,無比憤怒.

憑什麼老子辛辛苦苦得來的東西就要白白送給你們?

即便是龍在天的東西,也是老子冒著生命危險搶奪過來的,現在卻要讓老子交出來,這是哪門子的道理?

人心皆有善惡,一念向善,一念成魔.

白戰鴻的遭遇逼迫著他一步步走到今天,現在被肖邦河與程劍背叛,又聽聞了龍天驕這番話語,讓他想到了往日的種種,想到的都是他的委屈與無奈.

思及天之驕子的自己被陳小刀拉下神壇,為了強大,服用基因藥液,成為了基因戰士,再之後,又被龍在天帶走,接觸到精神層面的修煉,成為強者高手,但最終卻差點成為龍在天的食物,為他人做了嫁衣.

再到此刻,被人背叛以及龍天驕那種高高在上要取走他身上一切的態度,白戰鴻的臉色變得無比猙獰.

心中陰穢黑暗的一面徹底爆發.

"哈哈哈哈,我白戰鴻走到今天,所有的一切都是我自己拿命換來的,憑什麼你要拿走就拿走?"

白戰鴻抬頭望著龍天驕大笑著,眸中一片寒光,渾身上下只有滔天怒意與怨念.

長街之上,人群湧動,無數人都只覺得寒風突然席卷而來,整條街道都像是一下子從夏天進入了冬日.

殺意縱橫,天地色變.

"我就在這里,命也好,你們龍家的東西也罷,要拿便盡管過來拿吧!"

白戰鴻沖龍天驕大聲咆哮著,龍天驕神情有些濃重.

肖邦河望了她一眼,抬起了手中那把刀.

就在這時,白戰鴻出手了.

如同之前肖邦河沒有征兆的向他突襲一樣,白戰鴻剛剛明明是沖著龍在天在說話,在咆哮,可身軀卻突然間沖向了肖邦河和程劍.

他沒有逃,竟是選擇了一戰!

他曾經是戰場上的王者,公子白這個稱呼讓傭兵界很多人聞風喪膽,他更是天刀內門的強者高手,如今融合了部分龍在天的神通手段,雖然受傷,可戰斗力卻依然不容小覷,身為戰士,他豈會不戰而逃?

至少,在他眼中,龍天驕加上肖邦河和程劍這樣的組合,還遠遠及不上那日齊云山半山腰上的陸行舟.

這三人,還沒資格讓他白戰鴻不戰而退.

沖將而出的白戰鴻對著舉刀的肖邦河就是一拳.

肖邦河的刀竟有些來不及劈出去,便被白戰鴻這一拳封死了路線.

直到這一刻肖邦河才真正清楚自己與這位小師弟之間的差距.

原來除了突襲,自己竟沒有與之正面戰斗的資格.

肖邦河心中略顯沮喪,但他神情不變,左手成拳,以最驕傲的姿態正面一拳揮舞而出.

他擅長的就是拳道,既然師弟出拳,那麼他也出拳以對.

他不能退,一旦退,身後的程劍師弟就糟糕了.

而且,他不退,便可以給師弟出手的機會,更何況以讓大小姐出手重創白戰鴻.

這就是肖邦河,一個擁有自我堅持且淳樸剛正的男人.

肖邦河的想法很好,只是他身後的程劍卻沒有與他並肩作戰的意思.

當白戰鴻向他們撲過來的時候,程劍眸中閃過了一抹恐懼,于是他不戰而退,選擇了讓大師兄為他擋道,自己卻逃走.

白戰鴻笑了起來.

"轟!"

兩顆拳頭悍然轟擊在一起,白戰鴻的身軀向一旁橫移了出去.

肖邦河足下地面龜裂,他魁梧的身軀連續向後倒退了好幾步才穩住.

"師弟小心!"後退之中,肖邦河看到了白戰鴻嘴角的笑容,看到了他移動的方向,大聲提醒著.

但一切都遲了.

程劍早已心生懼意,便沒有了一戰的勇氣.

白戰鴻並指為劍,真氣與意念駕馭的天地勁氣合二為一,一道凝實無比的劍體如閃電般沒入了程劍胸膛.

"噗!"

鮮血從程劍後背心激射而出,他眼中帶著濃濃的恐懼,抬頭望向白戰鴻,眸中瞬間閃過無比複雜的神色,最多的是不甘與不敢置信.

"凡背叛我的人,都得死!"

白戰鴻憤怒的咆哮著,瞥了一眼程劍之後,殺氣如虹,扭頭望向肖邦河.

上篇:第776章 街中美女    下篇:第778章 是時候做個了結了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