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無敵妖孽兵王第35章 寶寶心里苦   
  
第35章 寶寶心里苦

東城區公安分局.

審訊室里,陳小刀眯著眼睛,一副無精打采的樣子坐在那里.

對面,幾名負責提審他的警察都是一臉怒意與無奈,尤其是其中一名四十來歲的女警,更是氣的胸口急劇起伏,一副恨不得沖上去撕了陳小刀的架勢.

"你們這管飯不?我不是犯人,頂天了也就是一個犯罪嫌疑人,總不能不讓我吃飯吧,我要是沒罪,就是遵紀守法的國家公民,你們這樣對待我是犯罪的知道嗎?"陳小刀眯著眼睛向其中一名審訊官說道.

那中年女警再也忍不住,噌地一下站了起來,指著陳小刀罵道:"小子,像你這種油條我見得多了,別在這里打哈哈,我告訴你,不說你毆打高洪波高總以及他們房地產公司那些人的罪名,單憑你毆打執法人員這項罪名,你就得在牢房里呆個一年半載的."

陳小刀嚇了一跳,望著那中年女警道:"大媽,你別汙蔑我,我什麼時候毆打執法人員了?"

大媽?

另外兩名審訊陳小刀的警察當場傻眼了.

誰不知道王大姐是警局出了名的潑辣,你小子倒好,竟敢叫她大媽,好吧,人雖然看上去有點顯老,可她也才四十歲出頭,你丫二十四五歲的大小伙子了,竟然叫人大媽.

這……也忒損了吧!

"呀呀呀……"

中年女警暴跳如雷,手舞足蹈,被陳小刀一句大媽叫的七竅生煙,潑辣形象毫不掩飾的展現了出來,略顯肥胖的手重重拍在桌子上,直接站起身來就要往陳小刀這邊沖來.

"我撕了你這張爛嘴."女警大叫道.

還好旁邊兩位警察出手的快,急忙將她拉車住,其中一個高高瘦瘦戴著眼鏡的年輕警察急忙勸說道:"王姐,您別生氣,別生氣,咱們這是審訊呢,別被犯人影響了情緒."

陳小刀不樂意了,望著那名眼鏡男:"眼鏡兄,說話得有依據啊,我怎麼就成犯人了,我這是作為一個良好市民配合你們警察辦案好吧,法院沒有審判之前,我是無罪的."

眼鏡兄額頭開始冒汗.

自他們進來對陳小刀審訊已經過去了半個小時,可這半個小時他們的審訊是一點進展都沒有.

陳小刀總是與他們打太極,要麼一問三不知,全盤否認他們針對性的提問,要麼就是打哈哈,顧左右而言其他,反而讓他們被陳小刀牽著鼻子走.

陳小刀的戰術很簡單,拖延時間.

因為他能透視,能看見對面玻璃牆的那頭辦公室里齊偉龍與周邦勇說話的口型,知道他們很想早點給自己定罪,更通過他們的對話得知孫曉冉已經讓律師過來保釋他來了.

既然孫曉冉都親自出手要救自己了,陳小刀便索性等著,看看孫曉冉有什麼手段,所以為了配合孫曉冉的營救行動,他在這邊故意拖延時間.

陳小刀在這邊審訊室將審訊他的那幾個工作人員折騰的暴跳如雷卻拿他一點辦法都沒有,可實際上他卻一直都盯著對面玻璃後方的那個監控辦公室.

在那邊,齊偉龍似乎接到了一個電話,然後臉色就變得難看起來,周邦勇問他出了什麼事,齊偉龍沒說,而是直接通過內部通訊向審訊室的幾個人下達了命令:"別的先不管,問他襲-警的事,速度要快."

陳小刀通過唇語讀懂了齊偉龍下達的這條命令,心里頭則活動開了.

貌似他們是沒准備調查自己毆打高洪波的事了,至于那所謂的商業暴力案件,似乎也不打算問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難道孫曉冉真的有什麼神通手段,來救自己了?

雖然對今天發生的事情陳小刀沒怎麼放在心上,可他也知道這件事情想要解決,可能會有些麻煩.

不過陳小刀是個豁達之人,既然孫曉冉有可能幫自己解決了商業暴力案件這個事兒,那麼接下來他只需要應付'襲-警’這條罪名就行了.

果然,就聽坐在那里的另一名稍微穩重點的男警察一臉嚴肅的向陳小刀道:"除了以上的商業暴力案件之外,我們警隊之前去帶你回警局的一名工作人員控告你暴力襲-警,對于這件事情,你有什麼想說的?"

"襲-警?還是暴力襲-警?"陳小刀愣住,然後反問道:"什麼時候的事情,是我拒絕配合警察同志的調查,還是被帶上警車之後的事?"

"在警車上."審問的那名警員有些惱怒的盯著陳小刀說道.

陳小刀哦了一聲,雙手抬起來,用手在腦袋上輕輕拍了一下:"哎呀,之前喝多了,還真有點不記得了,不過您這一提醒,我想起來了."

那警員見陳小刀這麼說,精神一振:"這麼說,你是承認襲-警這個罪名了?"

陳小刀頓時苦著臉道:"冤枉,草民冤枉啊."

"啪!"

那名中年警員大怒,一巴掌重重的拍在桌子上,氣的臉色鐵青的瞪著陳小刀呵道:"你……你給我閉嘴,你以為這是拍古裝片是吧,嚴肅點,這里是公安局."

一旁的眼鏡兄也傻眼了,這小子還真他麼是個活寶,還草民冤枉,我他麼還寶寶心里苦呢.

"寶寶心里苦啊."眼鏡兄剛剛這麼想著,陳小刀就哭訴起來.

只見他高高舉起雙手,那副鎖著他雙手的手銬便變得十分亮眼刺目.

"我從公司出來,跟著幾位警察同志上車的時候就被以犯罪嫌疑人的身份上了手銬的,各位警察同志都是正規警校出來的吧,而且還都是干刑偵的,都是保護市民的優秀警員,試問我雙手被拷著,當時又喝醉了酒,哪里還有能力反抗,又哪里能構成襲-警的事實啊.寶寶是真的心里苦啊."

陳小刀的話令審訊室里的幾個警員被問的面面相覷,啞口無言.

是啊,帶隊去抓陳小刀的可是刑偵隊的副隊長周邦勇,那可是曾經投手抓捕過很多窮凶極惡之徒的優秀警員,這樣的警員,怎麼可能被一個帶著手銬的人襲擊而且造成重傷呢?

審訊室對面的那間辦公室里,感受著副局長齊偉龍以及其他幾名同事望向自己的眼神,周邦勇一張臉漲紅成了豬肝色.

陳小刀口口聲聲說寶寶心里苦,周邦勇知道那厮完全是裝的.

真正寶寶心里苦的人,是他周邦勇啊.

尼瑪,堂堂刑偵隊的副隊長,竟然被上了銬子的陳小刀痛扁了一頓不說,若非隨隊的警員反應得快將陳小刀給電暈過去,他只怕連小命兒都交代在來時的路上了.

這他麼是恥辱啊,天大的恥辱!

甚至,現在這不僅僅是他周邦勇個人的恥辱,更是整個東城區公安分局的恥辱了.

人家戴著手銬呢啊,而且還說當時是醉酒狀態,你怎麼就被打成這樣了呢.

還告人家襲-警,可現在好了,人家舉著雙手,讓那刺目的手銬在你們面前晃蕩著,說他戴著手銬干不過刑偵隊的副隊長,你還怎麼告?怎麼好意思告下去?

不告,心里苦.

繼續告下去,可你周邦勇甚至東城區分局的臉面也要隨之丟光了.

于是,周邦勇用可憐無比的眼神望著齊偉龍,眼神之中都已經帶著祈求之色了.

意思很明顯,這……還告不告啊?

您真要堅持讓我告下去,到時候可不是丟我一個人的臉啊,等到整個公安系統都知道了這事兒,不僅是說我周邦勇無能,更會讓人說是整個東城公安分局的人都是慫貨啊.

上篇:第34章 我說不告就不告    下篇:第36章 幾個意思啊?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