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踏星第六百四十九章 山海道場   
  
第六百四十九章 山海道場

白騎士收回目光,抬腳,踏地,波紋擴散,陸隱眉毛一挑,有不好的預感.

下一刻,兩旁山谷蹦碎,巨大聲響震動空間,河流都開裂.

"你干什麼?"陸隱急了.

白騎士冷漠開口,"隨你走不走",說完一躍而起,朝著一個方向而去.

陸隱無奈,只能跟上,這麼大動靜說不定就能引來強者,要知道,第六大陸除了域子,肯定有媲美百強戰榜前十的高手,那些人估計也會參與到這場戰爭中,很容易碰到,碰到就麻煩了,這個女人是認准了自己不敢留下.

"你剛剛說的降臨的地方是什麼意思?"陸隱問道.

"道源宗以道蒲降臨並非只能是山門外,山海是獨立的個體,只要通過考驗,即可在山海降臨"白騎士回道.

"山海?"陸隱聽著耳熟,好像誰說過.

白騎士沒有解釋,只是帶著陸隱朝一個方向飛去.

剛剛的山谷廢墟外,另一個方向,農在田嚇得心都要跳出來了,他之前僥幸逃過一劫,差點死在尚榮手下,埋在土里好幾天,好不容易清醒,找到個非常隱蔽的山谷准備藏幾天,藏到時間結束,哪知剛接近山谷,山谷就崩潰了,那一閃而逝的星能波動讓他心顫,騎著鋤頭就跑了.

摸著鋤頭,他很憤怒,那個混蛋居然把他另一個鋤頭偷走了,混蛋,混蛋.

就在白騎士昏迷的那幾天,道源宗又發生了幾場大戰,拜血域域子南燕飛遭遇第五大陸十決不死鳥,一戰未分勝負,雙方各自避開.

燃血域域子狄法遭遇第五大陸十決一個瞎眼男子,被重傷,逃遁,而那個瞎眼男子屠殺了周圍不下三十名第六大陸修煉者.

戰武域域子,鑄器世家掌器者遭遇十決戰王刑開,一戰打的天崩地裂,最終結果無人知曉,戰場也沒有找到兩人身影.

除了域子與十決的戰爭,第六大陸還出現了不少宙之印照者家族的傳人,還有人屠這種僅次于域子的強者,道源宗廢墟戰況越來越激烈,有人傳言,秘祖域域子即將進入,一旦這些域子壓不了十決,或許,各大家族會請出道源三天.

藏經閣,秋寒擎睜眼,看向晏小靜.

上次進入藏經閣,晏小靜似乎有所感悟,此次再進來依然要來藏經閣.

對秋寒擎來說,晏小靜如果能領悟什麼對他也有好處,畢竟這個女人肯定屬于他.

不過時間就快結束,晏小靜依然沒有領悟到什麼,他有些失望.

昂首望了望四周,藏經閣聚集了不下百名修煉者,這些人中大部分原本不在藏經閣,就因為外界殺戮太多,迫不得已躲入了藏經閣,導致藏經閣如今人數越來越多.

藏經閣不是個戰斗的好地方,因為星能波動很容易引起遠古文字的異變,所以只要躲入藏經閣,幾乎都是安全的.

想起外界戰爭,秋寒擎都有些發憷,與他齊名的另一個宇之印照者家族的傳人就在昨天死亡,他也是聽別人議論才知道的,死在一個瞎眼十決手中,連反抗能力都沒有.

秋寒擎自問自己跟那人實力差不多,如果當時自己也在場,估計也活不了.

他決定這段時間盡量不來道源宗,否則如果哪個十決缺心眼賭在道蒲廣場上,那就結束了.

突然地,他所在的遠古文字上多了一個人,一個年輕男子.

秋寒擎下意識想出手,此人距離他太近了,等等,太近?這麼近的距離自己居然沒發現?直到臨身才發現,不對勁.

"抱歉,打擾了"年輕人對秋寒擎笑了笑,一躍而起朝著藏經閣外走去.

秋寒擎點點頭沒有說話,眼看著年輕人走出藏經閣,他目光看向藏經閣深處,那個年輕人,是從里面走出來的,越深入藏經閣,遭遇的古文字越多,危險也越大,很少有人能安然從藏經閣深處走出,剛剛那個人,做到了,因為他前方相當一段距離本來是沒人的,只能證明那個人在藏經閣深處.

一個陌生的可以深入藏經閣的強者,一個接近自己,自己卻無法發現的強者,這種層次讓秋寒擎想到了一個可能,他的實力算是僅次于域子,那個人,或許就擁有域子的實力,三祖九域,九大域子自己幾乎都看過樣子,沒有那個人,這麼說,那個人很有可能,是第五大陸十決.

想到這點,秋寒擎就遍體發寒,自己居然跟第五大陸十決擦肩而過,還離得那麼近.

"秋寒大哥,你怎麼了?"不遠處,晏小靜溫柔的看著秋寒擎,關心問道.

秋寒擎勉強一笑,"沒什麼,小靜,領悟了嗎?".

晏小靜搖搖頭,"對不起,秋寒大哥,耽誤你時間了".

秋寒擎還慶幸,否則如果真有領悟,那個十決肯定會出手,"沒關系,這次不行,我們下次再來".

晏小靜抿了抿嘴,點點頭,笑道"秋寒大哥你真好".

秋寒擎笑了笑,有點著急,希望時間趕緊到,然後離開.

白騎士帶著陸隱通過三道光柱,一路上很順利的沒有遇見任何人,最終來到一座諾隱諾現的山腳下.

前方高山看不見頂,環繞霧氣,時而出現,時而消失,陸隱回頭看向後方,光柱外是大海,陣陣波濤聲湧入耳中,這就是山海.

他想起來了,白公子提到過九山八海,這就是其中之一吧,據白公子說的,唯有祖境強者可開山辟海,九山八海,代表了九位祖境強者,代表了道源宗最大的傳承地.

他當然不信道源宗有九位祖境強者,否則當初就不會敗給第六大陸,但一兩位還是有的,這座高山之內,或許真的有祖境強者傳承.

白騎士走在前面.

陸隱趕緊跟上,"聽說山海有祖境強者傳承,你就這麼放心帶我來了?".

"誰都可以來,帶不帶你無所謂,憑你的實力沒本事跟我搶傳承"白騎士毫不客氣道.

陸隱不服,"現在是這樣,以後可未必".

白騎士停下,看向陸隱,認真道,"到那個時候,我會宰了你".

陸隱不說話了,看得出來這女人是認真的,畢竟涉及到最頂級傳承.

"七哥,這里真有祖境傳承?本候不信,這麼容易就能看到?要知道,無上祖傳承至今都沒人知道在哪,無上祖之皮看一眼就暈"鬼侯道.

確實,無上祖傳承才更靠譜,但這里是上古道源宗,或許真的有祖境傳承.

咔擦一聲,地上白骨被踩碎,道源宗經曆遠古一戰,到處都是白骨,但這些白骨居然沒被歲月侵蝕化為灰燼,證明這些人生前都是強者,他很好奇道源宗巔峰時期,究竟有多少強者,何等輝煌.

高山范圍多大,有多高根本看不見,即便以他修煉者的視力都看不見,反正就像擎天之柱,支撐著這一方空間.

越接近,看的越清晰,頭頂不知道多高的地方,天空漂浮著好幾片陸地,由于不知道多高,所以無法確定陸地大小,而在陸地之上則被霧氣隱藏.

眼前最壯觀的景象就是一道裂縫將整座高山一分為二,宛如一線天.

白騎士忽然停下,指著天空,淡淡道"那一片陸地看到了嗎?".

陸隱抬頭,順著白騎士手指的方向看去,"你是說最接近山的陸地?".

"飛上去,那里也有道蒲廣場,只要進入,下次出現可直接來到那里"白騎士說道.

"你就是在這里降臨的?"陸隱詫異.

"飛上去,如果飛不上去,我宰了你"白騎士淡漠開口.

"我為什麼一定要在這里降臨".

"這是命令".

"你沒資格命令我".

"凡歸屬于十決評議會,星空戰院學生會,外宇宙青年評議會","行了行了,我知道了,都說三遍了,你也不嫌累"陸隱無語的打斷.

被打斷說話,陸隱明顯感覺到她有點不爽,他很想知道這時候這女人面罩下那張可愛精致的小臉是什麼表情.

摸了摸鼻子,陸隱抬頭望著幾片陸地,"聽你的口氣,那片大陸不容易登上,我可沒把握",說完,他一躍而起,朝著高空飛去.

白騎士目光閃爍,之所以帶此人來這里,是因為憑她一己之力很難得到祖境傳承,必須有幫手,其他十決她不放心,與此人之間有個溫蒂宇山作為紐帶,再加上也算經曆過生死,勉強放心,只希望此人可以登上陸地.

與血瘋子一戰,此人能硬抗精氣神壓迫,應該可以登上.

祖境代表了修煉極致,對于所有人來說,祖之一字,相當于天,祖境,可換天,他們本身,也就代表了天.

道源宗九山八海的傳聞不管是真是假,眼前這座高山就是祖境強者道場,是祖境強者開辟而出,登上,等于登天,登天要面臨的是天之威壓.

陸隱此刻就感受到了這股威壓,越往上飛去,壓力越大,這是對精氣神乃至肉體的壓迫力,對整個生命層次的壓迫力,說實話,這種壓迫力,陸隱不陌生,他經曆過不止一次,印象最深的一次就是金色海洋空間爬山,也是爬山,那次遇到了木先生,實現了極境時期的肉體蛻變,真正成為極境無敵.

而這次,他面臨的是天的威壓,如果在遠古,他能這麼一直往上,或許可以看到代表天的祖境強者,而今卻只有空曠的陸地.

上篇:第六百四十八章 生命流逝之毒    下篇:第六百五十章 干脆的回答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