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踏星第六百四十七章 誘人的療傷   
  
第六百四十七章 誘人的療傷

陸隱無語,他想離開,但沒把握直接沖破宮殿虛影的封鎖,這是白騎士十大天賦合一的異像,能與血瘋子的血蓮花,尸龍以及尚榮制造的白色太陽相撞,根本不是他可以擋住的.

盡管白騎士重傷,但三天時間她也緩過來一些,陸隱沒把握對付.

早知道在她醒之前走就好了,干嘛要等到現在.

背對著十決,陸隱還是很忐忑的,他直接運轉天星功,防止被偷襲都不知道.

白騎士見陸隱轉過身,也沒有釋放場域,呼出口氣,體表星能沸騰,隨後將穿在身上的盔甲一一剝離,手臂,胸前,頭上的盔甲很容易掉落,唯有腿上還有後背的盔甲,剝離的一刻就像撕了一層皮.

尚榮的力量在于分解,那枚白色太陽帶給她巨大傷害,將她後背還有大腿上部分皮膚分解,部分血肉與盔甲黏到一起,帶來的疼痛非常強烈.

恩,白騎士悶哼一聲,喘著粗氣,緩緩剝離腿上的盔甲.

陸隱臉色怪異,她在干什麼?這種喘息,這種悶哼,讓人想到某些場景,他很想回頭看看,卻不敢.

恩,白騎士痛苦的聲音變大,剝離了後背盔甲,抬頭看向陸隱,見他沒有回頭,咬了咬牙,以星能將最後一片盔甲剝離,鮮血順著後背流淌在地,染紅了地面,並順著河流流向遠處.

白騎士手一招,有著猩紅色血液的河流倒卷被甩上岸,他們這個地方也算隱秘,不能因為河流中的血液被人順流而上找到.

如今,白騎士全身上下只有臉上帶著面罩,其余地方盔甲全部剝離,只剩一層薄薄的紗衣,以及後背,腿上大片撕開的血肉.

自盔甲內取出藥粉灑在腿上,無效,藥粉剛剛接觸血肉就被分解,一絲絲白色于傷口游走,白騎士暗歎,果然如此,這是尚榮的力量,還有殘留,不解決這股力量,她無法治愈傷勢.

與血瘋子還有尚榮一戰,她體內星能所剩不多,靠吸收游走天地間的星能根本不滿足驅逐尚榮力量的要求,如今只有一個辦法,就是陸隱,此人星能充沛,而且是解語者,這也是她把陸隱留下的原因.

"可,可以了"白騎士低聲道,聲音有些虛弱.

陸隱迫不及待轉身,一眼望去,看到的已經不是身穿盔甲,威風凜凜的十決白騎士,而是一個受了重傷的柔弱少女,雖然臉上還帶著面罩,但不妨礙那股虛弱的美感,這一刻的白騎士,不,應該說靈宮,沒有了那種凌冽氣質,反而有著女人的柔美.

染血的紗衣包裹酮體,雪白的大腿和後背裸露大片傷痕,還有血液流淌,白色玉足踩在石子上,五根晶瑩剔透的腳趾與流淌在地的血液相輝映,令人炫目,這一切構成一幅極具沖擊力的美人重傷圖,看的陸隱都呆住了,他從沒看過這種景象.

如果把面罩摘了就更完美了.

"你把面罩摘了"陸隱不自覺開口.

白騎士目光森寒,撿起石子砸他.

他頭一歪再次躲開,尷尬咳嗽一聲,"把我留下干嘛?".

白騎士臉色難看,低頭虛弱道,"我傷口上殘留尚榮的力量,我要你以解語手段化解".

陸隱靠近,鼻中聞到刺鼻的血腥氣,卻也有一股奇異的幽香撲鼻,這個女人顯然不是噴香水化妝的人,那這股香氣,是她的體香.

陸隱長這麼大,第一次接吻是明嫣,他的感情經曆幾乎空白,所以時常被納蘭妖精調戲,而今面對一個半裸女子,他動作不免有些僵硬,"具體,具體怎麼做?".

"你是解語者,還要問我?"白騎士怒斥,被一個男人這麼接近,還是這種樣子,讓她有些不知所措,氣自己不爭氣,也氣這個男人廢話那麼多,此刻她腦中一片混亂,也不知道在想什麼,尤其當這個男人的氣息傳來,那股熱量讓她慌亂了.

從小到大,她是天之驕子,別說重傷,輕傷都很少有,她的強大注定同輩只有那幾個人可以匹敵,而那幾人也因為互相忌憚,從沒有完全交戰過,這是她第一次如此重傷,也是第一次,被一個男人靠這麼近,近到她下意識就想拍死這個人.

陸隱壓根不知道白騎士心中所想,否則絕對不接近,他如今的行為等于游走在生死線上,對一個思想混亂的女人來說,做事是不需要邏輯的,因為連她自己都不知道會做什麼.

蹲在白騎士身側,陸隱盯著她大腿看,好白,好嫩的樣子.

白騎士急了,"快點".

陸隱凝重道,"這是尚榮的力量,憑我的解語手段哪怕可以化解,也沒那麼容易,你忍著點".

白騎士看向一邊,一縷發絲垂落,沒有回答.

陸隱想了想,抬手,然後按在白騎士大腿上,入手清涼滑膩,白騎士一驚,一掌拍向他,陸隱早有准備,天星功運轉,白騎士一掌看的分毫畢現,輕易躲避,掌風掠過虛空轟在對面山壁上,將山壁轟出一道深深的掌印.

"你瘋了,我在救你"陸隱低喝.

白騎士瞪著他,"別碰我".

"不碰怎麼救你?".

"解語要碰我嗎?你找死".

"這是尚榮的力量,我說過了,沒那麼容易解語".

白騎士與陸隱對視,惡狠狠互相盯著,最終,白騎士冷哼一聲,再次轉頭看向另一處,只是臉色多了一絲紅色.

陸隱松口氣,"真是替母老虎拔牙".

白騎士眼睛眯起,沒有說話,也不看他.

尚榮的殘留力量不多,陸隱場域釋放,與天星功聯合,星能緩緩接觸白色力量,剛一接觸,星能就開始被分解,陸隱大驚,好霸道的分解力量,不愧是能跟十決對拼的域子,慢慢來.

他把尚榮的殘留力量當成解語殺機,一點點消磨,尚榮哪怕比他強得多,但畢竟只是殘留的力量,一個小時後,所有殘留力量被分解消失.

陸隱松口氣,好了,他有些不舍的抬起手,白騎士大腿的滑膩讓他留戀,話說,他還是第一次碰女人大腿,好舒服.

"後背"白騎士清冷道.

陸隱挑眉,走到她後背,相比大腿部位,後背的傷痕更大,幾乎一半都被分解,虧她忍到現在,這股劇痛很可怕,而且還在持續分解.

陸隱沒有遲疑,雙手按在她後背,也是一陣滑膩.

接觸的瞬間,白騎士只感覺熱量通過陸隱雙手傳來,陽剛的氣息讓她慌亂,長長呼出口氣,取出藥粉灑在腿上,此次,藥粉發揮了作用,傷口快速愈合.

後背的治療持續近三個小時,直到天色昏暗,陸隱才收回手,"好了,我幫你上藥".

"不用"白騎士冷喝,語氣相當不友好.

陸隱不滿,"我可是又救了你,你就不能對我態度好點".

白騎士淡漠道"還沒好".

"什麼?"陸隱疑惑.

白騎士將左腿抬起,露出玉足另一側,那里也有傷痕,雖然不大,卻依然殘留尚榮的力量.

陸隱很自然伸手抓住她纖細雪白的小腿,另一只手抓住她玉足,開始解語.

白騎士臉色更紅了,今天,她算小半個身子被這個人摸過了.

不過半個小時,白騎士玉足上殘留的尚榮的力量消失,陸隱松開手,再次瞥了眼玉足,不得不說這女人的腳真小,一只手就能握住.

"走遠點,轉過身去"白騎士低喝,瞪著陸隱.

陸隱撇嘴,標准的過河拆橋.

"七哥,本候同情你"鬼侯怪笑.

陸隱沒搭理它.

當天色完全黑暗,白騎士的聲音才傳來,"外宇宙怎麼樣了?".

陸隱回頭,見白騎士將一身的盔甲都穿上,包裹的真跟個騎士一樣,他有點失望,"巨獸星域入侵鐵血疆域,很多人戰死了…".

陸隱把自內外宇宙隔絕後,發生在外宇宙的一些大事說了出來.

白騎士就這麼靜靜聽著,不時問一兩句,大多是陸隱在說,她在聽.

"溫蒂的秘術是哪里來的?"白騎士奇怪問道.

陸隱看著她,"我不知道".

白騎士淡漠道"各有各的機緣,有了秘術,她完全可以嘗試進入百強戰榜前十,未來,或許有可能得到進入這里的機會",說到這個,她奇怪看向陸隱,"你是怎麼得到道蒲的?".

"巧合"陸隱回道.

白騎士沒有追問.

"內宇宙怎麼樣了?"陸隱問道.

白騎士冷漠寡言,"被入侵,開戰".

"具體呢?"陸隱追問.

白騎士沒理他.

陸隱無奈,十決真高傲,"入侵地點在哪?".

"墜星海".

"墜星海?"陸隱驚訝,很意外.

"墜星海連通第六大陸"白騎士再次說了一句,隨後不管陸隱怎麼問,她都沒說關于入侵戰爭的半個字.

至于陸隱想知道的那些朋友的情況,問也白問,白騎士的層次,他那些朋友夠不上.

"對了,當初你為什麼把溫蒂帶去萬劍山?"陸隱很好奇,如果白騎士是個男子,喜歡溫蒂,這麼做很正常,但她是個女人,這就奇怪了.

"與你無關"白騎士冷冷道.

上篇:第六百四十六章 靈宮    下篇:第六百四十八章 生命流逝之毒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