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踏星第六百四十六章 靈宮   
  
第六百四十六章 靈宮

陸隱提著白騎士走了半天,終于找到一處藏身地,那是兩座高山之間的縫隙,內部流淌著河水,他把白騎士仍在地上,坐了下來.

這一趟真危險,尚榮,血瘋子,白騎士,真武夜王都遇到了,稍有不慎可能就完蛋,也算運氣好,活了下來.

距離時間到還有幾天,順利渡過這幾天就可以回到第五大陸,但下一次呢?他不可能放棄鼎內戰技,明明有辦法領悟卻不來,對陸隱來說是折磨,他迫切需要強大戰技,但這里已經成為最危險的戰場.

看了看白騎士,連十決都這麼慘,更不用說他了.

不知道溫蒂宇山如何了,希望不要出事,這時他有點後悔把道蒲交給溫蒂宇山.

誰也沒想到道源宗會成為年輕一輩最殘酷的戰場.

現在的自己還沒有資格加入這片戰場.

多久沒有像現在這麼無助,自從宇宙戰甲升級後,即便面對啟蒙境都無懼,這種感覺真是懷念.

再次看了看白騎士,這家伙不會死了吧!他走過去,想了想,伸手掀開白騎士臉上面罩,想看看他死沒死.

隨著面罩掀開,露出一張精致無暇可愛的美麗臉龐,陸隱呆住了,這,這,這不是女人嗎?

他松開面罩,呆呆望著躺在地上面色蒼白的白騎士,十決白騎士,是女人?

即便看見真武夜王,陸隱都沒有太驚訝,但如今他是真的被驚到了,誰能想到以白騎士為名的十決,居然是個女子,是女子也就罷了,居然還是個面容如此精致美麗可愛的女子.

他見過很多美女,不管是溫蒂宇山還是納蘭妖精,或者明嫣,白雪,眼鏡霧子等等,他們有的是英氣美,有的是嫵媚,有的是純潔,有的是可愛,氣質跟她們的名字基本都相稱,但眼前這個差別就大了.

騎士給人的感覺是正直,可靠,是一種宏觀的印象,沒人會把精致可愛與騎士掛鉤,這反差也太大了.

他聽過白騎士名為靈宮,靈宮,貌似也不太像女人的名字吧!

陸隱盯著白騎士臉龐看了好一會,有種不真實的感覺,忍不住抬手,靠近,然後摸到了她的臉龐,甚至捏了捏嘴巴,是真的.

突然地,白騎士睜眼,雙目冷冽的盯著陸隱,而陸隱此刻手指還捏著她嘴巴,頓時尷尬了.

如果有人問陸隱活到現在最尷尬的情況是什麼,他一定毫不猶豫的說是捏住十決白騎士臉蛋的一刻,放眼宇宙,包括第五大陸,第六大陸,誰能捏住十決的臉?他是第一個,應該也是最後一個.

緩緩收回手,陸隱咳嗽一聲,"如果我說我是為了看看你的傷勢,你信不信?".

白騎士冷冽的盯著他,目光森寒.

陸隱再次咳嗽一聲,"那個什麼,我是第五大陸的人,你認識溫蒂宇山吧!".

白騎士冰冷的目光掠過陸隱,看向天空,"這是哪里?".

"道源宗"陸隱脫口而出,見白騎士盯著他,連忙道"具體在哪我不知道,但距離你跟尚榮戰斗的地方有段距離,而且隱秘,應該沒人能找到".

白騎士單臂撐在地上,拿起面罩重新戴了起來,"我要療傷,不准接近我,不准碰我,否則,我讓你死的難看",說完,艱難坐起來,安靜了.

陸隱看著他,伸手晃了晃,收回目光,什麼療傷,應該是又暈了,受那麼重的傷,不暈才怪.

不過白騎士是女人這件事給他的沖擊還是蠻大的,而且還是個面容精致可愛美麗的女子,冷是冷了點,但不知道為什麼,陸隱反而松口氣.

"好好療傷吧,希望你別死了"陸隱淡淡說了一句,看向遠處,開始背誦石壁全文,接下來幾天他是不打算出去了,真武夜王,尚榮都在周圍出現過,九鼎空間估計不安全,還是等下一次再去探尋鼎內戰技.

道源宗天坑,陸隱他們離開後陸續有人進來,也發生過搶奪石壁的激戰,卻沒有再出現類似尚榮那等高手,連人屠那種可以一人獨占石壁的高手都沒出現.

這一天,一名女子步入天坑昏暗的空間,緩步走去,每一步跨出的距離都一樣大,仿佛丈量好了一般.

女子黑色長發齊腰,手持白色長劍,容貌秀麗,有著區別于其她女子的英武之氣,比之溫蒂宇山還要清冷孤傲,怪異的是臉上戴著大大的鏡框,卻沒有鏡片,配合那雙大眼睛,倒是顯得有點呆萌.

沒一會,女子來到掌紋旁,看向辰祖掌印,目光複雜.

女子的裝扮吸引了不少人目光,很少有女子持劍戴眼鏡的,而且那股氣質並非常人,數名男子對視,緩緩接近.

"姑娘你好,可以認識一下嗎?在下鴻武域",一名男子話還沒說完,脖頸出現一道血痕,男子只感覺力氣頓失,緩緩跪倒在地,隨後整個人趴在地上,鮮血染紅了地面.

另外幾名男子大驚,"三弟,你怎麼了?".

白光閃過,幾名男子齊齊倒地,鮮血彙聚,緩緩流淌到了掌印之中.

女子目光平靜,抬頭,一躍而起.

數分鍾後,女子離開天坑昏暗的空間,通過光柱前往其它地方.

沒一會,又有人進入天坑空間,來到掌印外,看到的景象猶如地獄.

原本在天坑內領悟掌印的所有修煉者,一共二十八人全部慘死,無一活口,空氣中都飄蕩著血腥氣.

隨著十決的到來,第六大陸進入道源宗廢墟的修煉者死傷過百人,這些修煉者能得到道蒲,幾乎都來自強大家族勢力,這些人的死亡引起了第六大陸眾多勢力的憤怒,呼籲域子進入道源宗剿滅第五大陸余孽的聲音越來越多.

道源宗廢墟,已經正式成為年輕一輩最頂級戰場.

盡管死傷眾多,卻依然沒什麼人請求道源三天進入,仿佛道源三天已經不屬于年輕一輩,無數人早已將道源三天劃為另類的存在,一種凌駕同輩之上的存在.

白騎士昏迷了三天,直到第四天才醒來.

她醒來看到陸隱靠在石壁旁閉眼休息,想也沒想撿起地上石子就砸去,石子破開虛空咂向陸隱額頭,陸隱陡然睜眼,頭一歪,石子砰的一聲砸入山體內,將山壁砸出巨大裂縫,不少碎石子掉落.

陸隱大怒,"你瘋了".

白騎士冷冷盯著他,"碰過我,你該死".

陸隱張嘴想罵她,但想起三天前尷尬的一幕,抿了抿嘴,"碰過你是我不對,我道歉".

白騎士眼睛眯起,目光森寒.

陸隱警惕,"你不會還想動手吧",他可沒忘記眼前這個人可是十決,力量層次不同,即便有秘術可以轉移攻擊,他也沒把握在十決手下逃生.

還好,白騎士沒有再動手,看了看四周,稍微動了一下,劇烈疼痛自後背蔓延,她悶哼一聲,額頭汗珠滴落.

陸隱看著她,沒有說話.

白騎士再次動了動,一動,劇痛便席卷全身,大部分來自後背,她惡狠狠轉頭盯向陸隱,"轉過頭去,不准偷看".

陸隱疑惑,"干嘛?".

"我讓你轉過頭去"白騎士語氣嚴厲,體表星能擴散,一副隨時要暴走的樣子.

陸隱連忙道"行了,我走了,反正你也醒了,接下來的事就跟我無關,你好自為之",說著就要離去.

"不行,不能走"白騎士突然道.

陸隱迷茫,"為什麼?".

"沒有為什麼,不能走就是不能走,這是命令"白騎士低喝.

陸隱好笑,"命令?你能命令誰?我?我又不是你下屬".

白騎士冷冷看著他,"凡歸屬于十決評議會,星空戰院學生會,外宇宙青年評議會的人,我都可以命令,你也不例外,陸隱".

"你認出我了?"陸隱詫異,為了躲避真武夜王,他可是改變了容貌.

白騎士冷冷道"認識溫蒂的人很多,但知道溫蒂與我關系的沒多少,何況你的樣子改變不大,又能進入這里,猜到你不難".

"既然認出是我,你應該知道我與溫蒂的關系,救你,是看在你把溫蒂帶去萬劍山的恩情,如今你我兩清,我走了"陸隱道.

"我說過,不准走,這是命令".

"沒人可以命令我".

白騎士握拳,目光冷冽,"你敢走,我就宰了你".

陸隱失笑,"我說女人,不講理也要有個限度,我救了你,你還要殺我?".

白騎士怒喝,"不准那樣叫我".

陸隱翻白眼,"行了,我也不叫你了,我走了,你攔不住我".

突然地,四周出現宮殿虛影,輝煌的鍾聲響起,陸隱臉色劇變,原本釋放在外的場域頃刻被碾壓,他感受到了強烈危機,回頭盯著白騎士,"你干什麼?".

"我說過,不准走"白騎士冷冷道.

"你到底想干什麼?"陸隱皺眉,這女人不可理喻.

白騎士目光閃爍,"背對著我".

"干什麼?"陸隱迷茫.

"我讓你背對著我,你沒有反抗的資格"白騎士冷聲道.

上篇:第六百四十五章 第三分靈    下篇:第六百四十七章 誘人的療傷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