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踏星第六百四十五章 第三分靈   
  
第六百四十五章 第三分靈

"你不會是第五大陸余孽吧?"農在田突然想起,警惕盯著陸隱.

陸隱翻白眼,"你見過我這麼弱的第五大陸余孽?".

農在田眼珠轉了轉,"也是,凡能出現在道源宗的第五大陸余孽都有域子的實力,你太弱了".

兩人走了一會,農在田歎息,"你別跟著我,你也看到了,血瘋子都被第五大陸余孽追殺,如今整個道源宗都不安全,我打算躲起來,躲到時間結束就離開".

"我也是"陸隱道.

農在田眨了眨眼,"那你找地方躲呀,跟著我干什麼?".

"不認路"陸隱道.

農在田低吼,"我也不認識路,你別跟著我".

"人多安心"陸隱再次道,語氣隨意,他看中的是鋤頭,那玩意太好用了.

農在田也知道陸隱的目的,氣歸氣,但沒辦法,他也想出手,但眼前這家伙能從血瘋子手里逃出來證明實力不弱,而且看樣子也沒受傷,他沒把握.

兩人又走了一段距離,地上發現三具尸體,從方向上來看,這三人應該都死于真武夜王之手.

農在田看了頭皮發麻,小聲道"兄弟,你就別跟著我了,咱各躲各的不行嗎?".

"我不認路".

"說了老子也不認路".

"人多安心".

"你++".



忽然的,前方一條虛空裂縫蔓延,陸隱一把將農在田抓過來,避過裂縫.

農在田驚魂未定,拍著胸口,"差點被滅".

陸隱拍拍他肩膀,"你欠我一命".

"如果不是被你氣的,老子能看不到裂縫?"農在田怒道.

陸隱沒理他,凝重看著遠處,越來越多的虛空裂縫蔓延,一陣颶風席卷而過,他神色一變,"不好,走",剛回頭,發現農在田已經賊頭賊腦 跨上鋤頭開始溜了,這家伙速度比他還快,但沒關系,有秘術.

農在田砰的一下再次以狗吃屎的姿勢砸在坑里.

"你這混蛋,老子要弄死你"農在田怒吼,頭頂突然傳來巨大壓迫力,他想也沒想取出第二把鋤頭跨坐上去,狠狠沖出,抽空回望了一眼,兩道人影于高空瘋狂對拼,其中一道人影讓農在田顫栗,"尚榮?我++".

陸隱坐在鋤頭上也回頭望去,剛剛他只察覺兩股巨大力量對拼,不知道是誰,而今對決雙方快速接近,他看清了,居然還是白騎士,與他對決的,是尚榮.

看到尚榮,陸隱一陣發涼,他可沒忘記天坑內直接消失的那幾個修煉者,尚榮的實力令人驚懼.

砰,巨響傳出,白騎士砸向陸隱的方向,長槍都脫手了,陸隱避開了,農在田沒那麼好運,被白騎士撞擊地面的余波掃中,剛啟動鋤頭還沒溜多遠就暈了.

沒有了農在田,陸隱也不會用鋤頭,只能扛起鋤頭自己跑.

沒有了鋤頭,他速度慢了太多.

白騎士沖出,再次被尚榮轟飛,還是朝著陸隱的方向砸來.

陸隱無奈,連忙躲起來.

高空,尚榮冷眼盯著下方,"第五大陸十決就這點實力,出來".

地底,白騎士起身,仰頭望向尚榮,"趁人之危而已".

"對付你們這些余孽本來就髒了我的手,沒什麼公平可言,你連我印照都逼不出",說著,抬手,掌中散發白色光芒,"白灼血脈--無天",話音落下,掌中,白色光芒化為球形逐漸升空,宛如白色太陽籠罩世間.

隨著白色太陽的出現,高山,大地都在分解,消失.

陸隱臉色劇變,不好,必須逃,否則他也會被分解掉,這是什麼攻擊?

地面,白騎士咳嗽,低著頭,似乎認命了.

尚榮冷傲,他喜歡這種感覺,殺普通修煉者提不起他的興致,只有這種高手才能讓他滿足,他喜歡以神的姿態俯視一切,就像這樣,他可以令一切結束.

突然地,尚榮臉色劇變,急忙側身避讓,卻還是晚了,長槍洞穿他肩膀,帶起一抹血漬灑落.

他身後,不知何時又出現了一個白騎士,而地面的白騎士,緩緩消失.

陸隱看到了,這是分靈,靈闕尚可以一分為三,白騎士自然也會,與血瘋子一戰他只是一分為二,並未用全力,這手底牌如今留給了尚榮.

尚榮臉色陰沉,手一招,白色太陽降落轟向白騎士,與此同時,他身後出現印照,是一個被黑色長發完全包裹的人影,看不見真容,散發著無法形容的恐怖壓力與陰寒氣息,這是諸天印照者,跟血瘋子印照的蒼穹老人一樣.

白騎士四周出現宮殿,輝煌的鍾聲響起,天宮迅音響徹這方空間,而在宮殿內,出現了道道異像,靈靈族人可以將十大天賦合一,宮殿內出現的異像正是十大天賦,此刻,才是白騎士真正實力的展現,也代表著,他拼命了.



天地震蕩,巨大裂縫橫跨天空,就像黑色山脈倒掛.

尚榮與白騎士對拼差點讓陸隱都被震暈,恐怖的壓力肆意掃蕩,摧毀了這方空間.

過了好一會,對撞余波才散去.

此刻,陸隱眼前看到的一切都變了,本來存在的山脈已經消失,虛空不停的扭曲,隨時都會開裂.

他在尋找尚榮與白騎士,很快看到了兩人,皆站在地底坑洞內互相對視.

尚榮臉色潮紅,一口血吐出,肩膀還留有被長槍洞穿的血孔,血液滲透半邊身體.

對面的白騎士也不好受,盔甲碎裂大半,長槍也斷成兩截,他原本就與血瘋子兩敗俱傷,此刻再硬拼尚榮,傷勢應該比血瘋子遭遇真武夜王時還重.

尚榮捂住肩膀,一步步接近白騎士,"你已經到極限了,能跟我拼到這一步,我尚榮,記住你了,不過今天,你得死".

白騎士緩緩抬起斷裂的槍尖,直指尚榮,"你忘了第五大陸的人,擅長什麼?".

尚榮突然頓住,目光驚疑不定,在第六大陸曆史記載中,第五大陸的人最擅長的就是隱藏實力,扮豬吃虎,這些人永遠都留一手,這種特質讓第六大陸的人憤恨,卻也無奈.

因為這點,遠古一戰,無數第六大陸高手最後關頭死亡.

尚榮死盯著白騎士,"我不信你還有力量反抗".

"你可以試試,大不了一起死"白騎士語氣冷漠.

尚榮停在原地,目光閃爍.

陸隱就這麼看著,他在猶豫要不要出手,他與尚榮存在本質上的實力差距,那種分解一切的力量白騎士可以擋住,他未必可以,因為他壓根看不懂那種力量本質,哪怕尚榮重傷,那種力量依然足以將他泯滅.

過了好一會,尚榮似乎下定了決心出手,腳步踏前.

白騎士槍尖翻轉,閃爍寒芒,半步未退.

尚榮又停住了,掙紮了好一會,狠狠瞪著白騎士,"今天我不趁人之危,等你恢複,我們再戰",說完一躍而起,離開坑洞,朝著遠處飛去.

陸隱松口氣,被嚇走了.

坑洞內,白騎士還保持著那個姿勢沒變.

陸隱奇怪,想了想,跳下坑洞,接近白騎士,他想了解內宇宙怎麼樣了.

唯恐白騎士對他出手,連忙道,"我是第五大陸的人,你認識溫蒂宇山吧,我叫陸隱".

白騎士沒有反應.

陸隱再次接近,"我是陸隱,你應該聽說過我".

白騎士還是沒有反應.

陸隱已經走到他身旁,輕輕推了一下,白騎士倒地.

"原來早就暈了"陸隱失笑,一個暈過去的人還嚇走了尚榮,如果讓尚榮知道此刻白騎士暈了,不知道作何感想.

蹲下身,陸隱看著白騎士,這可是十決,在他們那片宇宙中,十決可是年輕一輩至高無上的存在,文三思,真武夜王,藍斯,一個個都高高在上,他還是第一次如此近距離接觸十決,甚至,可以決定他的命.

陸隱心情複雜,白騎士是把溫蒂宇山帶去萬劍山的人,當初趙逸龍也說過,此人對溫蒂宇山很照顧,要說他不喜歡溫蒂宇山,鬼都不信.

溫蒂宇山也算自己的未婚妻,雖然是假冒的身份,但接觸了那麼久,不得不承認,自己對溫蒂宇山有那麼一點想法,正常男人不會對她沒有想法,容貌,氣質都是萬中無一,而溫蒂宇山對自己即便沒有那種男女之情,也有親情.

此人如果活著,未來或許會將溫蒂宇山從他身邊帶走.

陸隱歎口氣,苦笑,一把抓住白騎士帶走,不管未來如何,現在,這個人代表著第五大陸與第六大陸爭鋒,並且也算間接救過他一命,這個恩,得報.

"一命換一命,這次我救你,你從鼎內救我的恩情就算還了"陸隱說道.

至于農在田,陸隱沒找,能不能活著看他自己造化,怎麼說他們也是敵人,白公子他們三個算是有點交情,可能的情況下可以救,但其他人就算了.

還有這把鋤頭,陸隱沒扔,帶回去研究研究或許能用,雖然賣相差了點,但速度不錯.

道源宗很大,沒那麼容易碰到域子或者十決.

上篇:第六百四十四章 鋤頭的風采    下篇:第六百四十六章 靈宮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