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踏星第六百四十四章 鋤頭的風采   
  
第六百四十四章 鋤頭的風采

想到鋤頭,農在田就要吐血,誰會把鋤頭煉成異寶,誰,究竟是誰?農在田恨不得把那個混蛋從墳堆里拖出來鞭尸.

一把鋤頭,讓農在田徹底絕望了,從此以後他在土鱉青年的道路上一去不複返,什麼瀟灑,風度翩翩跟他毫無關系.

他已經絕望了,哪怕走在路上,他都覺得有人在笑他,憋了很久,農在田想通了,索性放開,鋤頭就鋤頭,怎麼了,他有鋤頭他光榮,怎麼了,鋤頭乃萬物之本.

當然,放開歸放開,心里還是有那麼點遺憾的.

不過這點遺憾在第五大陸道源宗廢墟神甲門內徹底消失了.

第六大陸入侵第五大陸,作為宙之印照者家族的傳人,他必須要去前線,在去之前,家族讓他前往第五大陸道源宗廢墟探尋機緣,農家運氣一向好,他躊躇滿志,誓要跟老祖一樣得到無數寶貝.

哪成想剛進入神甲門就碰到一個瘋子.

感謝老祖的教導,感謝農家祖訓鞭策,一直以來農家人都將有可能預見的威脅生命的高手紀錄下來,以防萬一,這是農家多次化險為夷的關鍵,那個瘋子,就在紀錄中,血瘋子,千年前爭奪道源三天之位失敗殺死很多人然後被冰封的怪物,看到血瘋子的一瞬間,他就溜了,而且溜得飛快.

想到這里,農在田再次感激一下鋤頭,說起來這把鋤頭速度真的可以,眨眼就沒了,保命一絕,也正因為這點,他沒有遺憾了,鋤頭是好東西.

至于他那些朋友,酒肉朋友而已,那些混蛋嘲笑過他不知道多少次了,這些人最後肯定後悔沒有一把像樣的鋤頭.

在道源宗廢墟轉悠了幾天,農在田累了,准備弄點吃的,但剛生火就看到遠處一個人快速沖來,看架勢是沒打算停,農在田起身打算教訓一下,雖然他實力不怎麼樣,但怎麼說也是宙之印照者家族傳人,放眼拜血域還是可以的.

那人越來越接近,農在田准備好了,他要出手了,咦,那人後面好像有人追,逃避追殺的吧,怪不得慌不擇路的樣子,無所謂,敢來他這就是找死,他不介意幫後面那人堵一下.

恩?等等,後面那個一身血紅色的怎麼那麼眼熟?農在田揉了揉眼睛,然後神色劇變,"血瘋子?我++",狠狠罵了一句,農在田一腳跨上鋤頭就開溜.

陸隱快速沖向農在田,他看見農在田起身,也感覺到了此人的敵意,知道此人想出手,剛要開口,就看見此人跨上一把,一把,恩?鋤頭?什麼玩意?

咻的一聲,農在田的鋤頭飛快,轉眼就要沒了.

陸隱目光一亮,下意識宇字秘發動,鋤頭從農在田身下出現在他身下,然後由于慣性極速掠過農在田,迅速超過了他.

農在田砰的一個狗吃屎造型砸在地上,滿嘴泥,看了看身下,媽的,鋤頭呢?旁邊一陣風掠過,他看到鋤頭在那人屁股底下,農在田迷茫了,怎麼回事?

這時,後背發涼,滲人的氣息傳來,地面都被印照成紅色,農在田嚇得頭發都要豎起來了,血瘋子來了,他從懷里又掏出一個--鋤頭,跨上去,然後迅速沖出.

血瘋子懵了,什麼情況?他看不懂了,只知道陸隱離他越來越遠,這可不行,想著,血瘋子再次一掌拍在胸口,吐血,速度再次加快,撕裂了虛空,不停閃爍.

農在田回頭望了一眼,臉色慘白,"別追我,跟我無關".

前方,陸隱緊緊抓住鋤頭,這玩意怎麼操控?無法控制,慣性速度越來越慢了,這時,農在田追了上來,惡狠狠瞪著陸隱,"把鋤頭還給我".

陸隱目光一亮,再次隨手一揮,他身下鋤頭扔給了農在田,而農在田那把正在加速的鋤頭到他屁股下面,速度再次加快,農在田無語,怎麼變了?血瘋子又近了,他立刻操控被陸隱扔過來的鋤頭再次加速.

就這樣,在陸隱宇字秘的主動下,兩人不停交換鋤頭,漸漸拉開了與血瘋子的距離.

血瘋子真的吐血了.

農在田也要吐血了,他被陸隱弄得都要抑郁了,怎麼回事?這是秘術吧,哪來的變態居然用秘術換鋤頭.

"你是誰?把鋤頭還給我"農在田怒極.

陸隱應了一聲,"給你",說著,鋤頭換了,農在田悲憤,"欺人太甚".

陸隱也無奈,"兄弟,等擺脫那個瘋子我向你道歉".

"我要宰了你"農在田大怒.

"那就算了,鋤頭歸我了".

"等等,別,給你沒用,你不會操控".

"無所謂,收藏了".

"沒有我操控,你跑不掉".

"所以我們要合作".

"血瘋子找的是你".

"你認識他?熟人?那更好了,你趕緊勸勸他別追了".

農在田…

突然地,天變了,黑與白交替,一刹那,陸隱與農在田心神巨顫,頭頂,黑白色光芒掠過,緊接著傳來劇烈震動.

陸隱目光先是迷茫了一下,然後反應過來回頭望去,只見血瘋子衣衫染血,小半邊身子都沒了,而在他眼前,是一個背對著他們的人影,看到人影的一瞬,陸隱瞳孔陡縮,連忙變換臉龐.

那個人影他雖然看不到容貌,但一眼就知道是誰,黑白色頭發太明顯了,能出現在這里的白夜族人只有一個,白夜王族,十決--真武夜王.

農在田這時也反應了過來回頭望去,看到血瘋子的淒慘,嘴長得很大,"這,這?".

"你是誰?你是誰?"血瘋子淒厲撕喊,死盯著眼前那個突然出現一拳將他半邊身子打碎的年輕人.

年輕人背著雙手,目光傲然,"第五大陸,十決,真武夜王".

血瘋子一愣,隨後慘笑,"第五大陸,還是第五大陸,沒想到我會死在第五大陸余孽的手上,哈哈哈哈".

真武夜王目光平靜,"死吧",話音落下,抬手拍去,明明只是很普通的一掌,但卻再次令陸隱和農在田心神顫栗,十決真武每一招每一式都帶有無法揣測的威能.

血瘋子鋼牙咬碎,他半邊身子碎裂必死無疑,但他不想死的那麼不明不白,這個人趁他重傷要他命,他不想死在這個人手上.

血蓮花自腳底綻放,一條條尸龍沖向真武夜王.

真武夜王眉頭微皺,"垂死掙紮",說著,手掌拍下,尸龍直接被拍散,而血瘋子在血蓮花的保護下朝著後方沖去.

真武夜王傲然瞥了眼陸隱與農在田的方位,沒有理會,朝著血瘋子追去.

很快,血瘋子和真武夜王的身影消失.

"血瘋子死定了"農在田喃喃道.

陸隱點頭,"是啊,死定了",別說他如今是重傷狀態,即便巔峰時期碰到真武夜王,能不能勝也兩說,十決真武,即便在十決中都是霸道的,他的實力究竟多強沒人知道,白騎士可以與血瘋子拼個兩敗俱傷,甚至略占上風,那麼真武夜王也可以做到,甚至更強.

有時候陸隱真想不通,第六大陸整體實力遠遠超過第五大陸,但為什麼十決可以如此強大,要知道,第五大陸可還有新宇宙,新宇宙內存在榮耀殿堂,存在天星宗,存在黑暗三巨頭,這些勢力培養的年輕一輩未必比十決差,如此算來,第五大陸在最頂級年輕一輩強者上的數量遠遠超過第六大陸,這是無法理解的.

第六大陸年輕一輩平均實力肯定遠超第五大陸,但如今在陸隱看來,第五大陸在年輕一輩頂級強者數量上要超越第六大陸,正好反過來,很奇怪的情況.

他想起白騎士與血瘋子戰斗時說過的話,第六大陸所有修煉者都是固有修煉體系的奴隸,他們沒有未來,難道就是這個原因?還是說第六大陸存在可以碾壓一切的年輕一輩絕頂高手?

道源三天?

陸隱沉思,血瘋子此等實力可以在千年前爭奪道源三天之位,證明道源三天未必比域子強太多,還是說,成了道源三天後,實力會有質的飛躍?

陸隱正想著,領口被農在田一把抓住.

農在田惡狠狠瞪著他,"把鋤頭還給我".

陸隱抬手,"給".

農在田哼了一聲,收起鋤頭.

陸隱奇怪,"你這個異寶,真奇特啊,還有兩把".

"怎麼,有疑問?一公一母,怎麼了"農在田沒好氣道.

陸隱被噎了一下,鋤頭還有一公一母?

再次狠狠瞪了眼陸隱,農在田轉身就走.

陸隱想了想,跟上去.

農在田盯著他,"你跟著我干什麼?".

陸隱聳肩,"沒地方去,一起吧".

農在田怒了,"不行,人多目標大".

陸隱不管,就跟著他,沒辦法,他那個鋤頭實在太好用了,速度賊快,連血瘋子都追不上,跟著他肯定安全,至少跑得掉.

農在田走多遠,陸隱就跟多遠,他想用鋤頭把這家伙甩開,但想到這家伙的秘術,還是算了.

"你會秘術吧?"農在田看著陸隱問道.

"你猜"陸隱隨意回道.

農在田…

"能學到秘術,至少是諸天印照者家族的人,我怎麼沒見過你?"農在田疑惑.

陸隱看著四周,隨意道,"你還能認識所有諸天印照者家族的人?".

"能"農在田非常認真的回答,"我背過".

陸隱無語.

上篇:第六百四十三章 逃命    下篇:第六百四十五章 第三分靈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