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踏星第六百四十章 鼎   
  
第六百四十章 鼎

幾人目光警惕,讓開一邊,打算讓男子先走.

農在田看了男子一眼,然後默默的跨坐在鋤頭上,"逃啊",發出一聲嘶喊,鋤頭咻的一聲沒了,空間帶出一絲裂縫.

其他幾人呆住了,這,怎麼回事?跑了?而且那鋤頭速度也太快了吧!

"看來有人認得我,那種武器,是農家的人嗎?農家的人一向好運"血色頭發的男子淡淡開口.

其他幾人感覺不對勁,聚集在一起,"兄弟,你先走".

血紅色頭發男子看去,嘴角,邪性的微笑更詭異了,"自我介紹一下,我叫,血瘋子,是個冰封很多年的人".

幾人迷茫,沒聽說過.

血瘋子伸了伸懶腰,"農家能屹立在血祖域無數年不倒是有原因的,一個小輩能認出我,你們,卻認不出,結果是注定的",說完,指著幾人腳底,"走路記得看腳下,別踩到什麼",隨後大笑一聲,朝著遠方走去.

幾人低頭,看到了腳底出現通紅的蓮花,"這是什麼東西?".

"不知道,小心點,農在田那混蛋比誰都精,一句話不說就逃了,那個人很詭異"一人道.

"我試試"女子開口,背後出現印照虛影,以星能掠過血色蓮花,下一刻,蓮花綻放,將幾人吞噬,數秒後,原地空空蕩蕩,只剩一堆衣服,血肉骨骼全部消失不見,被血蓮花吞噬.

血瘋子目光一動,嘴角彎起,"讓你們小心腳底,可惜,讓農家的人跑了".

神甲門前方,農在田臉色蒼白的騎著鋤頭,慌不擇路的逃跑,"怎麼會這樣,這個變態怎麼放出來了?哪個白癡把他放出來的,白癡白癡白癡,那幾個家伙死定了,沒辦法,兄弟只能自己逃,帶不走你們了,不過放心,兄弟一定會把你們的死訊帶出去的,安心的去吧".

第六大陸拜血域,一個豪華餐廳內飄揚著悅耳舒緩的音樂,這是個有情調的地方,原本應該是男女互相吸引的優雅之地,但此刻,餐廳內不少男女驚訝望著角落,那里,一個年輕人大口吞吃著食物,桌上已經擺了不下上千個盤子,但依然沒能讓年輕人停止.

"快,食物,繼續,繼續"年輕人一邊吃著一邊拍桌子,把餐廳優雅的氛圍全都破壞,但卻沒人敢阻止.

廚房內忙得熱火朝天,所有廚師都滿頭大汗.

明明只有一個人,卻讓整個餐廳的廚房都供應不過來.

突然地,年輕人頓住了,抬頭,眨了眨眼,"什麼?讓我去第五大陸道源宗廢墟狩獵十決?".

周圍人怪異看著年輕人,根本不知道他在跟誰說話.

有人低聲不滿,"這家餐廳墮落了,什麼人都接待,這是個傻子吧".

"噓",旁邊立刻有人捂住他嘴,低聲道,"你不要命了,他是南燕飛".

"南燕飛?"那人迷茫了一下,隨後臉色大變,"拜血域域子南燕飛?".

乓的一聲,桌上上千個盤子全部掉落,發出巨大聲響,周圍,餐廳服務員連忙上前收拾,南燕飛昂起頭不滿,"憑什麼讓我去?第五大陸雖然弱,但那十決可不差,絕對是狠角色,讓道源三天去才穩妥".

過了好一會,南燕飛臉色變換,最終無奈歎息,"好吧好吧,我去,但先說好,贏不了別怪我,你知道的,第五大陸雖然修煉體系很雜,導致整體實力偏弱,但卻能誕生一些怪才,十決是第五大陸年輕一輩最巔峰的怪物,我是真沒把握".

說完,南燕飛大吼一聲,"食物,食物在哪?再來十倍".

周圍人驚訝張大嘴,明明已經吃了那麼多了,還要吃?

第六大陸燃血域,川流不息的街道上擠滿了人,可謂人山人海,如此多的人擁擠,想要橫穿街道非常麻煩,但就是在這種情況下,一個面色蒼白的年輕人跨入街道,然後仿佛沒有實體一般掠過人潮,沒有一個人可以碰到他,就像一個幽靈.

突然地,男子停下,身體突兀出現,嚇得周圍人連忙避開,恐懼看去,任誰看到眼前突然出現一個人都是這種反應.

男子就這麼站在街道上,周圍盡是恐懼的目光.

"第五大陸,道源宗廢墟?狩獵賽改到那里了嗎?十決,好,我會提著十決的人頭去迷羅河前線戰場"男子昂首,露出一雙陰鷲的雙眼,他叫狄法,是燃血域域子.

十決,域子,盡皆向道源宗廢墟彙合,那里將成為第五大陸與第六大陸年輕一輩的戰場,狩獵賽是第六大陸提出的,想要狩獵第五大陸年輕一輩高手的人頭,但到最終究竟誰是獵人,誰是獵物,還未可知.

道源宗廢墟,白公子一行四人耗費大半天時間,通過光柱來到了道源九鼎所在的空間.

望著前方九座巨大的宛如陸地一般的鼎,胖子張大嘴巴,"怎麼有這麼大的鼎?比一座山還大".

白公子仰望道"這就是道源九鼎,上古第五大陸道源宗最吸引人的傳承地,即便遠古一戰,我們的先輩都不舍得摧毀,而是留了下來,這是先輩們給我們的機緣".

"可惜到現在都沒人能從道源九鼎中獲得機緣,導致這個最大的傳承地沒落了,甚至有人曾言即便山海祖境強者傳承都比九鼎傳承容易"青姑娘道.

白公子道"未必,可能早已有人獲得鼎中傳承戰技,只是沒有顯露而已,就像道源三天,同級中無人能逼出他們全力,年長的強者也不敢對他們動手,也就沒人知道他們究竟掌握什麼樣的力量".

一道道人影出現在這片空間,朝著九鼎而去.

九鼎看起來相似,卻也有差別,眾人一眼認出,剛剛掩蓋蒼穹的虛影,正是來自其中一個鼎,而那個鼎,已經有不少人進去.

陸隱幾人沒有遲疑,一躍而起朝著鼎內沖去.

鼎很大,內部空間就像一座掏空的山脈,陸隱站在鼎的邊緣,蹲下身摸了摸,鼎上鏽跡斑斑,經曆過歲月變遷,但卻依然堅硬無比,無法破壞.

鼎的外表刻畫著一些圖案,但被鏽跡阻擋,看不清.

眼看白公子幾人跳入了鼎中,陸隱也一躍而下,他如今很渴望得到一門強力戰技,除了夢中一指,他沒有能扭轉乾坤的強大戰技,而夢中一指對身體負擔太大,用一次,指頭就要修養幾天,不適合長期作戰.

如果能領悟鼎中戰技就好了,畢竟是遠古道源宗的戰技.

但這個可能性不大,他不覺得自己特殊,藏經閣,天坑,他都沒有領悟到什麼,這里可能也一樣.

砰的一聲,陸隱降落在地,踩在了一堆白骨上,這里來過不少人,也死過不少人.

胖子小心翼翼走到陸隱身側,對他做著手勢.

陸隱壓根沒理他,走到邊緣,望著鼎內部四壁刻畫的圖案,戰技,可能跟這些圖案有關.

"哥,這里陰森森的,我還是跟著你吧"胖子恐慌道.

陸隱抬手摸著鼎的內部,入手冰涼,帶來了金屬的質感,卻又不同于見過的任何一種金屬,觸碰的一瞬間,他甚至透過金屬,感受到了歲月的滄桑.

白公子和青姑娘不知道哪去了,這里很大,他們去了別的方向,胖子就這麼亦步亦趨的跟著陸隱,不停嘟囔著什麼.

陸隱煩了,"你進階了無敵血脈怎麼還這麼膽小,自己去尋找機緣,說不定這里有能讓你超越秋寒擎的戰技,幫你奪回晏小靜".

胖子目光一亮,"超越秋寒擎的戰技?哥,我真的能領悟嗎?",突然地,胖子臉色劇變,盯著陸隱,"哥,你會說話?".

陸隱淡淡道"我從來都沒說不會".

胖子愣住了,臉色苦了下來,"哥,你騙的好苦".

陸隱皺眉,"自己去找機緣".

"胖哥我可是把什麼都跟你說了,哥,你怎麼能這樣"胖子哀嚎.

陸隱無奈,"你那些悲催的人生我不感興趣",這時,他看到了一些文字,刻畫在底部.

"七哥,這種文字跟藏經閣文字相同,正是道源宗那個時代的文字"鬼侯道.

陸隱以星能化刀,想要將鏽跡鏟除,但沒用,不管他多努力,都無法對鏽跡做出絲毫傷害,這就可怕了,這種能經受歲月侵蝕的金屬可以抵擋攻擊很正常,或許晶度超過了十萬,但連鏽跡都這麼堅硬,那就不一樣了.

怪不得這麼多年了,這座鼎還是鏽跡斑斑,如果這些鏽跡好鏟除,早就被人洗乾淨了.

"哥,你看,天紅了"胖子在後面驚呼.

陸隱不耐煩抬頭,目光一縮,原本這片空間跟天坑空間一樣都是昏暗的,只有九鼎的存在,但此刻,鼎口變得通紅,而且越來越紅,緊接著,蔓延出了血色的蓮花.

不好,有人封住了鼎口.

不遠處,一人騰空而起,印照出現,怒吼著沖向鼎口,狠狠撞在血色蓮花上,然後整個人化為血水灑落,看的鼎內眾人駭然,更詭異的是血水並沒有落地,而是在半空中被重新吸了回去,吸入了血蓮花內,使得血色蓮花更叫嬌豔.

上篇:第六百三十九章 九山八海    下篇:第六百四十一章 血瘋子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