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踏星第五百二十一章 十決名諱   
  
第五百二十一章 十決名諱

其實對于陸隱來說,米拉是恩人,如果不是她,當初地球那場試煉未必會公平,而且米拉幫過他多次,這也是文家請米拉降臨的原因.

可惜,陸隱無法對這片山脈做主,他只是個傀儡,山脈真正掌握在海王天手中.

溫蒂宇山看著米拉出現,眼中閃過一絲精光.

米拉騰空而立,雙足宛如晶瑩白玉,距離暗紅色土地十多厘米高,白色長發垂腰,帶來一股沁人心脾的芬芳,淡笑的看著陸隱,"你還是來了".

陸隱點頭,指了指星空,"我也不想".

米拉目光一亮,"內外宇宙雖忌憚海王天,卻並非懼怕,海王天的存在只是一個破壞平衡的點,而非可以碾壓內外宇宙的龐然大物,如果你願意,我可以代表文家正式提出保護你,保護滄瀾疆域".

"喂,白毛鬼,你說什麼?"海七七不樂意了,雖然她沒有參與算計陸隱,搶奪焢礦的事,但也不容許別人詆毀海王天,破壞計劃.

米拉笑著看向海七七,"海王之女,你會嫁給他嗎?".

海七七一聽,臉色一紅,"誰,誰會嫁給他,我才不會".

"你不嫁給他,他海王女婿的身份就無法坐實,海王天能保護滄瀾疆域多久呢?我不想對海王前輩不敬,但據我所知,海王前輩,年歲已經很大了"米拉淡淡道.

海七七臉色沉了下來,盯著米拉,"我父王還輪不到你評價".

米拉對海七七行了一禮,"不敢對海王前輩無禮,只是實話實說,得罪之處,還望見諒".

海七七哼了一聲,轉身就走.

陸隱皺緊眉頭,這點他還不清楚,海王年歲很大了嗎?米拉的意思是海王接近歲末了?海七七的反應也證實了這一點,他目光閃爍.

米拉嘴角彎起,笑著看向陸隱,"這是文決第二次對你發出邀請,也是最有誠意的一次,以文家的能力,足以保護滄瀾疆域,海王天不得插手內外宇宙爭斗,你不用擔心他們會對你如何,至于劍宗,白夜族,自有文家應對".

溫蒂宇山看向陸隱.

陸隱看著米拉,笑道"米拉小姐,一直以來,我都很感激你對我的幫助,可惜,這次要讓你失望了".

米拉歎息,"看來我不是個合格的說客".

"不,只是形勢很明朗,再好的說客也沒用"陸隱道.

米拉認真看著陸隱,"能告訴我原因嗎?".

陸隱眼睛眯起,"自古,就沒有不敗的勢力,文家勢大,同樣有敵人,能與文家為敵的,我滄瀾疆域招惹不起".

米拉點點頭,"說的不錯",說完,她對陸隱展顏一笑,"你成熟了,既然如此,下次再碰到,我們可能就是敵人了哦".

陸隱聳聳肩,"我不會對你下狠手".

米拉掩嘴輕笑,"真有自信呢,不過你的敵人可不是我,或許,是文決".

陸隱目光一凜,沒有說話.

米拉擺擺手,轉身離去.

"她那句話什麼意思?文決會與你為敵?"溫蒂宇山疑惑的看著陸隱.

陸隱也在思考,如果以他目前的身份,文決不應該與他為敵,那麼只有兩種可能,一種是當初一紙陸姓的慘案被查出,文決要麼是判定之人,要麼,與判定的十決交好,還有一種可能,文家已經做好了與海王天為敵的准備.

兩種都有可能,他思緒複雜的看著米拉朝焢湖而去,不知道自己趨向于哪一種可能.

一直以來他都把十決當做假想敵,越接近,越能感受到十決的可怕,至今為止,他只見過文三思出手,一出手便擋住了巨獸星域補天榜的妖古,而且在神武大陸重創明照天,差點崩潰五運星辰,那種力量讓他震撼,絕對遠超尋常狩獵境.

自己遲早有一天能查出當初判定一紙陸姓,驅逐他們的十決是誰,那個時候,自己能不能勝的了那位十決?那位十決背後,又有哪些勢力?

突然地,陸隱感覺越發急迫,隨著自己名聲越響,外界對自己的探查會越來越細致,那樁慘案遲早會被翻出來,到時候主動權就不在自己手里,自己很有可能遭遇那位十決的襲殺,甚至現在可能已經被盯上.

"你在想什麼?臉色這麼白?"溫蒂宇山皺眉,不解的看著陸隱.

陸隱看向溫蒂宇山,"我在想,什麼時候能追上十決的步伐".

溫蒂宇山目光一變,看向星空,"我曾挑戰過十決".

"是你追隨的那位?"陸隱忍不住問道.

溫蒂宇山點點頭,目光追憶,"在我成為百強戰榜第十八後,第一次發出挑戰".

陸隱看著她.

"我的劍還沒出鞘,就已經崩潰了"溫蒂宇山低著頭,看著自己的劍,說出了讓陸隱心驚肉跳的話.

"你連拔劍的機會都沒有?"陸隱不信,即便是他面對尋常極境,對方只要稍微有點實力,不可能連拔劍的機會都沒有.

溫蒂宇山苦笑,"他給了我拔劍的機會,但我還是做不到,在他的力量下,一切都會被鎮壓".

"他是誰?"陸隱問道.

溫蒂宇山看著陸隱,"十決靈宮,人稱--白騎士".

陸隱目光瞪大,"靈宮?靈靈族的人?".

溫蒂宇山點頭,"靈靈族自古以來最具天賦,也最有壓迫性的強者".

到目前為止,陸隱已經知道了四個十決的名諱,書生文三思,真武夜王,神之手藍斯,再加上白騎士靈宮,至于其他六個,他知道劍宗一個,菲尼克斯家族一個,一個被稱為戰王,最後三個他就不知道了.

"你應該知道全部的十決吧"陸隱問道.

溫蒂宇山點頭,"知道歸知道,我不能告訴你,這是十決的約定,他們的名諱只能靠自己本事查,而不能完全由別人透露,當你哪一天靠自己的能力查出全部的十決名諱,或許那個時候,你就有資格與十決對話".

陸隱沉默,十決是通過這種方法保持他們的權威性與神秘性,還有對年輕一輩的激勵.

"當然,如果你想知道,我可以告訴你"溫蒂宇山看著陸隱,眼神明亮.

陸隱翻了翻白眼,"算了吧".

溫蒂宇山轉過頭去,不再說話.

"那個,白騎士怎麼樣?"陸隱終究還是問出來了,尤其這個十決的稱號,白騎士,太風騷了,讓他莫名不爽.

溫蒂宇山看著陸隱,目光疑惑.

陸隱咳嗽一聲,"就是,他為人怎麼樣?還有,你跟他相處的怎麼樣?".

溫蒂宇山依舊疑惑,"什麼意思?".

陸隱眨了眨眼,總不能直接問那個人是不是對你有什麼想法吧,他糾結了半天,看溫蒂宇山的樣子,她對男女之情估計都不太懂,一心撲在修煉上,無奈,陸隱道"沒什麼意思",說完,轉身走了.

溫蒂宇山看著陸隱的背影,目光思索片刻,隨後變得很古怪,嘴角,還帶著一絲莫名的笑意.

半個月的時間再次過去,這半個月,很少有探索境強者降臨,即便有也是秘密降臨,不敢讓陸隱發現,各大勢力對陸隱扒晶髓皮膚這件事還是有相當的警惕的.

而半個月的時間,很多地方的焢礦都被開采結束,爭斗越演越烈,焢山,焢湖和焢原的焢礦也接近尾聲,新一輪的爭斗正在醞釀.

陸隱坐鎮的山脈沒人敢挑釁.

星空,遙遠的墜星海,海王天一如既往的繁華,港口不停有飛船停泊.

這一天,一名老者乘坐海王天商船出現在港口,老者面色紅潤,花白胡須垂落到膝蓋,穿著一身白色長袍,沒有一絲雜色,手中拿著一根木質拐杖,撐起駒僂的腰身,一腳踏入海王天的大地.

"多少年了,是這里嗎?記憶都模糊不清了"老者感慨的看著海王天.

身後,一個年輕人不耐煩的推了老者一下,差點把老者推倒,"老家伙,趕緊走,別擋道".

老者撐著拐杖,望向年輕人的背影,臉上帶著淡淡的笑意,"即便修煉一途,也要有尊老的美德,作為對你無禮的懲戒,十年內,不得動用星能",話音落下,原本走在前面的年輕人身體一頓,然後臉色煞白,驚恐的看著自己雙手.

"星能呢?我的星能呢?怎麼沒了?"他瘋狂大喊,體內星能沒了,而外界星能,他絲毫感覺不到,怎麼回事?發生了什麼?年輕人抓著一個路人瘋狂大喊,而路人很輕松把他扔進了海里.

一個沒有星能的人等于修煉前途盡毀,在海王天,隨便一個路人都有超越他的力量.

老者沒有再看年輕人一眼,一步一步走向海王天傳送裝置.

海王天最頂層,海王睜開雙目,"比預計的還早",說完,身體消失.

老者進入傳送裝置,這個裝置是把人送到海王天山腰處的,但老者並沒有出現在山腰處的傳送裝置內,而是出現在了最頂層,出現在了,海王的身前.

老者並不意外,渾濁的雙目突然變得清明,看著海王,緩緩開口,"你終究讓我出現了".

上篇:第五百二十章 強迫症與塑體決    下篇:第五百二十二章 海盜王與海王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