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踏星第五百零二章 無解的算計   
  
第五百零二章 無解的算計

很快,三方達成一致,羅斯帝國又派了一批改造人乘坐飛船沖向焢星,這次的目的不是搶奪山脈,而是搜尋陸隱的蹤跡,只要確定陸隱在,他們就立刻聯系劍宗.

兩指夾住巨闕刀,不管因為什麼原因,至少證明此人擁有接近靈闕的實力,之前還秒殺加爾,如此實力不是他們麾下極境修煉者能匹敵的,必須依靠劍宗.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羅斯帝國三方並沒有想到那個把樣圖發出去的人並非各大勢力的臥底,而是一個亡命徒,受控于一個十多人的小團伙,這個小團伙利用各種方法操縱亡命徒套取一些勢力的機密信息然後賣掉換錢,僅此而已.

原本這個小團伙只是想套取羅斯帝國關于地質研究方面的資料,沒打算得到多機密的消息,卻機緣巧合參與了焢星地質分析,得到了樣圖,那個人並非自願死亡,而是被小團伙以家人逼迫,無奈之下才將樣圖發出去,又怕被羅斯帝國逼供,所以才選擇自盡.

羅斯帝國目光都放在各大勢力身上,哪能想到有如此膽大包天的團伙,敢覬覦他們.

小團伙目光短淺,也沒有能力與大勢力合作得到焢礦,索性將樣圖在極短的時間內賣給不少情報組織,然後立刻消聲滅跡.

羅斯帝國三方正打算與劍宗合作,但他們所倚仗的樣圖,卻已經被好幾個情報組織賣掉,出現在各大勢力光幕中.

這一切發生的太快,快到羅斯帝國都沒確定陸隱在不在山脈中,一些大勢力已經派出飛船沖向山脈.

新月幾人傻眼了,數百艘飛船沖向那片山脈,傻子都知道有問題.

火候爺盯著新月,"怎麼回事?".

新月皺眉,還沒說話,有人彙報,樣圖流傳了出去,各大勢力人手一份.

這個報告讓火候爺三人半天無聲,這可是他們用來跟劍宗合作的籌碼,怎麼會這麼快流傳出去?得到樣圖的那些人難道是白癡嗎?還是說不懂焢礦的價值?

他們以為得到樣圖的勢力會跟他們一樣打算暗中搶下山脈,誰想到人家壓根沒打算對焢礦動手,只是賣個好價錢而已.

三方的打算直接落空,已經沒有跟劍宗合作的本錢.

而此刻,陸隱感覺不對了,天空,一艘艘飛船朝著他們這個方向砸來,氣勢如虹.

北門罡等人懵了.

"快看"有人驚呼.

北門罡等人看向高空,只見一批飛船組成文字'北行-守住’.

"什麼意思?守住山脈?"北門罡愣神.

阿帆等人迷茫,誰能告訴他們發生了什麼?

闡婆臉色陰沉,"立刻派人去山脈告訴北門罡他們發生的事,還有,請陸隱務必守住山脈,北行流界自有重謝".

莉莉安兒臉色沉重,"如果陸隱不願意呢?".

闡婆表情無奈,"那就放棄,那不是我們能守住的".

莉莉安兒點頭,他們也得到了樣圖,誰能想到原本很普通的小礦脈,最下方居然蘊藏著整個焢星最大的焢礦,太可惜了,如果其它勢力不知道該多好.

山脈發出無數轟鳴聲,被砸出一個個坑洞,各方極境修煉者降臨,開始了爭搶山脈的戰爭,而天空,一批批飛船組成箭頭,直指山脈方向,指引各自麾下修煉者前往山脈爭搶.

這一刻,劍宗,劉少秋等人出動了,前往山脈而來.

焢湖,文倩兒等人望向靈闕,靈闕皺眉,但還是朝著北方而去.

焢原,戰龍白夜等人望向南方,彼此對視.

而在山脈與焢原之間,灼白夜抬頭,擔憂的望著山脈方向,她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山脈處,仿佛成了整個焢星都要爭奪的關鍵地方.

山脈上,陸隱松開手,一名修煉者暈厥倒地,他臉色難看,隨手一揮,氣浪化作斬擊橫掃而過,將十多名極境修煉者震飛,望向北門罡,"立刻撤,這里不是你們能守住的".

他已經知道發生了什麼,可沒打算幫北行流界守這片山脈,守山脈,等于跟所有勢力為敵,違背了他的初衷.

北門罡也想撤,但天空,飛船組成的字還在不停的閃爍,這是北行流界闡婆的命令.

"我說了,立刻撤,我可以幫你們離開,不然我就自己走了"陸隱大聲道.

海七七感受到了戰場的殘酷,尤其人越來越多,空氣中已經彌漫著血腥氣,她殺人了,就在剛剛,她第一次殺人,感覺很不好受,但沒時間多想.

殺人的感覺讓她沒有說話的興致,突然地,她身體一震,不可置信的望向星空,目光閃爍.

北門罡臉色變換,厲喝一聲,"所有人,撤".

陸隱松口氣,抬掌,一掌擊出,裂空掌帶出的氣浪橫掃前方,打開一條路.

星空,闡婆等人臉色難看,陸隱打算離開了.

新月學者幾人無奈的望著光幕,從樣圖泄露那一刻起,這片山脈就與他們無緣,最大的可能會被劍宗掌控,因為他們有慕榮.

山脈中,陸隱大喊,"七七,走了".

海七七一閃出現在陸隱身旁,抬手,抓住了陸隱手臂,"走不了了".

陸隱皺眉,"什麼意思?".

海七七目光複雜,帶著一絲歉意,不複之前的活潑,低聲道,"我二哥,到了".

陸隱一愣,腦中靈光一閃,身體一震,瞪著海七七,"你們算計我".

海七七看著陸隱,眼中帶著強烈的歉意,"對不起,我不知道".

在海七七說出海大少出現的一刻,陸隱就想通了,海王天很想得到焢礦,而他,就是海王天用來爭奪焢礦的棋子,讓海七七跟著自己應該也有這方面的考慮,只要自己進入焢星,一切就由不得自己做主.

怪不得海大少那麼痛快的以他自己的名義支持大宇帝國,他們只是想讓自己進入焢星,只要自己到焢星,海七七必然可以讓自己暴露身份,到時候自己必須幫助海王天得到焢礦,因為大宇帝國,就在海王天的保護下.

對了,網絡上那些戰斗視頻就是海七七故意給他看的,不,甚至那些戰斗視頻,可能都是海王天找人拍攝的.

從一開始,自己就在海王天的算計之中,他們唯一算漏的可能就是這片山脈居然是最大的焢礦,不過這更有利于他們爭奪,所以當自己想退出爭奪,海大少出現了,估計不止海大少,海王天應該也有更強的高手出現.

但,海王天為什麼不強行讓自己來焢星?反而通過誘導的手段?以海王天的實力,只要海王一句話,自己來也得來,不來,也得來,完全沒有反抗的余地,為什麼弄得這麼複雜?是因為准女婿的身份嗎?

陸隱愣愣望著海七七,腦中不停思考.

海七七低著頭,她是真不知道這一切,直到剛剛才知道的,雖然她一直嘲諷陸隱,也看不慣他,但這麼算計他,她也不好受.

"如果我一定要離開呢?"陸隱冷聲道.

海七七抿了抿嘴,"我不知道,但你逃不過通長老的手段,這一切應該是通長老安排的,他很聰明,是我們海王天的軍師".

陸隱奇怪,"為什麼算計我?直接威脅不是更好嗎?".

海七七搖搖頭,"我不知道,真不知道,你別問我,也別這麼看我,我會內疚的".

陸隱抬頭,仰望星空,似乎看到了黑暗的星空中,海大少高傲的目光.

他有太多羈絆可以被威脅,最簡單的就是大宇帝國,海王天,會利用大宇帝國威脅自己嗎?為了焢,海王天如此算計自己,那麼,利用大宇帝國來威脅也並非不可能.

如果真是這樣,按照海王天的安排,搶奪焢礦,然後,與各大勢力為敵,這是他唯一的路.

耳邊喊殺聲不斷,陸隱沉默良久,最終開口,"海王天可以承諾保護大宇帝國吧".

海七七點頭,"可以,出來前,我父王說只要你開口,我可以全權代表他做出承諾".

陸隱自嘲,"自以為很聰明,卻步步被別人算計,海王天,海王,真厲害".

海七七歎息的看著他,聽得出他的怨氣與無奈,還有悲哀,但那又怎麼樣,強者與弱者,原本就有天地之差,不過她也想不通,如果父王真的那麼想得到焢礦,直接讓這個人來搶就是了,干嘛搞得那麼複雜,這不像是父王的風格.

難道,父王真想讓他當自己的丈夫?海七七臉色變換,撇撇嘴,應該不會吧.

遠處,北門罡等人望著陸隱,沒有陸隱開路,他們會損失慘重,人越來越多了.

陸隱呼出口氣,今天之後,大宇帝國將在海王天的保護下,自己如果還想自由,應該會脫離出去吧,海王天,他記住了.

謀算,他不行,他算不過海王天,算不過那些大勢力,但他相信憑著自己的天賦能力,未來總有一天能清算這筆賬.

修煉至今,雖然名揚宇宙,成為全宇宙極境第一人,但他並不開心,各大勢力就像條條巨蟒,纏繞在身,纏的他喘不過氣來,為此,他不得不想盡辦法得到各種身份以求自保.

這些勢力壟斷了宇宙,壟斷了無數沒有背景的,寒門修煉者的路.

或許這也是十決評議會崛起的原因之一,因為十決評議會,給了年輕修煉者一個相對公平的環境,還有背景,雖然這份背景依然在各大勢力籠罩下.

上篇:第五百零一章 樣圖    下篇:第五百零三章 聯合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