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踏星第四百零七章 盡頭島嶼   
  
第四百零七章 盡頭島嶼

每當陸隱暈厥,這根手指都會出現,碾壓星空,要把他完全碾碎,他已經見過很多次了,但每次都抑制不住無邊的憤怒.

而今,死海幻象透過他的內心,將這根手指印照了出來.

當青蔥玉指出現在死海上空的一瞬,天道震動,伴隨著的是九大試煉界域齊齊震動,仿佛印照出了無比可怕的東西.

星空戰院各院院長齊齊睜眼,心中竟出現奇怪的情緒,天,塌了.

此刻,陸隱已經背誦到接近極限,他要暈了,不過在暈之前,還是睜眼看去,入眼,瞳孔一縮,這根玉指太熟悉了,他盯著玉指,眼看著玉指碾壓而來,星空崩裂,陸隱看到了比虛空更深的場景,比黑洞更深的場景,那是什麼?還有這根手指碾壓而來的方式,他看到了不一樣的東西.

他已經顧不上憤怒,雙目死盯著手指,還在背誦石壁全文,不知為何,應該已經超過極限的石壁全文依然在往下背誦,陸隱沒有要暈過去的感覺,而因為背誦石壁全文使他對手指碾壓而來的諸多變化看的一清二楚,這種變化,這種方式,這種碾壓星空的威能,這是--戰技.

一根手指,跨越星空,足以鎮壓萬古.

死海以無邊符文道數勉強凝聚出了這根手指,卻令整個天道無法承受,所有學生都被震出了天道,不止天道,九大試煉界域內的所有學生齊齊死亡.

仿佛在這根手指之下,萬物生靈不得生長.

這是一根通天的手指,蘊含著無法想象的力量,只針對陸隱,而因為石壁全文,陸隱看清了,他,似乎可以學會.

死海上空的手指碾壓而來,過去了一瞬間,又仿佛過去了很久,天道在震動,就在手指即將碾壓到陸隱的一刻,消散了,死海無法再承受,這根手指,哪怕是虛影,以整個天道的符文道數也無法承受,這是無上的力量.

而在手指消失的一刻,陸隱徹底暈了過去,不過在暈之前他把鬼侯放出來了.

九大試煉界域的異變引起了星空戰院注意,九位院長齊齊走出,想要搞清楚,試煉界域對星空戰院太重要了,但他們注定什麼都搞不懂.

不知道什麼地方,不知道什麼時間,或許是未來,或許是過去,或許存在于曆史長河中,一雙清麗的雙眸睜開,"原來在那片星空".

天道異變無人知曉原因,雖然有人猜測跟陸隱有關,但第十院的人統一口徑,陸隱也被震離了天道,最終不了了之.

死海一如既往黑黃色霧氣彌漫,陸隱躺在小舟上,還沒有醒過來的跡象,鬼侯呆愣愣坐在小舟上,勉強維持小舟不散.

他的實力最多媲美界主,也就是狂旺的層次,在這個位置很難維持多久,還好小舟還有陸隱的星能,否則已經被分解了,即便如此,鬼侯估計也撐不了幾天.

"這什麼破地方,一個鬼影子都沒有,本候又不是劃船的".

"不會有戰魂吧,本候撐不住啊".

"剛剛那玩意是手指吧,太恐怖了,話說,七哥,不對,這混蛋怎麼撐過來的,念的什麼咒?".

"看來這混蛋秘密很多,總是屏蔽本候,本候說過多少遍了,咱是一體的,分不開,還要屏蔽,多大個秘密,還能比得上無上祖之皮".

"咦,好像有鬼".



鬼侯朝著話癆的方向一去不複返,陸隱昏迷,它就在那不停的說話,還不帶重複的,硬生生把死氣沉沉的死海搞得跟茶話會一樣.

小舟明顯薄了一圈,鬼侯哀嚎,"七哥,還不醒,本候撐不住了".

"不對,男人不能說撐不住,話說不知道鳳九妹妹怎麼樣了,一定很寂寞吧,呸,還能有本候寂寞?".

"這死海究竟什麼構成的,能喝嗎?本候居然渴了".



又不知道過了多久,陸隱感覺頭腦快炸開了,暈乎乎的轉醒,眼睛剛睜開就看到鬼侯直勾勾盯著他.

陸隱眉頭緊皺,抬手就是一巴掌狠狠拍在鬼侯身上.

鬼侯乓的一聲撞在小舟上,大罵,"混蛋,你瘋了,為什麼打本候".

陸隱揉著腦袋起身,"自從把你放出來,你就沒停止過廢話,現在頭疼全是因為你".

鬼侯委屈,"能怪本候嘛,你看著什麼地方,死氣沉沉的,還看不到頭,多恐怖,跟鬧鬼一樣,之前還有戰魂冒出來,嚇死本候了".

陸隱翻白眼,"你一個盜墓的還怕鬼?話說你自己就是鬼吧".

"本候可是偉大的鬼侯,不是鬼,還有,那不叫盜墓,那叫考古研究,研究"鬼侯大喊.

陸隱無語,"行了行了,知道了,研究",說著,看向小舟,發現小舟還剩薄薄的一層,再過幾個小時應該就被分解了,也難為鬼侯了.

陸隱出手,很快將小舟凝實,收回鬼侯,抬頭望向遠方,"不知道還有多遠才到盡頭",想著,操控小舟繼續深入.

小舟朝著死海方向前進,而陸隱腦中反複出現那一指虛影,那千般變化,如果不是石壁全文,自己絕看不到那些變化,同樣,如果不是那一指,石壁全文也早就讓自己暈厥了,竟然互相抵制.

陸隱一直覺得石壁全文神秘莫測,而且來頭很大,那一指更讓他肯定了猜測,那可是跨越虛空的一指.

他雖然分辨不出數十萬戰力的老怪物究竟強成什麼樣,但有種感覺,應該做不到那一指的程度.

不管是夢中還是摘星樓,自己都只能看到那一指碾壓而來,卻看不清,而現在他看清了,一指的主人肯定是女子,那一指,是一種恐怖戰技.

既然是戰技,自己就可以學.

陸隱目光發亮,他已經看到了那一指的諸多變化,能跨越星空,這種戰技妥妥的超過自己所掌握的任何攻擊方式,現如今天星掌已經跟不上層次,天獸爪威力也不足,白夜拳更不是自己擅長的,自己對敵攻擊手段太單一了,只會疊加勁道,一旦碰到可以防禦疊加勁道的強敵就會落入下風.

極境中能跟自己媲美的人不是沒有,這幾個人或許可以撐住三十重勁,也就是說自己現在缺少底牌.

那一指,讓陸隱看到了希望,他確信那一指比任何戰技都強,這是一種直覺,無法反駁的直覺.

一定要學成.

但即便自己暈過去,看到那一指也沒用,夢境不由人控制,自己無法在夢里學會那一指的變化.

想來想去,陸隱知道只有一個辦法,摘星樓.

當初第一次登摘星樓就看到了那一指,更關鍵的是摘星樓由自身意志主導,甚至可以使用解語武器,而且,他上次利用解語武器于摘星樓之上看到了刻印在無疆之上的天獸爪.

摘星樓不僅可以讓自己看到那一指,也可以看到天獸爪,一舉兩得.

陸隱決定離開死海後就請求登摘星樓,希望摘星導師允許.

"七哥,你看前面"鬼侯忽然驚叫.

陸隱抬頭,遠方,出現了不一樣的景色,那是,島嶼輪廓.

陸隱激動的站起來,終于到了.

死海盡頭,自從星空戰院掌握試煉界域,就沒幾個人可以到達,而今,他終于到了.

小舟逐漸接近,而陸隱,也看清了島嶼.

只是一座很平常的島嶼.

越來越接近,陸隱也越來越謹慎,生怕碰到什麼.

當小舟靠在岸邊的一刻,陸隱竟然有點不真實,就這麼上去了?

"七哥,快走啊,本候倒想看看所謂的死海盡頭有什麼"鬼侯急道.

陸隱抬腳踩在島嶼上,很真實,是土壤的感覺,但,有點黏,他蹲下來,手指摸了摸土壤,臉色一變,這是血液,土壤被血液浸泡過了.

他臉色凝重,場域放開,方圓百米,千米,土壤全都被血液浸泡過,沒有一絲遺漏,這得死多少人?

"七哥,你看,那邊有腳印"鬼侯驚叫.

陸隱轉頭看去,不遠處,一排腳印延綿向島嶼內部,"應該是之前那位十決留下的".

"腳印只有一組,難道只有一個十決登入過?"鬼侯猜測.

陸隱不知道,他走到腳印旁,觀察了一下,"腳很小,要麼來人年紀不大,要麼,就是女子".

"應該是女子,不是說有十決登入過嘛"鬼侯道.

陸隱也認可這個猜測,轉頭望向島嶼深處,一條幽暗的峽谷敞開,越過這里,或許就真的進入島嶼了.

陸隱沒有猶豫,抬腳走向峽谷內.

剛剛進入峽谷,一陣冷風掃過,陸隱汗毛聳立,剛要說話,大腦忽然轟鳴一聲,傳來巨響'我不甘,我不甘,你們這些螻蟻憑什麼殺了我,憑什麼’.

'五變了天,五換成了六,從此這片星空披上了虛偽的面紗,我等不甘’.

'變了天,變了天,我等要反,我等要殺,要殺的這片星空血流成河’.



陸隱捂住頭,大口喘氣,望向前方,這些聲音應該是遠古遺留,伴隨著那陣冷風傳來,充滿了不甘與怨念,真見鬼了.

上篇:第四百零六章 手指    下篇:第四百零八章 五變了六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