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踏星第三百八十七章 圖案與長矛   
  
第三百八十七章 圖案與長矛

莉莉安兒心情沉重,她注意到之前有幾具尸體死亡不正常,體表居然沒有傷痕,她把這個情況跟北門烈說了一下,北門烈並沒有在意.

"安兒姐,宇宙中奇異的功法戰技太多了,有人的戰技可以做到不留傷痕,但實際上針對的是人體五髒六腑,並非沒有傷痕,而是看不見,很正常,只能說我們前面有高手"北門罡說道.

莉莉安兒皺緊眉頭,有這麼簡單嗎?她又不是第一天闖宇宙,有沒有傷痕還能看不出來?但北門烈不在乎,她也沒辦法.

轟的一聲,遠方,一幢類似高塔的建築坍塌,化為粉塵.

眾人已經習慣了,這里的建築年代太久遠,根本無法保存,連文字都消失了.

北門烈隨意掃了一眼,剛打算離去,忽然瞳孔一縮,看到了還未完全化為粉塵的一塊石板,不知道石板從高塔哪個方位掉落,上面有人工刻畫的痕跡.

他呼吸急促,陡然沖去,莉莉安兒等人見北門烈異常,立刻跟上.

北門烈撕裂虛空,出現在石板前方,緊盯著石板上的圖案,仿佛要印入腦中,身後,莉莉安兒等一群人已經到來,北門烈目光一閃,腳底星能掃蕩,石板化為粉塵.

這個動作很隱秘,莉莉安兒等人根本沒有發現,待來到北門烈身旁時,看到的只是一堆粉塵.

"烈大哥,你看到什麼了?"有人發問,所有人都盯著北門烈,目光期待.

北門烈歎息,"只看到一個圖案,但還沒看清,石板就化作粉塵了".

"什麼圖案?"其他人迫不及待問道,盯著北門烈.

北門烈想了想,以星能幻化,虛空出現一組圖案,與其說圖案,倒不如說是線條,九個圓形的東西圍繞中間一個不知名東西.

眾人看的迷茫,根本不懂什麼意思.

北門烈無奈,"時間久遠,圖案的具體樣式和色澤早已消失,只留下這些線條".

眾人惋惜,當然,不是所有人都相信北門烈,但不相信又如何,總不能逼問,先不說北門烈的實力,外面,北門太歲可是看著呢.

莉莉安兒認真看了眼北門烈,目光看向其它地方.

眾人也沒有再糾結,齊齊看向其它地方,想尋找還沒消失的文字記錄,既然有圖案可以遺留,證明並非所有的一切都銷毀了.

北門烈也裝模作樣看向四周,腦中卻是那個圖案,圖案並非完全毀掉,還有一些樣式,具體是什麼他真不知道,但可以確定,九個圓形東西圍繞在中間的,是一朵花.

這個圖案他要等出去後告訴老祖,以老祖的見識可能知道.

而距離北門烈等人不遠的另一處方位,暴風流界幾人行走著,為首的正是那個臉上紋著蠍子圖樣的男子,此刻他與外界不同,一臉的興奮與激動,甚至還有些忘乎所以,他叫和鍾,是火蠍宗大弟子.

"大師兄,這地方會不會跟宗門一直尋找的那個地方有關?"一個女子走來,低聲問道,語氣也頗為興奮.

和鍾目光陰冷的掃了她一眼,"閉嘴,警告你多少次了,不准說,弟子輩只有你跟我知道,一旦泄露出去,我們必死無疑".

"是,大師兄,但是人家真的想知道"女子緊緊抱著和鍾肩膀,吐氣如蘭,身上的香氣越發誘人.

和鍾呼吸急促,掃了眼其他幾名弟子,低聲道"再等等,讓我確定一下".

"謝謝大師兄"女子嬌笑,抱著和鍾的肩膀更緊了,將和鍾手臂完全埋入身前的波濤中.

蜈腹外,一名名強者出現,妄圖進入蜈腹體內尋找機緣,卻都被北門太歲阻攔,一個數十萬戰力的老怪物出世,某些自以為很強的狩獵境差點沒被顛覆三觀,很憋屈的陪著撐起蜈腹,眼巴巴望著蜈腹步足內的建築.

一艘艘飛船直接沖入蜈腹體內,仿佛那里有大寶藏.

蜈腹體內究竟有沒有好東西沒人知道,但此刻,陸隱等人的心情非常不好,就在剛剛,一名探索境強者在高空莫名死亡,就在這片集市上空,在所有人眼前,直挺挺掉落,死狀跟之前被嚇死的幾人一模一樣.

所有人呆愣了片刻,然後毛骨悚然,沒人知道那個人怎麼死的,這一幕實在駭人.

陸隱立刻取出巨人皇第三只眼,場域全開,運轉天星功,緊盯著四方,他懷疑這是看不見的攻擊,就像原寶表面籠罩的一層殺機一樣,或許,這條蜈腹體內有原寶,甚至這條蜈腹本身就是原寶,所有人都進入了殺機之中.

"七哥,瘆得慌,走吧"鬼侯忐忑,他也怕了.

陸隱眼睛眯起,看著四周.

其他人陸續抱團,相熟的走在一起,忐忑望向四周.

沒有人說話,所有人頭頂仿佛懸著看不見的利刃.

這時,一聲慘嚎驚醒眾人,所有人望向遠方,只見一層白色波浪席卷而來,陸隱目光一變,後背發涼,這哪是什麼白色波浪,分明是無窮無盡的白色寄生蟲,朝著眾人蠕動而來.

所有人連忙後退,無數攻擊降落到寄生蟲潮中,但只有少部分有效,大部分攻擊都被抵消.

這種寄生蟲防禦驚人.

"只有探索境攻擊有效,其余人立刻後退"有人大喊.

眾多未達到探索境的修煉者臉色煞白,全部後退.

陸隱試探性天獸爪降臨,直接撕開一頭寄生蟲,驚愕發現這種寄生蟲內部沒有器官,都是那種乳白色的肥肉,看起來相當惡心.

"七哥,退吧,太多了,你看天空"鬼侯大叫.

陸隱抬頭,不少強者在高空襲擊寄生蟲潮,卻被不少寄生蟲跳躍到高空撞了下來,有人掉落在蟲潮內眨眼消失不見.

前方遍布白色寄生蟲,將大地都變為白色.

陸隱不停後退,他可以擊殺寄生蟲,但數量實在太多了,攻擊范圍增大意味著攻擊力的減弱,也意味著自身的消耗增大,他可沒那麼無私幫助別人.

虛空被打出不少裂縫,不少人想將寄生蟲推入裂縫中,但即便如此,看不見盡頭的蟲潮依然存在,似乎沒有減少.

有人大喊,數名探索境強者聯手,撕開一條巨大的空間裂縫,直接降臨在蟲潮中,頓時,不少寄生蟲被空間裂縫吸入消失不見.

眾人一見這種方法有效,立刻照做,寄生蟲肉眼可見的減少.

形勢看上去樂觀了起來,但鬼侯一句話把陸隱的心情推入谷底,"生物體內的寄生蟲有多少?數以億計,甚至數都數不清,對于蜈腹來說,這些寄生蟲真的就是寄生蟲,七哥,你覺得數量有多少".

陸隱頭皮發麻,想象數以億計的寄生蟲鋪天蓋地而來,再多的虛空裂縫都吞噬不了,能把人累死.

目前見到的最多數十萬寄生蟲,再擴增百倍,看一眼都讓人沒有戰斗欲望.

最擔心的就是如此多寄生蟲出現,那些建築會被波及,直接摧毀,內部哪怕有什麼遺留也可能被寄生蟲銷毀了.

很多人已經有離開的想法.

陸隱一退再退,不時出手,他的攻擊雖然不多,但有效,比那些探索境強多了,每次出手都可以解決部分寄生蟲.

突然地,遠處,一抹虛影出現,洞穿虛無,掠過天空,一名探索境強者直挺挺掉落在寄生蟲潮中.

陸隱瞳孔一縮,他看見了,那是長矛,一杆長矛虛影洞穿了那個探索境強者,將他殺死,原來如此,那些被嚇死的人都是死于長矛攻擊.

長矛為虛影,常人看不見,陸隱憑借天星功,場域還有解語武器才勉強看清.

雖然長矛虛影殺人很驚悚,但陸隱卻松口氣,至少知道是什麼導致那些人死亡的,人對未知事物的恐懼是與生俱來的,如果沒找到原因,他都有點不敢進去.

但長矛虛影是哪來的?新的問題出現了,內部肯定沒人活著,難道,是這些寄生蟲?

陸隱一面後退,一面緊盯著遠方,不一會,又一杆長矛虛影出現,劃過天空,消失.

陸隱目光一閃,這次長矛虛影沒有攻擊人,難道方向是隨機的?

為了證明自己的猜測,陸隱加大了攻擊力度,配合不少強者撕開空間裂縫,寄生蟲潮肉眼可見的減少,已經不是最初那般鋪天蓋地.

眾人勉強遏制住了蟲潮的推進.

又一杆長矛虛影射出,這次擦著一個探索境強者的肩膀掠過,那名探索境強者毫無察覺,依然攻擊蟲潮.

隨後,每隔一段時間,一杆長矛射出,方向不一,但射向人的長矛只有一次,幸虧陸隱暗中出手推開了即將被射中的人,否則地上又多一具詭異尸體.

他確定了,這些長矛虛影並非攻擊人,而是隨機射出,源頭在哪?這些都是虛影,難道,里面有一杆絕世長矛?想到這里,陸隱心中有些熱切,希望能得到.

部分人留下抵擋蟲潮,想要深入探尋,也有人離開了.

陸隱之前遭遇的傭兵團就是其中之一.

"團長,還是您明智,那麼多蟲子根本殺不完,而且誰知道里面還有多少,我們及時撤退是對的"有人大拍馬屁.

旁邊立刻有人附和.

上篇:第三百八十六章 詭異    下篇:第三百八十八章 殺機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