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踏星第三百七十四章 雷霆之威   
  
第三百七十四章 雷霆之威

陸隱頭皮發麻,這種感覺,巡航境,不對,是狩獵境,有狩獵境強者襲殺.

乓的一聲,飛船發出劇烈聲響,陸隱只感覺大腦一懵,抬頭,一眼便看到星空屹立的老者.

老者目光怨毒,死盯著他,"小輩,不死宇山廢了老夫四肢,今天你要替他償還".

陸隱瞳孔一縮,下一刻飛船再次被攻擊,發出令人牙酸的聲響.

還好,極光飛船只要達到黑洞級就可防禦狩獵境強者攻擊,他不擔心飛船毀壞.

老者冷笑,"區區黑洞級飛船,真以為可以擋住強者攻擊,小輩,宇宙中存在戰技",說完,老者星能化掌,不是一只,而是漫步星空的掌影齊齊轟向飛船.

黑洞級飛船可以擋住狩獵境強者攻擊只是一個標准值,真正面對狩獵境強者根本不可能擋得住,就像老者說的,他有戰技.

漫天掌影拍在飛船上,飛船依然堅挺住了,但陸隱卻受不了,一口血吐在屏幕上,厲聲大喝,"老東西,我是解語者研究會的人,是十決評議會的人,你敢殺我?".

老者狂笑,"老夫四肢盡廢,永遠無法恢複,早已與活死人無異,如果不是溫蒂宇山太強老夫沒把握,早就找她同歸于盡了,現在有你這小輩陪葬也算不錯".

陸隱臉色慘白,面對狩獵境,他毫無還手之力,哪怕這個老者在狩獵境中只是墊底,殺他也易如反掌.

"你怎麼知道我在這?"陸隱大喊.

老者冷笑,"臨死還想套老夫的話,老夫要讓你死都死的不甘心",說著,狂暴星能席卷虛空,狠狠攻擊在飛船上,經曆那麼多次攻擊,飛船終于還是承受不住開裂,陸隱目光眦裂,自己今天真要死了嗎?不甘心,一個老不死的想拖他陪葬,他不甘心.

"七哥,快想辦法,本候還不想死"鬼侯怪叫.

陸隱再次一口血吐出,肉身快要承受不住,他已經感受到星空對自己的吸力.

"快,用無上祖之皮,狩獵境也擋不住無上祖之皮的威壓"鬼侯大喊.

可惜陸隱已經聽不見了,他五感盡失,七竅流血,整個人連同飛船就像玩具,等待著老者發出最後一擊.

老者狂傲,"小輩,你的死足以讓老夫後人福澤萬年,死吧",說完,星能撕裂虛空,宛如雷霆炸響,要泯滅陸隱.

陸隱看著飛船外被撕裂的星空,看著那一抹雷霆,突然想起了什麼,抬手,骰子出現,直接借用吸收自兔子的那抹雷霆,自飛船內掃蕩而出,掠過星空,射向黑暗的星空深處.

所有一切寂靜無聲,老者瞳孔收縮,不可置信望著陸隱,怎麼可能?自己居然被一抹雷霆抹殺,這,這是超越二十萬戰力的雷霆,這個小輩怎麼會擁有?老者已經無法得知了,雷霆掃蕩的一瞬他就死亡,身體掉落下去,不知道會掉落到哪里.

陸隱吸收的雷霆來自那只恐怖的兔子,那只兔子一腳踩懵了九頭暴猿,而九頭暴猿,可是戰力超二十萬的恐怖生物,那只兔子的戰力恐怖的無法想象,哪怕吸取的雷霆只是一點點,也足以秒殺狩獵境強者.

陸隱松口氣,大腦陣陣暈厥,乓的一聲,飛船忽然解體,終于還是沒撐住,而陸隱,暴露在星空中.

這是陸隱第二次因為死亡危機暴露在星空中,上次幸運被納蘭妖精所救,而此次,放眼星空沒有一艘飛船接近.

他絕望的閉上眼,自己真要完了,自以為有多重身份保護,以為萬無一失,但面對連死亡都無懼的人,身份又能有什麼作用,實力才是一切的根本.

他現在就後悔沒有多賺錢,提升實力.

但如今一切都晚了,環顧四周,這就是星空的感覺,漸漸無法呼吸,體內,一股壓力即將爆發,這,就是自己最後看到的畫面了吧.

一個極境暴露在星空中必死無疑.

等了一會,陸隱奇怪,自己好像沒事.

他抬手,看著掌心紋路,很清晰,體內雖然壓力極大,但沒能撐破肉體,呼吸雖然被隔斷,但體內生機依然運轉,自己,可以在太空生存?

他驚訝,為什麼?難道是肉體強悍到一定程度帶來的?他只能這麼猜測.

鬼侯沒有反應,陸隱看向四周,黑暗的星空看不到邊界,唯有星球散發光芒.

他雖然沒死,但行動相當緩慢,而且對星能的運用也被阻礙,如果說在陸地上他發揮出十成實力,那麼在太空,他連一成實力都發揮不出來.

不知道自己的生機能維持多久,陸隱苦澀.

飛船性能太好也有壞處,自己飛船速度太快,把其它飛船都甩後面去了,到現在連求救的機會都沒有.

早知道在凝空戒內備一套宇宙戰甲,總好過身體完全暴露.

宇宙存在無數奇怪的物質,天知道自己的肉體能不能抗住.

也許是運氣比較好,沒多久,遠方一艘飛船快速駛來,陸隱大喜,連忙以星能模擬宇宙通用求救信號,但那艘飛船壓根沒理他,直接掠過.

陸隱無奈,飛船速度太快,他在太空中速度太慢,根本追不上.

緊接著,一連數艘飛船掠過,沒人救他.

很多人都知道,在宇宙航行,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很少有人會主動救別人,知恩圖報放在諾大的宇宙中太虛了,而且很多海盜以這招釣魚,大多數人早已有了防備.

陸隱沒有辦法,想了半天,只能如此了.

他自指尖纏繞星能,星能化作極為細小的類似繩子的結構蔓延而出,不知道蔓延出去多遠,停留在他幾乎控制不住的極限距離,隨後又模擬星能繩子,他把自己當蜘蛛,來往只要有飛船掠過,碰到星能就可以把他帶走.

就看運氣了,看是自己先餓死還是先碰到飛船.

相比諾大的太空,陸隱以星能模擬繩子籠罩的范圍相當小,完全憑運氣,但這也是他唯一能做的.

又過去兩艘飛船,距離太遠了,星能夠不上,陸隱忐忑等待,希望自己運氣足夠好.

星空中,一艘飛船極速航行,看似正常,驀然,一抹鮮血灑在透明金屬上.

飛船內,一個面無表情,目光森冷的男子緩步行走,手中是一柄普通長刀,鮮血順著長刀滴落.

砰砰

星能槍射擊,不管是金屬子彈還是光束都毫不保留的射中男子,但除了將男子衣服撕裂,其余沒有任何作用.

男子長刀翻飛,又是幾顆人頭掉落,無頭尸體砸倒在地,血液如河流蔓延,男子一腳踩在血液中,隨後繼續向前走去,地上是一連串血腳印.

血腥氣漸漸蔓延整艘飛船.

船長室內,十多人聚在一起驚恐望著光幕,"這個人是誰?為什麼追殺我們?".

"難道是火域?不可能,火域不知道我們的存在".

"不管怎麼說其他人可以死,巴甲不能死"一個沉穩的中年女子大聲道,說完,看向角落瑟瑟發抖的年輕人.

其余人都看向年輕人,目光複雜.

"諸位,巴甲是我們薪火聯盟的旗幟,他活著,我們才有對抗火域的信心,一旦巴甲死亡,我們薪火聯盟將四分五裂"中年女子道.

"不用說了,我們會拼死保護巴甲"另一人開口.

很快,一套宇宙戰甲穿戴在了那個年輕人身上,中年女子蹲在年輕人身前,苦澀道"巴甲,活下去,你才是薪火聯盟的根基,只有你活著,我們才能跟火域對抗".

叫巴甲的年輕人神色驚恐,"我,我能不能過平凡的生活?".

周圍人沉默.

中年女子目光悲哀,"對不起,你背負著老一輩期望,你才是火域最正統的傳人,你的存在才讓薪火聯盟有反抗下去的動力,記住,不管什麼時候大家都會保護你,你是最重要的,記住".

砰的一聲,船長室堅固的金屬門被一腳踢開,那個宛如修羅般的年輕人走入,抬起頭,毫無人性的目光掃過眾人,最終停留在巴甲身上.

中年女子心中一跳,果然是沖著巴甲來的,但到底是什麼人?如果是火域,來的就不是這個人,而是大能強者了.

"你到底是誰?為什麼追殺我們?"一人厲喝.

年輕人抬起長刀,一刀斬出,中年女子咬牙,揮手,火焰席卷,撕裂虛空,她赫然是探索境強者,然而即便是探索境強者也沒用,火焰在年輕人一刀中被分開,刀鋒未停留片刻,直接砍在最前面一人身上,將那個人一分為二.

恐怖氣氛蔓延.

巴甲臉色慘白,驚恐躲藏.

中年女子苦澀,同樣是探索境,她在這個年輕人手下幾乎沒有還手之力,哪來的妖孽鬼才?

刀光閃爍,盡管有中年女子牽制,但依然被年輕人一一斬殺,鮮血,無頭尸體,殘肢斷臂布滿了船長室,宛如地獄場景.

血腥氣令人作嘔.

年輕人一步步接近中年女子和巴甲,整個船長室只剩他們兩人,鮮血蔓延了出去.

上篇:第三百七十三章 星河釣魚    下篇:第三百七十五章 尸王變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