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踏星第三百四十三章 掛名   
  
第三百四十三章 掛名

事到如今說什麼都沒用,結果已經注定,他能做的,就是盡量給珍妮奧納一個好的結局,她沒錯,錯的是家庭,錯的是形勢,對于女人來說,嫁給心愛之人就是唯一.

陸隱想起明嫣,如果有一天因為立場,她無法嫁給自己怎麼辦?想起這里,陸隱就胸悶,他不會讓這種事發生,明嫣必須屬于他,沒人可以反對.

心情不爽,陸隱去了關押巴澤爾的監牢,要找個人發泄發泄.

巴澤爾經過一天的治療傷勢緩解了下來,也清醒了.

看到陸隱進來,他怒目圓瞪,"陸隱,我後悔當初沒宰了你".

陸隱隨手一道氣勁射出,洞穿巴澤爾肩膀,鮮血順著肩膀流淌,染紅衣服,"世上沒有後悔藥,你這麼說,想逼我殺你?".

巴澤爾冷笑,強忍著痛苦厲聲咆哮,"殺我?你敢嗎?你的所謂罪證都是偽造的,布幽大人已經派人去大宇帝國搜集信息,你的偽證很快被拆穿,你敢殺我?布幽大人不會放過你".

陸隱揉了揉額頭,"你真是蠢的可以",說著,陸隱單手按在巴澤爾肩上,"你說,我在昨天給你的傷勢上再加深力道,能不能偽造個傷勢不治而亡的假象?".

巴澤爾瞳孔一縮,眯起雙目,"你敢,別以為你能為所欲為,你只是名義上的議員,其他人都聽布幽大人的,我的傷勢早已彙報上去,你敢動手,肯定會被發現".

陸隱點點頭,"說的不錯,不過,加重傷勢應該沒問題,比如,徹底廢了你經脈".

巴澤爾臉色劇變,憤恨瞪著陸隱,一言不發.

陸隱看了巴澤爾一會,搖頭失笑,收回手,"其實我挺感謝你的,不是你,我也沒那麼深的修煉動力,你看,這就是天賦的差別,我只用了不到三年就超越了你,而你呢,修煉幾十年,還擁有生靈天賦,那又如何?照樣慘敗".

"你到底想怎麼樣?"巴澤爾語氣低沉.

陸隱望著巴澤爾,他沒想怎麼樣,只是報複一下,畢竟當初那口惡氣可不輕,不過正如巴澤爾說的,他做不到一手遮天,布幽在盯著,說不定此人就希望他能對巴澤爾做什麼,好把自己告上十決評議會,徹底踢開自己.

"不怎麼樣,在罪證沒澄清前,你就留這吧"陸隱轉身離開.

巴澤爾松口氣,憤恨盯著陸隱,總有一天要宰了他.

離開監牢,陸隱望著天空,沒有報複的快感,這種人已經提不起自己興趣了,怪不得很多人報仇不願隔夜,相隔太久,那種憤恨已經淡忘,再面對,便沒有了激情.

"我還以為你會殺了巴澤爾"陰冷的聲音傳來,讓陸隱汗毛聳立,他陡然轉身,盯著不遠處背靠牆壁的人,正是布幽.

"你怎麼在這?"陸隱警惕.

布幽望著陸隱,眼中閃過寒意,"為什麼取消幽星峽在真木星的試煉?".

"真木星位于烏俐疆域,屬于我的管轄范圍,想怎麼做還用不著你教"陸隱冷冷道.

布幽盯著陸隱,"你在挑戰我的耐心".

陸隱毫不示弱,"你也在挑戰十決的耐心".

布幽目光一變,眼神望向遠處,抬腳離開,臨走前淡淡開口,"人不要走得太急,容易摔死".

"走得太慢也容易被踩死"陸隱淡淡說道.

真木星他是絕不會讓給布幽的,那顆星球對他很重要,他要抽時間去一趟.

內宇宙,有一地名為坤澤,入坤澤者,上天入地無門,這里,被稱為全宇宙最深的監牢.

水傳瀟就被關入了坤澤,服刑期--一萬年.

坤澤外,真武夜王親自把水傳瀟送了進去,目光帶著一抹惆悵與說不出的感慨,"一代名帥,不能為人類開疆擴土,卻被關入了這永無天日的坤澤,可悲".

真武夜王身後,一名男子走出,緩緩彎腰,"這是他自找的,背叛人類,誰都救不了".

真武夜王抬起個人終端看了看,目光一寒,沉吟片刻,看向身後男子,"你也出生地球,有把握對付陸隱嗎?".

男子正是劉少歌,此刻,他跟隨了真武夜王,"屬下有把握".

真武夜王嘴角彎起,"你跟他仇怨不小,希望別被他玩死了".

劉少歌抬頭,目光明亮,"屬下必勝".

真武夜王點點頭,"准備一下,我會將我的力量與你融合,讓你可以短暫發揮我的力量,足以媲美百強戰榜末尾的高手,對付這個陸隱應該夠了".

"是"劉少歌應聲,眼中閃過奇異的光芒.

一連兩天,陸隱逛了一下聖迪歐斯,對燎原大陸也有了一些了解.

這片大陸很廣袤,曾經誕生的高手也很多,但自從外宇宙青年評議會總部確定在這里的一刻起,這片大陸就等于被奴役了,反抗的高手屠殺殆盡,剩余人對聖迪歐斯只能保持敬畏,宛如神明般恐懼的心理.

這片大陸相當于聖迪歐斯的看門人.

而在聖迪歐斯,拱門外不限制,任何人都可以求見,但拱門內,一般只有年輕一輩可以進入,這也是炎峰婚禮,煉炎星沒有高手出現的原因.

聖迪歐斯保證了純粹的年輕一輩地位,不受限制.

或許,這就是十決評議會在宇宙吃得開的原因之一,所有年輕人團結,在宇宙中爭奪到了一定的地位,也有一個穩定向上攀爬的階梯.

現如今,外宇宙青年評議會議員只有五人,東聖迪歐斯就是布幽跟溫蒂宇山.

溫蒂宇山實在不適合成為掌權者,陸隱即便再懶,他也會把大概需要審核的信息看一遍,但溫蒂宇山幾乎全權放給了巴澤爾,等于把權力拱手讓給布幽,一個蠢女人,這是陸隱對她的評價.

"七哥,這些信息你都看了兩天了,之前不是說不想管嗎?"鬼侯問道.

陸隱頭疼,"不想管不行,誰知道布幽對四片疆域做了什麼".

"你該找人代管了"鬼侯道.

陸隱深以為然,他不適合做這種事,但找人代管,找誰?那個人必須絕對值得信任,他也沒人可以用.

忽然的,陸隱想起之前一起進入神武大陸試煉的那批人,那些人怎麼一個都沒看到?

想著,陸隱立刻找來下屬議員詢問.

出現在陸隱面前的是巴里,一個兩萬三戰力探索境強者,出生浩元疆域,是溫蒂宇山曾經的下屬議員之一.

"陸議員,您找我?"巴里恭敬問道.

陸隱恩了一聲,"之前外宇宙試煉,應該有人通過的吧,為什麼我一個都沒看見?".

巴里道"他們只是掛名,大部分內宇宙弟子參加試煉是想表現自己,進入十決的眼中,少有人真正來聖迪歐斯,當然,其中也有人來,不過都被布幽議員帶走了,或者去了西聖迪歐斯".

"這麼說,我這里一個都沒有?"陸隱挑眉.

巴里苦澀,"是的,溫蒂宇山議員失蹤,那些加入聖迪歐斯的試煉者不會選擇這里".

陸隱無奈,能通過試煉的都不是簡單的人,幾乎都有背景,這些人處理好足以為自己做不少事,這個布幽下手夠快的.

"對了,你剛剛說掛名,誰掛在我們名下了?"陸隱問道,盯著巴里.

巴里怪異,一般來說,掛名之人不需要來聖迪歐斯,這是潛規則,就連布幽都沒看,因為沒人勉強的了那些人,那些人背景都不弱,不過陸隱想看,巴里也沒有拒絕,調出了一份名單.

陸隱看向名單,目光一亮,這可真是,有意思,月仙子,莊少華這幾個他認識的,還有像一個叫輝川的,出自馭獸流界神品堂,跟狂妄一樣,還有叫詹金的,出生火域,還有鐵山白夜等等,白夜族就有三四個.

"這些都是掛名的?"陸隱詫異.

巴里連忙回道"是的,都是掛名,都是通過試煉卻沒有來的人".

陸隱沉吟,掛名,掛名,這些人背後勢力都不好惹,就連布幽都不插手這些人的事,自己能做什麼?

"除了這些還有嗎?"陸隱問道.

巴里又調出一份名單,"這是掛名在布幽議員名下的試煉者".

陸隱看了看,"這個文倩兒是什麼人?".

"文倩兒是文風流界文家子弟,據說是文決的堂妹"巴里回道.

陸隱驚訝,再看下去,嚴華,劍宗弟子,路喬納,馭獸流界一品堂弟子,阿帆,恩?居然是北行流界尚武學院的學生,看了一會,陸隱收回目光,他發現這些掛名的才是真正具有價值的.

十決評議會能在宇宙橫行,憑的不僅是十決的恐怖戰力,也與這些有背景的年輕人支持有關,動了十決評議會,等于動了無數人的利益,這些年輕人背後的勢力不會不管.

陸隱越來越感覺十決評議會就是另一場宇宙格局爭斗的平台,在這里爭上位,得到的遠比想象的多.

這些人掛名也是為了將來可以在十決評議會內爭權,看的真夠遠的,也更能說明十決評議會的重要性.

上篇:第三百四十二章 對與錯    下篇:第三百四十四章 戰爭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