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踏星第三百四十二章 對與錯   
  
第三百四十二章 對與錯

珍妮奧納被陸隱安排人帶了下去,過兩天直接送回真宇星,她的未來已經注定,只能被關在奧納家族,當個金絲雀,陸隱是絕不會娶她的,她也不可能嫁給別人.

巴澤爾罪證確鑿,被陸隱安排人關押了起來,至于炎峰,雖然陸隱很想解決他,但他沒有犯罪,只是立場不同,無奈,陸隱安排人給他治療,以後再對付.

聖迪歐斯內還有不少煉炎星的人,全都被關在一起,在其中,陸隱看到個熟人,炎剛,這個曾在地球試煉與他有過交集的人,記得是炎峰的仆人,關系極好,不過如今,他連參戰的資格都沒有,還是融境.

炎剛察覺到陸隱目光,頭低下,不敢對視,生怕陸隱對付他.

陸隱沒有在意,這種人已經不值得他在意了.

另一邊,米拉回到文三思身後,"文決".

文三思淡笑,"戲不錯,人,更不錯".

米拉抬頭,表情嚴肅,"文決,陸隱竟然可以施展三十重勁,放眼內宇宙,真正能跟他媲美的極境同輩只有那兩個人了".

文三思點點頭,"是啊,真正的極境無敵,真正的十決候選人,呵呵,真有意思",說到這里,文三思忽然道"米拉,把慕榮的資料傳給陸隱".

米拉不解.

文三思目光明亮,他很期待這兩人交鋒,一旦慕榮敗了,他很好奇慕榮背後那個人能不能忍住,他更期待了.

溫蒂宇山作為外宇宙青年評議會議員,負責四片疆域,分別是滄瀾疆域,浩元疆域,拉爾所疆域,烏俐疆域,四片疆域連在一起,年輕一輩皆歸外宇宙青年評議會負責,諸事繁多.

十決評議會網絡連接在一起,陸隱通過十決評議會網絡可直接登入外宇宙溫蒂宇山負責的地域網絡,這一刻,他需要在意的除了內宇宙北行流界,就是這四片疆域.

一片疆域何其大,四片疆域,加起來范圍之廣足以讓普通人想破大腦,而每片疆域擁有的學院根本數不清,每天都有無數試煉,考核等等,一系列的事看的陸隱頭大,他不適合負責這個,索性跟北行流界一樣先放任不管.

他要的就是個名頭,還有把布幽的權力分散,其余暫時不想管.

隨便翻了翻網絡,忽然看到一條奇怪的試煉信息-幽星峽年輕族人于十日後前往烏俐疆域參加試煉.

這條信息本身沒什麼,但幽星峽這個名字讓陸隱想到了布幽,布幽,就出生幽星峽.

他連忙打開網絡,查看真木星.

越看,陸隱越興奮,甚至有點激動,真木星是顆奇怪的星球,整個星球上水資源全都隱藏于地下,地上被無數植物覆蓋,沒有動物,只有植物,這些植物有的具備攻擊性,有的卻是難得的天材地寶.

一般而言,這種生長各種天材地寶的星球不可能沒人在意,可惜的就是在這顆星球上誕生的天材地寶一般不會超過十年,僅僅十年的壽命,十年後便逐漸枯萎,很多學者探查過,想要找出原因,但都失敗了,僅僅十年壽命,再好的天材地寶也沒用.

正因為這個原因,導致真木星逐漸被放棄,淪為試煉地.

十年壽命的天材地寶對強大的修煉者無用,但對探境甚至融境修煉者還是有用的,尤其是這顆星球偶爾會出現早已滅絕的天材地寶,運氣好能改變體質,這也導致烏俐疆域很多勢力想要在真木星試煉,可惜一直被布幽把持.

陸隱無語的發現即便溫蒂宇山在時,真木星都是幽星峽試煉地,出現這種情況只有兩個原因,要麼,布幽完全掌控了溫蒂宇山,要麼,就是溫蒂宇山不在意,她根本沒跟布幽爭,否則這種星球早應該是大宇帝國的試煉地才對.

怪不得溫蒂宇山連自己解語者身份都查不到,這女人腦子里估計除了修煉就沒別的,巴澤爾投靠布幽不是沒道理的.

陸隱很果斷的將這個試煉刪除,也就是說從現在起,真木星試煉不屬于幽星峽,他陸隱想給誰就給誰,更重要的是,這顆星球是他看重的,別人得到的只是十年份天材地寶,他只要有錢,別說十年,十萬年都可以得到,這顆星球再適合他不過.

一天後,叮的一聲,陸隱正看著真木星介紹,一則通知出現,來自米拉.

陸隱點開,看了一下,目光驚訝,抬起頭,米拉什麼意思?為什麼告訴他此人信息?

宇宙中有不少絕頂天才被稱為十決候選人,然而大多數只是誇贊之言,就像當初陸隱掌握五紋戰氣,就被稱為十決候選人,那個時候,他的實力只能跟韓沖等人差不多,根本不是天犼的對手,不過在這些被誇贊的十決候選人中,有幾人是真正被承認的.

米拉告訴了陸隱其中一人的信息,慕榮,一個自小被十決評議會吸納,擁有強悍天賦的鬼才,放眼十決評議會探索境之下年輕一輩,此人是當之無愧的最強,甚至被某個十決譽為星空下極境無敵.

十院大比,最強大比讓陸隱之名傳遍宇宙,這是他的榮譽,而慕榮之名雖然大部分人不知曉,但頂層權勢人物皆如雷貫耳,此人與同輩交手,從未敗過.

每隔一段時間,總會有一些不融于當代的絕頂鬼才出現,慕榮,就是其中之一.

之前的陸隱沒資格知道,甚至贏了最強大比魁首,在很多人眼里他依然不是慕榮的對手,但此刻,施展出三十重勁的一刻,他有資格了,因為他平了藍決當年的紀錄,他成為了真正的十決候選人.

陸隱呼出口氣,慕榮,此人會是他敵人嗎?真正的十決候選人,一個慕榮,還有一個宇宙海的葉星辰,還有誰?他已經踏入了這個層次,超越了劉少秋,正式進入十決眼中.

陸隱慶幸自己在來之前提升實力,有沒有達到三十重勁是天與地的差別.

"陸議員,珍妮小姐懇求見您一面"一個侍女站在陸隱身後恭敬道.

陸隱皺眉,"不見".

"這個,珍妮小姐說,您不見她,她就自殺"侍女為難道.

陸隱冷哼一聲,想了想,"帶路".

雖然他不在乎珍妮奧納,但如果這個女人因為他死了,奧納家族那邊會有麻煩,因為一個不在乎的女人影響自己,不劃算.

珍妮奧納如今面如死灰的靠在牆壁上,看到陸隱的一刻,眼中閃過刻骨的仇恨,隨後很快又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哀求,"求求你,放了我".

陸隱冷冷注視著珍妮奧納,"你知不知道,因為你,我差點萬劫不複".

珍妮奧納搖頭,"我不懂,我只想嫁給心愛的人,有錯嗎?".

陸隱心中一顫,沉默,望著珍妮奧納悲哀的眼神,目光閃爍,是啊,她只想嫁給心愛的人,有錯嗎?有錯的是別人,跟她無關,從頭到尾她都沒有承認過什麼,她只是被動接受家里安排而已,她只是個可憐的女人.

原本陸隱對珍妮奧納的種種不滿頃刻煙消云散,這個女人沒有對不起他,作為女人,想嫁給心愛之人沒有錯,可惜,生錯了家庭.

"你沒錯,但你愛錯了人"陸隱語氣緩和了一些,淡淡道.

珍妮奧納閉上眼,"煉炎星跟大宇帝國並非敵對勢力,我喜歡炎峰,何錯之有,錯就錯在家族把我許給了你,陸隱,你真的喜歡我嗎?你從來就沒喜歡過我,我感覺的出來,那枚戒指代表的並非愛意,僅僅是你對奧納家族的承諾,在你眼里,我只是個聯姻工具而已".

陸隱沒有說話,珍妮奧納說的不對,她甚至連聯姻工具都不是,因為他從頭到尾就沒想娶這個女人.

"七哥,你毀了一個女人一生的幸福"鬼侯怪叫.

"父親從來沒在乎過我的想法,一心想把我嫁給你,他怎麼會不知道你從來不在乎我,但他不在乎,他要的只是與你聯姻,僅此而已,我想逃,我想離開那個囚籠,有什麼錯?我嫁給喜歡的人有什麼錯?我沒打算傷害任何人"珍妮奧納聲嘶力竭,悲哀絕望的看著陸隱.

陸隱沒有看她,他無法反駁,這個女人說的是對的,她只需要對她自己負責,嫁給炎峰,至于對自己有什麼傷害,確實不在她考慮范圍內,自己並非她什麼人.

陸隱歎口氣,"炎峰沒有喜歡過你".

珍妮奧納淚水滴在地上,蹲了下來,"我知道,我知道他想娶的不是我,但我不在乎,我只想嫁給他,只想離開那個囚籠,哪怕付出生命".

陸隱不知道怎麼說,男人跟女人的想法原本就不同,一個理性,一個感性,矛盾點也不同,他沒辦法成全珍妮奧納,"回去吧,如果有可能,我會讓雪山奧納給你安排好一點的歸宿,做個普通女人,平凡的過一生挺好".

珍妮奧納抱著頭,默默哭泣.

陸隱轉身離開.

"等等"珍妮奧納抬頭,望著陸隱的背影,低聲開口,"我沒想傷害你".

陸隱沒有回頭,直接離開.

上篇:第三百四十一章 三十重勁    下篇:第三百四十三章 掛名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