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踏星第三百三十八章 反應   
  
第三百三十八章 反應

探索境團長暗罵一聲瘋子,取出長刀斬出,乓的一聲,刀劍相交,凌厲氣浪斬斷四周艙門,虛空出現一道裂縫,將地表都撕開,灼白夜與探索境團長同時後退.

探索境團長咬牙,再次抬起長刀壓下.

灼白夜目光冷冽,劍氣激蕩,無數聲撞擊響徹飛船.

極境越級挑戰探索境並非普通的越級,不像探境挑戰融境,融境挑戰極境那般,探索境是質的變化,出手可以撕裂虛空,星能循環也與極境不同.

如果是之前的灼白夜,憑著半吊子以戰技白虛劍發揮出的場域,絕不是兩萬戰力探索境強者的對手,但如今,完全領悟場域的灼白夜哪怕依舊贏不了兩萬戰力探索境強者,支撐一段時間還是可以的,而且隨著時間推移,憑借白夜族戰技對精氣神的傷害,她戰勝的可能性不是沒有.

可惜她碰到的不是尋常探索境.

海盜打劫的東西很多很多,其中也包括戰技功法,綠幽海盜團生存時間較長,作為團長,獲得的好東西自然不少,尤其是刀法戰技,經曆百年時間摸索融合,被他開創出最適合自己的刀法,凌厲剛猛卻又角度刁鑽,沒一會,灼白夜就支撐不住.

隨著白光一閃,長刀架住紅色長劍,一刀掠過,長劍乓的一聲掉落,插入旁邊的牆壁上.

探索境團長冷冷盯著灼白夜,"立刻走,看在白夜族的面子上,我不殺你".

灼白夜盯著探索境團長,目光不甘.

探索境團長目光忌憚,他跟灼白夜交手沒那麼輕松,尤其從頭到尾有種被壓迫的感覺,自己的攻擊好像也被看透,白夜族劍技太強,如果不是他們差距過大,他戰力哪怕再低五千也未必是這個女人的對手,這些強族精英太變態了,他可是兩萬戰力的探索境強者,居然忌憚一個極境.

灼白夜走到牆壁旁,一手握住劍柄,將長劍拔出,再次直指探索境團長.

探索境團長大怒,"我雖然忌憚白夜族,但不會等死,你不要敬酒不喝喝罰酒".

灼白夜長劍指著探索境團長,沒有動,她在思考如何出手,兩人差距太大太大,整個白夜族極境強者中唯有少數幾人可以越級挑戰此人,她還達不到.

"明明打不過還要硬拼,還想重傷?"一道聲音傳來,灼白夜跟探索境團長同時轉頭,看到了面帶微笑的陸隱.

灼白夜驚訝,"是你?".

探索境團長愣愣看著陸隱,他都把此人忘了,這個人才是最大的威脅,遠超這個女人.

"好久不見"陸隱打招呼.

"七哥,你認識她?等等,好眼熟,對了,她不是顏清夜王用來威脅你的那個女人嗎?"鬼侯想起來了.

灼白夜驚訝望著陸隱,"你怎麼在這?".

陸隱聳聳肩,"正好路過,就看到了很眼熟的東西".

灼白夜知道他說的是飛船,"抱歉,那艘飛船暫時不能還給你".

"那就買吧,你出多少錢?"陸隱調楷.

灼白夜眼睛眯起,她其實沒什麼錢.

這時,那名探索境團長臉色已經陰沉如水,他聽出來了,這兩人認識,眼看兩人還要繼續聊,他突然撕裂虛空想要離開,對付極境,尤其是可以越級挑戰的極境鬼才,最好的辦法就是避入星空.

不過陸隱一直盯著他,怎麼可能讓他那麼容易離開,當探索境團長撕裂虛空的一刻,陸隱單腳跨前一步,強烈的震動粉碎海盜船上無數金屬,虛空產生波紋,震蕩的勁道將探索境團長硬生生逼出,他駭然望向陸隱,"陸同學,你我沒仇".

"抱歉,你得死"陸隱目光冷漠,身形一閃出現在探索境團長身前,抬手,上來就是二十重勁四十倍波動掌,最強大比中,這是他的最強一擊,而今只是熱身.

陸隱一掌還未完全發出,已經令虛空崩潰,宛如塌陷,這一幕震撼了所有人,那名探索境團長更是臉色煞白,他可以感覺得到這一掌的恐怖,即便他也無法硬接,只能避退.

可惜陸隱的一掌沒那麼容易避開,關鍵時刻,探索境團長身上穿上了戒指戰甲,探索境級別的戒指戰甲,相當于兩名探索境強者的防禦,來硬拼陸隱的一掌.

陸隱單掌狠狠印在探索境團長胸口,戒指戰甲立刻碎裂,緊接著,磅礴氣勁橫向撕開虛空,直至波及到星空中,強大的吸力自外界傳來,要把飛船內的一切吸入星空中,而那個探索境團長雙目如死灰,陸隱的掌印直接透過戒指戰甲將他心髒粉碎.

尋常人根本擋不住陸隱一掌,哪怕是兩萬戰力的探索境強者也一樣,差距太大.

當初陸隱參加十院大比的時候就已經可以越級挑戰探索境強者,在邊境硬生生擊退戰力達到四萬左右的齜鐵,更不用說現在.

對陸隱來說,這種普通探索境強者遠沒有極境鬼才帶給他的威脅大.

隨著二十重勁完全爆發,那名探索境團長已經完全死亡,身體被吸入星空內.

一切發生的太快,陸隱出現只發出一掌,就擊殺了那名探索境團長,看的灼白夜呆滯.

"糟了"陸隱驚呼一聲,懊惱的望向星空.

灼白夜被驚醒,"怎麼了?".

陸隱無奈,"忘了把他凝空戒搶下來,那里肯定有不少錢".

灼白夜無語.

鬼侯無奈,"七哥,能別提錢嗎?俗,你可是救了個妹子,還是白夜族妹子".

因為戰斗,海盜船破損太多,只能勉強懸浮在星空,不過隨著時間拖延,損毀之地還沒被修複的話可能有墜毀的危險,不過這些跟陸隱無關,他馬上就走了.

"之前謝謝你"陸隱回身對灼白夜說道.

灼白夜看了看星空,"你是為了救我,應該的".

陸隱失笑,"救你也是因為你被我重傷,好了,以前的事都過去了,說說吧,我的飛船怎麼辦?".

灼白夜甩手給了陸隱一枚凝空戒,"這里有我全部的資產".

陸隱隨手又仍回給了灼白夜,"我不要".

灼白夜不解看著陸隱,"你不是很想要錢嗎?".

"有的錢可以要,你的,不要"陸隱回的很果斷.

灼白夜沉默.

"飛船繼續用吧,也算個代步工具,不過我有個問題一直很好奇,你為什麼專殺海盜?"陸隱問道.

灼白夜眼中閃過寒芒,"因為海盜,是宇宙最丑惡的群體".

陸隱臉皮一抽,話語雖短,仇恨心卻非常強.

"不過你也不能胡來,這次如果沒有我,你真打算跟這個海盜死拼到底?"陸隱好奇.

灼白夜看向陸隱,清純的臉龐透露一絲怪異,"你覺得我傻嗎?".

"應該,不傻吧"陸隱想了想說道.

"那就是了,真打不過我會離開,但我也有底牌,試試無妨,海盜不敢殺我"灼白夜淡淡道.

陸隱點點頭,"你心里有數就好".

灼白夜認真看著陸隱,"你怎麼會知道第三夜王的蹤跡?".

陸隱就知道灼白夜會問這個,第三夜王這個名字除了白夜族,應該少有人聽過,即便聽過都是很古老的存在,"這個問題我已經告訴過原淨長老了".

灼白夜複雜看著陸隱,"你是為了救我才說出第三夜王蹤跡的".

陸隱點頭,發覺灼白夜目光很怪,怎麼說呢,並非欣喜,反而有些說不出的悔意,"怎麼了?".

灼白夜搖搖頭,轉過身,"你走吧,不要忘了當初的承諾".

陸隱點點頭,這個女人隱藏了心事,但跟他無關,當初這個女人願意為他作證,確實讓陸隱很感動,他為灼白夜做的一切也是因為報恩,並非涉及男女感情,他也沒閑心操心這個女人的事.

"那我走了,你也盡快離開"陸隱說道,隨後離去.

灼白夜望著星空,痛苦閉上雙眼,"沒想到我灼白夜,居然成為白王一脈的罪人,對不起,父親,母親".

"七哥,那個女人怎麼回事,好像不太高興你救了她"鬼侯憤憤開口.

陸隱語氣冷漠,"跟你無關".

"擦,我是你這邊的,我發現你怎麼總把氣撒在本候頭上,本候也是有尊嚴的"鬼侯怪叫.

陸隱隱約猜到灼白夜不高興的原因,鬼侯說過,白夜族分為白王一脈與夜王一脈,原本白王一脈就被籠中術控制,等于奴仆,而今自己透露第三夜王蹤跡,一旦第三夜王出來,白王一脈更是永無出頭之日,怪自己是正常的.

但他不能告訴灼白夜第三夜王絕對無法逃脫的真相,誰知道原淨夜王有沒有在她身上動什麼手腳,自從聽到了白夜族的真相,陸隱對夜王一脈實在沒有好感,甚至還很厭惡.

被海盜耽誤的時間並不長,陸隱重新踏上星空,而此刻,距離婚禮只剩六天,他原計劃可以五天內趕到東聖迪歐斯.

不過宇宙永遠充滿了變數,航行路線又變了,時間再度拖延一天.

陸隱有些焦急,希望不要趕不上.

上篇:第三百三十七章 再遇灼白夜    下篇:第三百三十九章 燎原大陸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