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踏星第三百三十五章 陌生的十決   
  
第三百三十五章 陌生的十決

鬼侯沒時間多想,一爪子拍在陸隱身上,將陸隱打飛出去十多米,陸隱呼出口氣,被鬼侯攻擊的地方疼痛緩解了一些,有用,他大喜,"繼續".

鬼侯無語,"這種要求本候還是第一次聽到,滿足你",說完,瘋狂攻擊陸隱,一邊攻擊一邊喋喋不休著什麼,依稀聽到'讓你屏蔽本候’,'讓你欺負九妹’,'讓你不允許本候跟九妹團聚’,'讓你…’.

被鬼侯瘋狂攻擊,陸隱的疼痛得到緩解,但還不夠,鬼侯的攻擊比云差了太遠太遠,"用點力".

鬼侯大怒,"你瞧不起本候",說著,連戰技都用上了,不停攻擊陸隱,越打,鬼侯越震驚,陸隱完全不受傷害,它的攻擊無效,不由暗暗咋舌,這肉身防禦太變態了,怪不得能跟天犼硬拼消耗.

相比邊境戰爭第一次相遇,陸隱的進步大到讓鬼侯無法想象,它絕對確定如今的陸隱或許比不上當初同齡的十決,但絕對媲美當初同齡段補天榜強者,妖古在陸隱這個年紀肯定也沒這麼變態.

砰砰砰砰

時間靜止空間,陸隱承受著鬼侯的毆打,緩解疼痛,鬼侯從一開始的發泄到之後的無奈,再到之後的憋屈,有種說不出來的痛苦,它不想打了,但面對陸隱,它反抗不了,陸隱一句話讓它不得不打'你不打我,我就打你’.

這句話再度激起了鬼侯的怒火,它又毆打了幾天,打的筋疲力盡.

蹦的一聲,陸隱趴在地上,重重呼出口氣,身上雖然依然很疼,但跟上一枚強生果疼痛差不多,也就是說可以行走了.

看著自己的雙手,陸隱捏了捏,似乎,強了很多很多.

"七哥,行了吧,本候,本候太累了,打,打不動了"鬼侯無奈道.

陸隱點點頭,收起鬼侯,雙臂伸展,震蕩空氣發出氣浪,十五重勁,二十重勁,二十一重勁,二十二重勁直至二十五重勁,疊加勁道越多,對身體負擔越大,效果跟鬼侯擊打一樣,表面肉體的疼痛緩解了身體內部疼痛.

陸隱咬牙,直接二十七重勁,虛空扭曲,化作碎片,肉眼可見的力道擴散開來,震撼人心.

這就是強生果的功效,讓他肉體極限承受力達到了二十七重,而且還沒完全吸收,一旦強生果效果完全吸收,絕對可以達到三十重勁.

陸隱大喜,二十七重勁全力一擊比二十重勁強多了,自己在短短幾天內又進步了不少.

"七哥,剛剛我就想問了,這是哪?感覺不太對"鬼侯好奇.

陸隱目光一閃,"第十院一個修煉空間".

"修煉空間?哪兒?"鬼侯問道.

"跟你無關"陸隱不耐煩.

鬼侯嘟囔"過河拆橋".

陸隱可不想讓鬼侯發現時間靜止空間的秘密,再次屏蔽了他,氣的鬼侯無語.

距離時間靜止空間結束時間還有不足兩天,陸隱動了動身體,以星能晶髓強化重力,曾經他能承受的極限重力為一百三十倍,那是十院大比後的實力,而今隨著肉體強度增長,他也不知道自己能承受的極限是多少.

跟疊加重力一樣,重力承受能力越往後越困難,陸隱直接把重力提升到一百三十倍,身體忽然一沉,呼吸一滯,還好,繼續,隨著重力增加,陸隱只感覺五髒六腑承受的壓力越來越大,一百三十五倍,一百四十倍,一百四十五倍,最終,陸隱把重力提升到一百七十倍,此刻的重力給他的痛苦已經足以緩解強生果的痛苦.

汗珠順著身體滴落,陸隱沒有動,就這麼坐在地上,感受著重力與強生果的雙重痛楚,時間緩緩流逝.

兩天後,陸隱睜眼,看到的不再是時間靜止空間,而是第十院廢墟.

終于出來了,而此刻,強生果帶給他的疼痛緩解了很多很多,他伸手,握拳,擊打空氣,層層波紋擴散,隨後崩裂虛空,化為肉眼可見的力量沖擊虛無,發出二十七聲巨響,緊接著第二十八聲巨響爆發,虛空直接粉碎.

陸隱淡笑,二十八重勁,提升的很快,強生果帶來的痛楚一旦全部消失,絕對可以達到三十重勁.

三十重勁的力量讓陸隱期待,那是他自信對抗天犼傷害承受極限的攻擊,也是真正媲美當初十決處于這個年齡段的力量.

而自己如今還沒到極境巔峰,還有提升空間.

或許真的可以超越當初十決的成就.

十決的每一項紀錄都是豐碑,比如神之手的三十重勁,陸隱憑借骰子天賦才趕上,尋常人即便以肉體強盛著稱的星空巨獸也達不到那種程度,十決的紀錄,是整個宇宙的豐碑.

"是時候離開第十院了"陸隱淡淡自語,點開星空地圖,距離東聖迪歐斯相隔十二片疆域,行程不足十天,而距離炎峰與珍妮奧納的婚禮,還有十一天,足夠.

很快,陸隱乘坐個人飛船離開第十院,前往東聖迪歐斯.

而此刻,東聖迪歐斯,天空之城一角已經開始布置,都為了炎峰與珍妮奧納的婚禮.

一般來說,以炎峰的地位,不夠資格在天空之城上舉辦婚禮,但布幽特許,讓炎峰很是興奮.

望著角落布置的場景,布幽嘴角含笑,他希望陸隱能趕過來,沖動之下做一些事,這樣,他就有理由遏制此人在外宇宙青年評議會的發展,並且對白夜族有所交代.

想起白夜族那位大人跟他的交談,他就一陣興奮.

因為巴澤爾的緣故,他原本就跟此人有仇,一開始還不在乎,但隨著此人發展,身份越來越多,他已經不好對付了,其實一切可以抹消,怪就怪此人太精明,以解語者身份從巴澤爾那里套出了他就是背後之人.

當初巴澤爾聯系解語者七哥的時候,他是贊成的,為了拉攏解語者,甚至讓巴澤爾透露自己的存在,但隨著陸隱之後的身份變化,布幽不敢小看此人,專門探查,居然查出此人就是解語者七哥,這個身份一出現他就知道自己暴露了.

自己跟此人有著化不開的仇恨,既然如此,索性打壓掉.

白夜族不止聯系炎峰,也聯系了他,炎峰只是羞辱陸隱的棋子,他才是顏清夜王真正對付陸隱的殺手锏.

"大人"布幽身後,巴澤爾現身,低著頭,臉色惶恐.

布幽淡漠開口,"布置的怎麼樣了?".

"差不多了,只等珍妮奧納到來"巴澤爾道.

布幽恩了一聲,"陸隱呢?".

"據探查,已經離開第十院,在來的路上"巴澤爾低聲道.

布幽滿意淡笑,"來就好,就怕他不來".

"大人,這個炎峰值得您如此幫忙嗎?就算要對付那個陸隱,也沒必要這麼做,他身份雖多,卻都不重要,只要我們不留證據","閉嘴"布幽眼神冰冷,隨手一揮,三萬戰力的巴澤爾被整個轟出去,重重砸在地上,一口血吐出,他絲毫不敢反抗,誠惶誠恐跪地,"大人,請饒命".

布幽聲音冰寒,盯著巴澤爾,"當初要不是你自作主張羞辱他,今天也不會這麼麻煩".

巴澤爾臉色慘白,"對不起,大人".

布幽眼睛眯起,哼了一聲,"你真以為憑一個小小的陸隱可以讓我棘手?他代表的是十決對我們的不滿,東聖迪歐斯權力盡在我一人手中,此人,是十決派來的,對付他只能讓炎峰出頭".

巴澤爾低聲道"大人,小人只是覺得炎峰此人敢覬覦溫蒂宇山,不配得到大人您的幫助".

布幽冷笑,"就憑他,也配?他連溫蒂宇山的一根手指都不配",說完,繼續道"你給我盯著他,煉炎星在滄瀾疆域影響力不小,還要通過他們找到溫蒂的行蹤".

"是,大人"巴澤爾恭敬回應.

黑暗的星空永遠那麼孤寂,唯有各種星球散發著美麗的光芒,點綴這抹黑暗.

陸隱坐在個人飛船內,抬手,九顆星辰環繞.

現如今,他最強的攻擊是疊加勁道配合波動掌,天星功更像輔助,盡管這個輔助永遠不會過時,但陸隱還是希望能將天星功威力增強.

可惜這不是他可以辦到的.

曾幾何時,他以為九顆星辰形成星系可以無限往里面添加星辰,但他想的太天真了,自己的第九顆星辰是瘋院長強行推演出來的,根本不是真正的天星功,威力僅限于此.

天星掌,天星功,天星宗,陸隱望著星空,在那無限遙遠之地,存在著叫天星宗的超強宗門,這個宗門才是天星正宗,不知道自己可不可以學到余下的天星功.

滴滴滴滴

個人終端傳來輕響,陸隱打開光幕,驚訝發現並非正常通訊聯系,聲音來自十決評議會界面,這個界面陸隱還很陌生,他加入星空戰院學生會,成為成員才夠資格進入界面,但諾大的界面,除了北行流界的事,其余他幾乎都看不到.

十決,十片空白頁面,而此刻,其中一個頁面發出輕響,這是,十決在聯系他.

陸隱所認識的十決只有一個,書生--文三思,應該是文三思在聯系他.

"您好"陸隱點開通訊,打了聲招呼.

"我叫藍斯"磐石般的聲音傳出,讓陸隱瞳孔一縮,陌生的名字,陌生的--十決.

上篇:第三百三十四章 規避危機    下篇:第三百三十六章 遠慮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