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踏星第三百三十一章 白夜族秘辛   
  
第三百三十一章 白夜族秘辛

數十聲炸響深入大地,無數人色變,陸隱以右手施展天星功,強行遏制天犼旋渦旋轉,自身也承受著極限攻擊的壓迫,與天犼一樣被壓入地底,巨大的空間裂縫垂直降落.

煙塵漫天,戰場恢複平靜.

所有人呆呆望著,誰勝了?

從十院大比到最強大比,這一戰絕對是最巔峰的戰斗,雙手承受的攻擊即便探索境強者都未必能撐下.

高空,紫雪隨手一揮,驅散煙塵,她都想知道結果.

隨著煙塵散盡,一道人影雙手撐住膝蓋,喘著粗氣,昂起頭,正是陸隱.

眾人目光看向四周,天犼,不見了.

'最強大比決戰,陸隱,勝’.

星空戰院導師宣布了結果,震撼所有人.

眾人起初呆滯了一下,隨後不少學生歡呼,陸隱終究是勝了,代表人類勝了.

伍大興奮吶喊.

第十院眾人激動,大炮,小炮,可可等人歡呼.

采星女望著陸隱,目光明亮,卜算對了,最強大比前,甚至決戰之前都沒人認為陸隱可以勝,他的勝率連百分之一都不到,但他還是勝了,證明自己的卜算是成功的,那麼,接下來的路,她知道怎麼走了.

真宇星同樣在歡呼,哪怕是看不懂戰斗的普通人都知道這一戰有多艱難,火青山等人作為狩獵境強者,都少有的為這一戰激動.

雪山奧納望著光幕上艱難站立的年輕人,又看了看個人終端,目光逐漸堅定,做出了決定.

宇宙海,戰船上,那道令大海臣服的氣息發出雷霆般的笑聲,令宇宙海沸騰,一個個超強者自戰船飛出,無奈凌空,"團長失控了,趕緊跑".

"小家伙贏了,團長太開心了,讓他笑一會吧".

"團長多久沒笑過了,自從她離開後".

"噓,別提了,讓團長開心會".



戰船內,一雙巨目充斥著喜悅與興奮,咧嘴狂笑了一陣,巨大的刀柄狠狠砸在船身,無形波動擴散,大海頃刻風平浪靜,"都給老子滾回來".

"是,團長"眾人應聲.



第十院界域山,陸隱睜開眼,重重吐出口氣,終于,贏了,這一戰太不容易.

"七哥,老崇拜你了,你太強了,居然單挑贏了天犼"鬼侯激動大喊.

陸隱苦笑,其實最強大比四強實力皆在伯仲之間,自己能擊敗天犼,憑的是天星功,否則根本沒機會,如果自己的對手換成采星女就未必能贏了,只能說天犼幫自己解決了最大的對手,而自己,恰好克制他.

即便如此,這一戰的艱難程度也超出想象,原以為以強生果再度強化的肉身可以無敵,但想的太簡單了.

不過想想也真後怕,幸虧再次提升肉體強度,否則真撐不住,自己也就比天犼多撐住了一會.

"七哥,你怎麼攻擊天犼本體的?它的旋渦對傷害的承受極限相當恐怖,按理說你不可能做到"鬼侯好奇.

陸隱沒理它,眼前,第十院其他學生陸續睜開眼.

"陸大哥,你太厲害了"可可第一個跑來恭喜.

"學弟,恭喜你,真正名揚宇宙,不僅限于人類星域"小炮笑道.

其他人陸續開口.

陸隱笑道,"運氣,運氣而已".

"運氣可贏不了天犼"夏洛溫和說道.

露露苦著臉,"我們差距越來越大了,真麻煩,不行,我要回家,我要修煉".

孟越深以為然的點點頭,他也要回洪荒宗,看是否有辦法提升實力.

米雪兒複雜看著陸隱,原本她來第十院的目的是挑刺,以合理的規則取締第十院,但隨著時間推移,心中對第十院越來越認可,尤其身邊竟出了一個最強,此人真的是十決候選人了.

眾人只是恭賀幾句便離開,都看得出來陸隱很累.

修茲走到陸隱身前,"大宇帝國,怎麼樣了?".

陸隱道"沒事,你可以回去看看,幫我重整宇堂".

修茲想了想,點點頭,"好".

修茲原本就是大宇帝國年輕一輩第一高手,如今在星空戰院這麼長時間,他的實力早已不能用外宇宙標准衡量,即便在星空戰院,他都可以排入中上游,按標准,可以算是內宇宙年輕一輩精英,比大宇帝國同輩之人強太多了.

以他現在的實力,跟古爾巴赫對戰要不了兩招就可以勝.

看著修茲離開的背影,陸隱忽然在想是不是應該把大宇帝國年輕一輩精英帶到第十院,應該想個辦法.

界域山上還有兩道人影沒有離開,一個是黑虛,一個,是灰白夜.

第十院所有人中,黑虛孤僻,米雪兒驕傲,趙逸龍淡漠,還有一個就是灰白夜,對此人,陸隱不知道如何做,此人雖然一開始狂傲,但對他沒有惡意,雖然挑釁,但結果都是被自己揍,挺慘的.

當初顏清夜王號召白夜族高手對付他,灰白夜沒出現,現如今灰白夜兩邊不是人,白夜族不接納他,第十院眾人跟他又說不上話,混的比較慘.

陸隱看著灰白夜,恰好,灰白夜睜眼,與陸隱對視,隨後起身,一句話沒說,就要離開界域山.

陸隱突然開口,"能跟我說說白夜族的事嗎?".

灰白夜頭也沒回,"你想了解什麼?".

"籠中術"陸隱淡淡開口,三個字,讓灰白夜神色劇變,他陡然轉身盯著陸隱,目光驚訝,"你怎麼知道?".

陸隱眼睛眯起,怎麼知道?他聽灼白夜昏迷中說過好幾次,這個名字一聽就不是好東西,"能給我說說嗎?".

灰白夜目光閃爍,盯著陸隱雙眼,似乎想看出來什麼.

沒多久,他收回目光,再度恢複淡漠,"族中機密,不能對外宣揚",說完,直接離開.

陸隱沉思.

"七哥,你想知道籠中術?"鬼侯開口.

陸隱挑眉,"你又知道?".

"當然,前輩記載過,畢竟白夜族可不是小門小戶,他們的事很多前輩紀錄都有"鬼侯得意.

"說說吧"陸隱淡淡道.

鬼侯嘿嘿一笑,"告訴你可以,但你得保證以後絕不屏蔽本候".

"我保證"陸隱立刻說道.

鬼侯一怔,有點反應不過來,"什麼?七哥,你再說一遍?".

"我說,我保證"陸隱淡淡道.

鬼侯沉默片刻,"七哥,太沒誠意了,你騙我的吧".

"你不信?"陸隱語氣不太好了.

鬼侯無奈,劇本不對啊,答應的太爽快了,爽快到不敢相信,但陸隱已經答應,他暫時無力反駁,頹喪道"好吧,暫時相信你",說完,咳嗽兩聲,"所謂籠中術,是白夜族夜王一脈對曾經白夜一脈的控制之法,白夜族在上古時期由兩大王族控制,白王一脈和夜王一脈,但不知道怎麼回事,白王一脈高手死亡殆盡,夜王一脈狠辣,創造出了籠中術控制所有白王一脈傳人,這種控制方法極其歹毒,可以說生殺予奪,皆在控制者手中".

"每個夜王族子弟出生,都會有相當一批白夜子弟歸他控制,說難聽點,就是奴隸,這就是夜王一脈高高在上的原因,而且正因為這個籠中術,白夜族等級森嚴,做事雷厲風行,震懾全宇宙".

"籠中術可以解除嗎?"陸隱問道,他想起了灼白夜蒼白無助的臉龐.

"當然可以,其實這麼多年下來,夜王族也出過不少好人,他們主動解除了籠中術,但大多數還被控制,依本候看,那個灰白夜應該也是白王一脈子弟,不過被解除了籠中術控制,否則當初你與顏清夜王一戰,他不可能拒絕的了"鬼侯道.

陸隱沒想到白夜族竟有如此歹毒可怕的控制手段,"這種籠中術也是戰技的一種?".

"放心吧,籠中術只針對白王一脈,這也是很多人諱忌夜王族的原因,他們為了控制同族,專門創造了血脈籠中術一法,相當歹毒,對其他人沒用"鬼侯道.

陸隱再次認識了白夜族,不,是夜王族,這個種族的天性讓他厭惡.

"對了,白夜族本身是什麼?"陸隱好奇.

"這我就不知道了,記載中,白夜族出過白王和夜王兩個極強者,這才誕生了白王一脈與夜王一脈,其余人應該算中立吧"鬼侯道.

這時,小炮再次進來,"學弟,財老喊你過去".

陸隱點點頭,立刻離開界域山.

沒多久,藏寶閣,陸隱見到了財老.

財老上下打量陸隱,滋滋稱奇,"小家伙,不錯啊,居然走到這一步".

"都是導師教的好"陸隱一個馬屁奉上.

財老翻白眼,"沒誠意".

陸隱干笑.

"行了,喊你過來沒別的事,一是有人想打聽一下天犼的能力,二,就是獎勵,你獲得了十院大比和最強大比魁首的獎勵"財老道.

陸隱眼睛發亮,"獎勵?多少錢?".

財老無語,"小家伙,你太貪財了".

陸隱尷尬,也不能怪他,他的實力跟金錢是掛鉤的,錢越多,他提升的越快.

"你先說說天犼的能力"財老臉色嚴肅問道.

上篇:第三百三十章 對戰傳說    下篇:第三百三十二章 各種特權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