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踏星第兩百九十八章 態度   
  
第兩百九十八章 態度

暫時來說,唯有斑鳩還算可以信任,畢竟不死宇山把他派去保護杜克宇山,證明此人值得信任,自己也只能信任他,對了,還有一個人--流螢紫山.

是時候跟這個掛著紫山之名的隊長談談了,不知道大雷有沒有加入第十三隊.

流螢紫山居住的地方距離紫山王府不遠,陸隱在布隆森帶路下到來.

看到前方府邸,陸隱驚訝,門頭跟紫山王府一模一樣.

正門口,流螢紫山靜靜站著,她樣貌原本就很美麗,如今從遠處看,身材更是不錯,陸隱都暗暗贊歎了一聲.

"十三隊隊長流螢紫山參見攝政王"流螢紫山行禮問候.

陸隱柔聲道"流螢隊長不用多禮".

流螢紫山看向陸隱,"攝政王來此有何事?".

陸隱看向正門口,"很熟悉的布局,能請我進去看看嗎?".

流螢紫山沉默了一下,點點頭,"攝政王請進".

正門口,一個熟悉的男子印入眼簾,正是當初陸隱第一次搖到六點附身的大雷,他守護在流螢紫山府邸門口,算是加入了十三隊.

陸隱看向大雷,大雷也看向陸隱,不知道為什麼,他總感覺陸隱很熟悉,好像接觸過,但記憶中並沒有這個人.

流螢紫山見此,開口道"大雷,這位就是把你推薦給我的紫山王陸隱".

大雷驚喜,連忙行禮,"大雷多謝紫山王救命之恩".

陸隱淡笑,當初他附身在此人身上,恰好此人被他所在星球的權勢人物襲殺,如果不是他,這個大雷確實死了,而那次也是他第一次跟流螢紫山聯系,此人跟他也算有緣.

"不用多禮,流螢隊長,我們進去吧"陸隱說道,說完拍了拍大雷肩膀,自顧自進入府中.

大雷其實很想跟陸隱說話,很想知道陸隱怎麼知道他遇險的,還幫他聯系流螢紫山,但陸隱明顯沒有交談的欲望,他只能無奈退後.

流螢紫山也想知道這件事,但既然陸隱沒有多說,她也不方便多問.

陸隱自然不會跟大雷多交談,他壓根沒有理由認識此人,只能說天賦太逆天.

流螢紫山府邸比火家還要小,不過她也只是一個人住,這麼大的地方足夠了.

"攝政王前來是有事吧"流螢紫山跟在陸隱身後問道.

陸隱回頭,盯著流螢紫山,"你就沒什麼要跟我說的嗎?".

流螢紫山看著陸隱雙眼,緩緩行禮,"多謝紫山一族救命之恩,流螢,叩謝",說著就要跪下,陸隱連忙扶起,"流螢隊長,沒必要這樣".

流螢紫山沉聲道"當初要不是紫山一族,我就死了,而且死的非常淒慘,一直以來我都想報恩,但紫山一族已經消亡,我只能改姓紫山,想要為紫山一族保留名聲,還請紫山王不要怪罪".

陸隱點點頭,很多人都說流螢紫山之所以改姓紫山,是因為想得到紫山一族的寶藏,但之前早已證實紫山一族寶藏是假的,她卻依然未改變初衷,只能證明此女說的是真心地.

流螢紫山心高氣傲,不屑解釋,只做她覺得應該做的事,這個女子讓人敬佩.

面對這種人,不應該耍心眼,"流螢隊長,如今大宇帝國內憂外患,不知你可否幫我?".

流螢紫山鄭重點頭,"攝政王盡管吩咐".

陸隱笑了笑,"好,多謝".

很快,兩天時間過去,兩天前,陸隱親自拜訪了火家,流螢紫山,斑鳩的科研基地,還有不少其他大臣家,但就是沒找奧納家族,這讓奧納家族很不安.

雪山奧納臉色低沉,珍妮奧納一事是橫在他們跟陸隱之間的屏障,不解決這件事,奧納家永遠無法抬頭.

如果光一個陸隱也就算了,雪山奧納自信可以壓住他,畢竟他可是狩獵境強者,但陸隱身份太重要,先不說直屬十決評議會,光一個解語者的名頭就足以讓奧納家不敢妄動,何況其背後還有火家支持,讓雪山奧納很是頭痛.

"大哥,都兩天了,連皮魯都被拜訪過,就是不來我們奧納家,攝政王什麼意思?"羅克奧納不滿低沉道.

雪山奧納目光閃爍,想著什麼.

羅克奧納抬眼,"大哥,攝政王是對我們奧納家不滿意吧,他會不會對我們出手?".

雪山奧納擺擺手,"他沒那麼傻,他在等我們自己去找他".

"為什麼?".

"上門認錯,珍妮一事是我們奧納家沒做好,他如果在這種情況下還親自登門拜訪,要麼是蠢,完全不顧及顏面,要麼就是沉府太深,懂得隱忍,他還年輕,沉府沒那麼深,等我們上門道歉才符合他的脾氣"雪山奧納頭疼道.

羅克奧納皺眉,"那大哥,我去吧".

雪山奧納沒有回答,他在想一件事,昨天,炎無咎親自聯系他,想要讓炎峰娶珍妮奧納,這讓雪山奧納很猶豫.

答應,他們奧納家族就跟煉炎星綁在一起,等于背叛大宇帝國,不答應,珍妮也無法回來,這是個兩難的選擇,更難的是一旦珍妮失身,事情傳出去,會讓陸隱顏面掃地,那時候他們奧納家照樣無法在大宇帝國立足.

看似答應最好,但煉炎星環境不適合奧納家生存,一旦全體搬遷去煉炎星,隨著時間推移,奧納家遲早會消亡,就跟當初的紫山一族一樣.

很艱難的選擇,兩邊都是懸崖.

雪山奧納歎口氣,目光複雜,有時候,人想得太多也不好,陸隱這個年輕人很難對付,他既希望此人毫無心機,讓他們安然渡過此次危機,又希望此人雄才大略,帶著他們走向更高處.

"羅克,我記得米莉成年了吧"雪山奧納突然開口問道.

羅克奧納一怔,下意識回道"成年了".

雪山奧納目光閃爍.

羅克奧納忽然臉色一變,"大哥,你想把米莉嫁給攝政王?".

雪山奧納目光決絕,"當初紫山一族跟我奧納一族聯姻,沒有指名道姓,米莉也一樣".

"可以攝政王的身份不可能跟我女兒聯姻,必須是嫡長女"羅克奧納道.

雪山奧納眼中閃過一絲痛苦,"去,把族譜拿來".

羅克奧納想到了什麼,臉色煞白,不可置信道"大哥,你,決定了?".

雪山奧納閉上眼,"決定了,只有這樣才能平息攝政王的怒火,也才能讓我們奧納家族繼續在大宇帝國生存".

"可".

"不用說了,為了奧納家族,犧牲一個女兒不算什麼,去吧"雪山奧納沉聲道.

羅克奧納無奈,走出書房.

當天晚上,紫山王府,陸隱背著雙手看向頭頂,三環大陸有一角崩潰了,當初高手襲擊不死宇山,令真宇星大變,氣象都改變,強者戰斗太恐怖,根本不是普通人可以接觸的.

"殿下,奧納家族雪山奧納族長求見"布隆森在府外彙報.

陸隱目光一閃,"請他進來".

沒一會,紫山王府院中,陸隱跟雪山奧納見面.

"罪臣雪山奧納,參見攝政王"雪山奧納看到陸隱的一刻立刻恭敬行禮,陸隱連忙上前扶住,歉意道"本來打算明天拜訪雪山族長,沒成想卻讓雪山族長來我王府,實在是晚輩不敬".

"攝政王日夜操勞,理當是罪臣來拜訪"雪山奧納真摯道.

陸隱皺眉,"雪山族長,為什麼自稱罪臣,您好像沒犯罪".

雪山奧納歎口氣,"家有不孝女,兒女之過就是父母之過,珍妮一事讓殿下蒙羞了,這是奧納家族的罪過".

提到珍妮奧納,陸隱臉色不自然一變,目光嚴肅了一些,"算了,都過去了,她現在在哪?".

雪山奧納一直盯著陸隱,見他臉色不自然一變,心中一跳,知道陸隱介懷此事,連忙道"還請殿下贖罪,罪臣已經將珍妮奧納之名自族譜劃去,從此刻起,她不再是我奧納家族的人",說著,將族譜恭敬抬起.

陸隱驚訝接過,果然看到珍妮奧納之名被劃掉,不禁贊歎雪山奧納的果決,那可是他的女兒,說不要就不要了,夠狠.

"雪山族長做的太過了,珍妮只是一時貪玩出去了幾天,沒必要鬧得這麼嚴重",說著,陸隱食指按在珍妮奧納名字上,緩緩劃過,原本被劃掉的珍妮奧納之名逐漸恢複.

這一幕讓雪山奧納瞳孔一縮,他們家族的族譜可是以特殊材料制造的,劃掉就無法再恢複,除非解語者出手,以解語者之力看透星能變化,恢複到曾經的狀態,他沒想到陸隱居然可以做到.

"殿下,您,您真的是解語者"雪山奧納驚訝.

陸隱淡笑,"是啊,兩星明眸初級解語者".

雪山奧納心中泛起滔天巨浪,有功績的解語者跟沒有功績的解語者是不同的,他沒想到陸隱在解語一道上居然走的那麼深,原以為只是個沒功績的普通解語者,太可怕了.

將族譜遞還給雪山奧納,陸隱柔聲道"珍妮只是貪玩,不至于這麼嚴重,畢竟是您的女兒,即便有錯也可以改,雪山族長,收回成命吧".

上篇:第兩百九十七章 神秘標志    下篇:第兩百九十九章 刺殺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