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踏星第兩百六十八章 試探   
  
第兩百六十八章 試探

盡管月仙子沒能想起來陸隱的身份,但不妨礙她試探,每隔一段時間她就找機會跟陸隱搭話,讓陸隱頗為無奈,想著是不是找機會解決她.

不過月仙子帶給陸隱的未必全是麻煩,比如現在,陸隱就跟在戎攆後面,距離明嫣只有數米遠,這是月仙子安排的,明嫣對她極好,甚至讓她進入戎攆,不過礙于明照書的存在,她沒有進去,但也騎馬跟在戎攆旁邊.

"你家里可還有人?"月仙子一邊騎著馬,一邊對陸隱發問.

陸隱臉皮一抽,"沒人,家鄉瘟疫,全死光了".

月仙子哦了一聲,"你今年多大了?".



戎攆內,明嫣不時詫異看向外面,"父王,月兒好像對那個車夫很好".

明照書捧著書卷,聽後微微一笑,"可能他們有緣".

明嫣似懂非懂,偷眼看了下陸隱,眨了眨眼,這個人,有點眼熟.

此刻,陸隱恨不得把月仙子嘴巴塞起來,塞上臭襪子,這可是戎攆,里面坐著明照書,自己稍微答錯就會被發覺,偏偏這女兒還跟相親似的問長問短,一臉的八婆樣,他還不能不答,真惡心.

"我看你駕駛馬車的姿勢很奇怪,不像普通人,你修煉過嗎?"月仙子問道,緊盯著陸隱雙目.

陸隱心中一沉,恰巧此時,堂四到來,"王爺,明湖到了,船已經安排好".

"不急,月兒,把剛剛的問題再問一遍"明照書聲音從戎攆內傳出,一刹那,堂四盯向陸隱,目光警惕.

陸隱手指一動,對面,月仙子開口,"我看你駕駛馬車的姿勢很奇怪,不像普通人,你修煉過嗎?".

周圍不少人看向陸隱.

陸隱淡淡道"並未修煉過,只是當初陛下曾于錢山村游曆,偶然傳出幾個招式,小的路過錢山村,向村民學到了一些".

紗簾挑開,明照書看向陸隱,語氣驚訝,"你去過錢山村?".

陸隱彎腰,"是,早年間路過,在村頭一株老樹下學到了幾招,一直用以防身".

"你學了哪幾招?學來看看"明照書感興趣.

陸隱不敢拒絕,連忙在空地上施展了起來,不過三招,看似普通,但在明照書眼里卻異常懷念,因為這是他跟明照天少年時創出的招式,竟然一直流傳在那個小村落,想到這些,明照書看陸隱目光溫和了很多,"你能學到也算機緣,陛下壽誕後,你就留在王府吧".

陸隱連忙感激,"多謝王爺提拔".

明照書滿意點點頭,"走吧,渡明河".

明嫣好奇看了眼陸隱,抿了抿嘴,放下紗簾.

月仙子皺眉,此人不是試煉者,否則不可能知道這種小事,算了,浪費時間,想著,她對陸隱不再感興趣.

陸隱松口氣,幸虧烏夏曾看過太子明昊當著明照天的面學習過,他也算現學現賣,蒙對了,否則還不知道怎麼收場,掃了眼月仙子,這死丫頭,早晚整她.

宇宙深處,白夜族監牢,令人牙酸的聲音驚醒了灼白夜.

灼白夜抬起頭,臉上沒有絲毫血色.

一名老者步入,居高臨下看著灼白夜,"你跟星空第十院的陸隱什麼關系?".

灼白夜看著老者,身體顫栗,"沒有關系".

"為什麼幫他?".

"他是為了救我".

老者看了灼白夜一會,"白夜族人不外嫁,你,應該知道".

灼白夜低聲道"弟子跟陸隱,沒有那種關系,只見過三次面".

老者點點頭,"好,老夫相信你,不過他願意為你說出第三夜王的秘密,對你並非無情,從今天起,你就是老夫原淨夜王的弟子".

灼白夜抬頭,目光驚訝,"第三--夜王?".

老者嘴角上揚,"不錯,此人提供第三夜王情報換你無罪,老夫答應了".

灼白夜呆滯,第三--夜王.

明河寬廣,湖面波光粼粼,劃分出不少河道,每條河道都有大船來往,運載人和貨物.

穆王府車隊直接包了五條河道,由軍方開道,前往明洲門戶,安泰城.

行走在大船上,隨著湖面起伏,大船卻很穩.

陸隱作為車夫,原本是沒資格跟穆王明照書他們在同一艘船的,但一些珍貴之物也需要車夫搬運,陸隱很榮幸的被點了名.

七管家對陸隱的態度完全改變了,從一開始的提攜贊賞到如今的友善謙虛,甚至有點獻媚.

陸隱好笑,這就是權力,明照書對他表現出哪怕一點點善意,都會讓穆王府上千下人對他獻媚,連管家都一樣,權力真是好東西.

正當大船要開動的時候,岸邊一隊人騎著巨大異獸沖來,揚起漫天灰塵.

"學子貝慶,求見穆王爺"岸邊傳來大喊聲,陸隱等人轉頭看去,入眼是一個白面書生,樣貌英俊,身穿白色長衫,手拿折扇,面帶微笑看著他們.

貝慶?他隱約記得,好像是大人物之子.

"原來是貝賢侄"船尾,明照書走出,笑眯眯看著貝慶,抬手,巨大的甲板放下,"賢侄也是要去明都吧,不如一起?".

白面書生貝慶大喜,行了一禮,"多謝王爺",說完也不客氣,登上大船.

另一邊,豪華船艙內,明嫣蹙眉,頗為不喜.

"郡主,怎麼了?"月仙子問道.

明嫣低聲道,"這個貝慶曾向父王求親想娶我,但我不喜歡他".

"為什麼,郡主從小到大應該沒接觸過外面吧"月仙子好奇問道.

明嫣握緊茶杯,抿了抿嘴,"他名聲不好,我聽人說,他經常流連煙花之地".

月仙子點點頭,"既然如此,郡主,那我們就不要出去,免得見這種人".

明嫣恩了一聲,轉頭看向湖面,忽然目光一動,"月兒你看,湖面怎麼會有樹枝?".

月仙子轉頭看去,目光劇變,"不好,湖底有刺客",話音落下,整艘大船晃動,道道氣勁席卷而上,將船底打穿,白色氣浪于船中爆發,肆意橫掃.

明照書臉色一變,大意了,他右腳側移,磅礴武勁順著腳底蔓延,直接轟入湖底,轟的一聲悶響,整個明湖沸騰.

這一刻,明照書彷如天神,掌控這方天地,令空氣變得沉悶,嚇得他眼前那個貝慶差點沒昏過去.

湖面很快變為紅色,一具具尸體浮了上來,他們只出手一次便沒有機會再出手,明照書作為武皇境強者,足以碾壓一切.

陸隱看向湖面,尸體不多,只有數十具,但分布很廣,最近的河道下都有,他們似乎是為了破壞船體,但根本來不及,只能說太小看明照書的實力了.

對于這種強者而言,數量並沒有意義.

"立刻查,看看其它河道還有沒有宗門余孽"明照書冷喝,周圍軍隊立刻開動,封鎖明河,安泰城軍隊都出動.

貝慶扶著欄杆,松口氣,剛剛一瞬間他以為自己死定了,壓力實在太大.

"賢侄沒事吧"明照書關心看著貝慶問道.

貝慶行了一禮,"有王爺在,這些宵小只是螻蟻,學生沒事",說著,忽然道"對了王爺,郡主呢?郡主沒事吧?".

明照書擺擺手,"嫣兒沒事,放心,本王先安排人帶你下去休息".

貝慶點點頭,臉色有些蒼白.

其實他本身並不弱,也擁有武王境實力,利用無數資源堆積,甚至登入了長青榜第一百三十二位,但經曆太少,從小到大戰斗次數有限,如此近距離感受武皇境威壓,自然很難適應.

船艙內,明嫣臉色蒼白,被月仙子抱住,"郡主,沒事了,放心吧".

明嫣點點頭,後怕道"謝謝你,月兒,如果不是你,剛剛我就危險了".

月仙子笑道"如果不是郡主,月兒早已被賣入青樓,還請郡主不要客氣,月兒這條命都是郡主的".

明嫣勉強一笑,握住月仙子的手.

船體被毀了一些,還好沒有大礙,明照書出手太快,那些人沒來得及做更多的破壞,不過半天時間船體便修複,可以安然渡河.

"這些宗門欲孽真是不消停,什麼都敢干,連王爺都敢刺殺"七管家心有余悸道,他剛剛差點被一道氣勁秒殺.

陸隱也表現的膽顫心驚,"七,七管家,你怎麼知道那些人是宗門欲孽?".

七管家憤恨道,"不是他們還有誰,千年前,帝國最強者明太中大人定鼎天下,掃蕩宗門,至此,整片大陸便沒有了宗門,所有功法統一上交帝國,雖然明太中大人跟域外強者同歸于盡,但現任陛下更是雄才偉略,打的四方皆臣服,無人敢反抗帝國,只有這些宗門欲孽,跟老鼠一樣躲藏,卻還能搞破壞".

"聽說有個神衛府專門對付宗門余孽?"陸隱好奇.

七管家點點頭,"沒錯,也不知道神衛府干什麼吃的,這麼多年了還沒剿滅宗門余孽,真沒用".

陸隱目光一閃,沒用嗎?不見得,兔死狗烹,沒有了宗門余孽,神衛府便沒了用處,只要不傻他們才不會全力剿滅宗門余孽.

上篇:第兩百六十七章 月仙子    下篇:第兩百六十九章 陸隱的報複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