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踏星第兩百五十七章 掉落的戒指   
  
第兩百五十七章 掉落的戒指

陸隱一驚,"宇宙?".

"沒錯,你應該知道,星空戰院學生會地位相當于外宇宙青年評議會,你以為這種地位只是說說的嗎?星空戰院是內宇宙頂級學府,等于代替十決評議會處理一些內宇宙之事,你可以把星空戰院學生會當做內宇宙青年評議會,可以監管除了八大流界之外各大小流界年輕一輩"采星女說道.

陸隱這才明白自己得到了怎樣的殊榮,內宇宙有八大流界,占據內宇宙大片地域,而其它小流界也有很多,學生會雖然無權過問八大流界,但光這些小流界也足以把地位提升到媲美外宇宙青年評議會,畢竟這可是內宇宙,跟外宇宙有著本質的區別.

道博開口,"別想的那麼誇張,我們只能算文職,地位有,卻無能力執行,發現問題還是要上報十決評議會,否則光憑我們這些學生也處理不了內宇宙之事".

"雖然是文職,但權力可不小,有些從邊緣疆域來的鄉巴佬永遠體會不到這種權力的概念"顏清夜王譏諷.

陸隱沒空搭理她,他腦中對十決評議會有了較為清晰的認知.

十決評議會下屬兩大組織,一為外宇宙青年評議會,監管外宇宙年輕一輩,可分派到各個疆域,乃至各大勢力,比如大宇帝國就可以有大宇帝國青年評議會,方便完全監管.

另一個就是幫助十決評議會監管內宇宙除八大流界之外,各大小流界年輕一輩的星空戰院學生會,無需執行,只需監管即可.

而十決評議會主要精力放在內宇宙八大流界.

三合一,形成了威懾宇宙的十決評議會.

"還有什麼要問的嗎?"采星女開口,看著陸隱.

陸隱道"我應該做什麼?".

采星女淡笑,"十決之令,陸隱可以星空戰院學生會成員身份監管星空戰院學生以及北行流界年輕一輩".

"北行流界?"風尚詫異,奇異的看向陸隱.

陸隱感覺風尚態度不對,疑惑道"北行流界在哪?".

"北行流界是介于炎嵐流界跟馭獸流界之間的流界,范圍相當于滄瀾疆域,內有十七個家族掌管,還有一個尚武學院,具體的你自己查吧"采星女道.

陸隱點點頭,再次瞥了眼風尚,隨後看向采星女,"有一個問題".

"問吧"采星女對陸隱態度相當不錯,看的顏清夜王一陣不爽.

"加入了星空戰院學生會,可不可以加入外宇宙青年評議會?"陸隱問道.

其他幾人驚訝看向他,顏清夜王更是嘲諷,"口氣不小,鄉巴佬就是鄉巴佬,你以為外宇宙青年評議會跟我們學生會一樣嗎?地位相同,那是十決給的,論實力,外宇宙青年評議會成員都是漫步星空的強者,而且個個都是百強戰榜內的高手,你憑什麼加入?".

道博開口,"理論上可以,只要你有能力".

陸隱恩了一聲,"我可以面見十決嗎?".

周圍幾人沉默.

韓沖道"暫時不可以,連我們都見不到,暫時不要想這個".

陸隱無奈,他知道這是十決保護威嚴的方法,沒想到連進入學生會都見不到十決,甚至暫時無法得知身份.

采星女告訴陸隱一組號碼,這是她個人終端的號碼,其他人也都告訴陸隱自己的號碼,唯獨顏清夜王直接離開.

狂旺拍了拍陸隱肩膀,同情道"兄弟,女人不能惹,尤其這種大門大戶的女人更不能惹,保重吧".

采星女對陸隱禮貌的點點頭,離開斜塔.

眾人陸續離去,風尚臨走前再次向陸隱道歉,隨後離開,最後只剩一個劉小云.

"劍宗對你發出的邀請收到了嗎?"劉小云問道,目光奇異.

陸隱怔了一下,想起來了,大比後確實聽財老說過一句,"收到了,暫時沒有去劍宗的打算".

劉小云沒有多說,不過看陸隱目光多了一絲認同,不是每個人都可以拒絕劍宗誘惑的,尤其劍宗給陸隱的條件相當高,地位跟劉少秋媲美,如果第一流界是個王朝,那陸隱過去就是太子,很可怕了,他居然可以忍住不去,讓劉小云敬佩.

"對了,好奇問一下,你們是不是常年待在學院?"陸隱問道.

劉小云搖搖頭,"大部分時間不在,我們都會在學院找一個代理人幫忙處理一些事".

"那麼,十決評議會交給你們的流界呢?"陸隱問道.

劉小云認真看著陸隱,想了想,淡淡道"我不知道怎麼跟你說,每個人方法和態度都不一樣,自己把握吧,也可以等".

陸隱看著劉小云離去的背影,目光沉思,看來十決評議會處理事情沒有固定的流程,此刻,陸隱對十決評議會的印象就是一個妄圖從中間奪取權力的斷流,直接掌控年輕一輩,以此掌控未來宇宙的權力.,

十個年輕人敢做這種事,何等氣魄.

陸隱深呼吸口氣,露出笑意,抬起頭,自己終于也走到這一步了,一紙陸姓,葬送了七十二人,這一切都來自十決裁定,總有一天,自己要跟那十個人對峙,為當年之事攤牌.

遙遠的星空下,一艘大型宇宙飛船快速航行,朝著北方而去.

飛船內搭載了大宇帝國年輕一輩精英,這些人即將接受試煉,通過者可加入宇堂,這是宇堂選拔.

剛剛看過星空戰院十院大比,大宇帝國年輕一輩正處于極度興奮與憧憬中,都希望能加入星空戰院,步入光耀宇宙的舞台,紫山王已經為他們做了榜樣,所有人都想成為第二個紫山王.

珍妮奧納抱著膝蓋坐在房間內,目光迷茫,長發垂落,她不知道自己應該做什麼,是等待陸隱回來娶自己,還是尋找自己曾經想要的幸福.

自從當年自煉炎星返回,她就一直忘不掉那個如火焰君王般的男人,那雙明亮炙熱的雙眸融化了她的心,多少個日日夜夜她都會在夢里與他相會,她渴望嫁給那個人,哪怕煉炎星環境不適合奧納家族的人生存她也不在乎.

但如今,自己距離那個夢越來越遙遠了,陸隱就像一座大山橫在中間,無法跨越,尤其十院大比後,所有人都在崇拜他,所有人都羨慕自己未來會成為他的妻子,但這一切對珍妮來說都是噩夢,陸隱越耀眼,噩夢越深沉.

珍妮奧納歎口氣,複雜的取出一枚精美的戒指,這是陸隱送給她的,戒指很美,但,她越看越刺眼.

走出房間,站在走廊上,看著隕石劃過,一顆又一顆.

這時,個人終端傳來輕響.

珍妮奧納看去,目光一變,緊接著是狂喜,"炎,炎峰大哥,是你嗎?".

走廊不遠處,格蘭妮苦惱的蹙起眉頭,此次宇堂選拔,她對自己沒有信心,不知道能不能加入,雖然她是帝國第一軍事學院高材生,但相比那些精英還是差了太多,望著星空,她想起了那個混蛋,可惡的混蛋,騙過她,威脅過她,勒索過她,到現在居然走到全宇宙最耀眼的舞台,不知道怎麼辦到的.

"恩,好,炎峰大哥,我這就走",一道聲音傳來,格蘭妮停下腳步望向拐角,只見珍妮奧納興奮的跑回房間,而地上,是一枚精美的戒指.

格蘭妮奇怪,她知道這個女人是陸隱的未婚妻,自從上了飛船她就一直很在意,原本很憂愁的,怎麼突然變得這麼開心,炎峰?是誰?

格蘭妮正思考著,身旁一陣風刮過,珍妮奧納越過她快速走遠.

格蘭妮走向前去,撿起地上的戒指,好漂亮,她贊歎了一聲,收了起來,大家族就是大家族,什麼都不在乎,自己倒是可以拿來賣錢,等等,這是那個混蛋的想法吧,自己居然也有了,可惡.

一天後,大宇帝國真宇星,奧納家族正廳,雪山奧納將茶杯狠狠砸在地上,"那個蠢貨居然敢做這種事,給我把她抓回來".

一旁,羅克奧納臉色難看,"大哥,很麻煩,我們不能大張旗鼓的去抓,否則我們奧納家族就會淪為滄瀾疆域的笑柄".

雪山奧納喘著粗氣,閉上雙眼,苦澀道"沒想到我雪山奧納精明一世,居然毀在這丫頭手里,竟然離家出走,想跟煉炎星那小子私奔,簡直可笑".

"珍妮太傻了,炎峰的目標一直都是溫蒂公主,怎麼可能願意跟她私奔,但大哥,炎峰為什麼哄走珍妮?對他有什麼好處?難道是陛下打算進攻煉炎星的計劃傳出去了?"羅克奧納驚疑不定猜測.

雪山奧納擺擺手,"應該不是,軍事計劃只有那幾人知道,絕不可能傳出去,而且陛下也不可能因為珍妮就放棄對煉炎星的進攻計劃".

"既然這樣,炎峰的目的在哪?"羅克奧納實在想不通.

雪山奧納沉思,不停聯想與珍妮相關的人,最終突然想到了什麼,"想辦法聯系修茲,問問他星空戰院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

"大哥你是懷疑這件事跟紫山王有關?".

上篇:第兩百五十六章 學生會    下篇:第兩百五十八章 北行流界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