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踏星第一百五十七章 溫蒂宇山   
  
第一百五十七章 溫蒂宇山

大宇帝國最多知道第十院是被放逐的戰院,但究竟有多慘,他們不知道,陸隱盡量不透露第十院的慘況.

哪怕省去了很多細節,傳界石,傳界之戰,觀雨台,望川沙海,試煉界域等等,這些信息也足以震撼到雪山奧納兩人,外宇宙很少有人知曉這些神奇的事,尤其是傳界之戰,能跟內宇宙所有同輩強者戰斗,何等的暢快,聽得羅克奧納都激動了,可惜,他並非年輕一輩.

"恨不能晚生幾百年,如果我也跟小隱你一樣大,拼死也要考入星空戰院"雪山奧納感慨道.

"可惜了珍妮,沒能考上"羅克奧納歎息.

提到珍妮,雪山奧納臉色頓時變了,"別提那個沒用的東西,身為奧納家族嫡子,星空戰院考核失敗也就罷了,居然連探境試煉都失敗,還被抓,廢物".

陸隱尷尬,珍妮就是他抓的,雪山奧納現在提起來是想讓他有愧疚感嗎?

盡管生氣,珍妮畢竟是雪山奧納的親生女兒,甚至是嫡長女,他眼中的慈愛無法掩飾.

陸隱發現一個很有趣的現象,不管是能活千年的狩獵境強者還是只能活數百年的修煉者,對生育後代這種事都是能拖就拖,他之前查過,傳聞是因為修煉者都想要在自己達到最強的時候生育後代,為的是讓後代有更大幾率繼承自己的天賦,誕生強大家族.

就像白夜一族,出生的孩子遠比尋常人強大,還有梅比斯一族等等,宇宙中很多修煉者都夢想締造強族,所以都很晚生育,雪山奧納都活了大幾百年了,才有珍妮奧納這麼一個女兒,不死宇山也只有幾個兒女.

雪山奧納看向陸隱,語氣放緩,"小隱,你對珍妮這丫頭怎麼看?".

陸隱心中一跳,正題來了,"她很好,人很善良,也很漂亮".

雪山奧納笑道,"你不用說客氣話,這丫頭秉性如何我這個做父親的很清楚,就是頑劣不堪,天分又差,但心地還是很善良的,人也漂亮".

陸隱淡笑,"珍妮小姐確實很好".

雪山奧納點點頭,認真道,"你我兩家婚約已定,你打算什麼時候娶珍妮?".

陸隱沉默,過了一會,抬頭認真道"伯父,暫時來說我想提高實力,能否給我一段時間?".

雪山奧納道"陛下早已跟我談過,三年時間雖說不長,但也不短,你可以三年後再娶珍妮,不過要先定親".

"我不同意"突然一聲大喝,幾人看向門外,珍妮憤怒沖進來惡狠狠瞪著陸隱,"你死心吧,我不會嫁給你的,癩蛤蟆想吃天鵝肉".

"住口,放肆"雪山奧納一拍桌子站起,指著外面,"你給我滾出去,這里沒你說話的份".

珍妮眼角含淚,瞪著雪山奧納,"父親,我不會嫁給他的,死也不嫁,我有喜歡的人了,這個人憑什麼跟峰哥比,他沒資格".

"滾出去"雪山奧納一揮手,冰寒之風掠過客廳將珍妮席卷而出,狠狠扔出去.

羅克奧納連忙勸阻,"大哥,不要動氣,我去勸勸珍妮",說完追了出去.

從頭到尾陸隱都沒開口,也不在乎,甚至很高興,這女人拒絕就對了,真要定親他還不知道怎麼回絕,不過樣子還是要裝的,"伯父,珍妮口中的峰哥是誰?".

雪山奧納苦笑,"煉炎星少族長,炎峰,當初珍妮去煉炎星體會極端的兩種力量,無意中被炎峰所救,從此就,小隱,你不要介意,她跟炎峰沒事,那時她還小,而且我也不可能讓她嫁到煉炎星,那地方不適合奧納家族的人生存".

陸隱喝口茶,煉炎星,他記得炎剛,也記得在第十院考核時,鬼火說過的話,這顆星球跟大宇帝國有些糾纏不清,而且目標似乎是溫蒂宇山,炎峰嗎?

"伯父,能不能讓我跟珍妮小姐單獨說話?"陸隱請求.

雪山奧納想了想,同意了,"你多包涵吧,這丫頭被寵壞了,說什麼你不要介意".

陸隱笑了笑,"女孩子嘛,有點任性很正常,結婚後就好了".

雪山奧納目光一亮,這個答案在他聽來就是陸隱願意娶珍妮,這是好消息,"對對對,好吧,你去吧".

羅克奧納回來了,告訴陸隱珍妮奧納的方位,陸隱緩緩走去.

珍妮奧納氣的咬牙,"還敢來找我,哼,我讓你知道奧納家族的厲害"說著,立刻點開個人終端,發著什麼消息.

陸隱慢悠悠走在庭院內,感受著奧納家族的曆史底蘊,這個家族確實了不起,每一處地方都透著家族文化底蘊,這是時間積累下來的.

沒多久,陸隱看到了珍妮奧納,同時也看到她身旁兩名修煉者,都是極境強者.

陸隱不在意,繼續朝前走去.

珍妮奧納一指陸隱,"給我教訓他".

兩名極境修煉者沒有猶豫,他們也不認識陸隱,上來就下重手,對于奧納家族來說,極境修煉者並不少見.

陸隱眼中閃過一絲寒芒,他希望珍妮奧納反抗,但不能反抗的太過,太過了,容易制造麻煩,應該給點教訓,也讓奧納家族看到自己的價值,想著,下一腳跨出,身體消失,虛空扭曲.

隨著兩聲輕響,那兩名襲擊他的極境修煉者不可置信的倒地,鮮血順著手臂流淌,染紅了地面,地上,四條手臂掉落,他們在一瞬間被陸隱切斷了雙臂,而陸隱本人則出現在珍妮奧納眼前,抬手,緩緩摸向珍妮奧納的側臉,入手一片滑膩.

這一幕徹底讓珍妮奧納恐懼了,怎麼可能,那是極境強者,雖然是未掌握戰技的普通極境修煉者,但確實是極境,居然瞬間就重傷,而且,看著地上猩紅血液,珍妮感受到死亡的危機,連陸隱手放在她臉上都沒有躲避.

"我可以容忍你頑皮一點,但不要過分,只此一次,下不為例"陸隱溫和的聲音讓珍妮渾身冰涼,她顫栗看著陸隱,這種感覺她體驗過,第十院考核時就差點死了,那次經曆讓她刻骨銘心,此刻,這種感覺再次出現,來自眼前這個男人,她名義上的未婚夫.

陸隱笑了笑,"我們認識那麼久還沒給你送過禮物,這個給你",出現在他手中的,是一枚精美戒指,這是之前他搖一點搖到的,很普通的戒指,但勝在雕工相當不錯,價格應該不菲,送給奧納家族嫡長女作為見面禮應該夠了.

珍妮奧納怔怔望著戒指,沒有動.

陸隱再次說了一聲,"收下,這是我送給你的".

珍妮奧納心中一顫,恰好,地面血液流淌到她腳邊,令她恐懼之心大增,伸出手.

陸隱握住雪白手掌,把戒指戴上去,贊歎道,"很美,這次見面很愉快,我期待下一次",說完,轉身就走.

他也沒跟雪山奧納告別,他的一舉一動都在監視下,雪山奧納對他了如指掌.

在陸隱轉彎,身影消失後,珍妮連忙後退,避開那攤血液,大口喘氣,這個時候她才反應過來自己經曆了什麼,看著手上那枚精美戒指,有心扔掉,但不知道為什麼,腦中再度浮現陸隱冰寒的目光,還有那兩名極境修煉者的慘狀,愣是沒敢扔.

遠處,羅克奧納驚歎,"大哥,不簡單,他居然把空閃運用到如此地步,即便極境中的強者都未必能做到,幾乎破裂虛空,他的肉體怎麼能承受的?太快了".

雪山奧納目光驚奇,他看到的不僅是實力,還有手段,不過區區數秒,就折服了珍妮,不管用了什麼手段,這個紫山王的能力還是超乎他想象,此人,遠比想象中厲害的多.

"大哥,第十院真那麼厲害,讓他蛻變了這麼多,這才幾個月時間"羅克奧納驚歎道.

雪山奧納淡淡道"不用驚訝,那兩個極境修煉者太弱,即便宇堂堂主都可以擊敗他們,小隱可是輕易廢了評議會極境強者的,這兩人連給他提鞋都不夠資格,拖下去杖殺,我奧納家族什麼時候可以隨便動手了,也算給珍妮一個警告".

羅克奧納不忍,"珍妮已經受到驚嚇了".

"就是該讓她漲漲記性,否則嫁給紫山王遲早受罪,現在認清現實總比以後吃苦強"雪山奧納無奈道.

羅克點點頭.

"對了,剛剛紫山王給珍妮送了禮物,我們也要回禮,不能小氣"雪山奧納道.

羅克奧納點頭,"我知道了,我會讓托勒去送".

雪山奧納沉吟片刻,點點頭,"就讓他送".

另一邊,真宇星空間站完全被封鎖,所有監控設備全部關閉,隨著艙門打開,溫蒂宇山直接走出,眼前,是絕狼,帝歐,桃香,和巴澤爾.

看到溫蒂宇山到來,巴澤爾眼前一亮,立刻上前,態度恭敬,"溫蒂議員,您辛苦了".

溫蒂宇山隨意恩了一聲.

眼前,絕狼三人上前,"見過五公主".

三人態度很恭敬,即便面對太子多蘭宇山都沒這麼恭敬,皆因為溫蒂宇山的實力.

溫蒂宇山目光掃過三人,最終停在桃香身上,在桃香期盼的目光中取出一大堆零食,"你要的".

上篇:第一百五十六章 染血星空    下篇:第一百五十八章 陸隱與溫蒂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