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踏星第一百五十六章 染血星空   
  
第一百五十六章 染血星空

看到羅克奧納,陸隱心虛,剛剛他跟不死宇山談了很多如何利用奧納家族的話,沒想到剛出門就碰到正主了,果然不能背後議論人,不會被聽見了吧,應該不會.

"羅克隊長,您好"陸隱打招呼,很熱情,也有些謙虛.

羅克奧納點點頭,一改往日的冷漠,勉強露出一絲笑容,道"紫山王可否有空來奧納家族做客?家主恭候已久".

陸隱想拒絕,但想了想沒有,這一天早晚要到,跟人家有婚約卻遲遲不上門拜訪,往小了說是不懂禮數,往大了說是瞧不起人家,這可是奧納家族,有巡航境強者坐鎮的強大家族.

"恭敬不如從命,我也早想拜訪雪山伯父"陸隱客氣道.

羅克奧納笑了笑,前面帶路,很快,一架豪華的飛行器出現,兩人登上飛行器,朝著奧納家族出發.

與此同時,黑暗的星空中,一柄古樸長劍穿梭星辰,朝著大宇帝國沖去.

這是一艘劍形飛船,乍看上去就是一柄長劍,速度奇快,這種飛船並不多見,來自內宇宙萬劍山,飛船內正是急著趕回去的溫蒂宇山.

飛船內,溫蒂宇山臉色冷漠,面如寒霜,盡管她不在乎大宇帝國,但畢竟是她的家鄉,有她的親人,有人敢挑釁,必殺無赦.

沒多久,迎面而來一艘飛船,朝著遠方沖去.

溫蒂宇山看到飛船目光一冷,抬腳,撕裂星空出現在那艘飛船正前方,隨手一揮,無數劍芒閃爍合而為一將飛船摧毀,內部所有人盡數遇難,唯有一個中年男子狼狽而出,震撼望向溫蒂宇山,"你,你回來了?".

溫蒂宇山目光冰冷,"給我一個交代".

中年男子咬牙,臉色慘白,"你父親不死宇山沒事,我們被他設計了,沒傷害到他分毫".

溫蒂宇山目光依然冰冷,"我知道,但,這不是我要的交代".

"溫蒂宇山,你雖然是萬劍山傳人,但我也不是好惹的,我背後也有",中年男子話還沒說完就被溫蒂宇山一劍斬滅,堂堂巡航境強者,雖然重傷,卻依然保留漫步星空的戰力,但在溫蒂宇山手下連一秒都堅持不了就被斬殺.

"你背後之人我會找,螻蟻之輩"溫蒂宇山語氣平淡,完全不在意一個巡航境強者的死活,高傲已不足以形容她,在她眼中,這些內宇宙強者不過如此,正如她說的,螻蟻之輩而已.

再次回到飛船內,劍形飛船繼續朝著遠方而去.

凡是一路上遇到的所有內宇宙飛船,無一例外都被溫蒂宇山摧毀,她不在乎這些人,也不在乎他們身後的勢力,她是萬劍山傳人,更是十決評議會的人,那些人即便再放肆也不敢對十決的人出手,十決,代表了極致的霸道與權力,還有力量.

很快,內宇宙不少勢力收到消息,震怒,但面對溫蒂宇山,他們毫無辦法,正如溫蒂說的,他們聯手可以不在乎萬劍山,但不能不在乎十決,那就是十個變態.

此刻,他們都後悔了,如果早知道大宇帝國能誕生如此恐怖的鬼才,哪怕付出的代價再大也應該早點滅了不死宇山,也就不會出現溫蒂宇山這種逆天人物.

一路上,被溫蒂宇山斬殺的漫步星空的強者不下十五人,鋪就她的回家之路,令星空都呈現一片血色,沿途不管是戰區還是星際海盜都瑟瑟發抖.

溫蒂宇山就憑如此高調的方式宣布自己回歸,看到了遙遠之處的帝國真宇星.

此刻,陸隱剛好到達奧納家族.

奧納家族是大宇帝國最強家族之一,除了誕生羅克奧納這個皇庭十三隊隊長之外,還有一個更深不可測的雪山奧納存在,那個人才是奧納家族的定海神針,地位跟火青山一樣.

這是陸隱跟羅克奧納交談得知的,他原以為奧納家族族長不是戰斗人員,但沒想到竟比羅克奧納還強.

看著高大氣派的奧納家族莊園,陸隱感覺到一絲涼意,這是奧納家族傳承戰技風雪掌帶來的感覺,凡奧納家族嫡系都修煉了風雪掌.

莊園門口,陸隱看到了熟人,托勒奧納,當初在地球差點一腳踢死他的第九隊副隊長.

看到托勒奧納的一刻,羅克奧納目光緊緊鎖定陸隱,他就是要用托勒奧納試探陸隱是不是心胸狹隘之人,畢竟面對曾經差點殺死自己的人,沒有人不在乎.

還好,陸隱只是微微一怔,隨後對托勒奧納點點頭,不在意的淺笑.

羅克奧納微微松口氣,還好,紫山王心胸不狹隘,一個心胸狹隘的人成不了大氣.

陸隱不在乎托勒奧納,一直以來他都沒怨過此人,畢竟當初自己劫持珍妮奧納,他出手是應該的,那時自己也還不是紫山王,本身就抱著賭一把的心理,而且在自己被確認為紫山王後,此人並沒有找麻煩,一切都在職責之內,沒必要再計較過去.

托勒奧納是皇庭第九隊副隊長,漫步星空的強者,陸隱即便身份再高,對這種人也要有起碼的尊重.

他對托勒奧納點點頭已經表現了誠意.

托勒奧納不禁看向羅克奧納.

羅克奧納點點頭,托勒奧納對陸隱行了一禮,緩緩退開.

陸隱沒有發現兩人的小動作,他被奧納家族的莊園吸引了,並非多壯觀奢靡,而是很簡樸,而且放眼望去一片雪白,奧納家族莊園被冰雪籠罩.

"我們家族傳承了風雪掌,只有在這種環境下才能更好地修煉"羅克奧納解釋.

陸隱哦了一聲,"傳聞奧納家族的風雪掌可以凍結虛空,令人驚歎".

羅克奧納失笑,"任何戰技,使用者強到一定程度都很恐怖,戰技本身反而沒那麼大威力,你也跟珍妮交過手,應該感受過風雪掌,不足以對你產生任何威脅".

陸隱想想也是,但客套話還是要說的,"畢竟是傳承戰技,帝國無數人都羨慕".

羅克奧納搖搖頭,"外宇宙始終是外宇宙,風雪掌放在大宇帝國算不錯了,但面對內宇宙各大勢力根本上不了台面",說到這里,羅克奧納看向陸隱,贊賞道,"我在帝宮看到你廢了評議會那個極境修煉者,很不錯".

陸隱了然,他就說為什麼羅克奧納對他態度變了很多,原來還是實力的緣故,紫山王這個身份對他沒有太多吸引力,還是實力重要,輕易廢了青年評議會極境修煉者,這份實力冠絕大宇帝國,不知道他知不知道自己提升紫星藥效一事,如果知道,今天或許會試探自己的天賦.

想到這個,陸隱就再次感慨不死宇山的心胸,竟然從頭到尾都沒問過這件事.

"大宇帝國年輕一輩能趕上你的估計只有同在第十院的修茲了,其他人,包括那些極境強者都肯定不是你對手"羅克奧納感慨道.

陸隱笑了笑沒有多說,修茲?他的實力放眼第十院不過倒數幾人,而自己可是首席,差距不是一般的大,不過這種話他沒必要說出來,否則別人不止不信,還會認為自己狂妄.

奧納家族並非全部都籠罩在冰雪之下,也有正常環境的地方.

穿過莊園,走了十分鍾,陸隱在羅克奧納帶領下來到會客廳,那里,奧納家族現任族長雪山奧納已等候多時.

雪山奧納不僅是奧納家族族長,也是珍妮奧納的父親.

陸隱突然有種見岳父的感覺,雖然他從來沒想過娶珍妮奧納,但在帝國無數人看來,自己已經是奧納家族的女婿,這,應該算拜見岳父了.

陸隱頓了一下,隨後一腳跨入客廳,一眼便看到坐在主位,面色嚴肅的中年男子,正是雪山奧納.

陸隱行晚輩之禮,"陸隱,見過雪山伯父".

雪山奧納打量著陸隱,目光奇異.

陸隱沒有動,就這麼站著.

過了一會,雪山奧納滿意點點頭,語氣溫和,"坐吧,羅克,你也坐".

"是,大哥"羅克奧納應聲.

陸隱再次行了一禮,"謝過伯父".

當陸隱坐下,立刻有人看茶,茶水沁人心脾,略帶一絲苦澀,茶葉呈冰晶狀,讓陸隱頗為好奇.

雪山奧納看著陸隱,"一直以來我都想拜見王爺,此次勞煩王爺親來奧納家族,失禮了".

陸隱客氣道"伯父嚴重了,應該是晚輩拜見伯父,是晚輩失禮".

雪山奧納很滿意陸隱的態度,不驕不躁,如果是之前他還無所謂,但如今,此人可是第十院學生,輕易擊敗了評議會極境修煉者,還能做到恭敬有加,難得,"客氣話就不說了,王爺不介意我叫你小隱吧".

陸隱笑道,"皇叔也是這麼稱呼我的,當然不介意".

"好,小隱,星空戰院的生活怎麼樣?"雪山奧納問道.

羅克奧納也看著陸隱,他們或許很強,但沒接觸過星空戰院,那是宇宙最頂級學府,他們年輕時沒資格.

陸隱開口,簡單介紹了一番星空戰院,當然,他沒說第十院的窘迫情況,正如不死宇山所言,不管未來是不是跟珍妮奧納結婚,現在都要吊住奧納家族,如果讓他們知道第十院的真實情況,自己的價值就下降了.

上篇:第一百五十五章 斂息功    下篇:第一百五十七章 溫蒂宇山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