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踏星第一百二十八章 搓衣板   
  
第一百二十八章 搓衣板

"住口"陸隱低吼,掌中九重勁沖破曲樂加持的星能,一把捂住曦月的嘴,頃刻間,曲樂消失.

曦月瞪著雙眸死盯著陸隱,目光的憤怒幾乎把他融化.

陸隱呼出口氣,驚訝看著曦月,這女人相當厲害,絕不是普通學生,"最後說一遍,我先來的,你後來的,我還被你踩了一腳".

曦月抓住陸隱手臂,想把他手臂扳開,但比力氣,連露露都輸了,更不用說她.

"聽明白我說的話了嗎?再放肆我就對你不客氣了"陸隱威脅了一句,緩緩放開手.

曦月怒目瞪著他,忽然抓住陸隱手掌,狠狠咬了一口,陸隱一痛,連忙收手,"你屬狗的",曦月一拳咂向陸隱,從小到大她都沒吃這麼大虧,被占便宜了不說,還打不過對方,太欺負人了.

陸隱抓住曦月拳頭,把她用力拽到自己懷里,頓時,溫香軟玉的感覺讓他心中一蕩,想要說話,卻沒發現兩人打著打著已經下降了一些距離,望川沙海分七層,第一層三十米厚,他們兩個正好到三十米處,這麼一動,兩人同時掉下第二層.

第一層與第二層之間有千米距離,陸隱抱著曦月掉入到第二層空間的一刻,無邊壓迫襲來,曦月無法承受,頓時暈了過去,陸隱頭腦一懵,還好,可以承受,砰的一聲,兩人砸落在第二層沙漠中.

望川沙海第一層上,沙海導師目光驚奇,"居然掉下去了,第八院之花被我第十院的小崽子拽住,這要是被第八院那些老家伙知道不得氣瘋了,哈哈,有意思,有意思,哈哈".

灰暗的沙漠寂靜無聲,陸隱揉了揉腦袋,感受著四周傳來的恐怖壓力,懷中,曦月昏迷.

他苦笑,這都什麼事,這女人是誰都不知道,莫名其妙來到這里,大炮給的介紹上沒說望川沙海還有下一層.

大腦一陣陣暈眩,陸隱眼中瞳孔閃爍,四周圍壓力好大,他整個人都開始暈乎乎的,這時,遠處傳出呼嘯聲,好似狂風.

在這片地底哪來的風?

陸隱轉頭看去,目光一縮,立刻把曦月抱在懷中,背對著狂風.

下一刻,狂風撕裂虛空,將他的上衣撕成碎片,一縷縷狂風如利刃斬在他身上,帶起血痕,鮮血撒入沙漠,劇痛席卷神經.

這哪是風,分明是刀,以刀鋒組成的風.

狂風很快過去,陸隱喘著粗氣,連忙從凝空戒內取出藥塗抹在後背,還好他肉體強悍,只受了皮外傷,如果是懷里這女人,估計都被分尸了.

突然地,又一陣呼嘯而來,陸隱頭皮發麻,這也太頻繁了,他想也沒想再次擋在曦月身前,此次狂風掠過,並沒有給他帶來肉體上的傷害,而是無法形容的恐怖精神壓迫,讓陸隱一口血噴出,幾乎昏迷,這種感覺就像被關在黑暗的屋子里悠久歲月,讓他體會到了無邊孤寂與壓力.

有時候壓力不需要外界帶來,自己給自己的壓力更恐怖,陸隱這一刻就感受到了自己給自己的壓力,那種足以令人崩潰的絕望感,如果不是意志堅定,他已經昏過去了.

狂風來的快,去的也快.

陸隱臉色煞白,抬頭,要趕緊離開,這地方太古怪.

但是,怎麼離開?

他嘗試著飛行,但剛升空就被一股狂風掃蕩,令他肉體被撕開,連忙降落.

嘗試了幾次,都是如此,陸隱頭疼,麻煩了,出不去.

與此同時,第十院某處,大炮一拍額頭,"忘了告訴曦月學妹不要太過深入,掉到沙海第二層就麻煩了".

小炮擺擺手,"安了,真出不來她只要喊沙海導師幫忙就可以了,沒問題的".

"也對,曦月學妹那麼聰明,怎麼會想不到求援呢,哈哈,走,聽歌".

"走".



不知道過了多久,曦月眼皮動了動,緩緩睜開,入眼一片灰暗,依稀看到沙塵席卷而過,身體似乎被什麼抱住一樣,轉頭,看到了一個男子,大驚,下意識一把推開男子,身體掉入沙地中.

恰巧此時,狂風掠過,陸隱連忙抓住曦月,"小心".

曦月怒瞪著陸隱,"放開我,淫賊".

狂風擦著陸隱手臂掠過曦月,一瞬間,曦月臉色劇變,上衣頃刻撕碎,白皙的身體浮現數道血痕,陸隱猛地拽住曦月,擋在她身前.

曦月一口血吐出,強忍著身體劇痛從凝空戒內取出衣服穿上,不可置信望向前方,剛剛掠過的狂風竟讓她無法承受,如果不是這個男子擋住,她絕不止受這麼點傷.

"又來了,這次是精神壓迫,小心,別死了"陸隱的聲音在曦月耳畔響起.

曦月迷茫,下一刻,一陣狂風掠過,曦月只感覺大腦被什麼擊中一般,差點暈厥過去,陸隱也不好受,雙手握拳,目光堅定,隱約間,他的肉體上浮現奇特氣流,很微弱,兩人都沒察覺.

狂風很快掠過,曦月再次一口血噴出,臉色慘白.

陸隱呼出口氣,"過去了",說完,看向曦月,這丫頭真慘,醒了就要承受精神壓迫.

曦月喘著粗氣,渾身香汗淋漓,下意識離陸隱遠一點,掃視四周,最後把目光看向陸隱,"你是誰?".

"第十院學生,陸隱".

曦月震撼,"第十院學生?",此刻,她才反應過來,這個人擊敗了她,在沙漠中,她施展了暗宇朝生曲都敗了,這可是為那個人准備的,竟然敗了,第十院有這種學生?絕對比米雪兒還強.

陸隱打量著曦月,盡管光線灰暗,但他看是看清了,好美的女人,尤其現在狼狽的樣子更添風韻,"你是誰?".

曦月語氣冷漠,"跟你無關".

陸隱抿了抿嘴,"沒禮貌".

曦月大怒,"淫賊".

"別亂說,說過多少遍了,我先來的,你後來的"陸隱道.

曦月張了張嘴,說不出話,只能哼了一聲.

過了一會,曦月打量著四周,"這是哪?".

"不知道"陸隱隨意回答.

曦月瞪了他一眼,"你是第十院學生會不知道?".

陸隱翻了翻白眼,"我是新生,不比你了解得多".

曦月驚訝,"你是新生?".

"不像嗎?"陸隱反問.

曦月目光閃爍,剛剛她以為此人是第十院老生,跟大炮小炮一樣遺留在此,有如此實力還說得過去,竟然只是新生,第十院竟有如此人物,這時,曦月忽然想起了什麼,陸隱,陸隱,對了,完成探境至高任務的那個人.

"你盯著我干什麼?"陸隱警惕.

曦月收回目光,抬頭看了看,"我們在沙漠地底".

陸隱沒有回答,他在看個人終端上的時間,從他們掉下來已經過去了七個小時,平均每十分鍾都有狂風吹過,一次針對肉體,一次針對精神,等下一次狂風到來還有幾分鍾.

旁邊,曦月目光閃爍,隱隱發亮,她剛想喊沙海導師救援,但突然想起望川沙海的傳說,這里可是戰氣修煉聖地之一,如果光憑之前感受到的壓迫根本無法逼出戰氣,跟普通修煉之地一樣,這里卻不同,她可以感受到無時無刻都存在的壓迫,還有狂風,或許,這里才是真正的忘川沙海.

她想領悟戰氣,這里才是最好的修煉之地,唯一麻煩的就是旁邊這個淫賊,曦月目光掃去,正好跟陸隱對視,哼了一聲轉過頭,臉色難看,更顯得蒼白,淫賊.

陸隱無語,他是受害者,雖然占了點小便宜,但這種便宜他壓根無所謂,這女人有病.

"你離我遠點"曦月冷聲道.

陸隱眉毛一挑,"你確定?".

曦月一怒,剛要說什麼,忽然想起了那陣狂風,如果不是這個淫賊幫她,她必受重傷,但要她求這個淫賊幫忙不如殺了她,曦月很糾結,從小到大她都沒碰過這種事,可惡的淫賊.

抬頭,看著灰暗的沙層高空翻滾,曦月在考慮要不要喊沙海導師幫忙.

這時,呼嘯聲傳來.

陸隱目光一變,"狂風來了,你要自己承受?".

曦月銀牙一咬,靠近點陸隱,陸隱失笑,擋在她前方,下一刻,狂風掠過,在他後背刮出幾道血痕,曦月被陸隱擋住,只是手臂和小腿被擊中,出現細密的傷痕,單薄的身體一顫,惹人憐愛.

陸隱撇撇嘴,一把將她抱在懷中,曦月目光睜大,怒極,"淫賊,放開我".

陸隱不爽,"別一口一個淫賊,我有名字,叫陸隱,你也可以叫我七哥".

曦月怒氣攻心,再次一口血噴出,單掌拍向陸隱,此刻,狂風完全掠過,陸隱後退讓開,曦月一掌擊空,失足跌落,呼嘯聲再次傳來,陸隱暗道不好,果然,當狂風掠過,曦月果斷的暈了.

陸隱臉色一白,承受著無盡的壓迫,體表透明氣體更明顯了一點,當狂風掠過,他大口喘息,隨意坐在地上,這地方真不是人待的,想著,看了眼暈倒的曦月,自找苦吃.

時間又過去了五個小時,曦月第二次睜眼,揉了揉額頭,忽然想起了什麼,連忙查看自身,看到衣服還在,松口氣.

"喂,女人,什麼意思?真以為我是淫賊,就算是也看不上你個搓衣板"陸隱不爽開口.

上篇:第一百二十七章 曲樂戰技    下篇:第一百二十九章 戰氣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