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踏星第一章 陸隱   
  
第一章 陸隱

殘破的大地蔓延出無數條裂縫,黑色硝煙遮蔽夕陽的余光,泥濘的道路上,無數人艱難行走著,臉上布滿了絕望與恐懼,不時有人跌入裂縫,哭喊聲從未停止過.

延綿數萬人的隊伍排成長龍,兩旁,每隔一段距離都有一名身體得到強化的戰士保護,這種人被稱為進化者.

自從半年前地球突發災變後,進化者陸續出現.

隊伍後方,陸隱抬頭看向遠處,耳畔聽到了令人頭皮發麻的咀嚼聲,隨著一聲嘶吼,焚燒的大樹後沖出一只散發猩紅雙目足有兩米長的變異犬,嘴角流著血水咆哮著沖向隊伍.

隊伍內不少幸存者看到這一幕驚恐尖叫,陸隱目光一凜,從腰間抽出一把古怪的武器,看起來應該是鐵棍,但一側被削尖,宛如刀鋒.

陸隱跳起來單手下劈,毫無阻礙的斬斷變異犬頭顱,血水噴灑在地,染紅了草叢.

看到變異犬死亡,隊伍這才安靜下來,恐懼的繼續向前方走去.

陸隱收回鐵棍,看了看,上面有幾絲裂縫,"看來用不長久了".

隨著夕陽西下,大地陷入黑暗,所有進化者點燃火焰,順著隊伍一路蔓延,妄圖利用這種方式驅趕變異獸,而隊伍也停止前進.

在黑暗中去陌生的地方等于找死.

沙啞的電流聲響起,陸隱腰間對講機傳出聲音,"尾號為三的進化者尋找食物,范圍方圓一公里".

陸隱的進化者代號為一百零三,抬頭,看向那頭被斬殺的變異犬,拎起來甩到隊伍前,"吃吧".

隊伍內傳出陣陣喧嘩,緊接著幾名男子上前處理,早已習慣的樣子,哪怕那頭變異犬嘴角還有人的骨頭殘渣.

一頭變異犬只夠二十多人吃的,陸隱走出火堆,握緊鐵棍,向遠處走去.

耳邊咀嚼聲從來沒停過,黑暗中,一雙雙散發綠光的眼睛盯向陸隱,這是變異老鼠,樣子雖然難看,但肉質可以吃.

陸隱甩起鐵棍砸死了十多只變異老鼠,扛著扔向隊伍,他這邊夠了.

突然一聲慘叫,陸隱不用看就知道是進化者死了,他也沒打算去救,誰知道攻擊進化者的是什麼,或許是劇毒的蛇,吸血的蚊子,或者能咬碎鋼鐵的強大變異老鼠,這些生物在野外不難遇到.

隊伍很安靜,所有人都躲在火焰後面,仿佛一層薄薄的火焰真的可以保護他們.

陸隱憐憫的看著這些人,隨後抬頭望天,星空那麼璀璨,明亮,曾經被汙染的空氣在半年前完全恢複,與之相伴的是無數生物變異,包括人類本身.

沒人知道那場變異是因為什麼,仿佛一夜之間,生物都變得很恐怖,而很多人也變成了行尸走肉,沒有理智,到處吞噬活物,這種人被稱為喪尸.

剩余的幸存者身體都變強壯了一些,雖然變化不大,但卻可以通過吞服變異生物體內的晶體變強,這就是進化者.

地球一夜間仿佛回到了遠古時代,弱肉強食,曾經統治地球的龐大武器庫幾乎都毀了,陸隱親眼看到他所在城市的武器庫發生爆炸,仿佛那些現代化武器不容于如今的時代.

狂風吹過,地面,染血的報紙被石塊壓住,發出颯颯的聲響.

陸隱撿起報紙,看著頭條'2200年2月3號,一個載入史冊的日子,那一天,華夏天空五號登入海王星,白淺成為地球第一個探索海王星的宇航員,海王星為氣態星球,那一天…’,陸隱扔掉報紙,一個小女孩小心遞給他一塊烤好的獸腿.

陸隱接過獸腿,淡笑道"謝謝".

小女孩靦腆的笑了笑,跑回了隊伍中.

獸腿很難吃,雖然撒上了調料,但依然非常難吃,不過陸隱吃的很滿足,吃飽了才有力氣.

火焰突然波動了一下,陸隱猛地抽出鐵棍狠狠砸下,將一只穿過火焰的變異螳螂砸死,這種變異螳螂一旦沖入隊伍內會造成非常大的傷亡,那對刀鋒反射著紅光,不比陸隱的鐵棍差.

一夜的時間,陸隱只休息了兩個小時,期間,殺死了十多只妄圖沖擊隊伍的變異生物.

他這邊沒什麼人傷亡,但其它地段就不同了,其中一段幸存者連同進化者足有數十人被殺,被一頭巨大的變異野豬屠殺,那頭變異野豬可以發射堅硬的鬃毛,一輪攻擊下來就能帶走不少人性命,如果不是較為強大的幾個進化者出手,傷亡還會更大.

隨著朝陽升起,隊伍繼續朝南方前進,他們要去金陵,去那個蘇省地界最大的聚集地,那里有軍隊,有很多進化者,還有被稱之為華夏刑聖的周山.

半年的末日災變,誕生了不少進化者,更誕生了被稱之為七聖的絕頂強者.

如今信息雖然不通暢,但還是可以互相聯絡的,前不久,進化者被明確劃分出了等級,分別為剛剛吞服晶體的普通進化者,擁有碾壓普通進化者力量的人級強者,再之上則是擁有破壞城市力量,被稱為撼地級強者,也可以稱之為地級.

最頂層則是飛天級強者,顧名思義,可以飛天,也被稱之為天級強者,而華夏七聖,就是七位天級強者.

末日半年,也只能如此劃分,或許再過一段時間會有更系統的劃分,但那七位可以飛天的強者只要不死,永遠屹立頂端,這也是聖之一字的由來,或許也可能是無數幸存者期盼他們的保護,所以稱之為聖.

金陵聚集地,就擁有一位聖,刑聖周山.

隊伍繼續前進,他們距離金陵還有一百多公里,和平年代數小時的路程,放在如今,至少要好幾天.

距離隊伍長龍數里外,無數游蕩的喪尸緩緩接近,仿佛聞到了活物的味道.

隊伍兩旁進化者緊張戒備,不少進化者都目光恐懼,這些喪尸速度雖然不快,但力氣很大,血液中含有劇毒,一旦觸碰到即便進化者都會皮膚潰爛,直至神智消失,變得跟他們一樣,這才是最恐怖的.

陸隱眼睛眯起,握緊鐵棍,跟喪尸戰斗並不難,他們永遠都那個樣子,不像進化者可以變強,這也是無數幸存者慶幸的,如果喪尸也可以變強,他們就真的沒有活路了.

當前幸存者最大的敵人是變異獸.

就在陸隱等人准備跟尸群一戰的時候,那些喪尸突然頓住,然後轉身就走,陸隱心中一跳,湧起不好的預感.

地面忽然震動,隊伍前方,一株巨大的藤蔓自地底升騰,枝葉宛如有靈性一般抓住不少幸存者,隨著絕望的哀嚎,所有被抓住的幸存者被碾成血水,澆灌在藤蔓紮根的土里.

所有幸存者恐懼逃離,連不少進化者都一樣.

陸隱眼皮直跳,這株變異藤蔓絕對達到了地級程度,不是普通進化者可以媲美的,哪怕他們隊伍中有人級強者.

隊伍中的進化者根本沒打算硬拼,全部向後方逃離,避開藤蔓范圍.

過了好一會,藤蔓才仿佛吃飽了一般縮回地底.

無數幸存者痛哭,絕望的吶喊,很多人在這種環境下會精神崩潰,連一些進化者都一樣.

很快,沙啞的電流聲傳來,腰間,對講機傳出聲音,"原地休整,刑聖將親自來接我們".

聽到這個消息,無數人歡呼,對如今的幸存者來說,天級強者就像神,仿佛只要天級強者出現,什麼事都可以解決一般.

陸隱面露嘲諷,聖?他單手捂住左臂,直到現在,他的半邊身體都還在疼痛,刺骨的疼痛,仿佛永遠提醒他那一夜的事情.

一整座城市被拋棄,所有未毀滅的熱武器宣泄到了城市內,哀嚎遍地,自己半邊身體被焚燒,回頭看到的是那對高高在上的眼眸和刺目金光.

劉少歌,他永遠忘不了那個被稱為光聖的男子,七聖之一,讓他體驗到了極致的痛苦,這份痛苦,陸隱發誓絕對十倍償還.

隨著火焰升起,天色變得黑暗,陸隱正准備休息,不遠處傳出尖叫和哭喊聲.

陸隱皺眉,轉頭望去,百米外,幾個女孩子被十多名進化者包圍,肆意調笑,其中好幾個女孩子衣服都只剩一點點,無聲流淚.

這一幕不陌生,末日災變,人性沉淪,很正常,陸隱看過不少次,怎麼說呢,在這種環境下想要得到保護,不付出一點代價也不可能.

陸隱閉上雙眼,精神稍微放緩.

遠處,一名少女尖叫一聲被一巴掌拍在地上,"媽的,老子不要命的保護你們,玩玩怎麼了,別給臉不要臉,前兩天還有個小明星被老子玩過,現在求老子玩老子都不玩,起來".

少女憤恨的瞪著進化者,目光通紅.

四周圍進化者咧嘴大笑,他們喜歡這個時代,可以放肆的玩,沒人能管他們.

呼的一陣風刮過,進化者眼前多出了一個人,正是陸隱,此刻,陸隱手中鐵棍架在這名進化者脖子上,淡淡道"滾".

四周圍寂靜無聲,只有那幾名少女無聲的哭泣.

被陸隱威脅的進化者臉色極其難看,咬牙道"姓陸的,這件事跟你無關,她們歸我保護".

"你吵到我了"陸隱淡淡說了一句,鐵棍鋒利的一面下壓,頓時,那名進化者皮膚開裂,血液順著鐵棍流淌.

進化者駭然,"好,好,你狠,她們歸你,我不動了".

陸隱收起鐵棍,冷漠走回原地,隊伍內不少人靜靜看著這一幕,他們早已習慣,哪怕剛剛那幾名少女被殺也沒人幫忙,陸隱在他們看來顯得很怪.

那十幾名進化者憤怒對視,卻沒有妄動,陸隱,很強,這點他們知道.

那幾名少女跑到陸隱身後想要說些什麼,陸隱閉著眼,沒搭理她們,她們只能感激的看著陸隱,小心坐下.

過了沒多久,一個容貌豔麗,衣著暴露的年輕女子笑眯眯來到陸隱身旁,凌厲的目光掃過那幾名少女,嚇得她們立刻後退,恐懼低頭.

豔麗女子這才滿意,坐到陸隱身側,對著他耳朵吹了口氣.

陸隱抬手捏住女子脖頸,睜眼雙眼,冷聲道"再有下一次,死".

豔麗女子目光陰冷,勉強露出一絲媚笑,"你還是這麼無情".

陸隱放開手,冷漠盯著女子,"什麼事?".

女子揉了揉脖頸,白了陸隱一眼,"你得罪人了知不知道".

陸隱沒回答.

女子繼續道"張桐那幾個人在密謀對付你,他們十多個進化者,你只有一個人,對付不來的,小心點".

"謝謝"陸隱淡淡回了一句.

---

《踏星》出來了,更恢弘的星空畫卷即將展開!!謝謝各位的支持!!

   下篇:第二章 七聖刑營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