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權力暗戰:征途老板胡濤   
  
老板胡濤

想到這兒,趙得三端起了酒杯,笑呵呵的說道:"胡兄,別光顧著海闊天空,咱們還是一邊喝著一邊聊著吧,我先敬你一杯."說完將被子伸到了胡濤跟前,示意跟他碰個杯.

胡濤馬上客氣的端起酒杯,跟趙得三碰了一下杯,一仰脖子便將酒杯中的白酒全部灌進了肚子里面.趙得三也毫不示弱,手一抬,脖子一揚,一杯酒全部下肚.

胡濤不愧是老板,說來侃去,最後還是將話題繞到了何麗萍身上,他酒意朦朧的對鄭禿驢說道:"鄭主任,要說你的部下何副主任可真是個業務上的好手呀,我干市政工程這麼多年,沒有真正的佩服過一個人,唯獨和副主任是我認識的女人豪傑了,無論是工作上還是為人處世,何副主任都處理的恰到好處,這樣的好助手,難怪會被鄭主任提拔到身邊呀!"

鄭禿驢笑著說道:"當然,當然,麗萍他是個人才,是個人才!"

"哦,對了,我們兩個人近段時間談了一筆……"胡濤借著酒勁說著,突然猶豫的用異樣的眼神看了一眼趙得三.

鄭禿驢見狀,然後有意的呵呵笑著說道:"說吧,小趙是我的親信,沒事!"

鄭禿驢的這句話,一時還真是讓趙得三有點迷惑不解了,難道說鄭潔那天打電話說她迫于鄭禿驢的淫威而出賣了他是假的?難怪鄭潔最近看上去有點不太對勁了,這樣想著,趙得三一時間還真是有點迷糊了起來,他不知道該相信鄭潔的話,還是該相信鄭禿驢現在對他深信不疑的表現.

胡濤這才顯得放松了警惕,借著酒勁說道:"我最近和何副主任談了一筆俏生意,鄭主任您一定知道了吧?"

"哦,知道,知道,當然知道."鄭禿驢像是每句話都在應付著.

"哎,可惜她今天沒能來,要是來的話,今天就能敲定下來了."胡濤略帶遺憾的說道.

"不是聽說遇到阻力了嗎?"鄭禿驢用異樣的眼神看了一眼趙得三,沖著胡濤問道.

"哈哈,那要分是誰去辦,別人辦是阻力,我親自出馬就是助力了!"胡濤哈哈的笑了起來.

趙得三有一種感覺,這兩個人這樣一唱一和好像隱藏著什麼秘密異樣,他聽不懂他們互相之間的啞謎到底是什麼意思,但憑借鄭禿驢來之前在他辦公室說的話,能隱約的感覺到,胡濤說的這件生意,一定是跟鄭禿驢有著直接的關系,不然他不能了解的這麼清楚,趙得三不管他們之間的交易如何,按照自己的既定方針,一次再一次的舉起了自己手中的酒杯,不知不覺中,他好像是看到了有兩個胡濤在跟他喝酒了……

借著酒勁,趙得三也撂下了許多大話.

趙得三這也算是年輕氣盛的表現吧,在沒有莫清楚對方實力的情況下,就憑著想象貿然出擊了,結果當然是可以想象了,最終的結局就是他被搞工程的胡濤開車送回了省建委.

當趙得三醒來的時候,看到的事一張俊秀的臉龐,這張俊秀的臉龐看到了趙得三睜開了眼睛以後,卻慢慢的由溫笑的神情,變得緊繃了起來,就見她'哼’了一聲說道:"沒有金剛鑽就別攬那瓷器活兒,知道你這叫什麼嗎?"

趙得三努力地眨了眨眼睛,看清楚了那張俊秀的臉頰不是別人,正是賈婉麗,也許是喝多了酒的緣故,趙得三怎麼覺得賈婉麗突然變得比以前更漂亮,更美了,那種利落的女人味兒後面透著一種辣味,看著是那麼的養眼,那麼的舒坦,趙得三的戲美之心立刻上湧,他瞪著大大的眼睛,帶著疑惑的口吻問道:"美女,我們很熟嗎?"

賈婉麗被趙得三這麼一問,先是一愣,緊接著就反應了過來,秀美一挑,溫怒著說道:"完了,我看一定是喝的殘廢了,連我都不認識了!"

趙得三看著她那種既顯得很認真,又顯得很倔強的可愛樣子,心里感覺到甜滋滋的好受,心想回到西京來真好,短短幾天時間里,這已經是自己第三個想重溫美好的美女了.看了一下周圍的環境,知道自己這是躺在後勤部的辦公室沙發上了,便正經的向賈婉麗問道:"我怎麼會在這里,你,你又怎麼知道我在這里的?"

賈婉麗看了趙得三一眼,不屑的說道:"是呀,我怎麼會在這里呢?也許是我喝多了,然後就被人家送到這里,你呢?看著我可憐,就主動的留下來照顧我,而我呢?卻不識抬舉,竟然連恩人都認不出來了,你說說我該不該被扔出去呢?"

趙得三聽著聽著就哈哈大笑了起來,他哪里會聽不出來,賈婉麗這是誠心將話反過來說,目的就是想數落數落他,這個麻辣的女人,怎麼就改不了她這種帶著辣味的脾氣呢,不過這樣也很好,總比那些善于心計的女人要誠實的多.要不是她被自己降伏,恐怕將什麼事都告訴何麗萍了.

想到這里,趙得三笑嘻嘻的說道:"好了好了,我的大小姐,真是一點虧也不吃呀,我現在都成這個樣子了,心里難受得不得了,你就一點同情心也沒有啊!"他有意裝起可憐蟲的樣子.

"同情你個頭呀,你這叫自作自受知道嗎?沒那個本事,卻偏要逞能,結果就一定會是這個樣子."賈婉麗當仁不讓,一點也不將就趙得三.

"哎喲喂……"趙得三捂著自己的腦袋,痛叫了起來,接著說道:"我的頭好疼啊!"

"真的假的啊?"賈婉麗半信半疑的問道.

"騙你是小狗."趙得三發著誓說道.

"嗯,我看你就是個小狗."賈婉麗一邊說著,一邊挪到了趙得三的頭跟前,伸出手去,替他按摩起了頭部.

由于天氣比較熱,賈婉麗穿的很單薄,上身穿的是一件紫紅色的圓領休閑體恤衫,剛一開始,趙得三是被那雙漂亮的手吸引著感到非常的舒坦,可是隨著賈婉麗的逐漸擴展的按摩,她的身子幾乎是觸及到了趙得三的臉部,這種感覺是一種極大的沖擊波,趙得三差一點沒能把持住,總有一種想伸手將她抱在懷里的沖動.

"這是讓誰把你灌成這個樣子了?"賈婉麗一邊按摩著,一邊埋怨的問道.

"嗨,也怪我自己,覺得自己的酒量還算可以,可沒想到那小子的酒量會有那麼厲害,竟然是一點事也沒有,看來這次我算是栽在他的手下了."趙得三怨聲載道的說道.

賈婉麗停下手來,盯著趙得三問道:"下次你把他約出來,讓我跟他較量較量,也算是替你報報仇!"

趙得三驚訝的想抬起身來,可就在他將頭剛一抬起的瞬間,正好紮在了賈婉麗的懷里,觸電般感覺立即從他的腦門傳遍全身,猛的一驚,他趕緊又躺了回去,不好意思的說道:"哦,對,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本來賈婉麗還沒意識到什麼似的,可趙得三這麼一說,她反倒不好意思起來,抬起身來,紅著臉說道:"干什麼?誰也沒說你什麼,你心虛什麼呀?"

趙得三被賈婉麗這麼一說,臉上也覺得立時發燙,多虧了酒喝得多臉本來就是紅的,不然還真的以為他是不懷好意呢.

賈婉麗的一句"你心虛呀",倒勾起了趙得三的興趣,他笑嘻嘻的沖著賈婉麗說道:"心虛,哼,你信不信我來真的?"說完,'哈哈’笑了起來.

賈婉麗也從鼻孔中狠狠的'哼’了一聲,然後面色含笑的說道:"你敢!"

"咦……"趙得三像是被激起了斗志,他坐起身子來,看著站在一旁的賈婉麗說道:"我有什麼不敢的,你真以為我是個沒見過世面的小小鳥呀?"

"嗯,我看你就是個小小小的小鳥,而且是個菜鳥!"賈婉麗說完'咯咯’的笑了起來.

趙得三嗖的一下子站起身來,他已經被賈婉麗的話激起了雄性的力量,面對賈婉麗他佯裝著怒睜雙目問道:"你再說一句不信試試?"

賈婉麗連猶豫也沒猶豫,脫口就說道:"我不信!"

"哇呀呀呀……"趙得三虛張聲勢的喊叫著,雙手舉起,做出了要向賈婉麗動手的舉動.

賈婉麗抬眼看了一下趙得三舉在半空中的雙手,抿嘴笑了一下,說道:"呵呵,省省吧,別解酒撒風啦!"

男人在女人面前,面子是第一重要的要素,趙得三哪里能被一個女人,而且是一個他直接領導的下屬女人給問住了,他一咬牙,一跺腳,一閉眼,便真的將雙手向下一落,不偏不離的真好抓在了賈婉麗的身上,一時間就聽到'啊!’的一聲驚叫,趙得三又飛快的松開了雙手,說句心里話,說句心里話,這麼沒感覺,相反倒是有一種犯罪心理在猛烈的撞ji著他的心靈,這或許是太久沒有見賈婉麗的緣故了吧.

兩人各自向後退了一小步,四只眼睛直勾勾的相視著,誰也沒有再說話,就這樣一動不動的雙雙愣在了當場.

上篇: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下篇:工地現場鬧事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