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權力暗戰:征途你也抽煙了   
  
你也抽煙了

晚飯過後,一直等到妮妮睡了,鄭潔又洗了個澡,並且換上了一身睡衣,來到chuang前,在趙得三的眼前轉動著身子問道:"得三,你看我漂不漂亮?籲……這件睡衣真是討厭死了,怎麼領口開得這麼低呀,你看……"

趙得三知道,這是鄭潔在主動向自己示愛的表現,這對于她來講已經是一種超越的極限了,一般來講,每次都是趙得三主動的.

趙得三看著鄭潔嫵媚的表現,不知道怎麼著,一點興奮的感覺也找不到,相反的是,他倒是覺得心里產生了一種極其強烈的抵觸情緒,不由得想到:是不是在我不在家的這段日子里,她就穿著這件睡衣,就站在這個位置,而chuang上躺著的不是自己,而是另一個男人,她在極力的展示著自己的水性楊花,而且恐怕還不止這些,還有可能比這個更加的不堪入目……

趙得三不由得自主的抬起手來,重重的錘了幾下頭,他想把自己這種不堪的想法盡快的壓制下去,可心里卻像是一團亂麻,不上不下的難受.

鄭潔顯得很不安的依偎到了他的身邊,用手莫了莫他的額頭說道:"你到底是怎麼了?"

趙得三很煩躁的推開了她的手說道:"沒什麼,我就是有點累了."說著話,他眼睛無意間落在了她那裸露出來的大腿上,一看之下,心里猛然一緊,因為他明顯的看到,就在那條自己非常熟悉的大腿深處,明顯的多了一塊淤痕,這對于一個非常善于察言觀色的男人來說,可以肯定的斷言,這是被強力親吻或者是用手擰出來的痕跡,這種痕跡到了明天早上就會顯得更加明顯.

也許是鄭潔心中有鬼,很快,她就將露出的大腿收進了睡衣里面,並用挑逗性的語氣說道:"看到我現在對你都沒有什麼吸引力了,本來今晚想好好的犒勞犒勞你的,可你卻誠心找借口躲我,這可就別怪我了,等到明天你想的時候,我可就不想了喲!"

"等明天再說吧,今天真的有點累了."趙得三顯得了無興致的說道.

鄭潔看看趙得三好像真的是疲憊了,就也沒有再去逗他.很早兩個人就睡了,關掉燈後,趙得三感受著鄭潔從後面抱住了他的腰,但這個感覺或許因為某些別的原因而讓他感覺有些陌生.

他背對著鄭潔,幾乎是一整夜沒有睡著,他想了很多事情,從一些蛛絲馬跡上的確看出鄭潔是有那麼點不對勁,但是畢竟自己沒有親眼所見,這樣誤會了她也不對啊.于是,經過一晚上的思索,為了證明自己的想法,反過來說也證明鄭潔的清白,趙得三想出了一好主意,用他最擅長的技巧來驗證一下自己的想法.

第二天,鄭潔做了早餐,陪著趙得三和妮妮吃完,告訴趙得三,今天門市部有人來拉貨,她得看著一點,讓趙得三在家里等他.這對趙得三來說剛好創造了一個空間,點著頭說道:"嫂子,你去吧,忙完了再回來吧."

鄭潔嫵媚的看了他一眼,然後帶著妮妮走出了家門.趙得三懷著很沉重的心思來到了陽台上,看著牽著妮妮手走出小區的這兩個母女,心中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就在他未發現鄭潔身上的蛛絲馬跡之前,他還是非常享受這種溫馨的'家庭’生活,可是昨晚,他第一次與鄭潔睡在一起失眠,徹徹底底的失眠了一晚上.

他仔細的想著和鄭潔交往的這些時間里,為了真的是付出了不少,幾乎是冒著仕途夭折的危險去得罪了鄭禿驢,可是自己才離開了三個月時間,她好像是有了新歡一樣.想著自己為鄭潔付出了那麼多,還拿出自己的積蓄幫她開了一家小建材公司,她卻這樣對自己,趙得三心里很不公平,心想今天必須要把真相弄清楚,好像自己心里有個明白.

站在陽台看著鄭潔母女走出了小區,消失在了自己的視線當中,趙得三才回到客廳,停頓了片刻,直接走進了臥室,找出了自己放在這里的一台小型攝像機,然後充上了電.

由于今天是禮拜五,下午妮妮不上課,中午她一個人回到了家里.

攝像機充了一上午的電,也差不多充滿了,成敗就在此一舉了,趙得三看了看放在電視機旁的攝像機,然後對妮妮說道:"妮妮,你先去做作業吧,叔叔出去一下就回來了."

妮妮聽話的'嗯’了一聲,蹦蹦跳跳的回到自己的屋里去寫作業去了.

趙得三看著天真的妮妮進到了自己的房間里,慢慢的站起身子,拿起放在電視機旁邊的攝像機,轉身出了家門.

沒用一會兒,趙得三就有拎著攝像機回來了,原來,在這個大白天的,小區里面人來人往,根本就沒有合適的機會讓他安裝攝像機,所以,他只好掃興的先回來,等到吃完了晚飯再說了.

傍晚時分,趙得三終于完成了自己的大事兒,來到了小區大門外,找到了個合適的地點,等待著獵物的上鉤.

鄭潔似乎要比昨晚回來的早了許多,大約是八點多鍾的樣子,趙得三就看見鄭潔的身影出現在不遠處了,他沒顧得上看她身邊有沒有別的男人跟著,立即轉身跑回了小區里那一片大樹後,將已經布置好的攝像機的開關打開,一切准備妥當後,他像一只狸貓一樣溜回了家里,等待著心里非常不願意接受的結果.

心神不定的趙得三,獨自一個人在客廳里不住的轉著圈,心里簡直就不是個滋味,可沒想到就在這時,房間的門被打開了,鄭潔出現在了門口,趙得三一個立正站在了客廳中間,開口便問道:"你怎麼回來了?"

鄭潔眨著疑惑的眼神看著趙得三,疑惑反問道:"我怎麼就不能回來了?"

"哦,哦,我不是那個意思,我是想說你今天怎麼回來的這麼早?"趙得三趕緊遮掩著說道.

"今天回來的早點不好嗎?"鄭潔還是不直接回答趙得三的問話.

"哦,好,好."趙得三真想發火,但畢竟自己沒有合適的理由.

鄭潔這次進門後沒有想昨天一樣直接鑽進衛生間里,而是換了衣服後,先到女兒的房間里看了看,然後回到了客廳.

趙得三的心里更是生起了一團迷霧,昨天回來的晚,肯定是在哪里整那種見不得人的事兒了,所以,一進門就往衛生間里跑,今天回來的早,沒整那事兒,所以就不用去衛生間里了.

"你洗過了嗎?"鄭潔問了趙得三一句.

"洗,還沒呢."趙得三機械的回答著.

"那還是我先洗吧."說完,鄭潔就向衛生間走去.

趙得三見鄭潔走進了衛生間,顧不上穿衣服,抬腿就向門外奔去,他要拿回自己的攝像機,那東西很貴的,丟了可就是太可惜了.

可就在他打開門的一瞬間,鄭潔在衛生間里喊道:"得三,把那大梳子給我拿進來."

趙得三咧了咧嘴,迎合著喊道:"好的,好的,在哪兒了?"

"就在梳妝台的抽屜里面了."鄭潔將衛生間的門縫打開了一點說道.

趙得三麻利地找到了那把大梳子,連忙遞給了鄭潔,可沒想到他的手腕被鄭潔抓了個正著,就聽鄭潔笑嘻嘻的說道:"怎麼,不想替我搓搓背嗎?"

趙得三沒想到鄭潔會突然提出這個要求,一時間也不好拒絕,便迎合著說道:"呵呵,難道就不怕搓著搓著就變味兒了嗎?"

"你要是有本事變你就變,就怕你沒那個能耐了."鄭潔挑逗的說道.

不可避免的一場淋浴花戰終于上演了,趙得三已經無法按捺內心的澎湃,一波又一波的意外滋味令他不能定下一切行動.

當一切恢複平靜之後,趙得三想起了他的攝像機,可此時又沒有合適的理由,抓起摔在一旁的衣服,趙得三就要往身上穿,就覺得背上被重重的打了一巴掌,疼的他'哎喲’一聲叫出了聲.

"這麼髒了還穿啊,還不去拿件洗好的換上."鄭潔瞪了趙得三一眼,接著說道:"這個就放在這兒吧,一會我就給你洗出來."

趙得三覺得自己真是一時間有點對不住鄭潔的意思了,她對自己這麼關心,自己卻總是心存疑惑,是不是有點心理不健康了?一邊想著,趙得三一邊琢磨著怎樣找個借口,出去將自己的貴重物品取回來,想到貴重物品,他又在內心深處狠狠的罵了自己一句:"丟了也活該!誰讓你胡亂猜疑的呢?"

趙得三光著身子,打開衛生間門,向外看了一眼,一溜煙的跑到了臥室里面,找了件洗好的衣服,穿上後來到衛生間門口,沖著里面正在為自己洗衣服的鄭潔說道:"潔兒,我的煙抽完了,下樓去買一包."

鄭潔在衛生間里面洗衣服並沒有穿上任何衣物,從趙得三的這個角度看上去,那玲瓏的曲線美表現的淋漓盡致.這時鄭潔側身後頭,抬起那猶如蓮藕般的雪白胳膊,抹了一把額頭上的汗水,笑呵呵的說道:"大晚上的就別跑了,我包里正好有一包煙,你先抽吧!"

上篇:為什麼背叛我    下篇:到底是什麼項目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